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血汗工厂”一位小业主揭内幕:官员腐败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9月20日 转载)
    
    说到血汗工厂,国人无不切齿。大家异口同声谴责工厂主的黑心,似乎在血汗工厂中打工的农民工的辛酸和苦难,都是工厂主贪婪、冷血的结果。
    

    很不幸,老道人也是这千千万万血汗工厂中的一位小业主,在广东省某镇有一家多时百人,少时几十人的手袋作坊。本人无意于为工厂主辩护,只在这里随便说几句,权当自己喃喃自语吧。
    
    谁也无法否认,血汗工厂就是血汗工厂。这里的工人工作时间长、劳动报酬低、生活条件差,都是事实。
    
    就本人所在地区的工厂来说,一般生手(比如新入厂的剪线、打包装的杂工)的工资约600元左右(包吃住),熟练工人比如车位工、开料工、高车工,因计件或计时工资的不同,有1000元上下的,也有2000元以上的。至于住宿,一般都是8-20人一间房,条件好些的大厂,房间装有空调,吃饭则大多外包,工作时间则除极少数是八小时制,其他都在一天12小时上下。
    1、谁是受益者?
    
    如果国人认为血汗工厂的存在完全是厂主的贪婪造成的,这种认识一定是模糊的。可悲的是现在除了少数研究者外,大多人抱这种简单的想法。其实想想在血汗工厂这条利益链中,谁是受益者,这个问题也就有了答案。
    
    血汗工厂的产品大多外销,境外采购商第一个赚得盘满钵满。一件在纽约第五大道售价120美元的衬衣,给到中国工厂的加工费也就12美元,因为中国厂商的价格竞争,最后付给厂家的一般在10美元以下(《南风窗》8月刊下期49页),这样,境外采购商赚取了其中最大一块利润,而国外消费者则买到了便宜的中国货,降低了生活成本。
    
    第二位的受益者,当然是政府及其工作人员。目前的研究者或者忽略或者不提这一块。政府除了就业和税收外,所谓中国地位上升,在很大程度上也是因为国外消费者对中国廉价商品的依赖,这次中国和欧盟关于纺织品的争端充分证明了这一点。
    
    政府对工厂征收6个点的国税,2.5个点的地税,如果你开个批发点,你还要交4个点的销售税,加起来就已经是12.5,虽然不可能足额征收,但如果真正足额征收,大家都不要活命了。
    
    这里把政府和政府工作人员分开讲,是一种现实。因为在政府征收的税款以及各类收费外,政府工作人员还要拿去一块,这是谁都心照不宣的。我工厂所在的镇,一个普通税务专管员开的是本田雅阁2.4私家车,你可以想象一下他们拿这块有多大,还有消防呢,治安呢,工商呢?
    
    第三位才轮到工厂主。道理很简单,他们直接面对工人,看起来是罪魁祸首,是直接盘剥者,但他们被境外采购商盘剥后得到的这点利润,还要被政府及其工作人员再盘剥一次。如果运气不佳,还有破产的可能,和政府及工作人员的旱涝保收大不一样,所以在这条利益链中,他们也显然处于下端。
    
    最后是打工者。我们现在的好心人都忽略了一个事实,即:血汗工厂如此残忍,为什么还有这么多人愿意忍受?老道人与工厂的很多打工者关系不错,只要问到他们,他们的回答几乎是一致的:农村赚不到钱,在这里无论如何比在农村好。也就是说,从某种程度上,他们在被看做是血汗工厂的受害者的同时,他们也是受益者,或者是不能看做是纯粹的受害者,尽管这一切都不能证明血汗工厂存在的合理性。
    2、改变血汗工厂特征,工厂主能走多远?
    
    现在对血汗工厂的指责,多集中在报酬低、劳动时间长、粗暴对待、拖欠克扣工资等方面,当然还有工伤、社会保险甚至性权利等。要说所有的这些都是问题,有些是普遍存在,比如劳动时间长,有些是部分存在,比如拖欠工资。
    
    要解决这些问题,现在的说法是政府要强化监督,意思类似于强制厂主履行义务,以此达到保护劳工权益的目标。老道作为一个业内人士,觉得如果只有这一个思路,那一定走不远。
    
    对于工厂主来说,赢利永远是第一位的,这是商道通则,如果不能赢利,企业都无法生存,更不要说劳工权利。最近一年来的民工荒,已经使很多企业意识到改善劳工待遇的问题,其实很多企业也知道与劳工关系的重要性,工资明显大幅上扬,很多企业在住宿、饮食甚至解决性权利方面也已经在想办法。
    
    但是,如果企业因此增加的成本不能消化,也就是说因此而使成本大幅增加,就有可能使本就微薄的利润变为负数,一旦如此,改善的努力只有终止,一切再回到原样。所以,所谓政府监督企业履行法定义务的思路,劳工条件的改善并不能走多远,非不愿为,是不能为。
    3、政府该做什么?
    
    改善劳工条件,改变血汗工厂的现实,主要还是政府的责任,这种责任不仅是监督,而是要为企业生存和发展创造公平的社会环境。具体来讲,也许有几点:
    
    (1)减低税负或者公正地征税和收取各种费用。上面讲过,现在税负如果足额征收,没有企业能生存,所以现在的做法是拼命和征税官员谈条件,将应计税额降低。这样就产生两个问题:一是税务官员私下受贿,他们以受贿多寡来决定你的应交税额,这样大家的税负其实相差万里。在有些镇或村里,很多人因为租了村干部的房,不做工商登记,完全不交税,也不交其他任何费(治安费、垃圾处理费等)。二是因为税负不同,造成价格恶性竞争,没有税负或税负较轻的企业就能承受更低的报价。
    
    (2)政府征收税款或收费后,认真做点有益的工作。也就是说,政府在某行业艰难之时,不仅应该减收税,同时也应该在必要时出钱出力。比如现在每个人每年收取144元的暂住证费,政府拿去做了什么?每年上缴的税收,政府又做了什么?政府不能只是监督者,又收税又收费,但轮到要改善劳工生活福利、保障劳工权益时,就把经济责任都推到企业身上,自己只出嘴。
    
    (3)管好你自己的人。政府本身运行的高成本和腐败的隐形成本,全都转移到企业和公民身上,一年几万亿的税收,竟然还要发行国债才能平衡财政,而其中的钱大部分被吃喝用了,参观用了,坐车用了,形象工程用了,落到私人口袋了。说句难听的话,政府运作的高成本和官员的腐败,才使中国企业的竞争力大打折扣,具体到血汗工厂,如果政府公开的和官员私下的钱能少收点,你再要强制厂主改善劳工条件,人家会不心甘情愿吗?
    4、心中的几份凄凉和悲哀
    
    老道人也算个读书人,面对血汗工厂的现实,有时也生出几分愧疚。只能说,只要赚到点钱,就要拿出一部分用于改善工人的工作和劳动条件,但任何一间或几间工厂的努力,都无法改变血汗工厂的现实。现实也许就在于:我们还没有到能够消灭血汗工厂的时候。
    
    你如果只叫工人一天做8小时,而别人做10小时,你认为你做工厂能赚到钱吗?在官员无德大肆收受贿赂时,你不觉得既然赚到口袋的钱,为什么还要拿出来?当农村依然破败,无数人涌入城市,随时可以招收到廉价劳工时,面对同样压榨农民工的政府,你能产生必要的道德感和同情心吗?
    
    所以,老道人说:声讨血汗工厂是必要的,但如果政府不能改变自己的行为,则一切都是空谈。
    
    你能让政府少花点钱吗?你能让农村不再破败吗?你能让官员不再腐败吗?不能吧,既如此,大家就只能慢慢来,否则就只能大家都没饭吃。这就是我们必须面对的,凄凉和悲哀的现实。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100205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富士康“血汗工厂”是假新闻 全美媒体齐蒙羞 (图)
·富士康称对美媒关于血汗工厂失实报道不采取法律行动
·江苏奥运吉祥物厂商要求英媒澄清血汗工厂报道 (图)
·伦敦奥运吉祥物生产商被揭是血汗工厂
·苹果公司中国“血汗工厂”引发关注
·苹果血汗工厂 纽约时报揭发内幕 (图)
·被指“血汗工厂” 古驰深圳店撤换主管
·GUCCI深圳店被指血汗工厂 涉嫌虐待员工致流产
·一个研究生在中国血汗工厂的“潜伏”(图)
·农民工林昭墓前开深圳东莞血汗工厂批判大会(视频)
·纪念林昭广东民间:东莞农民工对血汗工厂的控诉
·视频:纪念林昭 肖青山抗议深圳东莞世界血汗工厂欺压农民工
·刘水:探访最好的血汗工厂——富士康大本营(图)
·肖青山在富士康抗议深圳血汗工厂要求司法保障伤残女工权益
·十连跳后郭台铭首度回应:富士康绝非血汗工厂
·惠州台资企业制造血汗工厂 2500职工向两会呼吁(图)
·知情人爆料 广西再现血汗工厂
·员工曝富士康血汗工厂内幕/普工招聘广告
·张莉明:血汗工厂
·富士康扎堆跳楼中国血汗工厂时代要结束?
·富士康血汗工厂的“十连跳”/陈维健
·李强:富士康“血汗工厂”的悲剧何时能止?
·从血汗工厂到创业维艰/钟世才
·打倒中共 结束世界血汗工厂/张一帆
·世界的血汗工厂 中国暴风骤雨将临/黔进派
·綦彦臣:中国血汗工厂和童工问题
·深圳报业血汗发行敢于叫板世界“血汗工厂”
·牟传珩:美国为何举行中国血汗工厂听证会
·沈阳金德足球队的老板是家大“血汗工厂”
·号称亚洲第一的“血汗工厂”
·从血汗工厂和外来劳工抗争中分析中国社会的各阶级阶层(二)/李原风
·从血汗工厂和外来劳工抗争中分析中国社会各阶级阶层(一)/李原风
·彭兴庭:政府“媚商”,富士康血汗工厂的反扑才会嚣张
·让“优秀党员”去血汗工厂加班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