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中国茉莉花革命发起人首次接受采访/《博讯》杂志独家
请看博讯热点:中国茉莉花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3月16日 综合报道)
    《博讯》杂志3月号文章选登
    記者:山子
     按語:作為茉莉花革命的發起人,至今是非常敏感和危險的角色,因此本次采訪的方式、地點,不會透露。通過特殊的方式,《博訊》確認受訪者是真正的茉莉花革命發起人。

    
    2011年2月20日,中國茉莉花革命第一波登場。這次群眾性運動,被當局認定是1989年北京學生民主運動後,最大的群眾政治事件。到底誰發起了這場令當局緊張、國際上高度關注的運動,一直是個謎。這是茉莉花革命真正發起人在隱身兩年後,首次接受媒體採訪。
    
    相當一段時間內,外界一直認為總部在北美的博訊新聞網總編輯韋石,是這場運動的發起人,事因博訊網是最初刊登呼籲集會通知的唯一媒體,也是跟進報道那場運動最緊密的媒體。但韋石本人在接受媒體採訪時,多次明確否認。
    
    2011年4月初,美聯社曾發佈獨家報導,指最早在網上發聲號召集會的網民「森林智慧」,隸屬自稱為「中國茉莉花集會組織者」的團體,但他們並非這場運動唯一的組織,另外至少還有四個組織在動員各種和平示威,進行網路串連。美聯社還採訪了四名成員,他們表示受到北非突尼斯民主運動(即茉莉革命)的啟發,希望把同樣的網絡革命浪潮引進中國。
    
    博訊新聞網創辦人兼總編韋石透露,當時美聯社等西方媒體曾向博訊網查尋發起人的資訊,鑒於真正發起人無法發聲,甚至當時可能已被捕,而海外有幾個團體或個人聲稱他們是發起人,博訊網於是將定居海外最真心開展茉莉花革命的人的聯係方式,提供給他們。當然這是獲得當事人同意後。
    
    韋石表示,當時已告訴美國媒體,這位海外華人(後來媒體以「華哥」稱呼)是最早運作茉莉花革命的人之一。當時美國記者曾追問,他是否是最早發起人,韋石未直接回答。韋石曾多次在公開場合説:我不知道誰是發起人,但我知道誰不是。本刊近日對茉莉花革命真正發起人進行了專訪。由於眾所周知的原因,中國茉莉花革命運動的發起人,至今仍是非常敏感和危險的角色,因此本次採訪的方式、地點不會透露。但本刊記者通過特殊的方式,確認受訪者是那場震撼中外運動的真正發起人。
    
    問:發起這場運動的初衷是甚麽?
    答:當時因為看到突尼斯和埃及群眾革命的成功,而且突尼斯的茉莉花革命起因是一個小販被打,他們所處的高通脹危機、官民矛盾和階層分化,這些問題中國也普遍存在,而且有過之而無不及。當時就是想嘗試一下,中東的茉莉花革命有無可能在中國實現。
    考慮到中國的特殊性——中國還是處於政府控制所有社會資源,不像突尼斯和埃及,這兩個國家還有反對黨、有一定的示威空間,在中國很難像他們那樣組織反對運動,我想到是否可以實現去中心化、去組織化,降低發動民眾上街參與的門檻,例如在商業區或平常人流比較多的地方作為集會地點,參與者人可以說是上街的人,也可以說是買東西的人、逛街的人,這樣心理的門檻可以放到最低。
    2月17日,這個想法發到推特帳號「秘密樹洞」中,2月19日淩晨1點多這個資訊通過博訊新聞網的自由投稿遞交,很快博訊發布了出來。
    
    問:為甚麼選擇博訊網發佈號召集會的通告?
    答:因為博訊是一個自由發表的空間,而且基本不核對相關資訊來源。當時是通過多重加密代理後,把資訊投遞到了博訊。
    
    問:當時對發動這件事,有無成功把握?
    答:當時認為成功的可能性還是很大的。到3月初(第三週)時,還不斷有機構和組織加入。但破壞性力量也很大,因為這場運動的精髓就在於去中心化和去組織化,如果有人站出來說自己是組織者,參與者肯定不會響應,因為國內的參與者和海外的異議群體之間不信任,海外團體之間也缺乏信任和合作,只要誰站出來說自己是發起人,他被支持的可能性就絕對會降低。因此,如果一直堅持去中心化、去組織化,然後不斷有人、組織加入的話,它是可以滾動起來的。即使國內有嚴厲打壓,也可以長期保持不斷擴大和對當局的威懾,但是很可惜,海外有人冒稱自己是發起者,很快支持者減少,運動逐漸不了了之。
    
    問:你當時擔心自己的安全嗎?
    答:當然擔心。而且我曾遭受非常大壓力,自己也對所有可能的事情、後果作出了安排。我想說的是,中共當局至今還沒能組合出完整的茉莉花革命的來龍去脈。他們可能已經不了了之。但這個模式對他們來說是一個心頭大患,他們不會放棄努力防範。只能說,後會有期。
    
    問:據了解中共曾對可疑發起人有極端策略,具體為何?
    答:運動開始之初,當局十分緊張,並鎖定所有異見活躍人士(編者注:當時內地有消息指,北京當局曾制定一份暗殺名單,其中包括200多名內地有影響力的活躍異見人士,一旦政權因社會動蕩有顛覆之危,可從肉體上將這些人消滅,以減少危機);但經排查後,發現這次活動的組織形態,與他們以前掌握的不一樣。他們擔心的是這是一場有組織、有計劃、有預謀的運動,初步排除這個可能後,他們戒備才放鬆,直到2011年6月,他們打壓的力度和模式才改變,但對重點懷疑對象,還是有定點極端手段,據了解直到2012年4月份,事情才告段落。
    
    問:中共當局是否知道誰發起的嗎?「秘密樹洞」是怎麼回事?
    答:他們應該有所懷疑,但無法確認。據我所知,當局未能夠掌握到最核心的證據。茉莉花革命網上唯一有代號的身份,是推特上的網名「秘密樹洞」,這個「秘密樹洞」是多人建設,茉莉花革命開始前兩周,由兩名中學生接手重建,服務器上只保留了一個星期的數據,因此無法追溯。而我在「秘密樹洞」上發布的資訊,使用了多重加密代理跳轉,他們很難追查到誰發了那條信息。他們唯一可以印證的資訊,是通過博訊網這個管道,但博訊網是自由投稿區,如果博訊不記錄發佈者資訊和IP,並且發佈者也使用代理加密,當局是不太可能有直接的證據,證明誰是這起運動的真正的發起人。
    
    問:你們發起這件事是否有外國勢力操控?
    答:本事件是根據時機提出切合中國實際的運動模式,然後不斷進行總結和反省,這件事無論境內反對勢力還是境外反對勢力都是可以做。不應區分是境內還是境外。當然境外的人做自身風險會小一些,但對於茉莉花革命這場運動,誰是發起人其實並不重要。最好是誰都不是發起人。
    
    問:如何看待自稱是發起者的那些冒名者?
    答:我只能說,海外很多自稱是發起人,都是謊言。無論是主觀願望怎樣的,客觀作用肯定沒達到他們想要的效果。不管什麼人在推進中國民主轉型中,都應該避免說謊。
    
    問:茉莉花革命爆發後,你是否對自己的安危感到擔心?
    答:當然,北京當局無法從「秘密樹洞」得知運動的發起流程,唯一突破口就是博訊網。據我瞭解,當時他們至少把博訊當成共謀、共犯,不然博訊不會配合的那麼天衣無縫,成為號召集會、報道集會的主要平台。
    
    問:茉莉花革命使中國內地數以百計人被失蹤、遭受酷刑,如何看待?
    答:對我來講,看到每一個被酷刑和迫害的例子,都處於一種極其糾結和矛盾的心態。很顯然,茉莉花革命給他們造成了很嚴重的後果,因此對事件中遭受迫害的人致以萬分的歉意。但是,從另外一個角度而言,任何形式的社會運動或者革命都會經歷這樣一個過程。糾結歸糾結,如果以後有機會,還會再嘗試。
    至於籌備過程,也就是一念之間。主要是花時間找最開始發起集會的城市和地點,這些地點是否真的存在,以及人流是否真的很旺。因為不是所有地點我都能去過,需要很多時間去查實這方面的資料。
    
    問:以後還希望或是否還會有這樣的機會?
    答:目前中共這種後極權體系,壟斷著一切社會資源情況下,基本不可能進行有組織化的社會運動。因此,我相信,中國以後社會變革,茉莉花革命肯定是一種非常重要的方式。就我個人而言,還會尋找新的機會。到時會有新的動員方式和新的動員形態,但基本的模式,應該和茉莉花革命的形態差不多,即盡可能降低參與者的風險,盡可能直接提出訴求。
    現在看,兩年前提出的那些口號:我要工作、我要吃飯,可能當時對社會危機的估計早了些,如果放到今年的話,這兩個口號可能就會有非常強的呼應。包括對環境方面的訴求如果今年提出來,會有很大的呼應。這些方面,需要下功夫分析當下的形式,做最適合當下的動員,然後重新尋找機會出發。
    
    問:你的個人的身份還要保密多久?
    答:在中國民主沒有實現前,或者當局沒有主動公佈我的身份前,我不會公佈我在其中扮演的角色和身份。因為這樣不僅會給我和家人帶來很大的麻煩和困擾,並且,任何人出來說自己是發起人,都違背了這場運動的核心精神,所以我希望茉莉花運動的發起人,就是不存在的人,或者說任何人都是發起人。
    
    《博讯》杂志3月号封面。目前香港报摊、机场和纽约法拉盛中华书局有售,美加有邮寄
     [博讯综合报道] (博讯 boxun.com)
491152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茉莉花革命”期间被抓 杨秋雨回家
·2011年茉莉花大扫荡期间被关押的网友渺小确证回到从化 (图)
·中国大陆“六四”平反委员会代理主席张长虹,在“茉莉花”两周年之际被传唤 (图)
·涉茉莉花行动梁海怡秘密获释仍遭软禁 (图)
·中国茉莉花革命两周年 许志永等发传单 (图)
·茉莉花集会两周年,梁海怡再成关注焦点
·茉莉花2周年郭益贵、谈兰英、毛恒凤故地重游 (图)
·中共镇压“茉莉花”的"215专案组“曝光
·茉莉花2周年:维权人士北京治安总申请游行 (图)
·中国维权人士纪念“茉莉花”两周年
·纪念“中国茉莉花革命”二周年,天津异议人士张长虹回忆经历
·中国茉莉花革命受影响人员名单/温云超 (图)
·春晚高唱“茉莉花” 席琳迪翁获赞 (图)
·上海访民举办“访民春晚”, “茉莉花”好唱了 (图)
·地方债务危机可提前 习近平燃中国茉莉花革命
·“茉莉花集会”致失踪2年,魏水山仍无下落
·中国选举:参与“茉莉花”行动的人被禁 (图)
·茉莉花失踪网友渺小(梁海怡)一年半仍无确切消息
·广东诗人浪子公开“茉莉花”被失踪经历
·银行买断工龄下岗员工响应茉莉花革命号召参加散步
·“茉莉花、紫荊花”,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港商(内地)投资权益关注组
·哈尔滨市原书记(现在黑龙江省政协主席)以权乱法导致哈尔滨茉莉花行动 (图)
·中国茉莉花革命两周年/王金波
·中国茉莉花革命呼吁亿万人民大众团结起来无畏奋起
·埃及“茉莉花革命”二周年的反复及其背景/淳于雁
·罢工频发推引中国茉莉花革命
·从叙利亚茉莉花革命纵论突厥文化的复兴与突厥国家民族联盟的崛起/李原风
·重庆持续万人游行--茉莉花革命的先兆?/彭涛
·李原风关于茉莉花的个人声明
·2012,中国茉莉花含苞欲放/王衡庚
·“茉莉花革命”说明了政治改革 “瘸腿效应”/朱浩阳
·叙利亚茉莉花革命知识青年每天流血的“劫材”所反映的国际政治博奕新格局/打工文学集(中国世事如棋局)
·从穆斯林知识青年叙利亚茉莉花革命漫延在高加索中亚谈普京之后俄罗斯的崩溃/打工文学集(中国世事如棋局)
·请拿出友爱为“茉莉花”受害者,捐出团结互助的力量
·声援陈光诚:北京政权在鲁南孟良崮下制造了中国茉莉花/单小双
·酝酿中的新刑事诉讼法与实施中的国家恐怖主义/中国茉莉花革命 (图)
·待到茉莉花开时——一​个政治流亡者的海归宣​言(中)
·待到茉莉花开时——一​个政治流亡者的海归宣​言(上) (图)
·“革命者永远都年轻”谈中东茉莉花革命对星港台华人青年及社会的影响/李原风打工文学集
·蓝色,白色作为民主公平的颜色,茉莉花革命17/高考岁月
·高考岁月:如果我是警察,我也说,“杨佳是英雄”,茉莉花16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