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零八宪章》论坛:拒绝政治分赃,开启民主政改!!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11月01日 转载)
    拒绝政治分赃,开启民主政改!!
    《零八宪章》月刊社论
    

    由此可见,东西大哲有关“民主”的理论具有完全的相似性。这一点也不奇怪,因为“民主”作为人类文明的结晶,它是具有普世性的。而我们的人民,我们的国家千呼万唤、浴血抗争的正是这种普世性的民主!说得再具体些,我们要争取的民主就是通过竞争性的选举来挑选国家政治领袖和各地方政治领袖的民主,就是用在自由、公开和公平的选举中产生中央政府和各地方政府的民主。这是孙中山时代就确立的目标,这也是我们时代亿万人民所寻求的理想和目标!
    
    现在,执政党就要召开“十八大”了,而对矛盾丛生、焦头烂额的现实危局,我们认为,启动政改,实行民主,还人民以主人地位,才是执政党唯一正确的选择。任何回避、拖延和敷衍塞责都只会搬起石头砸坏自己的脚。任何试图继续维护权贵集团既得利益的内部分赃大会都会受到人民和历史的唾弃!因此,在此非常关键之历史时刻,执政党的“九巨头”该清醒了!执政党的中央政治局该清醒了!执政党的中央委员会该清醒了!历史留下的时间和机会确实不多了——拒绝分赃,厉行政改,在中共十八大吹响“民主”的号角,则不仅我们的国家和人民会有一个充满希望的未来,执政党及其领袖集团也会拥有一个充满希望的未来!
    何去何从,执政党的领袖们赶快思考吧!!!
    
    (首发,欢迎转载)
    
    再过一星期,中共十八大就要召开了。这虽然是执政党的一次例行的代表会议,但由于中共是执政党,它的触角延伸到社会的方方面面,它的决策也将深刻的影响到未来五年的国家发展和人民生活,因此,社会各界对于即将召开的这次会议充满着期望——期望着什么?
    民主!民主!还是民主!!
    
    在人类文明史上,“民主”实际上是一种很古老的概念和规则。早在希腊雅典城邦时期,就经历了从梭伦经克里斯提尼到伯里克利时期的直接民主制试验。阿克顿勋爵在评论梭伦改革时指出:“它开启了这样一种观念:每个人都有选举的权利,因为它的财产、家庭和生命,全靠当选者的正直和智慧来维系。这个观念彻底颠覆了人类的权力观:一切政治权力皆依赖于道德的力量,基于同意的统治取代了基于强制的统治……梭伦使得每个公民都成为自身利益的保护者,从而为国家注入了民主的要素。”而伯里克利作为第一执政官曾在一次演讲中很自豪的谈到:“我们的制度之所以被称为民主政治,因为政权是在全体公民手中,而不是在少数人手中。”但遗憾的是,雅典的城邦民主制在人类历史中犹如昙花一现,很快凋零,中世纪以前的西方各国基本都沦陷于专制主义帝王统治之下,“君权神授论”、“朕即国家”论基本成为各个帝国政治或王国政治的最高指导法则。
    
    只是到了近代宗教改革和文艺复兴时期,一场伟大的人文主义思想启蒙运动开始兴起,社会契约论、人民主权论和天赋人权论彻底颠覆了神权政治和君权政治的惯性思维,人类文明重新续接了雅典民主制传统,并通过分权制衡、人权保护等一系列法制建构才比较完善的发展起来一整套比较成熟的近代民主制度,其核心是民主竞选、三权制衡和人权保护。从英美国家先后确立民主制度开始,“民主”便成为引领各国人民寻求自由和解放的最光辉旗帜——一切形式的独裁专制在一波又一波的民主化浪潮中纷纷退出历史舞台,无论是德意日法西斯政权还是苏东、中东专制独裁政权在经历了一系列充满悲剧的“试错”以后都争先恐后的回到了“民主”的怀抱。因为“民主”,“最坏者当政”才成为不可能!因为“民主”,人类的解放和幸福才有了最基本的政治前提。
    
    中国也一样。虽然早在封建奴隶制时代,便有了“天视自我民视,天听自我民听”的民本意识萌芽,虽然孟夫子曾明确提出“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这样动人心弦的理论,但自秦以降,专制主义王权统治便牢牢的锁紧了中华大地,每一次你死我活的改朝换代都不过是充满血腥的皇权交接,广大人民只不过是帝王将相权贵集团使唤下的家奴和佣人而已。只是到了近代,由于列强的殖民侵略才渐次打开了古老帝国的大门,欧风美雨的滋养浸润使得以孙中山先生为代表的中国国民党开始接过人类“民主”大旗,经过艰苦奋争,1911年,满清帝国垮台;1912年元旦,中华民国在南京成立。至此,有着3000年帝王统治历史的中华帝国家族因为亚洲第一共和国的诞生而永远滚出中国的历史舞台!
    但是由于种种原因,中华民国也未能在中华大地建立起完全有效的民主宪政制度。在军阀混战和日本侵华的大背景中,中国共产党异军突起,迅速发展壮大,并在1949年成功颠覆了中华民国,在北京完成了对于中国大陆的全面统治。
    
    需要指出的是,中国共产党在“打江山”时代也是高喊“民主”的——因为在其领袖论述中充满了具有普世价值色彩的“民主”观点(如反对独裁、民主选举、新闻自由、军队国家化等等),也因为在其意识形态中充满“为人民服务”、“为工农大众服务”的说教,从而在国共争霸战争中成功收获了大众民心。但是一旦红色江山稳固下来,依然打着“民主”旗号的共产党就穿上裤子不认人,完全抛弃了程序民主和实质民主,只是留下了一些徒具象征意味的形式主义民主,如举举手、投投票而已。至于投票选谁,人民是没有任何发言权和选择权的。因为毛泽东时代的个人独裁造成诸如反右、大跃进乃至于文化大革命这样的历史悲剧,数以千万计的人民在毛的专制独裁中悲惨的死去,整个国家从“共和国”长期沦为“共穷国”,所以在毛死后,共产党不得不进行政策调整。无论是邓小平80年有关“党和国家干部领导制度改革”的讲话还是赵紫阳在十三大所作的政治报告中都表现出了一种民主政改的冲动。但“8964” 后,政治气候迅速“左”转,民主政改被束之高阁。92年邓氏“南巡讲话”后,虽然开始启动市场经济改革,但由于政治体制改革的缺位,使得90年代以来的经济改革迅速蜕变为一场权贵集团瓜分国家社会财富的饕餮盛宴。以各级官僚为核心的权贵集团及其依附势力通过权力杠杆完全霸占了政治、经济、文化和教育领域里的所有优质资源。无论是官场、商场还是科场高教领域的机会资源都严重偏向权贵集团,在“平二代”和“贫二代”面前,“红二代”、“官二代”拥有趾高气扬的机会优势和资源优势。官场的恶性腐败,贫富之间的恶性分化,公平正义的严重缺失,公民政治权利、经济社会文化权利的强迫性剥夺和掠夺使得官民矛盾上升成为当代中国各种矛盾中的最主要矛盾——执政党因为抗拒民主而面临着空前严重的统治危机……!
    
    但从民间而言,尽管毛泽东时代的个人独裁和“改革开放”时代的威权主义寡头政治盛行,尽管执政党利用无所不在的国家机器推行强权政治和高压统治,但广大人民一刻也没有忘记自己是这个国家的主人,一刻也没有忘记“民主”的重要性。早在1978年底魏京生等人就站立在“民主墙”边响亮的喊出了“第五个现代化”口号;1980年,胡平、陈子明、张祖桦等青年学生在高校掀起了轰轰烈烈的竞选运动并成功当选各个地方的人民代表;1983年知识界在反思文革的过程中掀起了“人道主义和异化”问题的大讨论;1986年,方励之等人发起第一轮遍及大半个中国的学生民主运动;及至1989年,因为胡耀邦逝世而引发全国规模的学生民主运动——尽管遭到执政党机枪坦克的血腥镇压,但良知人士前赴后继,继续为中国民主事业做忘我奋斗。90年代初,胡石根等人首次掀起中国大陆的自由组党运动;1998年徐文立、秦永敏、王有才等人再度掀起全国性的自由组党运动。当然所有这些政治维权都无一例外的遭到野蛮打压。
    及至本世纪初,由于互联网的逐渐普及,以高智晟、许志永、范亚峰、滕彪、江天勇等人为代表的法律人掀起了声势浩大的公民维权运动。2008年,由刘晓波、张祖桦等人发起的“零八宪章”运动更是将中国人民争取民主宪政的努力推向举世瞩目的高潮,不仅《零八宪章》成为新时期中国民主宪政运动的光辉旗帜,刘晓波本人也因此获得人类政治活动的最高奖项——诺贝尔和平奖!
    
    我们之所以在这里不厌其烦的谈论人类民主历史进程,之所以在这里不厌其烦的谈论中国民主奋斗历程,只是想说明一个道理,那就是:“民主”,作为一种世界性潮流是不可阻挡的!中国,无论顽固保守派们是多么的费尽心思加以阻挠,民主,也一定会在中华大地花开万里、果累云天!
    
    曾记得,胡温上台之初,曾带给人们以种种幻想和憧憬,但十年过后,暮然回首,满地鸡毛。尤其是最近五年,维稳体制的疯狂扩张激起人民层次更深、范围更广的维权运动。无论是因为强征土地、强拆房屋而引发的群体性事件,还是因为反污染、寻求公平正义而引起的群体性事件,其核心诉求只有一个:民主和人权。就拿最近发生的宁波PX事件而言,涉及数百亿投资和上百万人民生存环境的大型PX项目,竟然在当地人民缺席的情况下匆匆上马了。其执政水平连2500多年前的雅典城邦都不如,毕竟雅典城邦的重大事务是要经过“公民大会”民主表决的,绝不会是由少数几个“执政官”窃窃私语了事。正如伯里克利所指出的那样:“最坏的是没有适当地讨论其后果,就冒失开始行动”——遗憾的是,无论厦门、大连、什邡、启东还是宁波等地不断发生的反污染事件,全部都陷入这种“最坏的”“冒失行动”中了。各地方政府全部无视当地人民的主人地位,全部没有将相关项目交由当地人民及其代表大会进行讨论表决。其结果,被当做“屁民”的各地群众掀起了毫不犹豫的抵抗运动——在所有这些地方,无视人民主人地位的政府都无一例外地遭到人民的抛弃,这些事件也一次又一次的说明了民主的重要性,说明了尊重人民主人地位的重要性。
    
    当然,执政党也会经常谈论“民主”,甚至会认为中国民主是非常优越的。但它的民主是什么呢?其答案是:党的领导、人民当家作主和以法治国的有机统一。这当然是自欺欺人的谬论,只要设置“党的领导”这个前提,其它一切民主内容都会成为被绑架的“稻草人”。那么,真正的民主又是什么呢?亨廷顿先生的解释是:
    
    “在评判一个二十世纪的政治体制是否民主,所依据的标准是——看其中最有影响的集体决策者是否通过公平、诚实和定期的选举产生,在这种选举中候选人可以自由的竞争选票,而且基本上所有成年人都可以参加选举,用这种方式来界定,民主政治涉及到两个维度,一个是竞争,一个是参与。”
    
    与此同时亨廷顿先生还指出:
    
    “民主政治的核心程序是被统治的人民通过竞争性的选举来挑选领袖。”
    “如果用普选的方式产生决策者是民主的本质,那么民主化过程的关键点就是用在自由、公开和公平的选举中产生的政府来取代那些不是通过这种方法产生的政府”。
    
    毫无疑问,亨廷顿先生说出了“民主”的真谛——如果我们反对“言必称希腊”,认为西方人的说教不足为训,那么,请看刘晓波、张祖桦两位中国学者起草而得到万余人签名认可的《零八宪章》关于“民主”又是怎样定义的——《零八宪章》认为:
    
    民主:最基本的涵义是主权在民和民选政府。民主具有如下基本特点:(1)政权的合法性来自人民,政治权力来源于人民;(2)政治统治经过人民选择,(3)公民享有真正的选举权,各级政府的主要政务官员必须通过定期的竞选产生。(4)尊重多数人的决定,同时保护少数人的基本人权。一句话,民主使政府成为"民有,民治,民享"的现代公器。
    
    由此可见,东西大哲有关“民主”的理论具有完全的相似性。这一点也不奇怪,因为“民主”作为人类文明的结晶,它是具有普世性的。而我们的人民,我们的国家千呼万唤、浴血抗争的正是这种普世性的民主!说得再具体些,我们要争取的民主就是通过竞争性的选举来挑选国家政治领袖和各地方政治领袖的民主,就是用在自由、公开和公平的选举中产生中央政府和各地方政府的民主。这是孙中山时代就确立的目标,这也是我们时代亿万人民所寻求的理想和目标!
    
    现在,执政党就要召开“十八大”了,而对矛盾丛生、焦头烂额的现实危局,我们认为,启动政改,实行民主,还人民以主人地位,才是执政党唯一正确的选择。任何回避、拖延和敷衍塞责都只会搬起石头砸坏自己的脚。任何试图继续维护权贵集团既得利益的内部分赃大会都会受到人民和历史的唾弃!因此,在此非常关键之历史时刻,执政党的“九巨头”该清醒了!执政党的中央政治局该清醒了!执政党的中央委员会该清醒了!历史留下的时间和机会确实不多了——拒绝分赃,厉行政改,在中共十八大吹响“民主”的号角,则不仅我们的国家和人民会有一个充满希望的未来,执政党及其领袖集团也会拥有一个充满希望的未来!
    何去何从,执政党的领袖们赶快思考吧!!!
    
    《零八宪章》论坛
    2012-11-1 (博讯 boxun.com)
137702201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零八宪章》论坛:莫言说得好:“释放刘晓波”!!
·《零八宪章》论坛:释放焦国标!释放焦国标!!
·《零八宪章》论坛:严惩打人凶手,还王全章律师以必须的国家正义!
·《零八宪章》论坛:就朱承志老人被捕事件严肃声明!
·《零八宪章》论坛:“马列毛”俱往矣,民主宪政是出路!
·《零八宪章》月刊目录总第51期
·《零八宪章》论坛:执政党该还权于民了!
·《零八宪章》论坛:关于江苏启东人民反污染事件的郑重声明!
·《零八宪章》月刊目录 总第50期
·《零八宪章》“7.1”社论:重温历史承诺,开启民主宪政!
·《零八宪章》论坛:重温历史承诺,开启民主宪政!
·“零八宪章”第二十八批联署者名单(一百零四人)
·《零八宪章》论坛:“六·四”之血还要流到何时?!
·《零八宪章》论坛:死守“党的领导”,人民必将“革命”!
·《零八宪章》论:就陈光诚事件对美国政府和中国政府的声明
·《零八宪章》论坛:原形渐露的“毛左”与执政党的未来
·《零八宪章》论坛:方励之先生永垂不朽!
·“零八宪章论坛”严肃声明:古川、李昕艾夫妇有正常出国的权利!
·《零八宪章》月刊 总第44期目录 2012年4月1日出刊
·走向宪政:体制内外变革力量合流——吴敬琏为《零八宪章》背书/牟传珩
·重温《零八宪章》凝聚改革共识/厚泽
·《零八宪章》论坛:告别“匪帮”,回归“正义”!
·重温《零八宪章》凝聚改革共识/绿色文明研修小组
·《零八宪章》论坛:“维稳”杀人:从钱云会到薜锦波!!
·《零八宪章》月刊:浅谈“十月一日”集团的背叛和溃烂!
·《零八宪章》月刊:就“茅于轼讨毛事件”致“左派”同胞的公开信
·《零八宪章》论坛:迈好“中国公民的一大步”!
·《零八宪章》半月刊:“徐武事件”的国家责任
·艾未未为什么令当局恐惧抓狂?维权理念体现《零八宪章》精神/李平
·《零八宪章》月刊:纪念胡耀邦先生逝世22周年
·雷风恒:在《零八宪章》的指引下进行“茉莉花革命”
·“无权力者的权力”纪念零八宪章二周年暨新年献礼/ 陈维健
·零八宪章:现代版的公车上书/张兆林
·牟传珩:寻找宪政共识——诺奖为《零八宪章》群体雕塑揭幕
·牟传珩:诺奖为《零八宪章》群体雕塑揭幕
·雷鸣声:在《零八宪章》的指引下克服“千年极寒”
·铁流:痛悼《零八宪章》签署人李普
·诺奖授予刘晓波有助于推动《零八宪章》运动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