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李源潮曾赞誉吴仁宝:还是基层的语言和文风好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3月20日 转载)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记者:王海平
    
    3月19日,江苏江阴华西村,老当家吴仁宝逝世,村民自发前往悼念。
    李源潮曾赞誉吴仁宝:还是基层的语言和文风好


    李源潮曾赞誉吴仁宝:还是基层的语言和文风好


    
    3月19日凌晨4时30分,汽车拐进华西村,除了少数的道路指引灯外,并没有像外界猜测的那样灯火通明。9个小时前,前村党委书记、超过400亿集体经济总量的设计和经营者吴仁宝去世,享年85岁。
    
    24小时以来,这位传奇式人物离开人世,在享誉世界的华西村里,数万人显得并不是那么忧伤和不舍。在地方提供的《吴仁宝文集》和《吴仁宝箴言》两本册子里,也并未提到过“老书记”如何看待“死亡”这个话题。
    
    在过去30多年,华西村是中国发展农村家庭承包制的一个逆趋势的现象,这里建立起村企分开,但经济分配、干部、人员、福利、村建等五个方面的集体“统一”体制。数位研究者称,吴仁宝是党组织、村民自治组织和集体企业的权威,并且同时是法理和乡土传统上的权威。
    
    吴仁宝保证了这种试验的规模稳步扩张。在他去世前后,这个集各界现代化农村寄望的地方,是否还需要新的多位一体的权威?集体企业的投资布局是否有效?合并村和原始村落间的社会矛盾如何纾缓?新的村民自治体系将如何改革?已经引起外界高度关注。
    
    现在,华西村已经从0.98平方公里,扩张到35平方公里以上。吴仁宝的灵堂就安置在自己的祖宅基地上,85年前,吴仁宝在这里出生。这是一个上个世纪七十年代的建筑,也是华西村目前硬件条件最差的住房。“永远不住最好的房子”,是吴仁宝的箴言之一。他的遗体盛放在一个小小的玻璃柜里,地上铺满了稻草。按地方风俗,女家眷跪在稻草上。
    
    吴仁宝的追悼会将依照习俗在22日举行。自去世消息传出后,吴家人一直忙于接待诸多前来吊唁的人。从简而不失隆重,是华西村委会集体研究后对吴仁宝追悼会的“定调”。
    
    无论因何而来,参加这一仪式的人们,都对吴和他的华西村事业葆有自己的看法。如果他们冷静面对吴多位一体的角色,和他留下的经济、社会和基层治理遗产,争论和回应之间,则不得不超越仪式和华西村本身。
    
    灵堂和祭拜者
    
    吴仁宝和他领导的华西村,以集体经济和共产主义为核心理念,走出了一条特色共富之路。华西村的村民自发前往灵堂吊唁。在去灵堂的路上,仍按习俗两人并列形成纵队,并只占用了道路的一半。路两边,摆满了单位、个人送来的花圈,形成了一条特殊的“花圈道”。
    
    部分中央和省内外地方领导均敬献了花圈。前来吊唁的地方领导主要是县级江阴市和周边,但他们来去匆匆,鞠躬后与吴家人简短交流便快速离开。
    
    目前的大华西村方圆35平方公里,人口超过5万,村民的悼念行为仍要持续数天。“我们是接到通知,按批次和时间来吊唁的”,一位中年女村民告诉记者。
    
    对于吴仁宝的葬礼,华西村定调是“从简但不失隆重”。吴协恩对此解释,在很多华西人的心目中,老书记也是一个像父亲一样值得尊敬的人,所以要隆重,但老书记对自己个人的家庭生活要求却从不浪费,所以灵堂设在家里,以最节约的方式来举办。
    
    他们制定了一系列“体贴”的细节。当本报记者进入灵堂时,一旁的工作人员立刻抽去了遗体前用来下跪的铺垫,外联人员在耳边小声提示:鞠躬就可以了。当本地村民磕头致敬时,吴仁宝家眷则跪拜回礼,她们留意观察,外来者则点头回礼。
    
    3月19日上午10时40分,在记者绕遗体一周后出门时,数阵哭泣声突然响起,摆放在花圈后面的音响发出了响亮的声音。
    
    虽然吊唁的人群不断前来,但华西村的产业仍在照样运营,似乎丝毫未受影响,做到了“老书记在与不在一个样”,工作人员面带微笑喜迎八方客,推荐特色产品,“与1吨重金牛合影的,每天几百人不等。”在会议中心,两名年轻的女服务员还在追逐嬉戏。
    
    但是,未来的旅游团体,将无缘亲见这里最重要的一个免费项目吴仁宝在“民族宫”的演讲。
    
    “演讲者”的“否决权”
    
    自2003年主动从“领导岗位”上退下来之后,吴仁宝主要的精力就放在了接待、演讲、开会和抓三产上。
    
    刚开始“老书记的身体一直很好,吃得也挺多”,华西村对外联络人之一的王征说。在高峰时,每天约有5000人次来华西村“考察、取经、旅游、学习、培训”,每逢团体,吴仁宝必定亲自接待,并在民族宫做一场约30分钟的演讲。这种演讲,最多时每天会有3-5次。
    
    演讲的核心内容主要是介绍华西村如何摆脱贫困村,实现共同富裕的发展之路。但所传授的内容并非一成不变,吴仁宝精力旺盛,头脑精明,会针对不同的访问人群设计差异化的内容,“吴仁宝式”的简单语句往往都引起听众的共鸣,掌声阵阵。
    
    “对干部群体,他讲如何看待和分析中央的大政策,怎样理解实事求是,怎样顶住‘一阵风’;对青少年,则主要讲述励志的故事”;负责大礼堂音响工作的小芳告诉记者。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李源潮曾赞誉道:“还是基层的语言和文风好。”
    
    这种“演讲者”的生活,吴仁宝过了10年。在最后的10年中,吴仁宝还有一个职务“华西集团公司总办公室主任”。“总办主任”虽然不参与经营事务,也没有具体的决策权,但拥有最终的否决权。“在很多事情上,大家仍主动去向老书记报告,征求他的意见,请他拿主意”,华西村村委会一位成员对记者说。
    
    2012年,细心的身边人就已发现吴仁宝的身体机能不如从前,但并未透露出病态。2013年1月,在一次常规体验中,吴仁宝被发现肺癌晚期。
    
    “就是在那一两个月左后,老书记的身体大不如从前,吃得也少了,但是精神状态很饱满,思维也很清晰”,吴仁宝的唯一外孙缪连华说。
    
    3月6日,吴仁宝被家人送至上海东方医院医治,其间院方三次下发病危通知书。3月13日,应吴仁宝的意愿,家人将他送回华西村家中。
    
    3月18日下午,吴仁宝就已处于昏迷中。此时,家人全部陪在身边。吴协恩特地提醒侄女要注意“时间”。晚18点58分,吴仁宝撒手人间,划时代的人物走完了他的一生。
    
    没有嘱托的家长
    
    回忆起老书记弥留前后,吴协恩无法忍住泪水。“作为子女,我们要尽孝,大哥二哥先后问,您有什么要对我们家人说的,没想到父亲说没有。”吴仁宝只是特别交代,要努力工作,用小华西村带动大华西村的发展。
    
    吴仁宝的另一位子女告诉记者,“实际上,对于自己的患病,老书记心如明镜,但他一直很平静,仍要求按常规工作,要求家人读总理报告给他听。”
    
    无疑,这是全村最重要的家庭。在2003年完成对周边十个行政村的“合并”后,吴仁宝在华西村本届党代会上用常用的“可用资金”指标解释了他的下一代为华西村所做的贡献。而“这一指标”也成为外界解读吴家掌控力的最核心数据。
    
    “协德实现的可用资金,占全村的42.8%;协恩实现的可用资金,占全村的19.7%;洪达(女婿)实现的可用资金,占全村的18.6%;协东实现的可用资金,占全村的9.6%。他们四个人拿下的可用资金,占华西总量的90.7%。”吴仁宝曾对《北京青年报》说。
    
    为什么推举四子吴协恩为新一届村党委书记候选人,吴仁宝当时说:“要说知识面,协东(大儿子)比协恩广;要说驾驭复杂情况的能力,协德(二儿子)比协恩强,但主要还是考虑到协恩比较年轻,今年才39岁,可以干长一点,希望他干21年干到60岁。”
    
    现在,吴协恩接任华西村党委书记和华西集团董事长已有10年。他在本报记者面前时,衣着朴素,双眼通红,普通话与方言不停交织。暂时还没有迹象说明,吴家决定从集体经济中独立出去,但他们仍然葆有着对经营主体的控制力。
    
    这个家庭依然延续着乡土传统。吴协恩幼年时,曾被过继给华西村一孙姓丧子人家,所以吴协恩的儿子姓孙,为了吴仁宝兑现当年为孙家养老善终的诺言。在吴仁宝病重期间,家人遵循地方风俗试图“冲喜”,特地在2013年2月为吴仁宝三子吴协平的儿子举办了婚礼。
    
    刚接任华西村党委书记时,吴协恩曾开玩笑说,我们5个子女加起来能顶到老书记就是一件了不起的事情了。
    
    吴仁宝的第三代有8人,均有国外留学经历。他们之所以选择回华西村工作,与吴仁宝对后代的“设计”没有直接关系,“一方面根在这里,另一方面华西的平台不比别人差,华西的舞台更广阔。”吴仁宝的第三代、外孙缪连华说。
    
    看来更加明显,“要想做到外公那种24小时都处于工作的状态,我们这代人是学不来的”。28岁的缪连华目前在村办钢铁公司负责采购,2008年回国,曾在澳大利亚留学。
    
    “家人出于风俗避讳未向老书记说到底是什么病,但是,他的身体告诉他,这次患病带来的后果是很严重的”,缪连华一直陪伴在吴身边。
    
    多面的治理者
    
    在家人印象中,吴仁宝没有休息过一天,将工作当成乐趣。“所以,我们不要把工作当成一种太过的责任和艰苦,如果那样就会很重,跳不出历史,所以要把工作当一个快乐的事情来做,这样心情会舒畅一些”,吴协恩对记者说。
    
    吴仁宝主导的“历史”,还不到他真正“跳出”的时刻。“老书记是在工作中离开的,他走的时候很安详,直到现在,我一直认为他只是睡着了,暂时休息了。”吴协恩说。但是,自2011年华西村“50周年”以来,华西村内外对“一分五统”的体制和未来的可持续性,都有了更多争论。
    
    华西村之所以不能被复制,或全部学习,一个重要因素是吴仁宝的经历和才能。“华西村上市,当时的指标是非常紧的,但吴仁宝做到了,此外,他能兼并大量的村,也说明了他背后的政治资源”,江苏省社科院研究员田伯平甚至认为,“华西村的发展模式不具备普遍意义上的社会价值,这是因为,如果广泛推行华西村的集体经济模式,意味着‘分田到户’改革是一个倒退。”
    
    村民对老书记的去世显得很平静。个体细微不同的反应,都是“仪式”中的一部分。“老书记患病的事情一传开,我们意识到了结果,说实话,我们希望他能够再干10年”,一位村民对记者说。有几位年长者表达了对现任村委书记的支持,“我相信协恩,也就是我们的新书记,会沿着老书记的路子继续走下去。”
    
    “我一向很佩服他敬业及创业的热情和能力,”一位华西三村(非中心村)的村民则对本报记者说,“不过说实话,在得知老书记去世的消息时,我并没有特别的感受。”
    
    “50多年来,中国总是会一阵风、一刀切,但在老书记的带领下,华西始终看得清楚,总是与时俱进,从农业-工业服务业的三次跨越,始终保持了利润的成长与百姓共同致富,这种调整适应与自我发展的能力,是我们向老书记永远学不足的。”
    
    对于外界的疑问,吴协恩已经有了预备的“表态”。他对本报记者说,老书记既定下的财产和福利分配机制经得起实践的检验,所以仍会照样执行,本质上没有必要去改变。
    
    在他看来,目前的村务管理人事也应该平稳继续。“应该说,老书记奠定了扎实的基础,建立了一套好的班子队伍,形成了好的机制以保障华西不断向前发展”,吴协恩说,只要发挥好华西领导班子和全华西人的智慧,就没有跨不过的坎。
    
    新的班子领导人也承认,华西村兼并周围10多个村庄,被兼并的村民待遇福利比不上华西中心村。“兼并过来后,并不是让原来的村民住进楼房就可以停止了,还要考虑到产业以及推进力度”,吴协恩说,有股份并不能代表和说明一切,“共同富裕不是一样富裕”。
    
    “华西的未来发展,也牵涉到均衡资源问题,所以我们始终强调坚持集体经济,并且还要占大头”,吴协恩对本报记者说,这不是一两年就可以解决的。华西村的发展证明,“你不能用单纯的经济学去分析华西村”。
    
    3月18日,吴仁宝去世时留下的遗言是,希望实现华西村的百年梦,希望用小华西村带动大华西村的发展。至少令反对者也充满敬意的是,送别他的仪式,与村里其他逝者并没有明显的区别。
    
    (本报记者陈承亦有贡献)
    
    本文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博讯 boxun.com)
1019192032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吴仁宝灵堂千余个花圈摆放不下
·华西村原党委书记吴仁宝因患肺癌去世
·吴仁宝曾称村民希望其活千岁 被指搞家族世袭 (图)
·吴仁宝:我干党委书记没有年龄限制没有退休说法 (图)
·媒体盘点吴仁宝经典话语
·吴仁宝简历
·华西村原党委书记吴仁宝逝世
·胡锦涛会见华西村原党委书记吴仁宝
·华西村:吴仁宝4子支配全村9成资金 普通村民月入千余 (图)
·吴仁宝 我闭幕了 (图)
论坛最新文章:
  • 红通三号人物乔建军被引渡到美国面临洗钱等指控
  • 非裔示威蔓延美140城 多个华埠遭暴徒打砸抢
  • 法国经济萎缩11% 创历史新低
  • 香港民调:66%受访市民指中国处理六四事件不当
  • 《北京中医药条例》草案:诋毁、污蔑中医药将依法追责
  • 离开中国西方是否可以依然故我?
  • 奥巴马评美国时局:和平示威参与投票才是改变正途
  • 解禁后东京感染者骤增 拉响“东京警报”
  • 尽管未获最后审批大陆已一窝蜂赶建武肺疫苗生产设施
  • 国际卫生组织总干事称日本新冠抗疫取得成功
  • 龙飞船升天 爱国者翻车
  • 李克强提中国6亿人月入仅1000元 专家受官媒访问强调是平均
  • 六四31周年将至 “天安门母亲”或无法集体祭拜
  • 郦英杰:台湾与世界交流不应由国际组织领导阶层任意决定
  • 日本政府拟对四国重开国门
  • 是否可以刺激法国人消费比想花的更多?
  • 新冠疫情在拉美继续延烧 确诊病例突破100万例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