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李克强恩施考察未封路 当地安保竟这样要求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1月28日 转载)
    来源:南都网  
    
    宾馆里没有铺设地毯,房间里也没有摆放鲜花。“更难得的是,房间里不需要另外准备洗漱用品,所有入住的领导,用的都是我们宾馆的牙膏、牙刷和毛巾。”
    
    
    恩施州委一名官员说,在安保上,恩施要求处处有警不见警,不能让领导在调研时觉察到警察多,但又要保障安全和预防突发事件。
    
    2012年岁末,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李克强先后前往江西和湖北调研。李克强此行,没有像过去那样必须等到他离开后才由官方媒体发布消息,而是一路微博直播。随行人员和地方陪同官员也大幅减少,沿途也未封路。
    
    不过,中央高层带头发生的这些变化,部分基层官员还有些不适应。在恩施州,官员对领导人的安全问题忧心忡忡,当地媒体仍被要求滞后报道,一些基层官员仍想方设法,不愿意让敢言村民见到李克强。中央自上而下的革新,要在基层完全落实,并不容易。
    

 首次微博直播行程
    
    
李克强恩施考察未封路 当地安保竟这样要求

    
    
    “今天下午5点半,李克强一行乘两辆中巴,在细雨中来到江西九江经济技术开发区职工宿舍楼,看望住在这里的农民工和家属。”
    
    2012年12月27日晚上,一则李克强当天考察的微博报道出现在网上,引起网友极大关注。写下这篇微博的,是《财经》杂志社记者李其谚。随后财经网官方微博发布消息:《财经》杂志将首次以暗访方式,直击李克强调研现场和内容。
    
    按照惯例,中央政治局委员以上的国家领导人到基层调研,一般都是等离开后才允许媒体报道。但这一次,《财经》杂志开了一个另类的头:在中国媒体中首次用微博直播了高层领导人的行程。
    
    在财经网微博直播了李克强在九江的调研一天后,新华社也迅速跟进,放弃了在领导人离开后发通稿的习惯,通过微博直播了李克强在湖北恩施州调研的情况。
    
    2013年1月5日,新华社在刊发的报道中,将媒体运用微博等手段对中央领导考察活动进行“直播”,定性为“新变化”。财经网微博当晚也称, “对这组微博直播,有评论指出:首次由非官方媒体通过社交媒体首发领导人考察报道,而非等考察结束后由官媒‘通稿’报道,是一次重大进步”。
    
    在被赋予重大意义后,《财经》记者究竟通过何种渠道得到了微博报道的机会成为外界关注的一个热点。1月2日,一名知情人士透露,这位记者并非得到官方许可,而是其个人以“暗访”的形式进入现场后自行发布的,她未因为自行发布微博报道受到追究。
    
    
    不过,对于领导人报道的形式,虽然市场化媒体和中央媒体已迈出了新步伐,地方上仍遵循着领导人结束考察离开后才发布新闻的旧例。李克强离开九江后的12月30日和31日,《九江日报》才连续刊发新华社关于李克强在九江调研的通稿。
    
    “连恩施街头的老百姓都知道李克强来了,但我们还不说。”恩施州宣传系统一位人士对南方周末记者说。
    
    2012年12月30日上午,李克强乘专机离开恩施,恩施州官方网站恩施新闻网出现了第一篇李克强在恩施调研的文章随行新华社记者所写的新华社通稿。12月31日起,《恩施日报》才开始刊登该报记者自行采写的李克强在恩施州调研的报道。
    

“不住最好的宾馆和房间”
    
    在九江考察期间,李克强一行三十余人,住的是九江老牌的接待场所九江宾馆,这里曾接待过多名中央高层领导。
    
    “这次李克强一行到九江来,我们最大的感受是一切简化,没有警笛,没有鲜花,更没有列队欢迎。他们像普通客人一样入住我们宾馆,房间没有任何特殊布置,我们只要像平时一样打扫房间,服务员该轮班的轮班,该休息的休息,跟平时没有两样。”九江宾馆工作人员刘思思在一份材料里回忆说。
    
    九江宾馆的另一名工作人员李莹也回忆,李克强要求“不住最好的宾馆,不住最好的房间”,宾馆里没有铺设地毯,房间里也没有摆放鲜花。“更难得的是,房间里不需要另外准备洗漱用品,所有入住的领导,用的都是我们宾馆的牙膏、牙刷和毛巾。”
    
    此外,领导们进入宾馆和房间,没有迎送队伍,没有安排接待员引领。九江宾馆的工作人员还注意到一个细节:李克强和会议代表一起上下楼时,耐心地等着电梯。他们以前从来没有见过。
    
    在恩施调研时,李克强住的是武陵都宾馆。这一次,他没有住5年前他到恩施考察时住过的那个大套房。1月2日,南方周末记者在李克强此次住宿的套房看到:进门是洗手间和客厅,面积十来个平方米,里面是卧室,陈设简单,也只有十多平方米。
    
    1月2日,该酒店服务员告诉南方周末记者,李克强住的套房里没有摆放绿色植物、没有铺地毯。湖北方面,只有省委书记和省长一起陪住在武陵都,其他地方官员均未安排进入武陵都居住。
    
    会议场所也一样简单。在九江宾馆,服务员介绍,“召开国务院重要会议的二楼5号会议室,没有喷绘和会标,没有鲜花、绿色植物,甚至没有湿巾和矿泉水,每个座位前只摆着两支铅笔、几张白纸和一个白色茶杯。”刘思思和李莹说,“大家都说,好多年没有布置这样简朴的会议室了。”
    
    九江宾馆的工作人员向南方周末记者透露,此次接待用的自助餐厅,“严格按中办、国办要求,只有六个热菜,全是九江的本地菜,鄱阳湖的鱼虾、萝卜炖筒子骨、庐山小白菜等”。宾馆工作人员回忆说:“我们想让与会代表尝尝鄱阳湖的大闸蟹,九江的特产。中办、国办同志拒绝了,说价格贵了。”
    
    12月28日晚上,因天气原因,李克强的专机临时降落在数百公里外的宜昌当阳市,转乘火车赶赴恩施,深夜十一点多才到达武陵都。当年给李克强一行亲手做过饭的廖剑锋再次当厨,不过他和同事们准备的晚餐,李克强当晚没能吃上。
    
    1月4日,武陵都总经理胡友清将李克强此次的菜单提供给了南方周末记者。12月29日中午的菜单显示,当日是自助餐,热菜只有6个:菜梗炖腊蹄、山药炖鸭汤、豆干炒肉丝、土家酸醡肉、家常土豆丝、清炒油麦菜。还有6样小菜:鱼腥草、拌木耳、油炸花生米、凉拌苦瓜、腌豆豉、凤头姜。
    

 州委常委大多数未陪同
    
    5年前李克强到恩施考察时,武陵都宾馆的厨师廖剑锋与李克强合过影。这一次他没有能见上李克强。上级通知他,这一次不允许迎来送往,厨师们各司其职,只能在厨房工作。“好不容易来个大领导,大家想照个相没照成。”厨房主管廖平顺说。
    
    1月2日下午,廖剑锋翻出手机里的照片给南方周末记者看,那是2008年4月1日,首次到恩施州调研的李克强离开武陵都时,与酒店工作人员合影留念。随后,工作人员列队欢送。
    
    这次陪同的官员也减少了。
    
    恩施州委常委、秘书长孔祥恩与州委常委、纪委书记李云开告诉南方周末记者,除了州委书记肖旭明和州长杨天然,其他州委常委都没获批准参与陪同调研。一名州委官员介绍,23日听说有领导要到恩施,但不知道是谁,州委书记到27日才知道是李克强要来恩施,其他州委常委在28日才得到通知。
    
    恩施州一名官员向南方周末记者介绍,当日李克强一行进山看望山里的村民,最初打算是驾驶三辆考斯特,因陪同人员减少,只用了两辆。
    
    2012年12月29日上午近9时,新华社记者陈二厚发微博说:昨晚11点才抵达湖北恩施的李克强副总理今天一早简单吃过早餐以后,就冒着细雨前往大山深处看望居住在那里的村民,了解民情。不久,陈二厚又微博报道称:“路途中,李克强副总理一行2辆中巴车多次在路口停车让群众车辆通行。”这一点,得到了当地修路工人的证实。
    
    根据中央政治局的八项规定,中央政治局成员下基层调研除了“不封路”以外,还要求“不清场”。2012年12月14日,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到深圳调研,首次践行“不清场”规定,大量深圳市民得以近距离“围观”习近平的行程。
    
    李克强在九江、恩施考察过程中,不封路、不清场的原则亦被当地严格落实。知情人士透露,正是受到“不清场”的启发,《财经》记者才萌发了到九江 “暗访”李克强调研的念头,并且成功进入现场,看到“李克强在江西九江经济技术开发区职工宿舍楼看望农民工和家属,刚从4楼一户人家出来,就被闻讯而来的邻居围住交谈了起来”。
    
    九江宾馆工作人员回忆称:这次我们听到最多的一句话就是,要严格执行八项规定。省市领导反复讲,中办、国办打前站的同志更是多次强调,“八项规定”是纪律,要不折不扣地执行,是红线,坚决不能踩。
    

 “担忧中央领导安全”
    
    
    不过,在地方官员眼里,中央的改进作风的规定,在地方并不容易落实。在李克强此行中,有官员担心,“安全上放得太开,难以确保领导人的安全”;也有人担心,领导人调研时如果不清场,会发生类似“云南农妇向总理下跪”的事情。
    
    
    李克强调研过程中,地方上虽按中央要求“不封路”,但仍在沿途布置了警力,一些警车停在路边树林里随时待命。恩施州委一名官员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在安保上,恩施要求处处有警不见警,不能让领导在调研时觉察到警察多,但又要保障安全和预防突发事件。
    
    李克强在恩施州调研期间,地方在安保措施上,许多习惯做法仍在延续。
    
    2012年12月30日,李克强一行到龙凤镇龙马村看望73岁的农民龚延强,在青堡村村民符茂艳家中举行了小型座谈会,临走时还与村民们合影留念。龚延强和李克强是“老相识”,5年前,李克强在恩施考察时,曾到龚延强家里探望。
    
    2013年1月2日,龚延强告诉南方周末记者,2008年李克强来他家后,当地官员曾试图要他修缮房屋,但他因为家庭经济困难,无力修缮。这5年来,“家里基本没变化,没什么收入,种点玉米只够吃,红薯只够喂两头猪,没有其他收入”。
    
    
    这一次,村干部得知李克强要到他家里来看望,送来了四五斤炭供烤火用。此外,村干部还帮助他把家里好好打扫了一下。
    
    
    当天,李克强留给龚延强一个2000元的红包后,前往青堡村村民符茂艳家。在符家火炉边,李克强召集了一个有湖北省委书记李鸿忠、省长王国生参加的小型座谈会。座谈中,李克强说恩施与5年前比有变化,但变化不大。座谈会结束后,李克强临走时说,五年之后他还会再来。1月4日,财政部和国家扶贫办官员赶到恩施,就扶贫问题与湖北地方政府磋商。
    
    在李克强笑着请符茂艳照实说说“有什么恼火的问题”时,符茂艳的嫂子、邻居朱明永,正和镇、村干部们待在一起。该村其他村民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当日,有大量基层干部分别来到村民家中,要求村民们不要到符茂艳家里围观。
    
    1月2日下午,朱明永见到南方周末记者时,后肩还在疼。她回忆,李克强进村前,村干部突然上门,问她最近有什么困难。她说,2012年养羊,亏了一两万元钱。没料到这一次的心声吐露,让村干部担心她见到李克强后乱说话。12月28日一大早,朱明永就被带走了。
    
    “我把门一打开,镇里车就来了,把我拉到镇上。快10点了,我饿得不行了,想回家,他们不许。”拉扯中,村镇干部撕破了朱明永的上衣,最后协商赔偿了200元钱。
    
    在基层干部们接到李克强已离开的电话后,朱明永被放回了家里。村民郭耀强也有类似遭遇。被限制了一上午后,镇干部给了他200元钱,让他买衣服穿。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47228731452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习总力压李克强?习李体制或成习体制
·李克强老婆的段子 十八大前后在京城疯传
·李克强首次提出“政府职能转变考量标尺”
·李克强:中国已进入中等收入国家行列 (图)
·李克强的英语为何好?原来与她有关 (图)
·李克强不信统计数据 更喜欢这三个指标 (图)
·李克强夫人程虹揭秘:低调、好学 (图)
·李克强去年曾力主推动PM2.5数值公开
·李克强致命弱点曝露:权威不足,不懂经济? (图)
·李克强:推进城镇化不能人为造城
·李克强:管好“天下粮仓”要靠改革
·空气污染严重 李克强发话:我们须有所作为
·李克强谈空气污染治理:必须有所作为
·重度污染凸显环保难题,改革路线图韩正取代俗吏李克强?
·中国打车难 李克强:破除垄断更难
·李克强“改革红利论”绝非一时起兴之论
·李克强:让改革红利更多落在百姓身上 (图)
·李克强:改革不能一蹴而就也不能踟蹰不前绕着矛盾走
·李克强邀乡村医生到中南海座谈,称构筑健康中国 (图)
·李克强总理,实话实说我恼火的问题(二) (图)
·鲍润蒲:李克强总理,实话实说我恼火的问题(一) (图)
·深圳企业家刘猛给习近平和李克强的建议信
·联合国前上海访民丁华,洪玲玲和陈黛莉维权记—李克强总理加油!! (图)
·李克强总理——是否这样办 (图)
·大连市冤民仇杰:李克强、辽宁、民意如天
·安徽访民凌德柱在香港向国务院副总理李克强请愿
·请河南省长李克强珍重!
·李克强恩师:职工应与资本家共享利润
·夏斌批李克强:不认可城镇化是改革的突破口
·吸血鬼李克强城镇化是“私有大农庄”推手吗?
·王洪学:春节前夕寄语李克强 (图)
·李克强答非所问有苦衷/胡少江
·习近平、李克强能否有所作为,权力的来源是关键/田沈生
·李克强应明“城镇化”短期行为/沈建明
·李克强城镇化把民生当作权术游戏/冯梦云
·抚顺新闻网李克强视察棚户区照片被指造假 (图)
·李克强搞城镇化会要了中国的命 (图)
·李克强塑“改革派”形象
·李克强谈改革犹如九二南巡春风/周克成
·致习近平李克强和各位常委的公开信/张玉祥
·习近平vs李克强,首开民主先河/郭永丰
·博鳌论坛:李克强会吴敦义内情/吳行健
·李克强:进一步加强环境保护和污染治理
·很诧异!由李克强副总理在家说英话想到的
·习近平李克强都在哪里“受教育”/郑尚可
·盖如银6千万买通李克强拟任哈尔滨市委书记/哈纪委李议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