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唐山截访有高招:雇凶、遮牌、夜动、远扔
请看博讯热点:访民动态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10月08日 转载)
    
    ——记河北唐山访民刘凤芹国庆期间两次被劫访经历
    

    来源:权利运动
    
    尽管河北省唐山市开平区栗园镇刘官屯村的刘凤芹今年已经69岁了,且患有冠心病、心肌缺血、高血压性等高危疾病,并在政府的多次非法拘留、劳教折磨中,身体更是每况愈下,随时会有生命危险。但为了讨回被政府抢去的土地,还是毅然决然进京上访了。
    
    为了十八大安保,唐山市开平区栗园镇政府想出了绝妙奇招,为了不着至惹祸上身,雇佣黑社会截访。七八个年轻人自称是北京久敬庄保安,于10月1日“国庆节”将刘凤芹老太连拉带拽强行抬上车(有手机照片为证),上车之后打骂一番,拒绝喝水、解手、限制拿衣服御寒。
    
    北京的保安,特别是久敬庄的保安,当然横。宰相府前的奴才都四品官,本就以为自己比其他地区保安高级,何况面对久敬庄的所谓“救助”对象!奴才一旦做了老爷,绝不想废除老爷的特权,只会比老爷更坏。
    
    当受雇的年轻黑保安听说身高一米八三、体壮如牛的栗园镇副书记王思领导都曾被刘凤芹“打伤”(有拘留票为证),就“义愤填膺”了,反正惹了事有政府做担着,弄死个访民即使曝光了,最多也就是判几年后保外就医完事,还有政府报销安家费,政府官员推诿、扯皮推卸责任也很老套。
    
    车上自称“王强”的久敬庄保安头目,不断和政府部门的赵立军联系之后,将刘凤芹生涯十二点多丢弃于荒野之外,车辆牌照被遮挡。老太辗转到天亮,在好心人的搭救下回到家中。
    
    休养返回北京的刘凤芹刚刚落脚,保安“王强”等再次于10月6日如幽灵般再次出现。这一次劫访的行进间较为“温和”,行车速度不快。司机自称是栗园镇书记司机,车也是栗园镇书记的,书记在家等着要解决问题。车不同,但情况差不多,这次车牌为京N号牌,后面的字同样被遮挡。据刘凤芹老太回忆,车行至北京白鹿收费站既已犯病,多次呕吐、昏迷,在多次下车请示后,于凌晨三点丢弃于山海关附近。据刘凤琴家人反映,王强曾扬言把我母亲扔到钓鱼岛去喂鱼。
    
    直接雇凶杀人似有不妥,因为久敬庄接人会有记录,那样有风险,折磨、残害,用软刀子才是上策,这样就可以安宁了,用几个年轻的傻瓜做替死鬼,出谋划策者深藏背后,遮住号牌,雇佣陌生男子,把高危疾病上访人扔到境外甚或是省外,然后由“微笑”的表哥局长勘察现场,“眼睛花”的法官判案,维稳就轻松完成了,奖金、升职、荣誉一应俱全。
    
    雇凶、遮牌、深动、远扔……这,便是开平区栗园镇政府对付高危病人的高招。
    
    不知道是不是维稳司令部的推广?
    
    刘凤芹电话:15630519857.
    
    (此信息由权利运动人权活动者紧急热线项目编辑)
    
    本文来源:权利运动 (博讯 boxun.com)
7191921636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康素萍:致进京维稳截访的人 (图)
·长沙访民刘华参观天安门被截访后失踪
·河北截访人又在南站绑架属地重点访民
·进京迎接希拉里遭截访,福州冤民陈依香被失踪
·湘西访民黄光玉在躲避截访中谈话/视频
·上海访民朱金娣遭截访后被关黑监狱多日
·中共十八大前当局极力堵截访民进京
·河南访民卢秀云在北京被截访后遭到软禁
·三办前:截访、访民摆摊/视频
·十八大人均截访费超6万 各界踊跃大截访
·截访变上访 武汉居委会干部向金凤进京上访
·十八大维稳,北京截访转移正忙时
·传“截访”发明者强卫接替孟建柱担任公安部长
·河南上蔡访民贾拥被强行截访,安全堪忧!
·紧急关注:河南上蔡访民贾拥被强行截访,安全堪忧!
·抚顺访民朱桂琴控诉截访强奸暴行/视频
·成都市崇州市访民杨晓星被截访打成脑震荡
·成都访民曾少梅被截访后关押在派出所10小时
·截访截出的访民刘厚顺控告截访主谋及团伙
·福清市惨绝人寰残暴截访!/巨剑
·尊敬的高法官——截访人冒充高级法院法官
·山东潍坊截访“灭门案”
·山东截访灭门案调查:一篇收了官方五万元后发出的新华社通稿
·七一前夕广西访民彭海清遭截访人暴打 (图)
·武汉警方奇妙的截访/花楼街被拆迁户 (图)
·工行高密支行买断工龄员工误遭截访
·截访黑保安公司被谁庇护
·黑龙江农民举报村支书遭雇凶截访追杀
·截访的土匪流氓行径/刘国强
·中国特色的截访制度是严重的恐怖主义罪恶行径
·父母求公正上访 被截访人员送到精神病院/丛金乙
·田兰:中共统治剥夺人权最邪恶做法——进京截访
·“信访办”不如改名叫“截访办”
·截访:政绩体制衍生物/张千帆
·假如“上访精神病”将截访者“干掉”
·狗日的截访——我爸妈亲身经历的“安元鼎
·刘国强:谁是截访的幕后黑手?
·茶香阁:截访,共产党的最大损失
·截访为何长盛不蓑(续)3 上海市闸北区/杜阳明
·截访为何长盛不蓑/上海市闸北区维权冤民杜阳明
·本人进京截访的全过程
·“陪访”本质上与截访无异
·“截访”风盛行凸现体制弊病/秋风
·牟传珩:曝光2009“两会”大截访
·于建嵘:谁在承受截访的成本?
·双鸭山杀人案5人死亡 只因公安人员截访忙/孔强
·槟郎:截访绝恋
·面对野蛮截访我们可以去求救与控告____送给苦难的上海冤民
·王德邦:“封网截访”与“闭关锁国”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