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海岩:很多人对莫言一无所知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11月07日 转载)
    
    来源:中国艺术报 作者:金涛
    
    海岩
    海岩:很多人对莫言一无所知 他获奖绝对有政治性
    蒋方舟
    海岩:很多人对莫言一无所知 他获奖绝对有政治性

    莫言获奖,或许能吸引更多热爱文学的人,让他们看到从事文学还可以是一条活路。
    
    奖项残酷,它只能许诺一个作家,而文学史公平,作家应该把目标放在文学史而不是奖项本身。
    
    莫言获奖,作家海岩却莫名其妙地收到了朋友的恭贺,仔细一琢磨,原来两人名字里都有一个“言(岩) ”字,都是知名作家,是朋友搞混了。
    
    一件小事,却折射了当下文学的尴尬。一方面,中国当代文学植根深厚的民族文学传统,嫁接西方现代文学的精华,在千年未有的时代变局中栉风沐雨地成长;另一方面,遭受读图时代大众传媒的冲击,中国当代文学被严重边缘化,即使莫言这样在文学界具有相当知名度的作家,如果不是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在社会上依然不被大众关注。
    
    莫言获奖,会给中国文学以至中国文化带来怎样的变化?目前,有关部门已开始筹划借助莫言获奖的契机推动大众阅读的普及。也有媒体开始讨论,“后诺奖时代”的中国文学将是怎样一种图景?近日,作家海岩、蒋方舟走进了北京师范大学,和众多学子一起讨论起他们眼中的“后诺奖时代” 。
    
    “像莫言这样在文学界德高望重的文学大家,包括我熟悉的很多人之前对他都一无所知,由此可见现在严肃文学是多么小众。 ”谈话中,海岩对当前严肃文学的处境很不乐观。莫言获奖,国内媒体、文化界反响热烈,这也超过了海岩的预想,但他认为莫言作为中国大陆第一个获得此奖的作家,能够引起媒体和公众的关注,对中国文学尤其是严肃文学的发展非常好。“严肃文学已经被边缘化多年,老百姓,包括一些知识分子,对严肃文学都缺乏了解。希望诺奖带来的公众关注能够延续更长时间,进而扩展到对中国严肃文学整体现状、作品、作家群的关注。 ”
    
    莫言得奖,蒋方舟在获悉的第一时间就发出了恭祝的微博,她觉得这对于世界了解中国文学非常有帮助。在国外,蒋方舟发现书店中介绍中国现当代文学的图书少之又少,而其他外国作家,如日本的村上春树,作品却可以卖得很好。甚至在挪威这样的小国家,村上春树的书都可以卖到十几万册,中国作家的作品却很难畅销。挪威全国只有两个翻译中文的作家,其中一个已经去世,另外一个年纪也比较大了。“无论销量还是影响力,中国文学在世界现当代文学中都非常边缘。莫言老师获奖,起码能促进国外对中国文学的翻译与引进。以前去德国,几乎看不到中国作家的作品,但当莫言老师得奖之后,德国的词典很快就收入了莫言的相关词条,其中还有对中国文学的介绍。 ”
    
    作为资深的文艺青年,蒋方舟希望文学能够借助诺奖东风再度发光发热。在蒋方舟的印象中,上世纪80年代,知名作家就像现在的歌星影星一样,出版一本小说,甚至只是在文学刊物上发表一个短篇小说,都会引起普遍的社会关注,那时作家走在大街上是会被认出来的。上世纪90年代以后,作家地位逐渐下降,彼此见面所聊也是版税、住房,作家在整个社会中的地位与影响式微。“这种现象能否因为莫言的获奖而有所改变?我不是很乐观。唯一有希望的是,年轻写作者看到了与世界一流作家对话的可能性。一个优秀的作者需要一群优秀的文学爱好者培养起来。莫言获奖,或许能吸引更多热爱文学的人,让他们看到从事文学还可以是一条活路。 ”
    
    在为莫言获奖感到高兴的同时,海岩、蒋方舟都认为,应该理性对待评奖,将目光更多地转向对文学的讨论。海岩指出,中国文学界一直有诺奖情节,就像电影界一直有奥斯卡情结一样,这是一个处于弱势的文化与民族对于西方主流文化认同的渴望。这么多年来,国内从政府到媒体,只要是西方主流机构叫好的,大家都跟着叫好,这反映了中国人的文化弱势心态。国内外有各种评奖,每一种奖项只代表了一部分人的审美观和价值观。比如诺奖,海岩认为明显地带有西方的价值色彩,虽然处于主流地位,但并不能代表全部的真理。蒋方舟也表示,不能将诺奖看得过于神圣。“奖项残酷,它只能许诺一个作家,只能许诺他在最近一些年已取得的成就,而我自己觉得达到诺奖成就的中国作家其实有四五个,我很喜欢的阎连科老师也是其中一个。 ”蒋方舟说,奖项残酷,而文学史公平,作家应该把目标放在文学史而不是奖项本身。
    
    诺贝尔奖评审委员会给予莫言的评语是:将魔幻现实主义与民间故事、历史与当代社会融合在一起。这是否意味着魔幻现实主义将成为“后诺奖时代”中国文学创作的风向标?蒋方舟认为,莫言的获奖并不是什么魔幻现实主义的胜利,也不能成为一种风向标。其实中国作家的风格差别很大,诺奖每届获奖者的风格也并不一致。每个人心中的文学标准不同,照着自己的标准往前走,这才最重要。海岩则表示,诺贝尔文学奖并不能成为创作的风向标,但却是西方价值观的重要风向标。他说:“尽管莫言先生说他的获奖和政治无关,是文学的胜利,尽管诺奖是由专家评出来的,但我一直认为诺奖给谁颁奖、不给谁颁奖,绝对是有政治性的,反映了西方价值观。 ”
    
    最后,有读者表示,虽然喜欢文学,但现在年轻读者都习惯快餐化的阅读,纯文学、严肃文学虽好,已不符合年轻人的阅读习惯,纯文学作家能否根据这一类读者的口味制作一种有营养的文学快餐?蒋方舟说,很长时间以来,她也曾有这样的焦虑,但后来看到尼采的一句话就豁然开朗了。“尼采说,稀有的东西留给稀有的人。其实稀有的东西也包括消费不起的严肃文学、稀有的情感等等。任何作品都有它的载体,不必刻意做到雅俗共赏老少咸宜。”
    
    本文来源:中国艺术报

(Modified on 2012/11/07) (博讯 boxun.com)
2219190044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青岛饺子馆推出“莫言饺子” 未告知莫言及其家人 (图)
·莫言二哥:上报和出境频率快赶上莫言了
·莫言获诺奖后首回旧居探访 或为领奖做拍摄 (图)
·中国民间人士联署公开信抗议莫言获诺奖
·“莫言醉”白酒商标被爆卖出千万 价格翻万倍 (图)
·高密计划花50万整修莫言故居 其父称太张扬 (图)
·医学专家:读莫言小说中的长句能缓解高血压
·铁流:从莫言获诺奖,看毛泽东“反右斗争”的罪恶
·莫言:我经历了许多苦难,但没疯狂也没堕落 (图)
·莫言年内收入或达两亿 将成中国作家首富
·莫言多部英文版作品 在美国赶印上市 (图)
·外媒揭出真相:中国体制从未信任过莫言
·莫言获奖后:我考虑是否该“夹着尾巴做人” (图)
·莫言家乡“头脑清醒” 否认种万亩高粱
·德国汉学家顾彬:莫言获奖是某种政治因素起作用 (图)
·德国汉学家顾彬称莫言获诺奖因译者翻译巧妙 (图)
·谢选骏:莫言-张艺谋《红高粱》秘辛
·莫言:写作时我不是共产党员
·诺奖效应 莫言家乡砸6.7亿让红高粱复活
·冉云飞:警惕“莫言热”背后的公权力
·回应莫言“饥饿和孤独是我创作的财富”的纪实小说/孙宝强
·莫言:文学与政治的双生子/刘水
·曹长青:马悦然和莫言有“诺奖交易”?
·祝贺莫言,想念晓波(与环球时报争鸣之29)/查建国
·莫言获诺奖,却永远与中共体制悖论/华夏
·曹长青:顾彬批莫言实在到位
·曹长青:莫言的作品缺乏思想深度
·莫言获奖并非中国教育的成功/熊丙奇
·刘水:莫言及其虚解的中国
·请莫言写写高密那条发臭的胶莱河
·刘逸明:莫言获诺贝尔文学奖意味中国文坛崛起?
·张英致苏州作家朱树谈莫言获诺贝尔文学奖
·从鲁迅到莫言——中国人的诺贝尔奖之路/彼岸风
·曹长青:莫言得诺奖不是坏事
·廖亦武与莫言的区别:叛离诗人与官方作家/彭涛
·洪哲胜:让我们理性地对待莫言──回应中国民间人士的一封公开信
·莫言获诺贝尔文学奖,解了系在中共颈上的铃/彭涛
·解龙将军:军官莫言有没有参与六四大屠杀?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