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京藏高速附近村民雪中卖方便面20元一袋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11月05日 转载)
    来源: 北青网-北京青年报
    
     雪拥京藏高速,天寒,车困。

    
    24小时,归途中的人们在路上守望,或弃车徒步,相互帮衬:家,是他们心中共同的目标。
    
    24小时,征途中的工人们在路上守望,迎风雪而攻坚,饥餐渴饮:让人们尽早地回家是他们共同的目标。
    
    24小时,雪冷风疾,但情真血热——这一切尽在京城到延庆的归家路。
    
    ■突破隔离网寻找畅通
    
    昨天上午10点左右,京藏高速主路在西关环岛便开始分流了。
    
    骤风、漫雪、路滑、坑深——从昌平南口到延庆县城的老路上,山道崎岖,然而它成了一些出京司机冒险的选择。车辆向前蠕动着,仪表盘显示它们的速度低于每小时30公里。路边不时地出现了积雪压顶的汽车,停在那里。顶上积雪数十厘米,车内空荡无人。
    
    一护网之隔,京藏高速主路上,车辆淤积,车队望不到尽头,积雪厚达数十厘米。许多车辆已经熄火。“等得都快没油了,不敢再启动了。”一位站在路边的司机说。他正和另一陌生人帮助一位同困者为其车上的电瓶充电。
    
    一位司机无法忍受拥堵,用工具拆毁了护栏,拆毁了隔离网。随后,他的吉普车,在大货车的缝隙之中,脱网而出,消失在了风雪的山道之中。
    
    “就应该临时把这些护栏和隔离网打开,我们也能顺着山路调头回昌平。”同样位于货车之间,一辆小轿车司机只能“羡慕”脱网吉普车司机的“大胆”。
    
    ■风雪中的一宿
    
    下午1点30分左右,张洪(化名)和吴方(化名)在这条辅路上,和另外3个人,一边走着一边打着手势,向路上的司机求助。而他们的汽车已经留在了京藏高速主路的紧急停车带上。
    
    张洪是前天上午和自己的妻子、姐姐开车到市里看望生病的儿子。吃完晚饭后,三人冒雨开车回延庆。逐渐地,大雨变成大雪,晚上9点,张洪的车在水关长城附近再也无法走动。
    
    风卷着大雪冲击着车窗,张洪三人蜷缩在车里,听着外面的呼啸声,车内仪表盘显示的车外温度是-1℃。
    
    没有热水,也没有厚衣服,张洪三人靠聊天打发时间。零点以后,轮流小睡一会儿。由于担心费油,不敢常开空调,直到车内冷得无法忍受,张洪才会再开空调。
    
    ■绝望中弃车而行
    
    开出租车的吴方就堵在张洪汽车的侧面。清晨9点左右,前来高速救援的武警战士告诉他们,再坚持一会儿,前方的路很快就能清开。
    
    这个消息给司机们带来希望。为了方便开车,吴方和张洪借来铁锨,铲除车上的积雪。于是,两人认识了。他们不断算计着何时才能够回家。他们的家都在延庆县城。
    
    下午1点半,拥堵没有改变,天空又开始下雪,张洪心里有些着急,早饭和午饭都没有吃,也没有热水和保暖的衣服,如果再熬一个晚上,他没有这个自信。
    
    吴方也着急了,他离开车子,向前走了数百米,察看了路况。这位曾经当过兵的出租车司机判定,高速的路况一时半会儿难有改观。“我敲开张洪的窗户,问他们愿不愿意弃车徒步走回延庆。”
    
    “外面雪这么大,穿得又不多,走回去太远。”张洪开始并不想走,但想到车上吃喝全无,油料不足,他和爱人、姐姐一商量,决定跟吴方搭帮一起走。
    
    ■“为了女人,我们走,你们坐车”
    
    加入到步行队伍的还有李尘(化名)。他们五个人将三辆车停在了紧急停车带,翻过护栏,从隔离网的一个残洞里钻了出来。他们只有爬上护坡才能走上辅路。护坡上雪几乎没膝,为了避免跌倒,五个人手挽手,当过兵的吴方开路,两名中年女子居中,最后是年轻的李尘。
    
    尽管坡高不到5米,但张洪的妻子和姐姐已然无力攀爬,最终靠着三名男子的合力,才将她们拽上了辅路。他们继续前行,但是两名年轻人的步伐,令张洪三人追赶吃力,搭车,成了他们的希望。
    
    下午2点左右,终于,一辆车停在了张洪的面前。但是这辆红色的轿车只能再容纳三个人。“你们家有两个女人,你们上吧,我们继续走。”吴方对张洪说。
    
    “这个,咱们是一起出来的……”张洪犹豫了。
    
    “没事,我们先走了。”吴方和李尘没有再多说,“咱们延庆见吧。”
    
    ■20元一袋的方便面
    
    电话铃音催促着,从延庆县城打来的,已经是第四个了。“我们还在路上,这边雪太大了。”张洪的姐姐电话里对家人说着。
    
    从下午2点半开始,他们的车辆就又堵在了京藏高速辅线西拨子路段。风又大了,夹裹着飞雪与路上的积雪,袭击着等待的车辆。
    
    两名附近的村民扛着方便面箱子,拎着暖水瓶从车队边经过,频繁地敲着每辆车的窗户。“要方便面吗?要热水吗?”村民不断地问。
    
    “方便面多少钱?”张洪这辆车上的每个人已经至少8个小时没有喝水和吃东西了。“20块。”对方回答。
    
    张洪他们摇了摇头,关上了窗户。
    
    ■赶来开路的工人们
    
    堵在这段路的还有顾奇峰,北京市政路桥养护集团党群工作部的工作人员,他也从市区赶来。
    
    “我们集团的领导都往这边赶呢。”顾奇峰言语中透露着焦急,“但很多人也被堵在了路上。”前天下午6点,大雪开始的时候,他们便已经开始了一系列的应急工作,所有的人都开始待命,从工人到干部。
    
    他的车后面,同样被堵的是从昌平赶往延庆增援的路桥工人们。货车的后面装的全部是融雪剂。这些来自昌平的工人从早晨8点开始往这边赶,前挡风玻璃下放着他们早晨买的包子。现在包子已凉,但这是他们的午餐。
    
    段奇峰车对面的是延庆的路桥工人。车上的司机全天都没有吃饭。从前天晚上6点,他们始终没有休息,一直作业。但是现在,他们遇到了问题,由于通往延庆的道路还在铲雪,面前车辆拥堵继续,他们同样无法作业。
    
    等待,所有困在这条路上的人们都在等待。
    
    昨晚6点半,两个中年人抬一个箱子挨个敲打车窗,“我们是八达岭镇政府的,来给你们送吃的。”说着,两个中年人将冒着热气的盒饭、火腿肠、榨菜送给饥寒交迫的司机和乘客。
    
    “能有这样的好事?”张洪将信将疑,当他拿到热腾腾的盒饭时,内心感到一丝温暖。
    
    正当大家吃饭的时候,前方的车流开始蠕动。“路通了。”张洪嘴角泛起笑容。晚上8点半,张洪和他的妻子、姐姐安全到家。
    
    “吴方给我打来电话,他也安全到家了。”张洪说,一位好心司机半路上把他捎回延庆。
    
    这条回家的路,张洪走了24小时。 (博讯 boxun.com)
2819205100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八达岭高速积雪40厘米 北京周边交通瘫痪 (图)
·受雨雪影响 多省高速公路关闭 (图)
·沈海高速宁波段发生3车追尾 2人死亡 (图)
·京藏高速及110国道昨晚降第一场雪 部分货车受困
·湖南高速公路每天收集车窗垃圾超1吨
·“苏烟”广告矗立京津唐高速20年 工商局介入 (图)
·山东年底高速公路有望突破5000公里
·四川成彭高速发生17车连撞事故致堵车数公里 (图)
·哈尔滨突发大雾 部分航班暂停起飞高速路关闭
·两名车主高速因抢道边开车边互掷矿泉水瓶
·石磊:从经济学视角解读高速路拥堵
·贵阳高速公路发生一起交通事故 致3死1伤
·吉林迎今冬首场明显降雪 高速正常航班受影响
·男子高速路上看热闹被撞 法院判其围观有错
·云南高速路成本高费率低致去年亏损20亿
·辽宁高速天价救援费:1公里收费1万5 交警收回扣
·唐津高速约30辆车连环相撞 至少五辆车起火 已至一死一伤 (图)
·高速收费员侵吞上万元过路费
·四川广南高速发生持枪劫案 嫌犯被击毙 (图)
·强烈要求陕西高速集团妥善安置死伤者家属 (图)
·高速路收费不是地方政府的提款机
·4.30沪杭高速公路特大交通事故涉交警制造冤案(图)
·陕西一民警在高速公路超车不成 竟鸣枪威胁无辜者
·京石高速路的巨大标语触目惊心
·协管罚单与高速收费是孪生兄弟 (图)
·高速被分赃100亿,牵扯多少高干子女?/花玉喜
·如果高铁声屏障质量出问题 会倾覆高速列车
·高速公路车祸频生是欲速则不达的反证
·广深高速其实是另一形式的“路霸”
·解决广深高速收费不能没有时间表
·为什么台湾廿年高速发展就发达了而中国依然不是
·京藏高速公路"大堵车"追踪: 缺乏规划
·中国宽带资费为韩国124倍 价格高速度慢
·高铁可以高速但不可以“抢钱”/张魁兴
·交通厅长“高速”腐败症结在哪?
·李天笑:百姓被高速 铁还是那块铁
·中国经济高速增长的终结/赵耀华
·高速铁路祸国害民/赵坚
·中国经济高速发展的血腥成本
·看看日本如何解决钉子户:高速路“穿越”大楼(图)
·张继伟:高速公路为啥高速不起来?
·乔志峰:为交警“高速罚款”叫绝
·中国高速推进灾区重建 挑战不容小视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