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男子因公务员考试失利抑郁成疯被关进铁笼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9月19日 转载)
    来源: 金羊网
    
    男子因公务员考试失利抑郁成疯被关进铁笼


    杨盛敏站在空置的兔笼前,兔笼是父母曾经关他的铁笼改造的。摄影闫小青。
    
    做官,是杨盛敏从儿时就开始有的理想。
    
    杨盛敏是广西柳州三江县林溪乡美俗村第一个统招大学生,1996年考上广西大学时,全村人都觉得这个男孩儿会是村里最有出息的。无论是村里人,还是他自己,都觉得谋得一官半职是最好的出路。
    
    可他却因为公务员考试失利抑郁成疯,最终被关进铁笼中……
    
    疯杨盛敏从昏睡中醒来,还没睁开眼,鼻腔里就涌进了刺鼻的屎尿和发霉食物的混合味道,背脊一阵酸痛,身下湿漉漉的棉被刺骨地凉。
    
    偶尔清醒的时候,他知道自己还被关在笼子里,一头水牛正在吃盖在笼子上的干草。杨盛敏踹了下笼子,想吓走水牛,锁着双脚的铁链摩擦到化脓的伤口,传来一阵剧痛。
    
    他完全不记得自己关进笼子之前发生了什么。
    
    2009年农历大年二十九的凌晨,杨盛敏穿着单薄的藏蓝色棉布大褂从家门出来,沿着门口的土路往鼓楼方向走。
    
    经过村民吴金燕的家时,他拿起地上的碎石头朝窗子噼里啪啦地砸过去。见亮了灯,杨盛敏跑开了。
    
    停在小卖部门前,他又想进去找小卖部的店主吴军,吴军是他小学时的班主任。门锁着,他抄起路边立着的锄头朝着小卖部的木门砸了下去,三两下门开了。
    
    杨盛敏冲进去,可是砸东西带来的亢奋没有停下来,他继续砸货柜、电视机、啤酒筐,玻璃碎裂的声音响声一片。
    
    正在小卖部后面的屋子里睡觉的吴军一家三口赶出来时,杨盛敏还在边砸边大笑。吴军夫妇俩立即上前去拉杨盛敏,可是却根本拽不动。杨盛敏和吴军扭打在一起,平日温顺谦恭的杨盛敏瞬间成了打架能手,吴军吃了几记闷拳。
    
    周围被响动吵醒的几个村民赶过来,上前一起制服杨盛敏。杨盛敏挣扎着开始大声上前喊叫,一连串的内容听起来像侗话但是没人听得懂。
    
    “纯如(杨盛敏的乳名),娘来了,”杨盛敏的老父母冲进小卖部,他们手上拿着粗麻绳,一进门就慌忙跑过来把被按倒在地的杨盛敏捆了起来。母亲吴成女一边绑一边哭,“纯如,怎么办啊,纯如快醒醒。”
    
    这是杨盛敏第二次发疯打伤人了。
    
    第二天,村长召集杨盛敏一家、受害家庭和一些长辈在鼓楼开会。杨家跟受害家庭商定了赔偿的金额。可如何保证杨盛敏不再发疯打人,杨家却没什么办法。他们出不起钱把儿子送去精神病院,为了安抚大家的情绪,也只好答应了把他关进笼子。
    
    父亲杨付儒从家里拿了600块钱给二女婿吴育兵,让他到镇上买细钢条回来做笼子。
    
    笼子很快做好了。不到两米长,不到一米宽,半米多高,人在里面只能坐着。家里人把笼子放在了屋子不远处的一个山坡下。
    
    大年初二早上,大夫来家里给杨盛敏打了一剂麻醉剂,杨盛敏睡着了,父亲和几个村民一起把他抬进了笼子。为了不让杨盛敏偷跑,杨付儒还找来铁链锁住了儿子的脚。
    
    三江的冬天湿冷,经常下雨下雪。母亲拆了一床棉被铺在笼子下面,又用厚厚的干草把笼子盖住,干草下面垫了一层塑料布。穷山恶水的梦一阵乒里乓啷的鞭炮声,吓走了吃干草的水牛。刚刚清醒的杨盛敏看见母亲拿着盛饭的竹篮子走了过来。
    
    “过年了?”
    
    “纯如,你总算醒了!你都睡了三天了。”母亲一开口眼泪就涌了出来,早知道读书会把儿子害成这样,她一定让儿子去种田。
    
    “娘,我不饿,别送了,浪费。”
    
    “昨晚上下雨,棉被都湿了,怎么待啊,”母亲哭得泣不成声,“你好好的啊,娘去求人放你出去。咱再不要发达了,活着就好。”
    
    “发达?”杨盛敏想起,自己没考上公务员,没能出人头地,心情太过压抑,才患上了精神病,“好像做了一场梦。”
    
    杨盛敏崇拜政治家,他的偶像是毛泽东。
    
    小学五年级时,班主任吴军曾经布置过一篇作文,题目是《我的理想》。杨盛敏那篇作文第一句话是,“我的理想是长大以后当干部”,年幼的他觉得当干部可以管很多人,可以离开大山,可以脱离贫穷,可以改变命运。
    
    在那个偏远的乡村,当官可能是最大的荣耀了。村子曾经有人在隔壁乡当了个官,“村里人对他们就特别尊敬。”二妹杨纯妹说。
    
    班主任吴军也一直希望村子里能出去个人当官,当个“不忘本的父母官”。
    
    不管是改变自己,还是服务乡民,当官这个理想,真的就成了杨盛敏半生奋斗的目标。
    
    三江县全县都是在山水环绕之中,翠绿的山里隐着几座木屋,采茶姑娘带着草帽专心地摘茶叶,隔上几公里就会有座漂亮的有木质顶廊的风雨桥。外人见到了三江的美定会忘返。可是,这里土生土长的农民却把三江称作“穷山恶水”。
    
    在三江这个国家级贫困县,不会见到一小块地荒着,山边上一块100多平方米的地方也会被人圈起来种谷子。因为山上石头多,土地少,没法进行机械化作业,所以三江的作物产量小成本高,最穷的农民温饱还成问题。
    
    杨盛敏兄妹五人,上有两个姐姐,下有两个妹妹。父母没钱供养所有孩子完成学业,只有他和大妹读书。
    
    从小到大,杨盛敏都是考试成绩最好、读书最用功的人。别的孩子都在玩耍的时候,杨盛敏却闷在家里读书,他知道只有靠自己的努力才能改变命运。他以全乡第一名的成绩考上了县里最好的中学,三江中学。1996年,杨盛敏不负众望考上了广西大学。
    
    杨盛敏是村里第一个正式大学生,直到现在也是。这么扬眉吐气的事情,杨盛敏家却没有摆宴庆祝。因为摆宴需要钱。
    
    大妹杨燕妮在镇里读中专。父母种地帮工挣的钱刚够妹妹的学费和兄妹俩的生活费。杨盛敏的学费还没有着落。
    
    那时候,很多村民主动找到杨盛敏的父母问需不需要钱。
    
    杨盛敏上学的时候,父母从没吃过一顿好饭,几乎每天都吃红薯梗和南瓜叶。他看到自己的好友吴奇军已经出去打工挣钱,开始给家里盖房子的时候,心里更加不是滋味,他只能安慰自己,“我将来一定会加倍地挣回来,不仅仅是赚到大钱,还要风风光光地衣锦还乡。”
    
    杨盛敏希望能像城市人那样有一份稳定的工作,住舒适的楼房,开轿车,把全家人接进城里去生活。如果运气好的话,他也许还能实现自己的理想,谋得一官半职。(来源:南方都市报南都网宝岛易攻一蟹难求)
    
    梦碎村官杨盛敏很少到城市去,上大学前他只去过柳州。在南宁上学,他也是第一次融入城市的生活。
    
    1999年秋天,杨盛敏班里的同学们开始忙着找工作,农学院毕业并不好找工作。农学不是杨盛敏自己当初选的专业,他想学法学却被分配到农学。他也并不想从事农学的工作。
    
    杨盛敏决定报考公务员,开始买书复习,他一如既往地擅长考试,很轻松就以高分通过了笔试。
    
    他开始憧憬未来,到司法所工作一个月可以赚一千多块钱,他上学借的钱半年就可以还上了,父母再也不用又要下地干活还得给别人的菜地帮工。之后还能帮家里盖砖房,村里人都陆续住上了砖房,杨盛敏家还在山上的木屋里住着。再过几年,等他在县城扎稳脚跟可以把父母和两个妹妹都接到镇上去住。
    
    这一切幻想都戛然而止,杨盛敏没有通过面试。他不敢把这个消息告诉家人,怕他们失望。他急忙再去找工作,杨盛敏想就找个安稳的工作,可是一直没有找到称心的。
    
    那段日子,宿舍里就还剩下杨盛敏一个人住着,他晚上常常都焦虑得睡不着觉。他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花了十六年的时间读书,毕业竟不能找到一份好工作。他没法跟家里交待。
    
    杨盛敏一直赖到九月份新生入学才搬出寝室,要回家住,就只能跟家人交待了实情。父亲只是淡淡地说,“没关系的。”母亲却陪儿子一起着急。
    
    那段日子,杨盛敏开始整晚整晚地失眠,有时还会起来说胡话。全家人看着杨盛敏的状况,心里都很急,大妹出主意,“不如让二哥跟我一样去村里找个工作吧。”
    
    杨盛敏这一届是三江县最后一年给大学生分配工作,不过不是正式编制的工作,而是三年一签的合同制村官,待遇和正式编制一样。杨盛敏被分配到良口乡寨塘村做村长助理。
    
    杨盛敏很喜欢村长助理的工作,有三百多号人归他管,还可以经常到乡里去汇报工作,慢慢地情绪稳定了下来,他做村官的三年工资是每月九百多元,他用半年多的时间还清了债务。
    
    2002年秋天,杨盛敏和妹妹一起攒了八千多块钱给家里在平地盖了一处新砖房。
    
    以为这样的日子风平浪静,搬进新家那年过完年,杨盛敏和妹妹一起收到通知:村官不延续合同,县里统一组织一次公务员考试,考上了正式入编,考不上就要自己再去找工作。
    
    这一次考试,杨盛敏和妹妹都落榜了。
    
    回到村里,杨盛敏总是觉得村里人看他的眼神都不一样了,好像对他很不友好。
    
    那段时间,杨盛敏动不动就和家人吵架,嘴里喊的是一些家里人都听不懂的话,晚上不睡觉到处走动。
    
    父母带他到县医院去治病,诊断为轻度精神分裂症,需要用药物控制、静养。杨盛敏吃了三个月的药,病情才恢复正常。
    
    “如果人生有输赢,我就是输了。”杨盛敏说。
    
    忘不了的公务员梦杨盛敏不想输,虽然父母嘴上不说,但他知道父母的失望。从小到大,一直读书,他从没有下地做过重农活,农忙时他总是站在旁边看东西或者做些轻巧的工作。失业在家后,父母开始有意识地教杨盛敏怎么种地。
    
    “读了一辈子书,真的要去种地了?”杨盛敏不甘心。
    
    村子里和杨盛敏最要好的朋友吴奇军,一直在广东打工,杨盛敏开始盘算着去广东找一份工作试一试。
    
    在家静养了一年,2005年过完春节,杨盛敏跟家人说自己要到东莞去,已经找好了一份工作。他不顾家人的反对,毅然决然地去东莞的一家玩具厂做办公室助理。
    
    工作虽然累,经常没日没夜地义务加班,但杨盛敏似乎甘之如饴,他觉得自己还有用。不过因为有过精神疾病史,晚上吵闹的工厂让杨盛敏无法入眠,他经常需要用药入眠。为了证明自己能行,即使日渐消瘦,他也还是坚持了下来。过了试用期,杨盛敏的工资涨到1800多元。
    
    过段时间,杨盛敏就会给家里打一个电话报平安,母亲一听到儿子的声音就开始哭。“儿啊,有没有坚持吃药啊。坚持不了就回来。”电话那头,杨盛敏总说一切都好,其实也在擦眼泪。
    
    杨盛敏忘不了公务员的梦,他去东莞人力资源局咨询自己能不能在东莞参加公务员考试。得到的答复是必须是本地户口或者应届生。杨盛敏只好在工厂待下来。2007年,到了合同期该涨工资的时候,工厂里开始找茬了,杨盛敏忍无可忍,辞掉了工作。
    
    他又待业了。
    
    他没有回家,而是先去找了大学时的同窗好友,在广西崇左县农业局工作的甘崇琨。他们都是毕业那一年参加公务员考试,甘崇琨考上了。
    
    两人从没断过电话联系。甘崇琨开着车来接杨盛敏,请他到饭店叫了一桌子的菜。已经结了婚的甘崇琨开始有点发福,公务员当了七年,日子过得很滋润。
    
    杨盛敏忽然觉得从前一起打篮球的两个好兄弟似乎有了距离。
    
    回家后,杨盛敏想自己还没到三十五岁,还可以再去考公务员,那才是自己想要的安稳日子。回到家,他把复习申论和行测的书又翻了出来开始复习。
    
    大妹坚决反对哥哥再去考公务员,“你都因为考试去过一次医院了,还要再去吗?”
    
    “那你要我回去东莞吗?还是去种地?”
    
    之后两年,杨盛敏留在家里务农,一有空就拿出书来复习。但是他却没有去报名,大妹告诉他有精神病史是不能考试的。
    
    杨盛敏没有去确认过,他的精神越来越不正常,因为没有收入,他已经没有钱买控制精神病的奋乃静。
    
    到2009年春节前,他终于疯了。
    
    事后过去三年,杨盛敏才说,“那时候,我觉得自己应该做更有用的人,说服不了自己留在家里做没有用的人。”
    
    回归宁静杨盛敏似乎彻底平静了,他操着浓浓广西口音的普通话,语速极慢,说到过去,还会时不时地笑自己离谱。
    
    被关在笼子里第三个月时,他脚上的伤口发炎,高烧不退意识模糊。就在他以为自己就快要死掉的时候,他被救了出来。
    
    2009年3月,回老家办事的堂哥杨爱权看到杨盛敏的惨况,联系媒体帮忙报道,之后三江县龙泉山医院给杨盛敏提供了免费的治疗。
    
    捡回一条命的杨盛敏,精神病也被控制住。现在,过着农民的日子。
    
    他穿着一件白汗衫,左边肩膀处有指头大的小洞;黑裤子肥得像能把他整个人装进去,裤管卷起三折还拖在脚面上,遮住了脚上的拖鞋。唯一和他现在的身份不相称的是他单薄的身体和细腻的皮肤。
    
    康复之后,杨盛敏被认定为一级残疾人,拿到了残疾人证,再也没办法出去工作。他开始在家里养兔子。
    
    杨盛敏现在养了80多只兔子,买家都是同村人。兔棚就是杨盛敏用最初卖兔子的钱盖起来的。杨盛敏想盖一个大一点的兔场,可以养上千八百只兔子,白天放养,晚上赶回笼子睡觉,把野生兔子生意做起来。
    
    三年前的变故,痕迹仍在。撩起裤管,杨盛敏把小腿架在小板凳上,脚踝处因为被铁链铐住而化脓的伤口留下了深深的疤。“一变天,连骨头都痛。我就是认输了,才会重新开始。”
    
    他抓起一把红薯梗站起来喂给一只胖胖的大白兔,“你知道吗?这个兔笼就是用关我的铁笼改的。我就是属兔子的,像不像是我被关在笼子里?”
    
    每个月,杨盛敏都要去村卫生所去打针。每天要吃控制精神病的奋乃静。家人最怕杨盛敏的病情反复,再也不让他离开村子一步。
    
    杨盛敏每天的生活就是照顾兔子,帮家里做做农活。晚上家里人都睡了,他就点起蜡烛开始看书。他喜欢看杂志,每次有人去镇上办事,他就托人带杂志来。
    
    晚上看书到11点是杨盛敏至今坚持的习惯,只有这一点让他觉得自己还不完全是一个农民。从兔棚往家里回的路上,杨盛敏一直问着北京是个什么样的城市,难不难生活。至今只去过柳州、南宁、怀化、东莞四个城市的杨盛敏似乎还憧憬着大城市的生活。
    
    回到杨盛敏的家,走进二楼他的房间,只有一张床和一个写字台,没有其他任何陈设。墙上挂着一个药兜,上面绿色的字写着龙泉山医院,里面装的就是杨盛敏每天要吃的奋乃静。(来源:南方都市报南都网宝岛易攻一蟹难求)
    
    写字台边的地上沿着墙放了一长排书,足足堆了一米半,是旧杂志和当初杨盛敏考试时用的参考书。
    
    杨盛敏翻出自己大学毕业时的照片和几年前班里做的通讯录,班里20个人,每个人的名字后面都有自己的工作单位,杨盛敏的名字在最后一个。
    
    这个通讯录每过几年就会更新一次,但杨盛敏的名字后面一直都空着…… (博讯 boxun.com)
46192061245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湖南公务员收服务对象财物将被免职
·郑州将启动聘任制公务员试点 “铁饭碗”被打破
·郎咸平:中国公务员是世界上最无耻的群体
·教师工资不低于公务员被指已提出18年 从未执行到位
·教师工资不低于公务员要求18年未执行到位
·北京公务员招考报名结束 上百个岗位无人问津
·河南公务员日进千万元续:其官商双重身份遭疑
·深圳拟将聘任制公务员比例升至10%以上
·陕西山阳县教育局为幼儿园只招公务员子女道歉
·广东中山官员改分助儿考公务员受审
·网曝陕西山阳公立幼儿园:非公务员子女不得报名
·公务员开公车撞死瓜贩赔80万元欲私了
·广州控烟男子被抓现行 称这有公务员记者不要拍
·新疆公务员考试:绝大多数岗位限定汉族
·海口公务员叫卖限价房指标 转让费最高30万元
·重庆传销公司7个月骗119亿元 大批公务员受骗
·海口公务员为救病妻透支信用卡面临公诉
·凤凰网斥违法公务员比劫匪周克华更害民
·北京为501名退役大学生士兵留91个公务员岗位
·丁华,洪玲玲和刘桂芳联合国上访维权记—中国公务员是世界上最无耻的公务员 (图)
·公务员吃香的背后是社会分配不公
·实名举报被河北高阳县公务员兄妹骗钱骗婚/天津基督徒王彪
·天津基督徒实名举报被河北省高阳县公务员兄妹骗钱骗婚
·中国公务员有面子 美国百姓有尊严
·本溪公务员马志学的编制被挤占,到北京上访 (图)
·天津汉沽公务员殡得一手好葬 (图)
·南京公务员上班时间去寺庙烧香!!你们对得起人民么!!
·为何被公判、示众的总是妓女之类的百姓而基本没有犯了法的公务员?
·企业退休涨1百锣鼓喧天 公务员涨1千无声
·公务员罗中华实名举报,湖北大贪官胡宏新贪腐败露(图)
·一位省直公务员的感慨:几乎全是“官二代”!
·山东大学生村官史进利冒死揭露江西省公务员考试中的骗局
·控告上海浦东新区拆迁管理所公务员刘刚(图)
·公务员招考不应该有党派歧视
·中国国家环保总局仅仅有公务员280名
·广西来宾市的公务员小区(图)
·河南济源市招录公务员 网友举报称存在暗箱操作
·工人日报:请给公务员加薪一个理由
·一个公务员死亡国家要花多少钱 一个惊人的数字
·“曾梁”特首令香港公务员士气低落
·“无偿献血”更应该与公务员评优挂钩
·卖淫非罪化加禁止公务员嫖娼是最佳政策选择 /李银河
·公务员该不该交社保?/周克成
·杨于泽:如何培训公务员的职业道德
·仅给公务员办理房贷是一种“歧视”
·刘逸明:香港17万公务员仅20余人配车让谁脸红?
·公务员不看“黄片”就比老百姓“有道德”了吗
·副市长许迈永倒台为啥女公务员成惊弓之鸟?
·最牛公务员事件需要彻底澄清
·公务员徘徊在“掼蛋和完蛋”之间
·公务员穿“冲锋衣”是向浪费冲锋陷阵吗?
·公务员津贴免征个税遭质疑
·近半女公务员喝酒隐喻性别潜规则
·不要让基层成为公务员考试的跳板
·公务员考录需更加公开 官员干预要摘帽子(图)
·“醉驾罪”不能对公务员法外施恩/薛世君
·中国‘考碗热’(公务员考试)折射出人们的信心不足/王冲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