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吴敬琏:中国需要重启改革之路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11月30日 转载)
    
    来源:和讯网 作者:苏东
    
    吴敬琏在《财经》年会现场
    吴敬琏:中国需要重启改革之路


    在29日举行的《财经》年会2013中,深受民众爱戴的著名经济学家吴敬琏对进一步推进改革充满了期待。他在发言中掷地有声地表示,“大众对于十八大的期望是什么?就是重启改革议程,启动我们改革的再出发。”
      
    但是怎样重启改革?吴敬琏表示,第一步,就是要确定目标,确定“顶层设计”。
      
    为此,吴敬琏回顾了1990年前后改革重启的全部过程。
      
    他表示,那一次改革大推进的发起人是邓小平。1990年12月中央全会开会以前,邓小平就和当时的国家主要领导人谈话里提到了我们应该搞市场经济,社会主义也可以搞市场经济。1991年2月在与朱镕基的谈话里再一次提出,但是他的两次提醒以后,并没有马上形成共识,而是出现了众所周知的皇甫平事件。
      
    所谓的皇甫平事件,是指上海《解放日报》的周瑞金,与当时上海市委政策研究室的施芝鸿,以及《解放日报》评论部的凌河一道,根据邓小平同志的谈话精神,以“皇甫平”为笔名在《解放日报》头版发表的系列文章,针对时弊,鼓吹改革开放。
      
    但是他们马上受到另外一种力量的反击。于是展开了一场到底是计划经济为主,还是要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大争论。
      
    吴敬琏说,争论过程中,比当今的形势更加恶化的是,主流媒体都表现出了一种保守的倾向,发出了种种反对的声音。
      
    但是支持改革的“领导人们,和学术界、企业界以及政界的许多支持改革的人们,潜心进行研究”。
      
    1991年10月到12月,中共中央总书记江泽民召集了11次讨论会,着重讨论怎么搞好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在参加讨论会的经济学家里面,几乎一致认为要建立市场经济。
      
    讨论会以后,中央领导又征求了其他一些主要领导人的意见。于是在92年6月9日,为准备十四次代表大会,江泽民总书记在中央党校的讲话里面,首次表达了现在对于我们要选择一个什么样的目标?有几种不同的意见。他表示自己倾向于把目标确定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并且对市场经济的特性做了解释。大致上讲了两点,一市场经济能够有效的配置资源;二市场经济能够建立有效的激励机制。
      
    这个讲话以后,在党的高层没有反对意见,向邓小平报告后,决心在10月的十四次代表大会把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规定为我们改革的目标。这样就把目标模式确定下来。
      
    吴敬琏说,“现在我们把它称为‘顶层设计’”。
      
    党的十四次代表大会确定了改革的目标是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后,并没有停留在口号上,又经过一年多的研究工作,参加研究的人数更多了。才在1993年11月的中国共产党十四届三中全会上,“制定了一个当时叫做总体规划,或者也叫做行动纲领的,中共中央关于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若干问题的决定”。
      
    这个决定一共50条,吴敬琏说,“我们又叫50条,或者叫50条决定,是一个总体的规划”。
      
    重点方面,如财税、金融,当时主要是针对银行、国企、社会保障体系、外汇管理体制等等。而且规定了它们之间的配套,时间顺序和配套关系。
      
    1994年开始执行这个总体规划,执行过程中也有一些小的调整。后来就是在1997年的十五次代表大会上又提出了改造,叫做“调整和完善所有制结构,把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所有制基础应该做什么样的改革,特别是国有经济有进有退的布局调整”。
      
    吴敬琏表示,就是“因为在这样一个总体规划下执行了这些改革的方案,所以我们能够在20世纪末期宣布初步建立起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体制。这个体制是我们中国经济能够崛起的制度基础。”
      
    吴敬琏认为,既然1992年的十四次代表大会确定了这个目标模式,也就是说确定了“顶层设计”,吴敬琏表示,为什么在今天这样一个时点再次提出要重启改革议程,并讨论“顶层设计”?他认为,因为在21世纪以后,又出现了新的争论,新的不同意见。
      
    所以,“我把它叫做另外一个顶层设计的时机又出现了。”
      
    吴敬琏认为,“我们20世纪建立起来这个体制,一方面打开了市场经济、市场制度起作用的空间。另一方面又存在许多的旧体制,命令经济或者是统制经济的遗传”。
      
    所以,吴敬琏说,2003年中国共产党十六届三中全会认识到了体制还很不完善,还存在很多旧体制的遗传,所以在全会通过了“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若干问题的决议”。
      
    在这个决议里,表达了“我们生产的发展仍然存在很多体制性的障碍,所以需要进一步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
      
    但吴敬琏表示,“不过十六届三中全会的执行,现在看起来不尽人意,这种双重体制的存在,使得有些经济问题和社会问题日益严重,矛盾日益尖锐。”
      
    怎么解决这个矛盾?目前出现了一些不同的观点,有种说法认为市场化改革的方向不对,它造成了腐败两极分化。“按照这种意见的支持者,他们的想法就是应该走向另外一个方向,就是要强化政府,强化国有经济对整个国民经济的控制。”
      
    吴敬琏说,目前“这种趋势显得愈演愈烈,以至于一年以前可能到了最高的地步,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倾向?有不同的说法,有人把它叫做国家资本主义,有人按照东亚国家转型的讨论中提出来,叫做威权主义的发展模式。有的人说的更严重一些,说这种趋势是走向权贵资本主义的趋势”。
      
    “于是就出现了两个‘顶层设计’之间的争论”。
      
    吴敬琏说,所以人们期盼党的十八次代表大会能够对这一争论,做一个决断,明确我们到底应向哪个方向走。“十八大明确了我们到底应该选择一个什么样的方向。就是重申我们要坚持中国共产党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的路线,坚持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改革的基本方向”。
      
    “这样就把全面深化改革提到了执政党的议事日程上来,第一步已经走出去”。
      
    吴敬琏深情地表示,“大众对于十八大的期望是什么?就是重启改革议程,启动我们改革的再出发”。
    
    本文来源:和讯网 (博讯 boxun.com)
1719190231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秦晓:目前是启动改革“窗口期”
· 山西新闻网:以勇猛的精神和科学的方法推进改革开放
·“革命悄悄开始了 中国还有5年时间改革”
·习喊反腐李喊改革 习李新政成败要看老人
·吴敬琏:推进改革要克服既得利益者的阻碍
·“国有民营”再启中国石油改革之路
·中共新高层开局一周 改革思路颇受称道 (图)
·十八大后政府大部制机构改革方案
·社科院副院长:改革决不是改变社会主义制度本身
·韩正:上海改革已经进入深水区
·中国行政体制改革委员会行政文化委员会正式成立 (图)
·发改委:要继续发展必须改革收入分配
·官员财产公开已成收入分配改革关键
·李克强释放政治信号 展现其完全改革派形象
·李克强强调:改革是中国最大的红利
·李克强:以改革为动力促进经济持续健康发展
·万润南:习近平在政治改革方面仍可有所作为
·人大教授毛寿龙提议成立中央改革委员会
·高放:政治体制改革有望迎头赶上
·辛辛苦苦三十年,重新回到改革前?——
·温总理:请您看看乡镇综合配套改革这块实验田/邓年兵
·中国的改革政策全都是从老百姓兜里掏钱的政策
·落户北京比移民美国还难户籍改革是大势所趋
·丧尽天良者,天必诛之!河南省上蔡县如此推广殡葬改革
·李克强塑“改革派”形象
· 推动改革的“同归于尽”盲点
· 邱立本:政治改革是關鍵詞
·李克强谈改革犹如九二南巡春风/周克成
·任建宇:促进劳教制改革需全社会合力
·德媒不看好中国新领导人改革
·致十八大—— 一个中国公民的改革呼声/大连陈炳傑
·政治体制改革,应当从现有制度入手/陈剑
·杜平:如何理解中国现有语境下的改革派
·中共十八大改革难有大动作/欧阳斌
· VOA专访:周舵谈温家资产调查及体制改革
·余杰:温家宝向我道歉,才是真正改革派 (图)
·袁刚教授:改革需思想论争 无须打压任何流派
·改革应有理论先行/牛新春
·斥房宁“政治体制改革必须摸着石头过河”/陈行之
·温家宝事件能否促进中国改革?
·西风:收入分配改革“提低”尤值得期待
·改革的悲歌早已悄然奏响/胡赛萌
·胡锦涛报告被退票 中共改革呼声再起/林保华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