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浦志强:对坏的制度,不会忍太久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2月16日 转载)
    来源: 南方人物周刊
    作者:林珊珊、黄昕宇、张瑞、代双双
    

他为了素不相识因言获罪的人早日获释,不计个人得失,不辞辛劳奔走于法庭内外。为废除劳教制度,推进法治进程,构建公民社会,他付出了一腔热血。他富有强烈的社会责任感且勇于担当。
    
    

多年来,他总有一个直觉,在某一个早晨醒来,收到那些迟迟无果的判决书 。努力耗尽,锐气耗尽,可时光和才智并未荒废。他想象那个早晨的自己,“应会很平静”
    浦志强:对坏的制度,不会忍太久


     1月7日,任建宇在微博上看到改革劳教制度的消息,有些过于激动了。他呆坐了一个小时后,才缓过神来,打电话给浦志强,称赞几位律师“居功至伟”。浦只是冷静地说,这对你的案件没有意义,我们该做的还要继续。
    
     任建宇记起第一次庭审时,紧张得直发抖,浦就一直握着他的手。身边这位辩护律师,高大挺拔,声音洪亮,给人一种毋庸置疑的正义感。当他铿锵有力地总结“对坏的制度,我们不会忍太久”,庭上掌声一片。
    
     7日这一天,浦志强接到几十个采访及庆贺电话。其实他有些兴奋。过去大半年,他8次飞往重庆,为6个被劳教者代理行政诉讼,十多人得益于他的帮助,陆续被撤销劳教。大半年来,极少数官司打赢了,更多的是困难,有的尝试十二三次也没能立案。浦鼓励他们:不要仇恨任何人,要过正常的生活。我们把痛苦讲出来,但不要深化痛苦。
    
     之后,浦前往南京,和大学时代带领他走向“反革命道路”的师兄相聚。饭桌上,大家纷纷敬酒,浦感慨着公门里头好修行。师兄徐战前感到意外,二十多年来几乎不沾酒的糖尿病患者浦志强,没有推托,甚至有些主动。他喝醉了。
    
     他的48岁
    
     浦志强办公室的门上,贴着一张名为map of freedom的地图。不在的时候,门也是敞开的。见面那一天,他拉着行李箱匆匆赶回,毛衣还是穿反的。之后,采访电话不断响起,还有客户找上门来。等了4个小时,终于可以坐在餐桌边说说话,他却倚在窗边,差点睡着了。
    
     再过一天,就是48岁生日。往年总热闹庆祝一番,今年他似乎选择安静呆着,他说这一年心很累。生日之夜,他发了微博:“48岁人生,忆24岁年华,叹岁月如斯,像首诗,像支歌,像条河。给我顶住,别轻易放手,内心清澈,别让这河,流着流着,就流成了浑汤儿,就很好,到五十,就能知天命。 “
    
     一不小心就流露了80年代的底色。 他身上贴着”理想主义“的标签,他也听崔健唱,过去的理想如今变成了工具。如今,”理想“有了收获,他却在内心警惕自己,希望真心实意。
    
     想起打过交道的法官、律师、官员,以及蝇营狗苟沽名钓誉的人们……他们一同在理想昂扬的1980年代成长起来,如今他们掌握权力。”在一个点放弃过,就没有阵地可守了,“他感慨。可他仍有抑制不住的荣誉心,”一群人的命运被我改变了,你能理解一个律师那种感受吗?“
    
     这些天,他游荡在记忆的大院里,似乎随时都能拈出墙角一片落叶。甚至还想起20年前联欢时,同在一家公司拉广告的于丹给他写了一张卡片:“男人18岁是想事的时候, 28岁是做事的时候,38岁是成事的时候。”
    
     那时浦志强刚走过80年代末梢,同一个庞大的体制系统告别之后,大学老师之梦渐渐远离。1991年,从中国政法大学硕士毕业后,他去北京一个农贸市场当秘书。
    
     一年后,中国开始新一轮掘金潮,人们从挫败的理想和政治的亢奋中走了出来,奔向了一个被特色了的市场。年底,在一位前辈的介绍下,浦志强去一家公司公关部工作,共事的有孙陶然、于丹……
    
     1993年,于丹已展现人生导师潜质,浦志强还徘徊在自己的世界中,半年后,前辈又让他去一个律师事务中心工作,开始自学法律,准备律师资格考试。他很会考试,很多题都被他押中了,两年后他就拿到律师资格证。
    
     那些年里,他生活潦倒,研究生同学高广清去看他,他已经有了一台电脑了练习打字时,他把《论言论自由》敲了出来。生活依然寒碜,他住在一间破旧的小平房,坐的地方也没有,高广清请浦志强母子吃饭,劝他好好当律师,说凭他能力肯定可以。
    
     “于丹只说到38岁,现在我48岁了。”生日这天,他开玩笑说,“我是大器晚成的主。能不能成器?可能有戏,也可能没戏。”
    
     怎么才算有戏呢。奥巴马?
    
     奥巴马来这还不如我呢,让他来中国玩一趟?
    
     此时,他构想了一个可怕的场景:当奥巴马碰上重庆劳教委……他被自己逗乐了,说,我要把这话发到微博去。
    
     他的时代
    
     2003年的一天,一位朋友领着《北京文学》杂志社编辑肖夏林来找浦志强代理官司,当时肖夏林被余秋雨起诉名誉侵权。同一天过来的还有学者萧瀚。萧谈起了自己的研究,以及美国“沙利文案”。浦志强一下兴奋起来,决定参照沙利文案为肖辩护。最终他打赢了官司。
    
     这次经历鼓舞了浦志强,也为他指引了今后发展领域和言论有关的案件。过去6年的职业生涯,生活日渐变好,也算不上出色。有时也为工作而焦虑。在律师这个行当,不乏勾结权力、说谎和作假。他发现,成为一个好人比成为一个坏人要难得多。
    
     他从未想过当一名律师。本科同学杨阳说,那时他和浦志强看不起法学,那是“背书的东西”,也看不起法律学生,他们是“意识形态控制的工具”,愤世嫉俗,相约不入派,不当官。
    
     都说1980年代理想激荡,浦志强读鲁迅,后来读苏联史书,反观中国,他有一种强烈的受骗感,又滋长了新的使命感。
    
     他喜欢和高年级同学一块讨论、演讲。师兄高积顺记得,一群人在学校的活动不被校方认可,自己也遭到批判。浦去跟领导抗争,为高鸣不平。
    
     在师兄们组织的马克思逝世一百周年纪念会上,他第一次参加演讲,上台一片空白,从此不害怕观众了。几年后,师兄高积顺看到他在专注演讲,为其鼓动力和感召力深深震撼。
    
     师兄徐战前认为,也许是受到连累,浦从南开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去河北一家中专。之后浦又考回政法大学,他的理想是当大学老师。研二时,他四处奔走,热血贲张,一呼百应,同学都被他感动了。
    
     回顾半生,他说2003年是重要的转折,始于80年代的追求和职业终于对接上了。以后,他为弱势者代理一系列案件:段磊,八农民,任建宇,谭作人……
    
     他的舆论
    
     陈桂棣夫妇的案子集中体现了他的风格,也是他重要的成名作。此后,他和媒体的交往开始密切起来。
    
     《财经》杂志副主编罗昌平是在2006年前后认识浦志强的,他总会在各种会议饭局遇见浦志强,即使是一个圈子极小的年会,他也会惊讶地发现浦志强的身影。他从未见过浦喝酒,取而代之的是,一个透明罐头改装的茶杯,里头装着浑浊的茶水。
    
     在北京,浦志强会不定期组织饭局。近几年来,饭局的人数越来越多了,记者也换了几拨,惟一不变的是,饭局的中心还是浦志强。罗昌平说,浦志强一开口,其他人便静静倾听。
    
     “我捧红了不少记者。”浦志强干脆说,自己扮演了一个选题编辑。当然他也被媒体捧红了。他是律师,充当公共事件观察员,还会为记者提供技术帮助,同时为选题保密。
    
     浦志强也为媒体代理诉讼。2003年,肖夏林案结束后,萧翰将浦志强介绍给《财经》杂志,后来他成了《财经》的法律顾问。除了《财经》,当《中国改革》等媒体被诉时,他也为他们辩护。
    
     中央电视台《新闻调查》的制片人张洁说,在《中国改革》案的研讨会上,浦志强关于事实的3个论断(法律事实,新闻事实,客观事实)曾启发了他。
    
     2006年,当浦志强接到“奥美定”受害者求助后,找张洁爆料,最终央视经过调查采访,播出了节目,也引发了新闻热潮。
    
     浦志强的案件一次次成为新闻焦点。只是,2012年,他为劳教者寻求媒体资源,大多数人拒绝了他。
    
     “我要推动废除中国的古拉格。”他对美国记者说,对方果然兴趣盎然。而在时间安排上似乎也颇有讲究,第一次前往重庆是在5月中上旬,正好是地震周年前后,吸引顺道而来的媒体。
    
     此后,他专门花上一段时间,采访劳教者,录成视频,假装正经说:“比朱军强点,和崔永元还是有点距离。”自媒体传播效果也不错,毕竟,他已经是一个有舆论影响力的律师了。
    
     他的场控制力。
    
     这是浦志强的核心词汇。他似乎有一种野心和能力,只要他在,那就是他的场。说不清这种力量来自何方。除了浑厚的胸音和强壮的身躯,也许还有他敏捷的思维、无所畏惧的勇气,以及咄咄逼人的道德正当性。 (博讯 boxun.com)
2213711185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南人周刊为浦志强募集十万粉丝 (图)
·实名举报周永康续,浦志强微博账号被删 (图)
·浦志强律师实名举报周永康微博账号被删除 (图)
·浦志强:清算周永康维稳模式建立法治与宪政
·浦志强律师微博账号被删除,记者专访又被禁止转播 (图)
·浦志强:举报周永康是为表达自己观点 (图)
·实名举报周永康 浦志强呼吁宪政治国 (图)
·浦志强:对坏的制度,不会忍太久
·法广专访知名维权律师浦志强谈中国法制现状
·专访:北京维权律师浦志强 (图)
·王立军事件继续发酵 张明渝的律师浦志强被警方骚扰
·浦志强律师谈艾未未及发课公司税务案件
·法广常驻中国记者专访维权律师浦志强(一)(图)
·贺卫方浦志强讲座评论中国司法腐败(图)(图)
·肖雪慧:夏霖、浦志强联手为地震义工辩护
·维权律师浦志强6月2日被警察带走到至今仍不能回家
·寄语文强:砍头只当风吹帽/浦志强
·重庆打黑门以热闹律师门收场/浦志强
·你投胎不要投到中国/浦志强
·浦志强:共产党不如老佛爷,小白菜无罪邓玉娇有罪
·维权律师浦志强:共产党没资格平反六四
·央视报道三鹿,《每周质量报告》也蒸“纸馅儿”包子/浦志强
·浦志强:放下神七,揪住奶粉!
·浦志强:别因为欢呼神七,就忘了问责毒奶粉
·修律成瘾与宪法地位/浦志强
·浦志强:对上海社保窝案侦办过程的五点不解
·浦志强:缺乏诚信导致全方位的道德沦丧
·浦志强:对广州警察枪杀医生案调查的困惑
·浦志强:包遵信先生,一路走好
·萧瀚:讼界悲心浦志强(图)
·浦志强的道歉之作——懒人的检查
·浦志强:组织起来构建公民社会,才能真正创造历史
·浦志强:我为什么要收拾周叶中?
·浦志强:李保华诉周国平名誉权纠纷案一审判决书
·软硬不吃与软硬通吃—我看高智晟事件/浦志强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