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老虎苍蝇齐上阵陕西残疾访民家半夜遭上门暴力威胁
请看博讯热点:访民动态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3月06日 转载)
     来源:参与 作者:赵先生
    
    

    
    (参与2013年3月6日讯)2013年3月5日星期二,晚上九点左右的时候我正在家中看电视节目,突然听到从社区残疾老人王英强家后院传来巨大的野蛮砸门声,凭直觉他们家可能又遇到麻烦事了,我跑到阳台上向下看,只见四个黑影气势汹汹的站在老王家后院,在用力的大声拍门。没多久就听到王英强的小女儿大声的在屋里问道:“谁在敲门,有什么事?”窗外四人均不应声仍继续大声拍门,见没人应声,小王没有开门也不再理会。过了一会儿只听吴国荣不耐烦的大声喊道:“你赶紧把门开开,我们领导有话问你。”小王:“我们全家已经休息了,不方便给你开门,有事明天再说吧。”吴国荣:“才九点钟就睡觉了,骗谁呢?”小王:“我家人一惯睡的早,不行吗,这点自由你也想干涉吗?有啥话就直说,我能听见。”
    
    这时只听另外一个人说道:“那你把窗户开开,我问你点事。”很快就看到小王把窗户打开了。那人问道:“知道我是谁吗?”小王:“听出来了,是张所长吧(辖区派出所咸阳市渭城区化工派出所所长张思强)。张所长:“没错,是我,省公安厅领导说北京那边打来电话说你爸去北京了,人到底在不在家?你识相点最好多劝劝你爸,以后永远不要到北京去,净给人添麻烦。”小王:“我爸去不去北京和派出所有什么关系,当年的案发地不在这里,你有什么权力来打听别人的隐私。”张思强:“你们家住在我的地盘上,我当然要管你们家。”小王:“既然你承认我们家住在你的地盘上归你管,那原来殷建库暗中指使吴国荣等人对我家进行多次打砸,事后我多次报警,110接警后移交给他,他均不出警,十八大结束后他又现场指挥吴国荣等人在光天化日下将我父女二人打倒在地滥耍淫威,还让狗腿子们把我倒地不起的老父亲强行抬着扔回家,长达一个月时间不准我们外出就医和正常生活,企图把我老父亲活活整死在家中。这事我也曾多次到渭城分局信访处找裴科长和警务督察大队赵汉锋队长报案,他们都说殷建库是你手下的人,他们自己无权直接插手派出所的事,让找你这个新上任的派出所所长直接沟通处理,为这事我去派出所找你也不是一次两次了,直到现在你也没有给我任何答复,你到底打算何时处理殷建库一案呀?”张思强:“殷建库什么时候不出警了?我从未听说过他有勾结别人打人的事,你不要胡说八道。要告民警你找渭城分局去,我无权管殷建库的事。”小王:“渭城分局信访处裴科长早把有关殷建库一案的实话给我说了,他一直让找你处理殷建库,他不方便插手。”这时只听张思强很紧张的问道:“裴航把什么实话和你说了?”小王:“裴科长和我说什么,你可以打电话去问他,我不能随便暴露别人的隐私,你们还是私下交流吧。”张思强:“你爸去北京上访就是越级上访,给人添麻烦就是欠收拾。”小王:“我家的案子是公安部等多部门的督办案子,去北京上访越过哪一级了你讲清楚点,是你们派出所这一级吗?杜建虎任所长的时候,你是教导员,当初你们派出所、渭城公安分局、咸阳市公安局曾三家集体做书面处理问题的报告,说是要上报处理我家的案子,几年时间都过去了,问题不但没有得到丝毫处理,暴力迫害和骚扰倒是有增无减,不断翻新花样。到底是谁在给谁添乱?谁在知法犯法和习总书记公开唱对台戏?”张思强无言以对,不再答话。
    
    这时吴国荣很凶狠的上阵了:“除非你们家立马把户口迁走,我们就再也不会找你们麻烦了,你也不看看你爸还能活几天,瞎折腾什么?”小王“这是我爸的退休工作单位,我们家是合法的居民,凭什么把户口迁走,你这个腐败份子为什么不把户口迁走,老爱赖到这祸国殃民算什么事嘛,要想大家都清静,就尽快纠正违法办案,依法处理问题。生死路上无老少,你还有几天阳寿也不好说,最好积点德。”吴国荣:“案子是你哥哥王小刚的事,和你没有任何关系,你瞎参与什么?”小王:“这是我老王家的案子,我当然有权参与,倒是和你这个姓吴的外姓人没有任何关系,你乱参与和破坏什么?”
    
    这时一直站在吴国荣身边的两个陌生人中的一个开口了:“说!你爸什么时候走的?”小王:“你是哪个部门的,我不认识你,为什么要告诉你。”陌生人答道:“我是闲人。”小王:“闲人半夜三更凑哪门子热闹,还是早点回家休息去吧。”那人只好改口道:“我们俩是街道办(全称:咸阳市渭城区渭城镇街道办事处)负责你们社区工作的工作人员。”小王:“社区一直是由王宏一人负责的,我从来就没见过你们。不要骗人了。”陌生人答道:“我是新调来接替王宏工作的,不信你可以去问王宏。”小王:“既然你是社区的工作人员,有关我爸是否去北京上访及什么时间走的这事,你得问吴国荣,你们各级政府不是给他长年下拨着巨额的维稳经费吗?他手底下也针对我家配备了十几个黑打手日夜看守,有什么情况他最清楚,或者你找他手底下的人了解也行,我无可奉告。”街办工作人员:“你再不配合,过不了多久你就再也见不到我们了,不信你走着瞧,我们会想办法很快让你们全家从地球上消失的,省得总给人添乱。”小王:“我们家人是受害人不是杀人犯,上访是公民的合法权利,你们公开合伙上门威胁群众是不是有点严重有损政府形象呢?”街办工作人员:“我就不信治不了你们家了,你以后总有求社区办事的时候,到时候再狠狠收拾你。”小王:“好事从来轮不到我家头上,你们不上门暴力迫害和威胁恐吓,我就烧高香了,指望你们啥时干点好事出来,我想都不敢想,别总给党抹黑就行了。”吴国荣厉声吼道:“咱们走着瞧,你们家很快就要倒霉了,到时别哭不出眼泪。”随后四人悻悻离去。
    
    笔者无法了解王英强老人现在身处何处,境况如何,但从今晚发生的恶行来看,老王家随后一段时间的日子肯定会出现新的迫害倾向和更恶毒的迫害手段,假如出门在外的老王和本分在家的老王的家人突然出现了什么意外情况,肯定与违法办案总保护伞陕西省公安厅有很大的关系,今晚上场的这三家下级政府官员只是他们长年使用的黑恶势力及走狗,针对事态走势敬请各大媒体记者和各界正义人士给予密切关注和披露报道。
    
    
    
    
    
     王英强电话:029——33711064
    
    化工派出所所长张思强电话:13891093698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
    
    
    
    附件:案件原始经过
    
     周末在家闲来无事休息,一个家住电建小区的朋友突然来访,寒暄过后坐下闲聊一阵,无意中听他讲了一件事,很是令人震惊和气愤,现将大致内容整理公布如下:
    
    
    
    我是陕西省咸阳市西北电建四公司小区的一名普通住户,和我同住一个小区的有一位名叫王英强的70多岁的残疾老汉。老汉有个叫王小刚的儿子,是西北电建三公司的正式职工。大约是2007年年初吧,不知因为什么原因王小刚突然被父亲从所在工作岗位带回到家中休息,看起来精神状态严重异常,常常听到他整天整夜在家大喊大叫哭喊叫骂,还有他家人唉声叹气愁眉不展的样子,常常看到他父母出出进进往各级政府及企业之间忙碌奔波的身影,凭直觉他家应当是出了什么大事,恰巧我儿子的一个同学和王小刚在同一个项目部工程上上班(西北电建三公司蒲城项目部),出于好奇心我特意让我儿子找他同学打听了一下情况,才知道因工作原因王小刚被无怨无仇没有任何背景的同事程文才故意放单位狼狗咬伤并惊吓出精神病,奇怪的是事发后单位好几辆车都闲着,所有在事发现场的干部竟无一人带头救人开车送王小刚去医院打疫苗做检查及处理相关问题,还命令让王小刚赶紧回宿舍去不准乱跑,否则就下岗,狗咬伤不及时打狂犬疫苗和破伤风是要死人的,一些其他在场的职工见状不知领导干部唱的是哪一出,竟干出这样不合常理的事,因为害怕打击报复被下岗也都只好违心的散去不敢去救人。事发后不久王英强突然来到了蒲城项目部,可能是听说儿子出事了特地来了解情况的吧,当他得知事情真相后,很生气,多次找项目部相关领导要求处理问题,领导们不是态度恶劣以下岗相威胁就是赖死狗不愿给人家处理问题,针对这些反常现象多数工人都不能够理解,王小刚是一个老实本分性格内向工作勤奋也没有什么违法乱纪记录的好同志,曾和他共过事的同事们对他印象也都很不错,却为什么会招来如此大祸?私下里大家议论纷纷,说什么的都有,针对如果是个意外,为什么事发现场无人救人,事后领导们又不愿处理这个问题大家都想不通。也许是有人向领导打小报告了吧,后来很多在事发现场和参预过私下议论的职工都不同程度受到了领导们的私下警告:“不准再关心参与王小刚狗咬一事,否则和他下场一样!”事隔不久更残酷的事情发生了,几名干部居然暗中指使几个当地农民在一天中午开饭时间在职工食堂将王小刚父子打倒在地,然后扬长而去,又是没人拉没人管。当时也没见他们父子和什么人发生矛盾啊,也许是嫌他们要求处理狗咬问题太烦或者其它黑暗内幕进行打击报复吧。迫于压力没人敢去帮他们。无奈之下王小刚被父亲带回了家中。
    
    我们小区的很多居民都很同情王小刚一家的遭遇,但是也很担心他们家能否抗住一个国有大型电力企业领导的黑暗腐败,众所周知,电力行业被人统称为“电老虎”,又有地方政府保驾护航,可以说是牛气冲天了。我们电建四公司前几任总经理分别公开贪污工人血汗钱十几个亿,然后拿着钱到政府去买官,包二奶等,现任总经理也是腰包鼓鼓,手底下还养了一群黑打手,谁敢和他作对,轻则挨打教训重则暗中杀害伪造事故,更可恨的是,这些企业腐败官员们暗中还和一些包工头联系,大量低价雇佣民工干豆腐渣工程从中渔利然后把大批工人下岗在家,很多工人现在连基本生活都无法保证只得辛苦的外出打零工谋生。很多国有资产也被他们暗箱操作贱卖了,然后假账一做自认为天衣无缝,可工人阶级不是傻子呀,只是敢怒不敢言罢了。就连小区居民物业费也是巧立名目乱收费,听说西北电建三公司也存在很多相同的黑幕,那里的很多工人也是苦不堪言。
    
    起初每次王英强从西北电建三公司讨说法回来或是从某个政府部门上访回来,都会有很多好心人或是好事者围上前去打听事情的进展情况,大家都认为企业再黑暗但至少还不是公开的黑社会,总该象征性的给老王家处理些问题,维护一点党的面子。没想到时隔不久,老王家的事情不但没有任何进展反而开始恶化起来,西北电建三公司领导见老王家不为邪恶所屈服,顽强的讨要公道和正义怕事情黑幕暴露,便暗中收买了我们西北电建四公司几位领导,公然派一批在职小干部和职工对王英强一家进行24小时监控、听墙根、洗脑、威胁、强行跟踪、非法带手铐截访、私设公堂进行污辱打骂等恶劣手段妄图让他放弃上访。一些小干部甚至常常上门骚扰和威胁他的家人,变向打听上访动态,尤其是一个叫吴国荣的单位保卫科副科长最为恶劣和嚣张,此人是单位某领导手下出了名的黑打手之一,外号“吴二球”,心狠手辣做事胆大,很多工人都受过他的迫害。吴国荣还暗中交待小区大门口值班室工作人员,只要看到王英强出大门就立即做好时间记录和给领导打电话汇报。上访无门加之又屡遭多重迫害,王英强的老伴王老太精神彻底崩溃了,于2007年下半年突发脑溢血卧床不起,导致本来就清贫的王家一下子更是雪上加霜。
    
    后来听说王英强几经艰辛上访至国家公安部,国家公安部看完材料后认定案情性质太恶劣,多次特批到陕西省公安厅要求查清事实真相依法严惩凶手,大家都替王家感到高兴,认为他们家终于可以重见阳光了。没想到案件转到省公安厅后如石沉大海,不但没有任何进展,老王家受到的迫害却反而在不断升级加重。常常看到王英强艰难的出门去上访不是被截访回来就是被公安局的警车和吴国荣押回来,常常看到西北电建四公司单位领导高建设、董小成、肖建华等人在光天化日下指使吴国荣等黑打手将王老汉打倒在地威胁不准他再出门上访告西北电建三公司的状,同时一些小区关心他的居民也暗中受到吴国荣等人的恐吓:“再敢参与打听议论王英强家的案情,让你立即从地球上消失!”为了自保,没有人再敢和他家任何人接触交流。大约是2010年元旦那天,王老太因为家中长期受迫害不能自由去医院治病含恨而死,没过几个小时西北电建三公司不知从哪得到消息,立即派来几名干部24小时强行住在老王家对他家人的一言一行进行控制还企图抢走尸体,性质十分恶劣。
    
    大约从2011年3月10号左右开始,一个奇怪的现象发生了,常常看到辖区派出所警官们三五成群的出入王英强家,一副兴师问罪的模样,也不知道又发生了什么重大事情。2011年3月25日中午大约快两点的时候,吴国荣和我辖区片警殷建库一起来到王英强家,说是省公安厅派人来了解情况,让他全家去谈话做记录,地点在我们小区物业办公室。有人看到专案组大约来了有六七个人,穿便衣,未出示任何证件。吴国荣和这些专案组人员有说有笑一副套近乎的奴才相。大约下午六点左右才分批离去。希望老王家能从此真相大白得到公正处理吧。
    
    事后有人和吴国荣一起打麻将,向他打听专案组来查案的具体情况,吴国荣很得意的说:“别看王英强告了这么多年状,连老伴都白搭上了,现在都是官官相护没人会给他做主,他除了会缠访胡闹搅得政府和企业不得清静以外他也没什么大的本事,其实他们全家就是一窝蠢猪!今天省公安厅专案组打着调查当年案情真实情况的旗号来找他全家谈话做笔录,他们家还以为有出头之日了,乐得屁颠屁颠的,其实人家专案组就不是冲着给他家主持正义而来的,太阳怎么可能从西边出来呢,西北电建三公司靠的就是省公安厅长王锐这棵大树当保护伞,陕西省内他老王能找到公道吗?他手里虽然有很多证据材料能说明案件性质真相,可没人理他呀。听说前几天他在外边摆地摊要饭不知怎么搞的居然还把案件材料上到了一个叫观察网的外国网上,直接把王锐厅长包庇西北电建三公司违法办案的事实给挑出来了,为此王厅长好象受到了中央哪个部门的严厉批评,闹得全陕西省沸沸扬扬的很没面子,他非常生气,省公安厅信访夏主任为这事还差点丢了帽子。今天专案组来我一直在跟前看着呢,人家明着说是调查案子,实际是误导他的思想整理他疯儿子及他全家口供好找借口做材料收拾他的。他疯儿子可真傻,案子的重点地方人家压根就没问他也不知道说,所写的口供也和他口述的内容有出入,让他签字按手印他居然就签了。他女儿也是个十足的法盲,人家让她干啥她就干啥,她的口供也有出入,有的地方她虽然看出来并提出了疑问,可人家专案组说不要紧没关系不用更正,居然也哄着她把字给签了。老王当年虽然在事发现场能说清一些真相,但人家只是象征性的问了他几句,压根就没整理他的笔录,西北电建三公司那边早就按省厅的意思把相关的假材料假证明等东西都整理好送到省公安厅了,老王手里那些真材料真证据没人认就算彻底报废了,到时时机一成熟判他个证据不足无理取闹,他想哭都哭不出来,以后再敢去省公安厅缠访讨公道他就等着劳改吧。”
    
    一个小小的强权政治包庇案怎么会闹的全陕西省沸沸扬扬呢?我不禁有些好奇,正巧我爱人的哥哥在陕西省咸阳市渭城公安分局供职,我决定去找哥哥打听一下。来到哥哥家小坐,喝点小酒,提及此事,哥哥立马很紧张的样子问我:“这事你也敢插手?你还想不想在陕西省混了?”我诧异:“才多大个事啊,有这么可怕吗?不就是随便问问吗?”哥哥叹口气:“那个王英强老汉为他儿子的事整天去省公安厅上访,我们分局有时也出车去接访,我几个哥们在省公安厅工作,我也听他们说过此案,大家都知道这事不用调查就是个明显的刑案,暗中大家也都知道有厅长王锐当保护伞硬撑着,信访相关人员也只能睁着眼睛说瞎话欺负人家,说是小小的治安纠纷,时效已过,无法追究,我们分局和咸阳市公安局对于这事也是人尽皆知,也有人看过那王老汉的相关材料,人家手里的东西就能说明一切问题,可没人给他主持公道有啥用啊,现如今哪个当大官的手里没有几条人命,哪个当大官的不是家财万贯金山几座的,苦的就是我们这些基层人员和老百姓。凭良心说,那王老汉家也确实很可怜,政府真想要形象就应当给人家秉公处理,一了百了,再这么玩花招包庇下去肯定落个两败俱伤的结果,党的江山迟早要亡到这些腐败分子手里!”
    
    听完朋友和哥哥的叙述,我心情久久不能平静,这陕西省公安厅厅长王锐不就是一个活脱脱的李刚翻版吗?真是特权主义导致制度性腐败,腐败导致了政府政策向强势利益集团倾斜,而对民众大肆侵权;并且导致冤狱遍地。政治经济的制度性腐败又“传染”成社会性腐败,如:政策不公,城市暴力拆迁,强圈农民土地,野蛮的计划生育政策,野蛮城管,强收摊派、恶官悍吏和贪官污吏遍地,司法腐败,黑白同流,犯罪猖獗,镇压维权,暴力截访等等。同时,社会两极分化,贫富悬殊,社保则滞后和缺位,医疗腐败、医保薄弱。住房、医疗、教育费用奇高,被民众称为“新三座大山”。在这种社会环境下,民怨沸腾。中国“颜色革命”即将到来,关键的问题在于民主力量的崛起。因为涣散的民间力量,遇到暴君,必然是悲剧。在这种“两强相遇勇者胜”式的正面较量中,民主力量只有自己成熟强大起来了,才不至于象千千万万个王小刚式的受害者那样再雪上加霜苦不堪言,工人阶级们勇敢的站起来吧,和那些伤害你们的强权政治勇敢的做斗争,争取自由和民主,重新夺回自己当家作主的权力,重新找回平等幸福的生活吧。呼吁外媒朋友们能象多国部队支援利比亚平民那样,多多帮助这个不幸的王小刚之家呐喊和斗争,将黑暗腐败公布于众,我相信,经过多方支援和努力,我们的工人阶级一定会迅速觉醒的。也祝愿王小刚家能早日争取到公平和正义。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 (博讯 boxun.com)
2455950722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陕西商洛山火已致3死2伤 死者均为女性
·揭秘陕西房姐暴富之路:在多地持煤矿股份
·陕西60岁幼儿园长 猥亵多名女童被捕 (图)
·陕西一律师呼吁公开人大代表联系方式
·陕西省长称正在调查“房姐”案件 (图)
·陕西咸阳城管局网站现色情栏目
·陕西一满载18名乘客客车翻下100米深沟
·陕西旬阳:客车载18人翻下百米深沟,2死
·陕西司法拍卖致千万地产缩水 差价被指流向政府 (图)
·陕西铜川男子不满判决在法官家纵火身亡
·陕西商洛1辆超载面包车冲下30米山崖致3人死
·陕西神木民间信贷崩盘:去年约200名集资者出逃
·陕西怀孕七月强制堕胎的妇女留下后遗症
·陕西:访民皮军利被截回后遭非法监禁
·数百投资苦主封堵陕西省政府大门抗议
·陕西咸阳一刑警被曝拥2个身份证 官方称进行调查
·陕西省委书记答复留言:工人不能提拔为领导干部 (图)
·陕西任命省政府秘书长和25个厅长及委员会主任
·陕西农机局原局长受贿百余万被起诉
·访民:请习总关注一下陕西省“三多”现象 (图)
·陕西宝鸡访民吕动力不服三极法院的判决 (图)
·陕西访民孟小霞在省党代会期间再遭殴打绑架
·陈家寨村民到陕西省政府请愿被抓走 (图)
·强烈要求陕西高速集团妥善安置死伤者家属 (图)
·陕西人民致联合国诸领导的一封公开材料/包先生 (图)
·我们在陕西省遭受这样的欺骗/特色饮食经营 (图)
·为什么在镇官员督导下的两次选举遭失败?/陕西宝鸡卢家村
·父亲黎买良因工死亡无人管/陕西商洛 (图)
·政府任命的村组干部成了官员掠夺土地的帮凶/陕西省咸阳市乾县
·陕西省汉中市洋县谢村镇镇江村王红柱长期欺压百姓、强占集体财产
·陕西户县疫苗受害家长为卫生局领导一句话被拘留十天(图)
·山川林业人疾呼:陕西毁林惨象目不忍睹(多图)(图)
·陕西汉中民女张金禾依法维权被多次关押无家可归
·山川林业投资人给陕西省政府的《行政复议申请书》
·质疑陕西山川林业案的查处:为人民还是整人民?
·陕西咸阳村民控诉“卖地交易”、“区域项目建设”(图)
·还有百姓的活路吗?/陕西山川投资者
·陕西山川林业人端午公祭公告书
·实名举报:陕西龙华董事长高忠厚涉嫌侵吞几十亿国有资产
·北京法官:陕西“房姐”怎样搞到四个户口
·陕西镇平—— 财政供养人员与总人口之比达1:15
·因微笑局长 陕西镇坪再度扬名/李方 (图)
·山川林业人第三次向陕西省政府申请行政复议
·被陕西渭南警方抓走的谢朝平是哪门子的“非法经营”?
·陕西警方进京抓人 下一个被“跨省”的是谁?
·陕西渭南警方以“非法经营”抓捕写作三门峡移民问题的作家/巴黎动态(图)
·陕西华阴罗夫河决口——再问5856万元灾后重建款去向(图)
·践踏法律有功的陕西省长袁纯清被提拔的示范作用/赵岩
·陕西渭南有个关塔那莫集中营
·数万民众试目以待陕西山川林业案的公正判决
·陕西山川林业“9.13”惨案剖析(图)
·粉饰陕西铜川沉陷区危房做的就是表面文章‎
·陕西蛋奶工程事故频发亟需问责监督/李松林
·陕西渭南市移民局局长咋这么难选?
·陕西神木县委书记回应免费医疗争议:财力可支撑
·陕西刑讯逼供致学生死亡才获刑两年/时冲
·劳教职工致陕西赵乐际袁纯清的一封信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