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王德邦:政改“成就论”就是“不改论”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8月02日 转载)
    编者按:
    再过两个月执政党就要召开十八大了,对于民间呼唤已久的“政治体制改革”问题能否在中共十八大上搬上议程,本文作者根据近期当局通过各种渠道所释放的信息得出了明确的结论:十八大是没有什么政改可能性的。为什么?在于目前的官方正大力宣扬所谓“政改成就论”,既然“成就”已经很大了,而且最高执政当局认为“特色论”完全正确,那还能期望“政改”什么呢?但是本文作者对此陈词滥调进行了深刻的批评,明确指出“中国政体的严重落后已经导致社会无法前行”,严肃宣布:
     “中国必须厉行政改,且唯有政改才能重生!” (博讯 boxun.com)

    
    
    对于今天中国喧嚣的政改“成就论”,我们只要稍微回顾一下,就不难发现,这其实就是曾经臭名昭著的“五不搞论”(不搞多党轮流执政,不搞指导思想多元化,不搞“三权鼎立”和两院制,不搞联邦制,不搞私有化)的变种,是与“五不搞”一脉相承,互为沆瀣。对于这种政改“成就论”,中国公民应该引起足够的重视并保持应有的警惕!
    
    
    (《零八宪章》月刊首发,欢迎转载)
    
    
    
    
    
    
    政改“成就论”集中表达出来的是今年5月14日《求是》杂志汇总了2009年以来官方对政改的一些论述,总归为《我国政治体制改革成就斐然》。该文对于所谓的“成就”主要从六个方面进行了归纳,即:社会主义民主政治, 基层群众自治,选举制度改革,形成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律体系,司法体制改革,人权事业不断进步。 无独有偶的是,在5月14日同一天,《人民日报》发《我国政治体制改革取得重大进展》一文,其中谈到政改重大进展方面为:人民民主权利得到充分保障,基层群众自治健康发展,人民有序政治参与热情高涨,政府运行快步走向法制化、规范化。
    
    
    今天看来这两篇文章绝非偶然,也不是某家或某派的意见反映,因为从此后中国主要官媒载文及大批重要官僚出面谈论政改时,都事实上是对这两篇文章的背书,可见这两文应该就是中国统治集团内部经过反复商讨、争辩,甚至较量后达成对外的统一口径,用他们内部的行话就是“组织的统一意见”。对此还可以从另一个侧面来印证的是,从5月14日之后,中国体制内曾反复呼吁政改的温家宝总理就很少再谈论政改话题了。
    
    
    对于5月14日《求是》与《人民日报》关于政改的定调,如果有人还不能理解,那么7月23日中共最高层对政改问题的讲话,就鲜明地回答了社会对政改的质疑:“改革开放以来,我们始终把政治体制改革摆在改革发展全局的重要位置,坚定不移加以推进,取得了重大进展,成功开辟和坚持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发展道路。”这就意味着:其一、中国政治体制改革从改革开放之始就一直摆在重要位置,“坚定不移加以推进”,且“取得了重大进展”;其二、政治改革就是“成功开辟和坚持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发展道路”。这事实是对5月14日政改“成就论”的再次重申。
    
    
    作为与政改成就论呼应的是中国近日执法界纷纷通过不同形式来发出对那些敢于质疑现行体制与中央成就者的警告。如7月24日北京市委常委、市公安局局长傅政华在召开的北京暑期网络环境整治工作部署会上表示,对利用互联网从事贩卖违禁物品,制造和传播政治谣言,攻击党和国家领导人及现行体制,情节轻微的将予以公开警告,情节严重的要依法严厉打击。这其中的“攻击现行体制”就直接指向政改中对现体制各种问题所提出的质疑,它事实是对政改成就论不容置疑的另一种表述。
    
    
    如果有人对北京市公安局长傅政华言论表示愤怒,那显然是没有看清这话后面的深层背景,事实上这显然不是傅政华及其所代表的北京公安局的态度,而是更高层意旨在北京公安局的反映,因为就在7月25日最高法就发出了“从严惩处危害国家安全等犯罪”的告示。由于在刑法中将危害国家安全定义极其空泛,其中将“以造谣、诽谤或者其他方式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推翻社会主义制度”,即“煽颠罪”也归类于危害国家安全之中。而长期以来,在中国司法实践中,那些“煽颠罪”都是些因言治罪的案子,这些案子都是因为当事人独立思考而发出了与政府不同的声音,或者对现体制提出了较严厉的批评,结果招致被以危害国家安全罪重判。所以,现在最高法发出严惩危害国家安全,应该就释放着收紧言论空间,打击那些敢于对现体制提出质疑与批评的人的强烈信号。由此可见,这种严厉打击批评现体制者的行动应该来自中共高层,至少是政法系统当下统一的行动。
    
    
    由中共最高层给政改定调,到北京市与最高法发出严打“造谣”、“攻击现体制”与“危害国家安全”来看,封杀对现体制及其领导提出任何质疑、批评声音已经成为政法系时下的工作主题,而轰炸式宣传政改成就与现体制优越则是中宣部隆重上演的大戏。这种严打与宣教的硬软两手,围绕的中心就是维护现体制与现领导,这种维护的基础与前提当然是改革成就,改革成就自然不能将政改成就排除在外,试想辉煌到要成为世界模式的改革,理所当然有优越的、不容置疑的政治体制。在此情况下,怎么可能容忍政治体制改革的滞后论与没有政改论呢?
    
    
    中国政改“成就论”无疑成为当下中国以打压来维护、以宣传来推销的政治重头产品。然而这种成就论只要回到现实,其虚幻与欺骗本性就暴露无遗。不仅中国国内目前每年达到二十几万起的群体事件,数千万的上访民众,社会贫富两极分化,基尼系数高居等等,无不在控诉着政改成就的伪诈。同时世界各种人权机构每年从新闻自由、记者关押及公民参与政治度来评比衡量排队中,总会让人伤感地在最后几名中找到中国的名字。虽然这种评比经常引起政府诱导下的中华民族对“敌对势力”的愤怒与想象,但当大家注意到这些评比机构平日也大胆对本国政府严辞指斥,甚至公然逼得总统辞职、内阁倒台时,又常常使这种“敌对势力”的言说失去方向。如此内忧外患,真使这个“政改成就论”在现实的层面找不到落脚之地,以致常常被抹得面目全非,或被剥得体无完肤,甚至连遮蔽隐私的一点档布也无处找寻。
    
    
    政改“成就论”遭遇现实如此毁灭性阻止,为什么今天仍然是官媒与官府唱和祭拜的圣品?究其原因大概:其一、是执政当局需要对本届工作的历史性盖棺定论,他们认为如何评价事关人生千秋功罪,若说政改滞后或甚至没有启动,那当然不会是功了。其实历史从来不是官方私史,更不是御批钦点,这在古时孔子编《春秋》、司马迁著《史记》,就见证了。更何况信息如此发达的今天,哪有编造欺瞒的余地?当然没有政改也并非就定死是罪错,因为没有政改有主观不改与外力阻扰无法改之分。如果是主观能改而不改当然是错失历史,罪责难逃。但如果是外在阻力使自己无法改,那就并非本届当权者之过。这种外力阻扰下不能改的情况,坦然承认显然是对历史的负责,是对后人的交代,是能得到历史公正的理解与认可的,而如果刻意掩盖,那却是误导现在,遗祸子孙,是不会为历史所原谅的;其二、畸形经改下豢养出的权贵集团,强烈需要这种体制的的延续与不变,这是他们利益最大化的保障。当然他们急需要通过认可多年来改革的成就,以证明其产生与存在的合法与正当,他们当然容不得对政改成就的质疑与否定。
    
    
    不管是哪种情况,中国政体的严重落后已经导致社会无法前行的现实决定了中国必须厉行政改,且唯有政改才能重生!而如果今日中国社会坚持认定过往政改已经成就斐然,那么就意味着将来也会延续过去的政改,那就是历史上的“萧规曹随”,那就是遁旧履陈,就是坚决不改的变相宣誓。对于今天中国喧嚣的政改“成就论”,我们只要稍微回顾一下,就不难发现,这其实就是曾经臭名昭著的“五不搞论”( 不搞多党轮流执政,不搞指导思想多元化,不搞“三权鼎立”和两院制,不搞联邦制,不搞私有化)的变种,是与“五不搞”一脉相承,互为沆瀣。对于这种政改“成就论”,中国公民应该引起足够的重视并保持应有的警惕! (博讯 boxun.com)
207708103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江泽民要求学习民族发展史是重要政治改革的信号
·熊玠:邓小平遗嘱胡温政治改革
·福建80岁老人呼吁政治改革平反六四
·政治改革呼声大 中共怎么办?(一) (图)
·政治改革呼声大,中共怎么办?(二) (图)
·陶铸之女陶斯亮:反腐败是政治改革的突破口
·俞可平:政治改革的合理路径
·“中国发展论坛2012” 政治改革紧迫是共识
·韩志国发最后一篇微博:没有政治改革就没有市场经济
·地方两会进行时 学界吁司法及政治改革
·香港新书预测习近平将启动政治改革 (图)
·柳传志:希望中国进一步经济改革、文化改革和政治改革 (图)
·国庆讲话 温家宝再提政治改革 (图)
·温家宝谈政治改革司法要独立
·政治改革要在[党的领导下]进行――胡锦涛政权的[笼中民主化]/朱荣
·中国民盟副主席张梅颖呼吁政治改革引关注 (图)
·胡锦涛讲话中关于改革开放和政治改革的内容
·温家宝访问马来西亚再提政治改革
·温家宝:中国有必要推动政治改革
·中国政治改革是向人民赎罪 求得人民的谅解与尊重
·解龙将军:中国政治改革需要枪杆子支持
·中国没有政治改革哪里值得爱?/秋风
·废除政治局建制是政治改革中最难也是最易的捷径/右志并
·陈光诚事件是检验政治改革意愿真假的试金石
·薄熙来事件或推动中国政治改革
·倒薄呼唤政治改革/苏冀
·何永全:中国政治改革有多少可能性
·北京观察:从清明节的诡异看中国的政治改革 (图)
·温家宝追求的是什么样的政治改革?/黄秀辉
·平反“六四”真诚忏悔 走出政治改革第一步/陈维健
·也谈中国政治改革
·吴敬琏:中国当务之急是推进政治改革
·温家宝总理推动政治改革已有重大成果/王会
·对“政治改革”与“革命”的探讨/凯雲
·对“政治改革”与“革命”的探讨/凯雲
·“茉莉花革命”说明了政治改革 “瘸腿效应”/朱浩阳
·中组部老干部崔武年:我对政治改革的十三点看法
·经济改革巨人与政治改革矮子张之洞 /史东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