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十八大差额选举,习李豁免?(中)
请看博讯热点:18大争夺战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11月05日 转载)
    来源:德国之声
     三月十八日凌晨北京北四环保福寺路口发生不寻常的黑色法拉利F450撞桥事件,竟然牵出薄案之后中南海总管令计划“政变”丑闻,此事件不让薄案,胜似薄案,再一次冲击十八大。
    

    
    2月6日,王立军逃馆事件在成都发生,8日王立军被带到北京,致使中南海里发生了12级地震。但是依靠严控舆论,故作镇静,两会之前总算把薄熙来安全带到北京。3月14日,温家宝以“个人自主动作”,在记者会上引爆了“重庆事件”。曾经打算作为“孤立事件”处理王立军的胡锦涛只能连夜应对,免去薄熙来重庆市委书记,派张德江前去救急。至此,协商一年,艰难达成的十八大人事预案彻底崩盘,十八大遭遇了空前的危机公开化。
     即便是中共核心层,也未必料到,就在北京下决心匆忙动手要解决棘手的薄熙来问题的时候,就在北京,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又发生了一场不亚于薄熙来的大事件,十八大再次遭遇重创。
    
    令计划调动中央警卫团封锁“法拉利丑闻”
    
    3月9日,两会重庆团开放日,薄熙来给会议延长了15分钟,振振有词为自己和家庭做辩解:“‘一些人一直向重庆、向我、向我的家人泼脏水。他们甚至说到我儿子在外边学习,怎么开红色法拉利,一派胡言。我感到非常气愤。一派胡言。”
     此后不到10天,3月18日凌晨四点,一辆薄熙来否认的“法拉利”,在北京海淀区中关村四环路的交通要道保福寺桥上发生严重撞桥事故,整车解体,车体飞到车身外4.5米处,散落的引擎零件在燃烧。该车型F450,价值560万,不过此车不是红色,而是黑色。驾车的男青年赤身露体,当场死亡,车上两名女子,一名全裸撞成重伤,生命垂危;另一名衣冠不整,伤势略轻。被确认的事故原因匪夷所思,“酒后车震”。
     根据消防队与北京市传媒的协议,《新京报》和《北京晚报》获得消息和照片,第一时间报道了这起车祸。最活跃的中央级报纸《环球时报》,也在英文版报道了此消息。但是都没有报道死者身份。很快照片和消息在网上被屏蔽。撰写报道的记者、警方、消防部门和几家当地医院均拒绝对此事件进行置评。还有说提供消息、拍摄事故照片的消防人员遭到上级训斥。
     3月19日,微博出现“北京兵变,长安街枪战”的内容,20日腾讯微博用户“紫雨风暴”贴出一辆在马路上行驶99式坦克的图片,配文“20日凌晨北京传出枪声”。让人联想这张图片是3月20日北京凌晨街头所拍。
     官方立即进行大张旗鼓地追查谣言,“紫雨风暴”贴出的照片被证明造假。“法拉利”车祸丑闻和“北京兵变”谣言,就在惩办微博谣言中暂时告一段落。
     令计划继续陪同胡锦涛忙里忙外,人们看到的都是他微笑的面孔。
    
    军委,常委 两次“海选”的重大背景
    
    4月底,十八大军委海选在北京完成,无论四总部还是军事院校,海军政委刘源都得票第一。5.1期间,胡锦涛接见刘源,向他祝贺,还说“你进军委看来没有问题了。”胡锦涛顺便问刘源:“你們是怎麼安排王立軍到301鑒定精神病的?”刘源像是有备而来,从公文包拿出两份文件,一份中共中央办公厅,一份中央军委办公厅,都是发文给总后勤部,指示安排医院给王立军做精神病鉴定。刘源说:“不是你安排的吗?”胡锦涛看到这两份文件,神情一愣,像是没有见过。
     这两份公文是谁下的,成为高层之谜。据悉高层还有人同时安排协和医院也给王立军做了精神病鉴定,两个医院鉴定结论一致 都是“双反式间歇性精神分裂症”。薄熙来在重庆期间,曾经三次打电话给刘源,要求301公布王立军精神病鉴定结果,刘源谨慎起见没有允诺。
     5月7日,省部级高官在北京进行了十八大常委的海选,只有五位候选人,令计划得票居第三名,汪洋得票最低。消息透露给海外媒体,舆论造的不小。
    军委与常委的两次海选,与3月的“法拉利”丑闻之间有什么内在联系,善良的人们根本无从遐想。
     5月随后的消息是常委11人方案彻底被否决,7人方案提上桌面。7人方案对未来新主习近平当然最为有利,权力集中是习近平强势接班的条件。
    
    胡锦涛割尾求生,栗战书取代令计划
    
    6月2日,海外博讯网独家爆料3.18法拉利高速车震死亡者是令计划的儿子令谷。随后便有亲中的台湾旺报和亚洲周刊对此辟谣。亚洲周刊根据人人网报道:“有网民在人人网与‘王子云’(令谷)取得联系,当被问及车祸传闻,王子云回复:‘谢谢,安好,勿念。’”后来戳穿这是一个神秘力量盗用令谷帐号,还在掩饰令谷死亡真相。
     直到9月1日中央发布栗战书取代令计划任中办主任,令计划调任统战部部长,才知道令计划真的惹了祸,以至连累了跟随20多年的主子胡锦涛,被迫在总书记任上更换大内总管,只有毛时代发生过,但都是毛的个人意志。
     海外传媒开始铺天盖地大揭“3.18法拉利丑闻”,多个细节披露,权斗内幕令人震惊。令谷车祸发生,令计划竟然调动中央警卫局部队包围了车祸现场,派多名中央警卫局副局长到北京市公安局施压。结果造成“北京兵变”传闻。令计划与与主管警察部队的常委周永康随即见面,达成权力交易,不但车祸丑闻严密封锁住了,令计划开始在中央联系多名军队将领和中央大员,策划两个“海选”。明目张胆调动中委和省部级高官来京,严重干扰了18大人事安排。以上都是罪不容赦,与薄熙来旗鼓相当。
     令计划行为直接连累到胡锦涛,因为令是胡的第一亲信,11人的常委方案,令计划参与策划,就是为自己入常而设,胡锦涛拿到常委会讨论。令的暴露,使得11人方案立即夭折,胡对十八大人事的发言权,随即便打折扣。
     想来令计划阴谋一旦被揭发,胡锦涛就应该割尾求生。为什么拖到9月1日才拿掉令计划?答案是胡锦涛不但难以割舍令计划,离开令计划一时寸步难行,而且中央又爆发了新的危机。
    
    未完待续
    
    作者:高瑜
    
    责编:达扬
    
    作者简介:高瑜,中国独立记者,专栏作家。原在中新社工作,后担任《经济学周报》副总编。因参加八九民主运动,两次系狱。作品广有影响。 (博讯 boxun.com)
46223192326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胡锦涛是否留任军委主席?
·冯正虎囚禁252日:上书国家主席胡锦涛(三)
·胡锦涛不提年轻化 俞正声有望七上八下
·冯正虎囚禁250日:上书国家主席胡锦涛(二)
·胡锦涛一度必保的令计划 如今行情凄惨
·青云直上 沈跃跃真是胡锦涛的红颜知己? (图)
·七中全会今召开 胡锦涛代表政治局述职 (图)
·温家宝向胡锦涛建议 愿率先公布个人财产
·冯正虎囚禁248日:上书国家主席胡锦涛(一)
·传胡锦涛贴身秘书陈世炬出任军办主任
·传心腹大秘调任军委办公厅主任胡锦涛留任主席机会浓
·国家主席胡锦涛任免驻外大使
·中青报暗讽胡锦涛是“标题党”
·胡锦涛等九常委在北京参观大型图片展览 (图)
·胡锦涛任命张仕波为北京军区司令、王晓军为驻港部队司令
·18大最新进展:胡锦涛要留任军委主席
·胡锦涛“裸退”成定局 七常委只定了三个
·中国军方大换血 胡锦涛真要裸退?
·网民抗议胡锦涛纵柬虐待华人 (图)
·致中共党首胡锦涛的公开信/叶国强
·胡琴呼女士给中共胡锦涛、温家宝先生的公开信
·华侨回国投资引发的命案致信胡锦涛/宁化敏
·卖肾捐枪护身启事——致胡锦涛、温家宝公开信/李继超 (图)
·成都“学生右派活化石”罗开文至给胡锦涛主席和温家宝总理的两封公开信
·杭浩东联合国上访维权---和胡锦涛主席一起反强权 (图)
·上海提篮桥居民黄松德向胡锦涛求救信 (图)
·丁华、陈黛莉联合国上访维权记--胡锦涛爱国吗? (图)
·一个被逼自焚的人致胡锦涛、习近平公开信/王学勤
·致胡锦涛一封控告信/谢金华、马海明 (图)
·两会期间给胡锦涛总书记的公开信/上海颜芬兰
·写给胡锦涛的第三封公开伩/哈尔滨市刘占利
·胡锦涛总书记你把我们骗了/吉林邓志波
·写给胡锦涛的第二封公开伩/刘占利
·写给胡锦涛的一封公开伩/刘占利
·胡锦涛,救救你的人民——中卫市冤民胡淑珍
·给胡锦涛总书记的第二封公开求救信
·吉林省蛟河市残疾人瞿超给胡锦涛总书记的第二封公开求救信 (图)
·吉林访民赵云侠公开给胡锦涛一封冤民信
·李俊案何以震惊胡锦涛?/姜维平
·胡锦涛连任军委主席?军头联名上书说可笑/柳三禅
·胡锦涛报告被退票 中共改革呼声再起/林保华
·胡锦涛能否裸退是18大后是否政革的风向标/右志并
·胡锦涛等连古代皇帝都不如/曾节明
·郭永丰:时代在呼唤,胡锦涛何不政改?!
·四评胡锦涛的“以人为本”〔中〕/陈智淙
·胡锦涛让中宣部中政委祸国 让吴邦国搞乱中东推迟18大/剑飘香
·胡锦涛宜助“罗征启冤案”平反/淳于雁
·胡锦涛“7、23”讲话为“十八大”揭秘——中南海继续坚持“中共特权社会主义”/牟传珩
·韩国总统李明博登上了主权岛屿毒岛,胡锦涛敢去钓鱼岛吗?
·牟传珩:胡锦涛“7、23”讲话为“十八大”揭秘——中南海继续坚持“中共特权社会主义”
·余杰:胡锦涛是勃列日涅夫的中国版
·薄熙来案缩水,胡锦涛的盘算和失算/陈破空
·胡锦涛和执政党忽悠中国又十年/郭永丰
·四评胡锦涛的“以人为本”〔上〕/陈智淙
·胡锦涛海军大元帅的“一鱼五吃”战略/何岸泉
·朱健国:胡锦涛“一堵二染”误国十年
·胡锦涛会“半退”继续留任“军委主席”吗?/华颇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