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湖南郴州:广州校园血案闹剧内幕揭秘 曹妻向市民道歉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1月16日 转载)
     
    曹再发被湖南警方的警车带离广州市海珠区新港派出所 羊城晚报记者 黄巍俊摄
    湖南郴州:广州校园血案闹剧内幕揭秘 曹妻向市民道歉

  
    ●涉嫌编造故意传播虚假恐怖信息 湖南警方对曹再发予以刑事拘留
      
    羊城晚报(记者:王普 通讯员:龚宣)报道:广州市公安局新闻办公室1月15日向媒体通报:目前,广州警方已将扬言制造校园血案的犯罪嫌疑人曹再发(男,43岁,湖南郴州人)依法移交湖南警方。湖南警方已对曹再发涉嫌编造、故意传播虚假恐怖信息立案侦查,并依法对犯罪嫌疑人曹再发予以刑事拘留。
      
    14日18时50分许,曹再发投案自首。曹再发投案后,广州警方按有关规定将犯罪嫌疑人曹再发移交湖南警方带回作进一步审查。
      
    广州警方表示,广州是一座法治城市,群众表达诉求要通过合法渠道,在法律框架内进行。对任何扰乱社会秩序、危害公共安全、损害公众利益的行为,警方将坚决依法从严惩处,绝不手软。

谁炮制“校园血案”闹剧?
      
    湖南郴州汝城男子曹再发因不满拆迁补偿问题,扬言要在广州制造校园血案,此事在网上风传后,搞得全城人心惶惶。羊城晚报记者了解到,汝城干部和警察赶到曹再发入住的广州鑫港酒店时,曹再发等人并未离去,“如果对方不出现工作疏忽,这起事件完全能够避免”。另外,一位假记者收了3万元,却没帮曹再发达到预期目的也是曹再发大闹广州的重要诱因。

赶到曹住酒店,放其顺利离开
      
    1月11日,曹再发自行驾车从郴州汝城县来到广州,随后他的姐夫陈顺立以及陈顺立的女婿也来到广州,三人入住海珠区赤岗新港路鑫港酒店,开了一间三人房。
      
    1月12日汝城、附城乡的干部、警察共十多人来到广州,其中还有曹再发的两名亲戚。他们也入住在鑫港酒店,一共开了四间房。曹再发、陈顺立、朱凯见到附城乡的人找上门来了,便急急忙忙地来到前台要求结账退房。
      
    酒店经理还上楼告诉附城乡的人,曹再发要走了。“他们当时没有马上下来劝阻,一副懒洋洋的样子,等他们下楼来时,曹再发早已走了。”一位酒店经理告诉羊城晚报记者。
      
    “他们三人临走时,还问我:‘怎么办,可以去哪里住宿’,我还告诉他们,你到什么地方住宿都要用身份证,没有身份证你们是无法入住酒店。”酒店一服务员说,“当时,附城来的人见找不到曹再发还一个劲地埋怨我们把人放跑了,我们只管旅客入住,旅客要走,我们哪能不让人走啊?”
      
    曹再发、陈顺立、朱凯离开酒店,便告“失踪”。曹再发没有继续住宿酒店宾馆,据说,连续几晚睡在车上。而陈顺立告诉羊城晚报记者那几天他住在新港西一住宅小区内的老乡家里,女婿朱凯则回了湖南。
      
    曹再发曾要扬言“失踪”,开始让湖南方面紧张起来。汝城县公安局向海珠区公安分局求助。由于“扬言制造校园血案”,广州市公安局全警布控,海珠区公安部门马上向教育部门通报布防,预警消息便在街道、学校、学生及学生家长中间传开。
      
    一位广州警察私下对记者说:“如果对方不出现工作疏忽,这起事件完全能够避免。”
    
    -------------------
    
    花三万施压 请假记者
    
    来源:金羊网-羊城晚报
      
    据曹再发供称,他在房屋拆迁、征地补偿索赔过程中,曾经向广州的律师、“记者”等不同人物支付共约12万元,他此次来广州自称有两个目的,第一要找一位记者讨债;第二要搞出人命来,讨回公道。曹再发自称,有一个行业报广东记者站站长张某收取了他三万元钱,“结果他拿了我的钱什么都没做”。而记者调查发现,曹再发所说的张某早在2010年就已被注销记者证。
      
    1月15日下午,这位“站长”张某主动约见记者在广州番禺见面,他称“没有收到曹再发一分钱”,但他又承认,“收了代理律师交来的3万元”。
      
    经查实,这家报纸为某科技报,已在2010年关闭。张某曾经是这家报社驻广东站站长,2009年已没有再担任站长职务,2010年7月,随着报社关闭,张某的记者证也随之注销。在此期间,他在广州帮朋友办些事,朋友还习惯叫他为“张站长、张记者”。他也没有一一纠正,他对记者称:“我不可能每次都澄清自己现在的身份。”
      
    广州一律师张小伟帮助曹再发打官司,双方签订了书面协议。张小伟与“站长”张某认识,便委托张某去汝城一趟,以求“媒体记者”身份介入调查曹再发拆迁案,向当地政府施压。张某称,张小伟律师分两次支付给了他3万元,“第一次是8000元,第二次是22000元”。
      
    2011年10月13日,张某、律师助理、司机一共五人前往汝城,同行的还有一位时任某大网站华南区域管理人员的张姓“重要人物”,此人在当地有一定的人脉。
      
    他们五人来到汝城后,汝城县国土、信访等部门为此专门召开了情况介绍会,还见到了镇委书记。
      
    当地给曹再发的三层楼房400平方米的补偿是14.6万元,在一行人的“建议”下,有关部门重新评估将补偿金额升到了40多万元。
      
    两三个月后,当地三个乡合并,没有及时办理补偿。曹再发也变卦了,要求得到更多的补偿。
      
    去年7月,曹再发来到广州市与张小伟律师一起找到张某,此次,曹再发要求张某将他的事登上报纸,张某没有答应。
      
    曹再发的脸变了,认为张某没有帮他办事,当着律师的面要求张某还回3万元,张某很生气,没有搭理曹再发。张某说:
      
    “当时,我们是开着汽车从广州到湖南,一路上吃住、汽油钱、过路费花了不少钱,那3万元就是车马费、劳务费。”
      
    去年12月25日,曹再发在湖南致电张某,告诉张某当地政府已答应补偿100万元,曹再发还想得到更多的征地款。
      
    今年1月11日,张小伟律师给张某打电话告诉张某,曹再发来到广州来向他索要3万元。张某对张小伟表示,“要给钱,应该是你给,我没有收到曹再发一分钱。”
      
    1月15日,羊城晚报记者拨打张小伟律师两个手机号码,都“转至来电提醒功能”。
    
    本文来源:金羊网-羊城晚报
    
    ----------------
    
    派出所回来 小楼变废墟
    
    来源:金羊网-羊城晚报 记者:张文
    
    朱孝云手拿被拆除的房屋的照片,指着远处一处房屋告诉记者,自家的房屋甚至比那处还要漂亮
    湖南郴州:广州校园血案闹剧内幕揭秘 曹妻向市民道歉

  

派出所回来,小楼变废墟
      
    15日凌晨5时许,曹再发被汝城当地警方带回汝城县公安局。曹再发在深圳工作的女儿也和广州与汝城当地政府工作人员一道返回,15日早晨她给父亲送了一顿早餐。当天下午,曹再发妻子朱孝云在自家被拆房子的原址上接受羊城晚报记者采访时称丈夫是好人,不相信丈夫会在广州酿下血案,只因房屋拆迁补偿数额过低,一直不同意拆迁。

房屋自估价,超过两百万
      
    2012年12月28日,曹再发家一幢三层楼房被拆除,这成为他前往广州的“导火索”。此前两天,曹家人得到了63万多元的拆迁补偿款报价,但曹再发夫妇没有同意。
      
    1月15日下午,朱孝云在房屋原址上接受记者采访的时候,脚下已经是一片平整而泥泞的工地,运土的泥头车在周围穿梭,十几米开外的山坡上是一堆建筑垃圾,占地约一个篮球场大小,朱孝云几度哽咽,说自己的全部家当都在里面,出来的时候只穿了一身衣服。
      
    “房子是2005年底起的,2006年11月入住的,”朱孝云说房子是自己和丈夫的心血,十几年赚的几十万元,几乎完全用在建房和装修上,“那时候我和他两个人出去打工,早晨从来没有吃过早餐,两个人一个月生活费只有100多块钱,省下来的钱就是为了建房子。”
      
    房子位于炎汝高速长湖大道连接线规划区域内,朱孝云说最初得到的补偿款是16.1万元,远低于房屋的土地和建设成本,被丈夫曹再发一口回绝。后来丈夫多次寻找相关部门理论,补偿款逐渐上涨到拆迁前夕的63万多,“就像在市场上买菜一样,讨价还价”。
      
    朱孝云说离自家不远处、靠近新城区的土地价格已经涨到每平米1.3万元,而她家房子建筑面积达418平方米,占地面积135.5平方米,算上自有的花园和车库,自家房屋价值应超过200万元。
      
    但记者在汝城县城咨询当地一家房屋中介,有工作人员透露,汝城县城新区南郊约3公里曹再发家所在地一带的普通民房,扣除地价,建筑成本每平米约为900至1000元,商品房售价每平米约为1500元左右,交通便捷的房屋价格可能会略有增加。
      
    汝城县国土局法规股股长朱建波表示,曹家的房屋是建在村集体土地上的民房,政府选择依法补偿或者置换成安置房。国有土地上建的房子,拆迁补偿包括出让金和国家税费,集体土地上的房屋只有建设成本,因此两种土地上建的房屋,拆迁补偿标准有所差别。

补偿没谈拢,房屋已被拆
      
    2012年12月26日得到63万多元的拆迁补偿款报价之后,朱孝云说夫妻俩没有同意,也没有理会,27日晚回家时发现国土局张贴的公告,公告说如果不同意拆迁就移交到法院,通过法院强制执行,“过了1天,房子就拆了”。
      
    28日下午,在外干活的朱孝云接到丈夫电话称家里水电被断,回家后不久院墙被拆。当日下午6时许曹再发被一群不明身份者带走,报警后警方将不明身份者一伙截住,朱孝云和曹再发前往派出所录口供,当晚9时许,两人从派出所返回时,自家三层小楼已变成一片废墟,拆房的人已经全部离开。
      
    朱孝云说,再度报警之后,警方和当地政府人员将夫妻二人安置在当地一家宾馆,并且24小时不间断有人看管,直到2013年1月6日中午两人才从宾馆出来,在此期间没有人跟他们谈论房屋安置的问题。
      
    朱孝云说丈夫曾与郴州一律师联系,律师让自己耐心等待,等得不耐烦的丈夫曹再发又与亲戚一道前往广州,向一位此前曾有过联系的广州律师寻求帮助,不料广州之行并不顺利,并随之产生了“扬言制造血案”的事件。
      
    汝城县人防办党组书记兼长湖大道工程协调指挥部办公室主任朱忠宏称,曹再发家一直未拆迁,导致雨污水管无法接通,连续的降雨使得该段正在建设的路基浸泡并出现软化。12月28日天气放晴,施工单位在距离曹再发家十几米远处施工,受到曹再发阻挠。曹再发爬到自家三楼楼顶,往下扔了五六百块转头,造成三辆挖掘机不同程度损坏。后经施工单位初步估计,损失达59万元。
      
    曹再发意识到自己可能闯下大祸后开车逃跑,施工方追了十几公里,截住曹再发,并要求其到派出所协调挖掘机损毁补偿事宜。曹再发向110报警,说施工单位绑架自己。
      
    “当天晚上我接到电话,听说施工方把曹再发家的部分财产转移之后,把他家房子拆除了,具体情况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可以确定曹再发家房子被拆除不是政府主导的强拆。”
      
    拆除之后,曹再发家人被安置到宾馆,与此同时项目指挥部和施工方在为曹家寻找过渡房,并在几天之后寻到一处旧的公房,花了两万多块钱进行装修之后,施工方又把从他家搬出来的财产搬进过渡房。

有利益冲突,与族人不睦
      
    朱孝云说知道亲戚陪同丈夫曹再发前往广州,但没有想到也难以相信丈夫会在广州扬言“制造血案”,“他要出血案就一定不会说,他绝对不会做,也做不出来”。
      
    朱孝云说丈夫脾气很好,1992年两人结婚之后很少吵架,丈夫与周围的村民也很少发生冲突,之前与拆迁方和政府就拆迁补偿款谈判的时候也一直心平气和,但2012年下半年开始脾气慢慢变得暴躁,房屋被拆之后还跟自己发生过口角。
      
    曹家二组的多位村民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曹再发心里扭曲、在村里没有朋友,对此朱孝云回应称丈夫因为村小组土地补偿款的问题与部分村民闹得很不愉快,发生过上访、相互举报的情况,并且为此得罪过村干部。
      
    曹再发家的原住宅位于曹家二组,被拆迁的三层小楼邻近曹家四组。曹家四组多位村民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对曹再发的评价与曹家二组村民截然不同,“曹再发这人挺老实的”,“他这人还不错,谈不上坏”。
      
    曹家四组一位曹姓中年人直言,曹再发与曹家二组多位村民的关系紧张与利益有关,虽然同村人都姓曹,同族同根,但因村集体土地征收补偿款分配等事情,曹再发与同组村民多次发生冲突,不断上访也让他与地方干部的关系弄得很僵,“我们跟他又没有什么利益冲突,见面当然能够心平气和的”。
    
    本文来源:金羊网-羊城晚报 (博讯 boxun.com)
35191901346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湖南郴州:谁强拆了曹再发的房子? (图)
·湖南郴州:男子扬言制造校园血案后自首 曾不满强拆遭软禁 (图)
·湖南郴州撤销六名农民工的劳教决定
·湖南郴州汝城黑社会团伙成员欧海长什么样子 (图)
·湖南郴州“黑老大”村主任被判刑16年
·湖南郴州规定举报官员作风问题可获奖500元
·湖南郴州特大涉黑案二审 多名公安局副局长涉案
·湖南郴州矿主雇人体炸弹炸死竞争对手被判死刑
·湖南郴州一副局长失踪146天 为躲债在广东当保安
·媒体称湖南郴州官员醉酒猝死于深圳党校
·湖南郴州3个月内700多人因作风问题被问责
·湖南郴州公安局分局政委违规用警车被免职
·湖南郴州一名处级干部为孩子违规办婚宴被免职
·湖南郴州回应“拒查血铅”:设备老是坏 老是修不好
·湖南郴州农机局副局长连续3个月不上班被免职
·湖南郴州“天湖爆炸案”7日开庭审理
·湖南郴州破获特大贩毒案 抓获涉案人员143人
·湖南郴州嘉禾袁家镇干部抢夺张家村村民集体矿权每年收入6000万
·湖南郴州在押人员离奇死亡 看守所急于花钱了事(附图,读者慎入) (图)
·朋友涉嫌盗窃 湖南郴州店主刘海平无辜被抓
·湖南郴州反腐人士彭新忠浅谈反共的合法性!!
·湖南郴州矿老板发给法院院长的生死决斗书/彭北京
·湖南郴州腐败窝案教训深刻 原市委书记一权独大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