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毛泽东就是“文革”的元凶,“浩劫”的首恶,必须清算--答毛派狂热份子的反扑与暴力威胁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9月01日 转载)
     来源:参与 作者:几位历史老人
    (参与2012年9月1日讯)最近我们成都22位老知识份子和历史老人,通过国内外网站向即将在北京召开的中共十八发出一封公开信:“必须彻底清算[文革]元凶毛泽东的滔天罪行”。此信如石破天惊影起很大的反响与震动。不少有良知与正义感的人,纷纷来信来电表示支持,认为此公开信合乎历史事实,说出了他们心中想说而没有说出的话,称赞这批历史老人敢说敢言敢讲真话,是国家民族的希望,表示深深的敬意。想不到极左的毛派势力和其拥毛的狂热份子,如丧考纰,对我们进行无理的谩骂,甚而使用“文革”似的血腥暴力语言进行威胁,诸如“老东西”、“老狗”、“老不死”,“砸烂你的狗头”,不讲理不讲法,想要怎么骂就怎么骂,没有丁点法治观念,使人感到我们“以人为本”的和谐国家,仍深陷“十年动乱”的灾难之中,真使人不寒而栗痛心疾首。我们认为有必要给于公开回击与揭露。现把他们来信、来电以及电话号码予以公布。目的有二:一是便于大家谴责这些丧尽天良不尊重历史事实的毛左分子;二是利于公安机关掌控这些作乱暴徒的行踪。
     (博讯 boxun.com)

    他们集中力量攻击的是公开信起草人廖赤明和铁流两位老人。除恶毒漫骂外,还通过手机发来如下短信:
    
    13826977021:毛泽东死了,死得伟大,你们还要清算他,小日本上了我们的钓鱼岛,你怎么不开腔呢?廖先生你是个王大黑,他妈的。
    
    13990527342:发给铁流的短信是:做人要有良心,看问题要实事求是,一分为二,否则要遭报应哦!出门遇车祸,雨天遭雷击!
    
    1825233082:你这个反毛分子不会有好结果的,人民不会放过你这乐西!
    
    13808808612:你这个不死的老东西,
    
    你既然敢反毛,就正大光明站出妈来,别你妈的装逼!操你的!
    
    13242270238:你这个老贼还不死啊!
    
    18737833271:反对毛主席就是反对人民,你个狗日的。
    
    15068272816:死汉奸,毛泽东与你有深仇大恨?死汉奸你有什么资格污蔑毛泽东!
    
    以下这些电话是在昨晚(9月1日)九至下夜一点,有组织、有计划,轮翻多次恶骂老人,并进行生命威胁:“你们这些老狗,敢反伟大领袖毛泽东,杀你全家,杀你子子孙。”
    
    计有13455983765、13990527342、13214018109、15882006972、13826972915、15086272816、13986094297、15566306896、13808806812。15309591232、15698334062、13316668128、13986094297、13808808612、15639083912、13808806612、15639033919。看,多么恐怖!多么血腥!他们脑海里哪有法治?就是“打砸抢抄”杀人、杀人!全是希特勒分子,建议公安机关立案侦查,纠出幕后黑手。
    
    我们正告一切血腥暴力的毛派恐怖份子,你们所作所为早己触犯了共和国法律,如果真的敢于对历史老人动武开刀必将受到人民的严惩。如果我们公开信有违背事实的地方,你们可以写文章反驳,甚至向公安机关举报,怎么能如此呢?我们不会退缩,更不会改变观点 ,毛泽东就是“文革”的元凶,“浩劫”的首恶,必须清算其反人类的罪行。
    
    为了让你们明白历史事实,让你们迷途知返,公布以下材料:毛泽东,这个极其残暴阴损的暴君,还嫌整人不够,杀人太少,再次精心策划和炮制了摧毁中华民族五千年优秀传统与洗劫人类历史文明的“浩劫”—“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他为什么要发动所谓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目的有二:一是走出个人的政治困境,夺回因三年人祸而失去领导权威 ,企图把活活饿死3750多万人的滔天罪恶推给国家主席刘少奇同志。因此他要杀人灭口,借用群众力量,搞臭搞死刘少奇与党内一大批对他有议论和不满的各级领导干部;二是他觉得自已杀人还不够,整人还太少,还未达到“马克思加秦始皇”的个人极权,必须要把“党天下”变为父传子、子传孙的毛氏“家天下”,需要再搞一次“和尚打伞—无法(发)无天”的“群众运动”。
    
    毛泽东一生精于权术,习于调动人类一切恶习的“阶级斗争”,从1965年开始,他就通过江青唆使姚文元起草、发表《评新编历史剧“海瑞罢官”》,从而拉开“文革”序幕。1966年4月,毛泽东为了摧毁以彭真为首的中共北京市委,发动了万炮齐轰“三家村”的战役。邓拓、吴晗、廖沫沙被扣上反党、反社会主义、反毛泽东思想罪的帽子,罢官撤职,关押,隔离审查。邓拓于1966年5月16日“文革”中第一个自杀而死。(这天《人民日报》发表关于文化大革命的檄文《5·16通知》)不久之后是吴唅和他夫人袁震及他们小女儿的全家自尽。 再后是作家老舍、历史学家翦伯赞的自杀。继之是毛泽东的秘书田家英,1966年5月23日,在中南海永富堂含冤自杀(?)而死。他的罪名是“篡改毛主席著作”,在整理毛泽东谈话纪要时,删去了毛泽东关于“海瑞罢官要害”部分。他们都是因写文章批判姚文元为吴晗辩护,得罪了毛泽东而获罪的,人们称他们为“丙辰五君子”。
    
    接着,他出面支持北京大学聂元梓的“造反大字报”,但仍觉火力不够,于是亲自操刀抛出了“我的一张大字报—炮打司令部”。继而八次在天安门城楼接见来自全国的“红卫兵”,提出“横扫一切牛鬼蛇神”、“砸烂封资修”的反人性和反人道口号,鼓励年轻娃娃起来“造反”、“夺权”和杀人越货,打、砸、抢、抄,点燃了“打倒党内走资走主义道路当权派”的熊熊烽火,一时和平宁静的社会秩序大乱特乱。毛泽东仍嫌乱得不够,再次提出“砸烂公检法”,“踢开党委闹革命”的混帐主张,再以“三支两军”挑起全国大规模的“武斗”。
    
    在此期间毛泽东所倡导的“红卫兵”抄家成风,毁坏文物古迹成性,仍意打人杀人何处不是?神州大地一遍血腥。
    
    据不完全统计,从1968年8月18日到12月7日,全国先后有数十万人被红卫兵活活打死,有一千多万户人家被抄家。仅首善之区的北京市,就有十一万四千多户被抄,上海十万户被抄,它所辖的郊区川沙,是个五十多万人口的小县,竟有七千八百多户人家被抄。远在浙江嵊县,有八千余户被抄。连僻远的云南江城哈尼族彝族自治县,也有五百六十五户被抄。山东威海市仅工商界、文化界人士就有二百七十五户被抄家。
    
    在损毁历史文物方面,更是令人痛心疾首。北京市一九五八年第一次普查时政府明令保护的六千八百四十三处古迹,有四千九百二十二处遭到不同程度的破坏。北京体育学院红卫兵还登上颐和园佛香阁,砸了释迦牟尼佛像。北京师范大学二百余名红卫兵,跑到山东曲阜孔庙造反,召开了捣毁孔庙的万人大会。还给毛泽东发来电报说[敬爱的毛主席:我们造反了!我们造反了!孔老二的泥胎被我们拉出来了,‘万世师表’的大匾被我们摘下来了,孔老二的坟墓被我们铲平了,封建帝王歌功颂德的庙碑被我们砸碎了,孔庙中的泥胎偶像被我们捣毁了……],仅北师大谭厚兰率领的红卫兵,共毁坏文物六千余件,烧毁古书二千七百余册,古字画九百多轴,历代石碑一千余座,其中包括国家一级保护文物七十余件,珍版书籍一千多册,给国家造成了无法弥补的损失。
    
    其他名人陵墓,如炎帝陵、成吉思汗墓、朱元璋墓、项羽墓、霍去病墓、张仲景墓、诸葛亮墓、岳飞墓、袁崇焕墓、王羲之墓、吴承恩墓、吴敬梓墓、蒲松龄墓、张之洞墓、康有为墓、徐志摩墓、傅抱石墓、徐悲鸿墓、张自忠墓、瞿秋白墓等,都被破坏。洛阳城东的白马寺,建于东汉永平十一年(公元六十八年),明嘉靖年间(一五五六年)重修。这座中国第一个佛教寺院被红卫兵发动附近农民捣毁。十八罗汉堂被彻底破坏。两千年前一位印度高僧带来的贝叶经被焚。稀世之宝白玉马被砸烂。几年后,流亡中国的东埔寨国家元首西哈努克亲王要来朝拜白马寺。周恩来总理只好将北京香山碧云寺的十八罗汉和故宫收藏的贝叶经运到洛阳白马寺,掩饰文化大革命的野蛮和罪恶。
    
    四川乐山背靠鸟尤山面对青衣江的大佛,高达七十米,红卫兵砸不了,就将背后鸟尤寺的五百罗汉挨个斩首。山西大学红卫兵到佛教圣地五台山破四旧。砸烂庙宇佛像,开和尚、尼姑的斗争会,然后强迫二百八十九名僧尼还俗,回原籍生产队当了社员。陕西周至县境内有存留两千五百年的道教圣地说经台,传说是《道德经》作者李耳讲学的地方。这座道观,以说经台为中心,方圆十里之内,散布着五十多处古迹,包括唐太祖李渊修建的宗圣宫。文革中都遭破坏。红卫兵命令道土们剃头刮须,还俗成家。哈尔滨市尼古拉大教堂,是世界上仅有的两座东正教大教堂(另一座在俄国),教堂建筑连同经卷、器皿,全被红卫兵捣毁。
    
    曾与毛泽东面折廷争的梁漱溟,回忆红卫兵抄家的情景说:[他们撕字书,砸古玩,还一面撕一面唾骂是[封建主义的玩艺儿]。最后一声号令,把我曾祖父、祖父和我父亲在清朝三代为官购置的书籍和字书,还有我自己保存的,统统堆到院里付之一炬。……红卫兵自搬自烧,还围着火堆呼口号。当红卫兵抱出两本大部头洋装书《词源》和《辞海》时,我出来阻止了。我说,这是两部谁都用得着的工具书,而且是一位外地学生借给我的,如烧了就无法物归原主了。红卫兵不理我,还是把这两部书扔进了火海,还一边说:[我们革命的红卫兵小将,有《新华字典》就够了。]红学家俞平伯五十年代被毛泽东钦定为[资产阶级反动学者]。自是红卫兵的重点攻击对象。抄家时用麻袋劫走了俞家几代仅存的藏书,一把火烧掉了俞氏收藏的有关《红楼梦》研究资料。前交通部长章伯钧是著名的[大右派],藏书逾万册。他的住所被附近一所中学的红卫兵占用作为[红卫兵总部]。冬天到来时,章氏藏书成了红卫兵头头们昼夜烤火取暖的燃料。后来,除少数善本被北京图书馆收藏外,其余全部被送往造纸厂打了纸浆。在上海,画家刘海粟珍藏的书被红衙兵抄出后,堆在街上烧了五个多小时,焚毁字书文物不计其数。中央文史馆副馆长沈尹默是名满天下的书法大家。年届八十四岁的沈老怕自己的[反动书画]殃及家人,又担心焚烧时让外人看见告发,罪加一等,将毕生积累的自己的作品和一批明清大书法家的真迹一件一件地撕成碎片,在水盆里泡成纸浆,再手攥成纸团,让家人夜深人静时拎出家门,倒进苏州河。字画裱褙家洪秋声老人,人称古字画的[神医],装裱过无数国宝级文物,如宋徽宗的山水画,苏东坡的墨竹,文徵明和唐伯虎的作品。他耗尽家财、费尽心血收藏的名人字画,被红卫兵付之一炬。他含着眼泪对人说:[一百多斤的字画,烧了好长时间啊!在苏州桃花坞木刻年画社的画家凌虚,五十年代曾手绘一幅长达五十尺的《鱼乐画册》,被政府拿去,作为国宝送给印尼总统苏加诺。他用了几十年工夫,收集到的上千张中国各地的古版画,连同他的国宝级佳作,通通被红卫兵烧毁。
    
    更为可怕的是全国各地“造反派”除大杀特杀与自已观点不同的人民外,还集体屠杀“地富反坏右”五类分子,连三岁的幼儿也不放过,北兴的大兴与湖南的道县,尽全家全家的灭杀。真叫惨绝人寰,亘古未有,请问是谁之罪?
    
    有资料表明,从1966年6月至1974年11月的短短几年时间里,被毛泽东直接和间接逼害至死、自杀、的党和国家领导人有120人之多,各界知识文化科技精英高达一万二千余人。据不完全统计,,在这血雨腥风的十年,全国有1亿人挨整,有2000万人死于非命。这是何等的罪蘖啊!
    
    谁是“文革”元凶?毛泽东!
    
    谁是“浩劫”首恶?毛泽东!
    
    你们能否认吗?又否认得了吗?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 (博讯 boxun.com)
55595221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必须彻底清算“文革”元凶毛泽东的滔天罪行—— 一批历史老人致中共十八大的公开信 (图)
·家庭教会起诉抗议“文革”式罪名 (图)
·中国第一个文革博物馆在汕头澄海建成亮相--兼谈胡锦涛新极权主义特质 (图)
·不忘文革遗毒,范子良先生纪念受迫害45周年
·文革对薄熙来那代人的影响
·《知青》被指美化文革 网民呼吁停播 (图)
·文革白卷英雄张铁生持股公司拟上市 身家或超3亿 (图)
·文革时期一枚未发行邮票拍出730万 创记录 (图)
·文革教训:不能再出毛泽东“薄泽东” (图)
·铲除薄熙来“遗迹” 北京祭文革手法
·安徽异议人士李文革、张林欲会友遭国保传唤威胁
·李文革、张林被国宝带走
·薄熙来的文革经历和他中南海里的“红卫兵战友们”
·薄熙来的文革经历和他中南海里的“红卫兵战友们”/宋永毅
·中国官媒大量使用文革语言声讨薄熙来
·薄熙来文革曾偷书卖钱
·官媒大批薄 文革常态“表忠心”再现
·民国高官后人起诉文物局要求公开文革时查抄财产清单 (图)
·曹思源:“文革”受害者反感重庆手段,进行政治体制改革刻不容缓!
·台属、中菲混血归侨张振强“文革”遭害致死
·文革在山东机床附件厂的重演
·武汉经租房文革产2011年最后一天
·文革10年的成就空前绝后!
·资产阶级自由化——一个沿用至今的“文革”概念
·否定"文革"的摘桃派就是中共第三代领导人(一)/上海郑恩宠
·文革给我造成一生的惨痛/毋秀玲
·甘肃庆阳:重演“文革”闹剧——主管处长的舅舅秘密优先拿到国有资产?/肖石
·“文革”闹剧还在上演-甘肃庆阳大搞“人人过关”
·我从文革中得到什么?
·再忆“文革‘八.一八’”和 “红八月”
·古迷:文革中的“黑N类”
·发动文革的目的是为了掩盖大饥荒的罪责
·“神九飞天”胡坠地——“胡最美”大跃进传承文革DNA
·郭永丰:文革恶习乃中共固守人治之必然产物
·文革恶习乃中共固守人治之必然产物/郭永丰
·文革的土壤与薄熙来现象
·“红小将”凸显大学生对“文革”缺乏认知 (图)
·薄熙来与“文革”/武振荣
·文革离我们有多远?/田沈生
·文革:中国人“迈”不过的“坎儿”/武振荣
·80后致总理先生:心中之文革难防也! (图)
·年轻人怀念文革因为真相难寻/张千帆
·在西藏没有停止过的“文革”
·王友琴:文革历史写作的主要分歧
·基督徒不希望重回文革/孟渊沛
·冼岩:薄熙来案要如何才能避免重蹈文革悲剧?
·胡温打薄复活了文革的政治模式/陈维健
·北京观察:中央更应反思“文革”和毛泽东的罪恶 (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