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李庄忆三年前顶撞王立军:只想证明自己清白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11月28日 转载)
    
    来源:法制晚报
       

    今天上午10时30分,身在重庆的李庄致电本报记者,原定今天上午的法院询问被推迟到了明天。
      
    李庄说,这次约他到重庆进行询问的是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刑二庭,该庭主要负责审理上诉及申诉的刑事案件。李庄的案件因为是申诉案件,所以归该庭审理。
      
    去年12月,李庄向重庆市一中院提出申诉,法院明天的询问将会对是否受理申述作出答复。
      
    11月25日,李庄飞往重庆前,接受了本报记者的专访。

三年前被押回重庆 机场顶撞王立军
      
    在去往首都机场的路上,李庄很是感慨,三年前也是在这样的冬季,他被重庆警方的专案组押回重庆。
      
    FW(法制晚报):那次你被押到重庆时,王立军到机场接的你?听说当时你和他并没交流,但他叮嘱他手下你是个懂法的人,是吗?
      
    李庄:那天我刚到重庆江北国际机场,王立军已经站在飞机的旋梯旁等我了。他穿一件黄色风衣,意气风发地看着我,我也直视他。他第一句话说的是:“李庄,我们又见面了。”
      
    FW:此前你们有过碰面?
      
    李庄:2009年12月2日晚,王立军坐飞机到北京,准备向有关部门控告我。巧合的是,那天我俩坐在同一航班头等舱的同一排,中间就隔了条80厘米宽的过道,但我们什么都没说。
    
    FW:那天在机场王立军还说什么了?
      
    李庄:他说你不要认为你的网我们撕不开。我回答:“我没什么网,只相信有法网。”王立军又说:“我们重庆打黑除恶的决心是任何人阻挠不了的。”我回击说:“我双手赞成打黑,但坚决反对黑打。也是从那天起,黑打这个词流传开了。”
      
    FW:王立军告诫过手下你是个懂法的人?
      
    李庄:他确实说了,我也感谢他说了这话,正因为他的告诫,专案组的人才没敢对我刑讯逼供,否则我今天是死是活还不一定了。

看守所133天 被特殊照顾的嫌疑人
      
    李庄被押回重庆后,被送进重庆第二看守所,在看守所度过的133天他并没受欺负,相反,和看守所所长及管教民警成了朋友。
      
    FW:看守所的条件如何?
      
    李庄:开始有6个人守着,后来加到10个。他们每两个小时一换班,每班都有俩人不睡觉看护着我。后来还专门为我配了电饭锅、电磁炉,能经常吃到荷包蛋、面条和水饺。所长管教们一有时间还和我聊天,我知道那是因为上级指示,要严密观察我的动向和心思。
      
    FW:你在看守所接受审讯时是否有人打骂你?
      
    李庄:警方审讯我时,只有一个人骂过我,那是个专案组的年轻民警。我当时就回骂了他,并且告诉他,当年百万雄师过大江的时候,有一百多个女战士,我妈就是其中一个,你敢骂吗?那个警察很快就被替换下去了。
      

写“藏头诗”悔罪 公安局副局长把关
      
    2010年1月8日上午,李庄被重庆江北区法院判刑两年六个月,当天回到看守所,他就写了数千字的上诉书。但在二审开庭前,他又突然递交藏头诗式的悔罪书,承认自己的罪行,换得了减刑一年。
      
    FW:经过那么多人的手,你的藏头诗就没被看出来?
    
    李庄:2010年1月23晚,时任重庆市公安局副局长的郭维国亲自来看守所,许诺我如果认罪就能缓刑回家,还看了我事先写的悔罪书,但他对六段话的头尾“被比认罪缓刑,础去间诀神诉”(被逼认罪缓刑,出去坚决申诉)丝毫没看出破绽。正是因为他把过关,所以才没引起怀疑。
      
    很快,专案组告诉我,法院二审不仅会开庭审我的案子,还允许证人出庭,所以才有了后来6名证人出庭只会说“不晓得”、“记不清”的无证词闹剧。这一次龚刚华、龚云飞为我证实的,就是这个细节。
      
    FW:你的藏头诗被破解后,专案组什么态度?
      
    李庄:庭审结束第二天,警方拿着藏头诗质问我:“你这玩的什么把戏,这不是把我们(公检法)全耍了吗?”我当时假装不知道:“什么藏头诗,你们这不是搞文字狱吗?我写者无意,你们看者有心了,不信,你把《人民日报》拿来,我用上面的文字能给你组出任何意思。”

李庄:我只想证明我的清白
      
    FW:2010年2月,你被终审判处一年六个月,之后你被转到监狱服刑,在那里待了多久?
      
    李庄:47天。
      
    FW:为什么只待了那么短的时间?
      
    李庄:事实上我是宣判后第二天就被送到监狱了,当时看守所所长亲自送我去的,我们在车上还聊得很投机。送我到监狱是下午一点多,午饭已经过了,监狱特意给我做了盘辣子鸡块,一碗黄瓜鸡蛋汤和米饭。
      
    和所长告别后我就开始吃,可没吃几口,所长就跑了回来说:“李庄,咱们的缘分不浅啊,看来你要在我们那里过年喽!随后,他们又把我拉回了看守所。”
      
    FW:听说你出狱后一直在做老本行,没律师执照还能办案吗?
      
    李庄:都是和有执照的律师合作办案,公开身份我是律师助理,实际上很多案件是当事人指名找我,我就做幕后指挥,其实我并不特在意什么律师证。
      
    FW:那为什么还要如此坚持申诉?
      
    李庄:我只要证明一件事,我是清白的!

李庄伪证案回放
      
    2009年11月中旬重庆一涉黑团伙主犯龚刚模家属来京,找李庄为龚刚模辩护
      
    11月24日、26日及12月4日李庄先后三次会见龚刚模
      
    12月10日龚刚模检举李庄教唆他编造“被刑讯逼供”的假口供
      
    12月11日李庄被所属事务所急召回京,当天通过北京市司法局向重庆方面书面通报,终止为龚刚模辩护
      
    12月12日李庄被重庆警方押回,并于12月14日被逮捕,涉嫌“辩护人伪造证据、妨害作证罪”
      
    12月18日检方将李庄起诉至重庆市江北区法院
      
    12月20日着名刑辩律师高子程、陈有西受李庄家属委托,为李庄辩护
      
    12月30日上午9时至次日凌晨1时在长达16个小时的庭审后,李庄案一审休庭
      
    2010年1月8日李庄一审被判两年六个月,李庄提出上诉
      
    2月9日李庄被改判一年六个月
      
    2011年6月11日李庄刑满释放,开始申诉李庄案,起诉中青报名誉侵权

专家分析最高检可能复查李庄案
      
    中国法学会刑法专业委员会委员张平说,依据现行法律法规规定,如果证据充分,最高检有权力彻底复查“李庄案”,此次询问李庄及龚刚华的举动,说明最高检可能已启动案件初查程序。
      
    张平指出,《人民检察院复查刑事申诉案件的规定》第十一条第四款规定,最高人民检察院可以受理申诉人不服各级人民检察院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刑事判决、裁定的申诉。
      
    该规定还列出了可以受理的多个条件,其中第一个条件就是“申诉人是否提出了足以改变原处理结果的新的事实或证据”。
      
    张平还指出,《人民检察院复查刑事申诉案件的规定》第二十三条规定,复查刑申诉案件,可以询问原案当事人、证人和其他有关人员,并制作《调查笔录》。
      
    《调查笔录》应经被调查人确认无误,签名或盖章。现在最高检启动询问当事人、证人的程序,说明可能已启动了对李庄案的复查程序,现阶段属于案件的初查。

如无罪李庄可再做律师
      
    依据我国《律师法》的规定,一名执业律师如果因涉嫌刑事犯罪,其律师资格将被吊销。2010年李庄被宣判有罪后,基于这一规定,李庄的律师资格被吊销。
      
    律师界业内人士指出,如果李庄本次向最高检提出的控告最终能撤销对他的有罪判决,那么其律师身份自然可以恢复。
      
    “如果李庄能够抓住最高检受理的这个机会成功恢复律师身份,将会产生宣传自己的广告效应。”这位业内人士说。
      
    可以印证这一说法的是,记者多次在一些场合见到李庄这样介绍自己:“前非着名律师、现着名非律师!”李庄一再向记者解释:“我现在活得很好,带着一大帮律师在全国各地办案,我在幕后,他们在前台,挺充实的。此案若平反,真正的受益人不是我自己,而是我们的司法形象和政府的公信力。”
    
    本文来源:法制晚报 (博讯 boxun.com)
5191952322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李庄:感谢王立军不是他我死活还不知 (图)
·李庄申诉只能交两次法院不会当面回复
·李庄:在看守所曾默念藏头诗 监舍里是“老大”
·李庄:出狱后4次密赴重庆找“黑打”证据 (图)
·李庄:为了自证清白四次密赴重庆找证据 (图)
·京华时报:期待李庄案回归法治理性
·龚刚模称遭重庆专案组警察逼迫陷害李庄.
·李庄谈重庆打黑:传打黑没收上千亿资产
·龚刚模称遭重庆专案组警察逼迫后陷害李庄
·李庄:薄熙来重庆打黑没收千亿 入库才9亿
·李庄控告重庆警方 最高检称将按程序办理
·李庄:打黑没收上千亿国库才入9.3个亿 (图)
·最高检:将按规定程序办理李庄信访
·最高检约见李庄了解控告重庆专案组徇私枉法案 (图)
·最高检约谈李庄被告知“绝不能让重庆检方调查” (图)
·李庄爆料:重庆黑打 公安整公安有多狠
·李庄控告重庆公安局专案组警员涉嫌徇私枉法罪
·李庄向最高检控告重庆专案组徇私枉法 (图)
·重庆黑老大龚刚模为当年遭公安逼迫诬陷李庄向其道歉
·李庄为啥又有漏罪?
·从“李庄案”到“李庄门”/荣剑
·“唱红打黑”、李庄案以及“不怕左”
·号外!李庄终于讲出“认罪藏头诗”的真相
·李庄第三季的几种结局
·从李俊李庄看薄熙来的重庆唱红打黑(系列评论之一)
·崔之元评李庄案:“党的领导”和“依法治国”与“人民群众当家作主”的结合点在哪里呢?
·李庄出狱,薄熙来如何应对?/姜维平
·李庄漏案撤诉是薄熙来的战略胜利/右志并
·李庄自辩时,法警的眼圈全是红的
·许坤、李庄案:我们的司法怎么啦?
·李庄PK薄熙来——中国律师遭遇政治天敌/牟传珩
·不要仅为李庄哭泣/姜维平 (图)
·李庄案漫笔——麻木的我们何以自保
·张思之:李庄事件否定的是我们整个律师辩护制度
·李步云:李庄案和中国法治前景(图)
·中国司法刑讯逼供黑幕——“后李庄时代”律师大阉割/牟传珩
·李庄案舆论交锋再起(图)
·牟传珩:司法部为薄熙来背书——李庄案舆论交锋再起
·师安宁:李庄事件的价值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