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福清纪委爆炸案”冤属致孙春兰书记第49封控告件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11月21日 来稿)
    “福清纪委爆炸案”十一年拖压不决
    “福清纪委爆炸案”冤属致孙春兰书记第49封控告件
    “福清纪委爆炸案”冤属致孙春兰书记第49封控告件


    “福清纪委爆炸案”冤属致孙春兰书记第49封控告件


    
    孙春兰书记:
    我们是2001年6月24日“福清纪委爆炸案”被关福建看守所(永泰县)长达十一年无罪不放冤“死囚”吴昌龙的家人。
     孙书记,大会闭幕了,现各省正贯彻十八大精神,你代表我们忙完国家大事,现在也该轮到关注你主政下福建人民的小事。自你调任福建省委书记的三年多时间,“福清纪委爆炸案”冤属已向你投邮了48封申冤件,至今不见回复。
     我们不想再累述十一年心酸上访、吴昌龙的不幸遭遇和造假者泯灭人性的以权压法……,只想大喊一声,孙书记,你身在其位,当谋其政,“福清纪委爆炸案”十一年了,怎么办?
    
    顺附:
    香港亚洲周刊2012年的报道《福建爆炸冤案苦主惊爆真相》
    南方都市报2011年的报道《“福清纪委爆炸案”十年未决》
    
     “福清纪委爆炸案”蒙冤者吴昌龙的家人:
    吴玉堂 周洪玉 吴华英
     2012年11月21日
    地址:福建省福清市清展花园1-601室
    电话:0591-85273696 邮编:350300
    
    “福清纪委爆炸案”冤属致孙春兰书记第49封控告件


    “福清纪委爆炸案”冤属致孙春兰书记第49封控告件


    (死者家属王惠珠与屠夫合影)
    
    
    “福清纪委爆炸案”冤属致孙春兰书记第49封控告件


    (图:南都报:《“福清纪委爆炸案”十年未决》)
    “福清纪委爆炸案”冤属致孙春兰书记第49封控告件


    (图:南都报《“福清纪委爆炸案”改变五个家庭》)
    
    “福清纪委爆炸案”冤属致孙春兰书记第49封控告件


    香港“亚洲周刊”《福建爆炸冤案苦主惊爆真相》
    
    
    福建爆炸冤案苦主惊爆真相 .毛峰 亚洲周刊
    2012年第三期 20120115
    
    二零零一年福清市纪委爆炸案中死者的妻子王慧珠,被「封口」十年后打破沉默,揭露此案真正凶手依然逍遥法外。當年,福州政法委違背司法程序,靠刑訊逼供而將陳科雲、吳昌龍等人當作「替罪羊」。
    
    紙包不住火。在刑訊逼供下枉判兩人死刑而拒不改錯的福建爆炸冤案,背後隱藏的另一大黑幕終於被撕開,歷經漫漫十年後的真兇也終於露出了「狐狸尾巴」。此案關鍵內情證人王慧珠在被「封口」十年後打破沉默,揭露此案真正兇手至今依然逍遙法外。王慧珠最近向福建省高等法院遞交了控告狀,要求依法分別追究原福清市監察局副局長林惠全、原福清市紀委書記方玉開和紀委辦公室主任施娟的「故意殺人罪」、「窩藏、包庇罪」和「報復陷害罪」,並賠償吳章雄因公死亡賠償金以及親屬贍養金和精神損害撫慰金等。
    
     福清市紀委爆炸案於二零零一年六月二十四日早晨發生,王慧珠係案中被炸身亡的福清市紀委司機吳章雄的妻子。王慧珠在控告狀中揭露,這是一起針對吳章雄的有預謀的爆炸案。當天是星期天,早晨七時半許,吳章雄突然接到當時福清市監察局副局長林惠全的傳呼(BB機),通知其出車上班。但吳章雄剛到紀委辦公樓,就發生了爆炸案,當場被炸身亡。隨後,林惠全偷偷地對王惠珠講:「如果今天省廳(公安廳)有人下來問你話,誰叫吳章雄進來單位上班,你就說不知道哪個叫的,更不要說以前吳章雄與誰有糾紛過,你都要說不知道。」王慧珠指出,林惠全不僅精心策劃逃避法律責任的謊言,還利用職權擅自從公安機關領出了吳章雄的傳呼機(BB機)並扣住不放。因該傳呼機上存有林惠全的電話傳呼信息,以達到毀滅罪證的罪惡目的。事後,林惠全還告訴王慧珠去福州「打點」花了三萬多元。
    
     王慧珠還在控告狀中披露,其丈夫吳章雄完全是因批判揭露紀委個別幹部徇私舞弊的行為,才搭上了自己的一條生命。吳章雄在紀委開車任職期間,對當時紀委書記方玉開利用職權徇私舞弊行為深惡痛絕,常常揭發方玉開手長嘴闊的不法行徑,經常受到方玉開的排擠,當成異己排除。曾有一次吳章雄針對方玉開的齷齪行徑與方玉開爭吵,令方玉開恨之入骨。
    
     王慧珠在接受亞洲週刊記者採訪時說,之所以至今才提出對林惠全等人的控告,只因為「這些人喪盡良心,完全違背了當時承諾給我安排工作,給我兒子大學畢業後安排到紀委工作以及保證給予優厚賠償等,換取我不說出傳呼內情的」。王慧珠說﹕「事後他們以我沒有文化拒絕給我安排工作,哪怕是到紀委機關食堂洗菜。熬到今年我兒子大學畢業,我因此去紀委要求兌現承諾給安排到紀委工作,結果他們卻又賴帳,不承認了。我在氣憤中砸了紀委辦公室的門窗,因為至今十年多了,還在讓罪犯逍遙法外,答應我的所有賠償金至今連一分錢也沒拿到。我不告他們,告誰?」
    
    刑訊逼供制造冤假錯案
    
     王慧珠最新的內部告發也再次印證了被原福州市政法委書記兼公安局長牛紀剛等宣布破案的福清紀委爆炸案其實是一起最為典型的「豆腐渣案」,也是福州公安當局以嚴酷的刑訊逼供方式,硬把原福清市中福公司經理陳科雲及司機吳昌龍等人當作「替罪羊」的罕見冤案。二零零一年六月福清紀委爆炸案發生後,以福清市公安局局長林孜(後因涉黑社會案被判十六年徒刑)為首的專案組,不查神秘電話呼叫人為何在公休日讓吳章雄趕到紀委去的重大嫌疑,卻僅僅根據他人舉報,將涉案主犯確定為受到紀委處分而「心中有氣」的原福清市中福公司經理陳科雲。同年七月底,警方完全違背司法程序,在沒任何證據情況下秘捕了陳科雲的司機吳昌龍,並對其進行了殘酷的刑訊逼供取得「證據」後再拘捕了陳科雲,隨後又分別拘捕了吳昌龍原姐夫杜捷生和談敏華以及陳科雲妻子謝清等人,並向海內外宣布該案偵破。
    
     「破案」容易審案難。經過三年多的超期羈押和數次補充偵查後,福州中院終於在有關領導催辦下草菅人命,判決被告人陳科雲、吳昌龍均已構成爆炸罪主犯並判處陳科雲、吳昌龍死刑,可不立即執行。另外三名被告被分別判處三年至十年有期徒刑。宣判時,被告陳科雲、吳昌龍大喊冤枉,要求傷情鑑定,認為「這是刑訊逼供造成的冤案」。就在福州中院對陳科雲、吳昌龍作出死緩判決後的第九天,福州中院悄悄地在福州看守所對被指控提供電雷管的關鍵被告王小剛作出了無罪釋放的判決。
    
     在法庭上一直喊冤的被告陳科雲、吳昌龍等於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依法進行上訴,受到了福建省高等法院的高度重視。省高院院長陳旭也不僅首次親自調閱了全部案卷主持此案審理,還邀請了省最高檢察院檢察長倪應達一起參與審理,達成了「此案所有被告均不構成犯罪」審議意見。由此福建省高院在零五年十二月三十一日,以發回福州中院重審形式,依法撤銷福州中級法院的有罪判決。省高院在判決時明確指出:「原判事實不清,證據不足。本案在爆炸物的來源、種類和爆炸裝置的製作、運送等方面,被告人的供述前後不一,各被告人供述之間以及供述與查獲的物證之間也存在著諸多矛盾,需要進一步調查核實。」
    
     但發回重審的福州中院在時任福州政法委書記牛紀剛指令「一定要維持原一審的判決」下,根本不把省高院指出的「原判事實不清,證據不足」當回事,依然按第一次判決內容於二零零六年十月十日再次枉法判決主要被告人死刑罪。為了將錯就錯,拒不糾錯,牛紀剛還公然以一長替代四長(公安、檢察、法院和司法局長)發號施令,他直接打電話給司法局長,指令要對一直秉公依法為含冤被告作無罪辯護的律師「敲山震虎」,嚴加「管束」。為此,福州司法局向第一被告人的辯護律師林洪楠「開刀」,並由市中院直接出面砌詞強行剝奪了他的辯護資格。對一再堅持法律公正為被告人吳昌龍作無罪辯護的老律師馬義良,則有司法局長親自出面「軟硬兼施」,要其「封口」。
    
    福州當局編造假事實鏈
    
     福建資深律師林洪楠在接受亞洲週刊採訪時指出,此案的基本犯罪事實鏈完全斷裂,沒有王小剛提供的電雷管的事實鏈,又怎麼能夠用電雷管製成炸彈實施爆炸犯罪呢?更為荒唐不堪的是,福州中院在零六年十月的重審判決中,竟然仍把中院自己判決無罪並已釋放近兩年的王小剛列為電雷管提供者加以指控,如此視法律為兒戲,明目張膽編造虛假「事實鏈」,實為福州司法審判濫權枉法的極大恥辱。
    
     為此,陳科雲、吳昌龍等再度上訴至福建省高院,要求依法公正判決。受冤被告親屬曾三百多次向福建省各級領導反映控告冤情,呼籲糾正錯案,但均如石沉大海,沒有任何回覆。此案被告在日本親屬陳美欽、吳華玉因此向時任中國駐日大使王毅申訴冤情,受到「情繫僑民」的王毅的高度重視,並親自將冤案申訴材料轉給國內最高法院和國務院僑辦。亞洲週刊也對此案嚴刑逼供和有錯不糾進行了多次跟蹤報道。此案因此也被全國人大列為涉僑督辦案件,最高法院也專門行文將此案列入督辦案件。去年五月,此案旅日親屬再次向前往日本訪問的中國總理溫家寶請願。但此案卻被福建當局繼續無法律、無程序和無時效的離奇違法拖了整整五年半後,終於在去年四月二十六日於省高院進行二審開庭。當陳科雲、吳昌龍等步入法庭後,喊冤叫屈聲響徹法庭。眾目睽睽之下,陳科雲等四人當庭出示身上歷經十年依然清晰的被刑求累累傷痕,再次要求傷情鑑定。最後,審判長以「案情複雜,要報審委會討論,擇日再通知開庭」而宣布庭審結束。在最新的內部告發真相顯露中,福建當局難道還要枉法繼續將歷時十年冤案鎖在重重黑幕下嗎?福建司法何時才能回歸「法大於權」的軌道,敲響正義公正的法槌?■
    
    ~~~~~~~~~~~~~~~~~~~~~~~~~~~~~~~~~~~~~~~~~~~~~~~~~~~~~~~~~~~~~~~~~~~~~~~~~~~~~~~~~~~
    
    “福清纪委爆炸案”十年未决
    
     稿源:南方都市报
     杜捷生(左)和谈敏华已经“刑满释放”,但仍因该案“取保候审”。
     2001年6月24日,福建省福清市纪委司机吴章雄触动了被事先安放在纪委传达室的一个邮包,一声巨响,吴章雄当场被炸身亡。
     案发3个月后,福清警方宣布案件告破,称福清中福公司经理陈科云因对被纪委处理不满,遂与该公司司机吴昌龙一起制造这起骇人听闻的爆炸案,福州市中院后以爆炸罪判处陈科云、吴昌龙二人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事发十年来,当事被告却一直喊冤,称自己是被警方刑讯逼供被迫认罪,该案也几经反复,5年前被发回重审后,昨日才得以在福建省高院开庭审理。
     到底是谁制造了这起爆炸案?陈科云等5人是否蒙冤?十年依然未决。
     时间拉回到十年前那个惊心动魄的上午。
     纪委门口的爆炸案
     2001年6月24日是星期天,上午8时43分,在家休息的福清市纪委司机吴章雄接到一个至今讳莫如深的传呼后,赶到信访接待室门口,触动了一个被很多人看过但没有触动的一个邮包时,当场被炸死。
     发生在纪委门口的这起爆炸案件引起各方高度重视,福建省公安厅也对此案挂牌督办。
     根据《海峡都市报》在一篇《福清“6•24”爆炸案成功告破》的报道中称,调查对象圈定在几个范围:近年受纪委立案查处的人员,有爆炸技术的人员。目标逐渐锁定在时任福清中福公司经理陈科云身上,一是陈科云曾受福清纪委调查,并给予党内警告处分。报道还称,警方还掌握,陈科云熟悉爆破相关技能。
     警方还发布悬赏通告,以5万-10万元重奖提供有价值线索的举报人员。报道又称,中福公司内部员工再次举报,称该公司司机吴昌龙也因发票报销问题与陈科云受到福清市纪委审查,“对纪委有强烈不满情绪,案发前后行动诡秘”。专案组决定把侦查重点放在陈科云和吴昌龙身上,并抓捕吴昌龙。
     吴昌龙的姐姐吴华英向南都记者介绍说,被抓前两天,吴昌龙都在她的服装店里帮忙。2001年7月27日晚,吴昌龙离开服装店后,驾车去女友家的中途,家人及同事再也无法联系上他。因担心被抢劫也曾报案,后来还到周边山上搜索,均无结果后,于7月29日在当地电视台播报“寻人启事”。后来看到吴昌龙的车后询问,才得知吴昌龙已被警方“密捕”。
     当年9月13日,专案组又将陈科云及妻子谢清缉捕归案。9月21日,吴昌龙交代炸药和雷管来自他的姐夫杜捷生。“我一听说杜捷生被抓了,我就知道肯定是吴昌龙扛不住咬出来的”,吴华英说。
     吴华英称自己与丈夫杜捷生因感情不和,当时一直在闹离婚,弟弟也因此与杜捷生矛盾较深,可能正是因此才咬出杜。“试想一下,如果真的是要买炸药去爆炸,怎么可能去找跟自己有矛盾的人”,吴反问道。
     杜捷生被抓后,又交代出了给自己装货的江西籍铲车司机谈敏华,以及曾帮自己开过车的王小刚,称自己向谈敏华买了炸药,向王小刚买了电雷管。前晚,已经“刑满释放”的杜捷生向南都记者介绍说,当时自己还“胡乱交代”了曾住过自己家的住客、邻居、自己的外甥,他们均被抓但经排查后放掉。
     案件因此形成了被法院“经审理查明”的经过:陈科云不服纪委查处,产生对纪委和举报自己的中福公司会计的怨恨,吴昌龙也因修车报销问题与该会计有矛盾,2001年5月,两人密谋实施爆炸进行报复。经陈同意,吴昌龙以炸鱼为名,向其姐夫杜捷生提出购买炸药和雷管,杜捷生又向谈敏华购买了两筒炸药交给吴昌龙,后又向吴提供了两枚雷管,制造了一枚爆炸装置,于2001年6月23日将该爆炸装置及一封写有“方市长收”的信封装在一个邮政手提袋里,放置在纪委办公楼信访接待室门口,次日上午8时多,纪委司机吴章雄不慎触动爆炸装置,当场被炸身亡。
     2002年1月,此案由福清市公安局移送至福清市检察院审查起诉。同年3月,因证据不足,福州市检察院两次将案卷退回福清市公安机关,要求补充侦查。2003年3月,杜捷生供述的“电雷管提供者”王小刚被福清警方抓获。同年12月1日,福州市检察院以非法买卖爆炸物罪对王小刚提起公诉。
     2004年11月29日,福州市中院第二次开庭审理“福清纪委爆炸案”。同年12月1日,一审判处陈科云、吴昌龙死刑,缓期两年执行,杜捷生、谈敏华也以非法买卖爆炸物罪各判有期徒刑10年,陈科云的妻子谢清被认为在接受警方调查时,虚构了陈科云的时间信息,被以伪证罪判处有期徒刑3年。
     唯一获得自由的是被杜捷生咬出的“提供雷管”的王小刚,福州市中院2004年12月10日的判决书称,因只有杜捷生的供述,并无其他证据予以佐证,指控王小刚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判其无罪。
     到底有没有刑讯逼供
     2004年一审宣判后,陈科云、吴昌龙等5人不服判决提起上诉。
     2005年12月31日,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将该案发回重审,裁定书中称,“原判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本案在爆炸物的来源、种类及爆炸装置的制作、运送等方面,被告人的供述前后不一,各被告人供述之间,以及供述与查获的物证之间也存在诸多矛盾,需要进一步调查核实”。
     不过在2006年10月,福州市中院再次作出判决,称福清市公安局的情况报告称,没有刑讯逼供违法行为,仍基本以前一份判决的事实经过,判处陈科云和吴昌龙死缓两年,但对杜捷生和谈敏华的刑期由10年分别减为7年和6年,陈科云之妻谢清的伪证罪仍然成立,刑期由3年减为两年。
     判决下达后,5人仍然不服,同年10月再次上诉至福建省高院,但案件已经过去近5年,才于昨日再次开庭,而杜捷生、谈敏华、谢清都已“刑满释放”。
     与此前的庭审中比较相同,5人仍然坚称自己被刑讯逼供,在警方的引导之下才作出有罪供述。陈科云曾经写下一份《血泪的控诉》材料,反映其在押期间遭到了警方刑讯逼供。
     在开庭审理期间,陈科云还举起手腕的伤痕向法庭展示,称自己遭到吊打。陈科云的律师林洪楠曾利用会见期间,拍下了几张陈科云伤痕的照片,照片上,陈科云双手腕部均有明显紫色印痕。
     吴昌龙的姐姐吴华英也向南都记者称,吴昌龙在押期间写的《遗书》和长达万字的《一个“死囚”的泣控》,称“整个过程中,办案人员都是每天没日没夜地对我体罚,不让我睡觉,后以吊、拉、拽、打、金鸡展翅、倒挂金钟等酷刑来对我进行逼供。”
     现在已经“刑满释放”的3名被告人同样称,他们在警方调查期间,遭到刑讯逼供。昨日,杜捷生撩起裤子,露出屁股上几个黑色的伤疤称,是被警察用带铁钉的木板所伤造成,谈敏华亮出变形的右手食指称曾被夹伤。
     在接受采访期间,一直坐着的谈敏华过一会就要站起来,称自己被吊打后还被绳子绑着“荡秋千”,因此落下腰部伤势不能久坐;已是中年妇女的谢清也称,自己曾被戴上手铐脚镣面壁,不准睡觉。
     对于刑讯逼供的说法,福清市公安局此后出具的4名专案组民警证言称,没有刑讯逼供,对陈科云手上的伤痕解释称,因陈认罪自杀被制止,为确保安全给陈戴手铐、脚镣及头盔,伤痕系天热长时间戴手铐留下的“小疤痕”。在昨日庭审中,4名专案组民警出庭接受询问,但对于是否刑讯逼供,或否认或称记不清,称都是按照程序进行。
     在昨日庭审中,这些说法也遭到律师质疑,陈科云的辩护律师质疑,如果是戴手铐造成,陈手上的伤痕应该是平行的,而不是向上倾斜的被吊起来所形成的伤痕走向,当事人申请伤情鉴定,但没有得到答复。
    
     究竟是谁实施了爆炸
    
     除了是否刑讯逼供的程序之外,正如福建省高院在发回重审时所言,关于爆炸物的来源、种类及爆炸装置的制作、运送等方面,被告人的供述前后不一,各被告人供述之间,以及供述与查获的物证之间也存在诸多矛盾,也是该案备受争议的焦点。
     诸多当事人的律师还认为,该案在定案证据方面同样疑点重重:比如对检方所称吴昌龙用马自达轿车运送炸药,而该车却一直在汽车修配厂修理;再比如此前被检方指控的提供电雷管的王小刚已被认定无罪释放,公安机关无法说明雷管来源,炸弹又是如何制造出来?
     此外,在作案动机上,陈科云的儿子陈炜称,陈科云2001年6月4日才接到纪委处分决定,但警方却称早在2001年4月陈科云开始“预谋”作案,明显不合情理。
     就在福州市中院2006年4月5日发给福州市检察院的建议补充侦查函中,还具体提出了多项疑问,包括炸药来源,制造爆炸装置的钢锯锉痕,盛装爆炸物的盒子,现场提取的钢环,现场遗留笔迹究竟是派克水笔还是铅笔等。在昨日庭审中,双方的质证也是围绕这些疑点展开。
     该案庭审中也有部分专家的论证,但不同的专家却意见相左。如对现场遗留信封的笔迹,沈阳公安局的专家笔迹鉴定是吴昌龙所写,而上海市公安局却是“难以作出确切结论”。昨日,法院还出示了包括审查阶段沈阳公安局专家,另外还由法院重新委托的华东政法大学专家出具的鉴定,该专家意见倾向于非吴昌龙所写,3名专家也于昨日出庭接受询问。
    
     另外,福建工程爆破协会分析意见认为,现场炸药至少600克,而公安部及北京市公安局刑科所专家提出本案炸药量为150克。
    
     在这份补充侦查函中,甚至还对是否属于刑讯逼供也提出看法,指称陈科云的有罪供述签名明显异样,要求对笔录的制作人进行了解,查明笔迹异样原因。
    
     陈科云等人的家属还称,他们是为至今没有浮出水面的爆炸案元凶背了十年的黑锅。陈妻谢清还介绍说,在案件侦查期间,弟媳黄秀芬多次接到匿名电话,称知道真正的凶犯,并提供了诸如一小块炸药样本等物证,黄跟律师林洪楠将通话录音向福建省公安厅报告,但得到的答复是“案子已告破”为由,拒绝立案。
    
     之后不久,黄秀芬去了阿根廷,但不到一个月就被不明身份者枪杀在阿根廷街头。
    
     在该案进程中,家属也通过多种渠道向上反映情况,但换来的却是被拘,其中陈科云的亲属陈美珠于2002年6月20日被以“无理拦截车辆”被治安拘留15天,吴昌龙的姐姐吴华英于2003年5月1日被以“妨碍交通秩序”被拘10天,2005年10月1日又以“妨碍公务”被拘15天。
    
     受到特别对待的不仅是家属。陈科云的律师林洪楠提供一份福州市公安局2004年11月24日的传唤通知称,他在公安提供的案卷中发现一份会议纪要,主要涉及陈科云妻子谢清的伪证罪,在会议中有公安人员认为谢清不构成伪证,但纪要仍决定建议对其进行批捕,公安方面以林洪楠“泄露机密”为由,对其进行传唤。
    
     更有甚者,福建省爆破协会因为提供一份认为现场炸药应达到600克的技术鉴定意见,没想到也因此惹祸上身。据一份福州市公安局2006年6月22日的拘留通知书中称,已于同日11时以涉嫌伪证罪对陈榕明进行刑事拘留,并羁押在福州市第一看守所,福建省爆破协会的网站显示,陈榕明时任该协会秘书长。
    
     该案多处疑点也引起媒体的多方关注,陈科云等人的家属通过在日本的亲属进行反映后,该案引起全国人大的关注。2007年4月,全国人大侨务执法检查组到福建省对涉侨案件进行督查,该案亦在督查之列,据福建省高院的一份关于涉侨案件办理情况的报告中,专门一章讲到陈科云案时称,该案属于“疑难复杂案件”,并称该案正在该院进行二审审理。
    
     这一等又是四年。截至昨晚8点半庭审方告结束,法院宣布将择日再次开庭。
    
    
    “福清纪委爆炸案”冤属致孙春兰书记第49封控告件


    (图:亚洲周刊《温家宝访日与闽侨鸣冤事件》扫描件)
    “福清纪委爆炸案”冤属致孙春兰书记第49封控告件


    日本“阳光导报”专题报道《旅日华侨亲属沉冤十年黑幕》
    
    “福清纪委爆炸案”冤属致孙春兰书记第49封控告件


    “福清纪委爆炸案”冤属致孙春兰书记第49封控告件


    “福清纪委爆炸案”冤属致孙春兰书记第49封控告件


    “福清纪委爆炸案”冤属致孙春兰书记第49封控告件


    “福清纪委爆炸案”冤属致孙春兰书记第49封控告件


    
    (图:所谓提供电雷管者王小刚无罪判决书)
    
    “福清纪委爆炸案”冤属致孙春兰书记第49封控告件


    “福清纪委爆炸案”冤属致孙春兰书记第49封控告件


    “福清纪委爆炸案”冤属致孙春兰书记第49封控告件


    “福清纪委爆炸案”冤属致孙春兰书记第49封控告件


    
    (图:福建省高院(2005)闽刑终字第46号《刑事附带民事裁定书》)
    
    “福清纪委爆炸案”冤属致孙春兰书记第49封控告件


    “福清纪委爆炸案”冤属致孙春兰书记第49封控告件


    “福清纪委爆炸案”冤属致孙春兰书记第49封控告件


    (图:67号判决补充侦查函)
    
    “福清纪委爆炸案”冤属致孙春兰书记第49封控告件


    “福清纪委爆炸案”冤属致孙春兰书记第49封控告件


    “福清纪委爆炸案”冤属致孙春兰书记第49封控告件


    (图:华东政法学院的笔迹鉴定)
    
    “福清纪委爆炸案”冤属致孙春兰书记第49封控告件


    “福清纪委爆炸案”冤属致孙春兰书记第49封控告件


    (图:福清市政法委《会议纪要》)
    
    “福清纪委爆炸案”冤属致孙春兰书记第49封控告件


    “福清纪委爆炸案”冤属致孙春兰书记第49封控告件


    “福清纪委爆炸案”冤属致孙春兰书记第49封控告件


    “福清纪委爆炸案”冤属致孙春兰书记第49封控告件


    “福清纪委爆炸案”冤属致孙春兰书记第49封控告件


    (图:2006年最高法169号文)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4602225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福清纪委爆炸案”冤属向七常委呼吁 (图)
·“福清纪委爆炸案”:被装进黑纱框中的法律
·“福清纪委爆炸案”旅日华侨再致习近平的控告件
·“福清纪委爆炸案”冤囚吴昌龙被“失踪”11周年,吴妈妈呐喊和质问
·“福清纪委爆炸案”被“闭口”律师林洪楠诉福州司法局行政处罚开庭两周年
·自由昌龙:1252名网友签名喷绘图/福清纪委爆炸案
·“福清纪委爆炸案”微博字条
·“福清纪委爆炸案”致福建省委书记孙春兰第44封控告件 (图)
·“福清纪委爆炸案”林洪楠律师致孙春兰书记《函》 (图)
·福清纪委爆炸案闽侨第20次向驻日使馆请愿并呈状 (图)
·“福清纪委爆炸案”冤属第六次鼓山“为爱攀登” (图)
·“福清纪委爆炸案”吴昌龙妈妈第五次福州鼓山呼吁 (图)
·5.9“福清纪委爆炸案”吴昌龙妈妈省城福州呼吁 (图)
·“福清纪委爆炸案”冤囚吴昌龙妈妈第二次北京伸冤记 (图)
·11年不决“福清纪委爆炸案”二审重审1周年 (图)
·11年拖压不决“福清纪委爆炸大冤案”案情简介 (图)
·“福清纪委爆炸案”吴昌龙的妈妈和姐姐吴华英第4次来到鼓山展示冤案/视频 (图)
·“福清纪委爆炸案”吴昌龙家中“冤”字险遭偷拆 (图)
·“福清纪委爆炸案”冤属围观“福州警匪勾结案”宣判遭警察驱赶 (图)
·纪委爆炸案吴昌龙妈妈今收到福建省委省政府告知单 (图)
·“福清纪委爆炸案”旅日华侨致习近平访美前的一封信   (图)
·十年不决福建“福清纪委爆炸案”让谁为难了 (图)
·9月6日“福清纪委爆炸案”冤属省城上访记 (图)
·“福清纪委爆炸案”蒙冤者吴昌龙放弃拷问当下法治的诚实 (图)
·福清纪委爆炸案:死者家属和“凶手”家属状告九年(图)
·“福清纪委爆炸案”蒙冤亲属2008年维权记录
·福建“6.24”福清纪委爆炸案审理情况反映(图)
·“福清纪委爆炸案”蒙冤亲属致驻日大使崔天凯状件(图)
·就“福清纪委爆炸案”议请撤销“政法委”案/ 张赞宁
·人大代表敢为“纪委爆炸案”吴昌龙说话吗?/天理
·我为“福清纪委爆炸案”写的几篇短评/刘治成 (图)
· “福清纪委爆炸案”蒙冤者及亲属致中央莅闽巡视组第一封信(图)
·这个春天,访民心中的北京/“福清纪委爆炸案”蒙冤者吴昌龙之姐:吴华英(图)
·“福清纪委爆炸案”蒙冤亲属致全国人大吴邦国委员会一封信
·“福清纪委爆炸案”亲属致省政法委鲍绍坤书记第五封信(图)
·吴华英:“福清纪委爆炸案”蒙冤亲属致福建省政法委鲍绍坤书记第二封信(图)
·“福清纪委爆炸案”: 纵坐牢 也要说/杨智敏
·马民博:福清纪委爆炸案犯罪嫌疑人难道是神?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