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男子要求政府公开三公经费 官员指责其不道德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8月28日 转载)
    来源: 新京报
    
    男子要求政府公开三公经费 官员指责其不道德


    廖红波 43岁,湖南湘潭人,媒体人。
    
    对话动机
    
    廖红波个体监督政府的举动,引发舆论关注。
    
    8月21日,湖南宁乡县法院开庭审理廖红波诉玉潭镇政府不作为一案,驳回了廖红波的诉讼请求。
    
    今年3月起,湘潭人廖红波向湖南长沙、湘潭等地十余个镇政府申请公开“三公经费”信息,无一回复。廖红波认为政府不作为,将数个镇政府告上法庭。这些案子中廖红波已败诉3起。有3个镇政府在法院立案后,公布了信息。廖红波的举动引来不同观点。有基层官员认为他给政府找麻烦,也有声音为公民监督政府叫好。
    
    【“策划”】
    
    十余镇政府无一回复
    
    新京报:怎么会想到向镇政府申请公开“三公经费”?
    
    廖红波:是受到去年李劲松律师向国家多部委申请公开“三公经费”的启示。他向国家各部委申请,我向基层乡镇申请,也有对比的意义。
    
    新京报:你是以什么理由申请获取信息的?
    
    廖红波:我提交的理由是,有朋友邀请我撰写2012年《湖南小康年鉴》的一部分,需要参考资料。
    
    新京报:这个理由得到回复了吗?
    
    廖红波:完全没有,没有一个镇政府给我回复。我向十余个镇政府发了挂号信,本以为会有一两个镇政府提供材料,但一个也没有。
    
    新京报:你没询问过不回复的原因?
    
    廖红波:没有,我已经发出了正式的申请,而且确认镇政府签收了,我没必要再去问。如果他们不答复,我就起诉。根据《政府信息公开条例》规定,他们必须在“15个工作日内答复”。
    
    新京报:你从一开始就打算起诉镇政府?
    
    廖红波:我当然有乐观的估计,也有最坏的打算。
    
    新京报:作为媒体人,“策划”这样的事件,不担心有人说你炒作?
    
    廖红波:我并不是策划“新闻”,一开始,我也没打算报道此事,而是想通过这一系列申请和起诉,调研下中国基层信息公开的问题,并希望写一份研究报告。
    
     【回应】
    
    “没事干,干点啥不好”
    
    新京报:你向十多个镇政府提出申请后,没有收到任何回复?
    
    廖红波:只有一个镇的办公室主任收到挂号信的第二天,给我打了个电话。他问我,“你写这信是什么意思”。我说意思在申请书上已经写得很明确了。他说“行吧”就挂了电话,再没音讯。
    
    新京报:那你起诉镇政府后呢?
    
    廖红波:我起诉了5个(起诉6个镇政府,1个未立案),有3个镇政府在法院立案后向我提供了“三公信息”。湘潭县易俗河镇在立案第二天就把相关资料发给了我。
    
    新京报:有没有镇政府私下和你沟通,或找人做你工作?
    
    廖红波:政府从没和我沟通过。只有宁乡县一个法官做过我的工作,说灰汤镇已经把信息提供给你了,不如撤诉吧。
    
    新京报:在法庭上,镇政府的态度如何?
    
    廖红波:有4个镇政府是代理人到场。只有湘潭市某区的一个镇政府是镇长出庭。他抱怨说,如果人人都申请公开信息,那镇政府别的什么事都不用做了,光回复大家的申请就忙不过来了。
    
    新京报:你和镇政府官员们交流过对此事的看法吗?
    
    廖红波:没交流过。能感觉到他们对我的无奈和冷漠。我听到他们在庭下议论,“从来没有碰到过这种事情”“这人没事干,干点啥不好?”
    
    新闻回顾:湖南男子要求政府公开三公经费被判理由不成立
    
    近日,媒体曝光湖南湘潭人廖红波向宁乡县灰汤镇、玉潭镇以及湘潭等地基层政府单位申请公开三公消费信息。廖红波因未得到答复将玉潭镇政府告上法庭。8月21日上午,宁乡县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此案,法院认为廖红波请求被告公开“三公”的理由不成立,驳回诉讼请求。
    
    【争议】
    
    “如果人人都申请”
    
    新京报:告三个镇政府败诉,法院判决都是什么理由?
    
    廖红波:两个理由,一个是我不是辖区的居民;一个是我请求公开“三公”的理由不充分。例如说《小康年鉴》没有授权我采集数据。
    
    新京报:你如何看待这两种理由?
    
    廖红波:挺荒谬的。《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并没有规定必须是辖区内居民才能申请。但当我是辖区的居民时,比如我是湘潭人嘛,湘潭法院也判我败诉。解释权不在我这里,在法院那里。
    
    玉潭镇政府质问我为什么要知道玉潭镇三公消费情况,“干你何事”?这种推断,是提倡人人自扫门前雪吗?
    
    第二点也不成立,我的确在帮朋友撰写年鉴。
    
    新京报:网上也有人支持湘潭那名镇长的观点,认为如果人人都申请信息公开,政府会忙不过来。你怎么看这一观点?
    
    廖红波:我不赞同。因为公开信息可以有多种公开方式,可以出版、可以在公共场所告示,也可以公布在政府网站上。而且,如果全国每个人都关心一个镇的三公经费,那只证明,三公经费是这个地方的头等大事,更该及时公开了。
    
    新京报:易俗河镇政府向你提供了“三公”信息,但你还坚持起诉他们,为什么?
    
    廖红波:我将该镇的“三公”信息放在了微博上,他们镇上的一个领导对媒体说我的行为“不道德”。
    
    我对这种说法很气愤。他们在向我提供“三公”信息时并未注明要保密。我认为他们这样做是对《政府信息公开条例》认识还不够,所以我坚持起诉,要追究他们的行政不作为。
    
    【案子】
    
    引关注以“增强意识”
    
    新京报:有两个镇向你公开了“三公”信息,你认为信息中反映了哪些问题?
    
    廖红波:这个我不予评价。我要求的是信息公开,至于信息本身反映了什么,我觉得该由财政专家和审计部门做结论。
    
    新京报:为什么只向镇政府,而不向区、县、市等政府申请信息公开?
    
    廖红波:就我个人的经验,如果政府不回应我的申请,我起诉镇政府不作为的话,法院立案的可能性,远远大于起诉县、市、省政府。我采访过不少案子都是由于地方政府干涉而无法立案。
    
    新京报:挑软柿子捏?
    
    廖红波:先从容易的做起啊。我需要法院立案给政府一定压力,而不是政府不理睬这件事就悄无声息地结束了。民众也可以通过我的例子,增长监督政府的意识。
    
    新京报:立案成功率怎么样?
    
    廖红波:还算比较高,我起诉了6个镇的政府,只有长沙市开福区法院没有立案,剩下的5个都立案了。
    
    新京报:法院对立案的态度如何?
    
    廖红波:基本都让我回家等,过十几天就立案了。有一个法院的行政庭庭长告诉我,他们对要不要立案比较犹豫,还专门请教了市中院和省高院,对方都告诉他们应该立案。我觉得湖南省司法系统高层还是很支持信息公开的。
    
    新京报:法院最终都判你败诉了。
    
    廖红波:是啊。我起诉宁乡县灰汤镇,法院的法官就做我的工作,说撤诉算了,我说考虑考虑,她说,别考虑了,现在就过来撤诉吧。还未审理,法院就劝被告撤诉,可见法院对地方政府很维护。
    
    【后续】
    
    “会坚持上诉”
    
    新京报:你认为乡镇公开“三公”为什么这么难?
    
    廖红波:首先,上级政府都没有全部公开,叫乡镇公开,他们自然不愿意。其次,操作起来有些难度,因为这方面的法规和制度也不是很配套,公开到什么程度,镇政府不知道该怎么做。
    
    新京报:对于公开“三公”的要求,有人认为对镇政府太过严格了,你怎么看?
    
    廖红波:“三公”花费的每一分钱都是老百姓血汗钱。一个基层政府,连公开“三公”的勇气都没有,你还指望他会去关心“老百姓最急、最怨、最难、最盼的民生问题”?
    
    新京报:你的朋友和家人怎么看你这一行为?
    
    廖红波:朋友几乎没赞成的,家人认为这是和政府作对,没好果子吃。但这怎么是和政府作对呢?我这是帮助政府来完善其自身。
    
    新京报:目前你被判败诉三次,会上诉吗?
    
    廖红波:会上诉的。因为我要的是一个过程,上诉是我申请公开“三公经费”的一个部分。我不在乎最终输赢,但我会坚持上诉。 (博讯 boxun.com)
2619209094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去年北京三公经费支出8.64亿 公车支出5.98亿
·中国红十字总会2011年三公经费支出151.16万元
·中国贸促会2011年"三公经费"支出4835.74万元
·国务院办公厅2011年三公经费支出439万元 (图)
·国务院参事室2011年度三公经费支出346.37万元 (图)
·新华社公开2011年三公经费 实际支出逾4501万 (图)
·审计署:三公经费绝非公款吃喝同义词
·审计署:中央部门预算存三公经费概念不清问题
·北京"三公经费"公开部门增20个
·机关事务管理条例开征民意 拟定期公布三公经费
·中国拟规定县级以上政府定期晒三公经费
·北京44部门今日公布三公经费 含财政局与审计局
·浙江开化县长助理因三公经费入狱 曾自发打牌费 (图)
·2011年中央部门三公经费盘点:信访局增幅最高
·中央部门三公经费账被指太简略 公车浪费惊人
·国家宗教事务局2010年三公经费713.22万 (图)
·中国中央单位公布三公经费情况令民众困惑
·银监会公布“三公经费” 公务用车费用占八成
·中国红十字会总会“三公经费”财政拨款情况 (图)
·三公经费证明我们离财政民主有多远/郎咸平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