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惊爆三峡水坝不是国家投资 民怨沸腾
请看博讯热点:三峡工程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6月01日 转载)
    (中央社) 近日有人在大陆网站揭露,三峡水坝「并非由国家投资」,而是透过电费徵收建设基金集资兴建的,留言引起民间颇大回响,有待官方澄清。
    
      腾讯微博网友「吴志和」昨天留言说:「三峡工程不是国家投资的,而是由自1993年起即向民众徵收『三峡工程建设基金』特别税支持的。」 (博讯 boxun.com)

    
     留言说:「该项特别税暗藏在电费中,每度电7厘至1.5分,其徵收期限是三峡工程完工。」
    
     留言并指出,三峡工程于2006年全线完工,这项特别税并未停止徵收。
    
     「吴志和」说:「发一个文件就能够让全国老百姓为三峡工程买单,三峡发电赚了钱没有老百姓的份罢了,还要继续收费,还要继续涨电价,有这样黑良心的吗?」
    
      他要求大陆财政部公开10年来这项基金的总收入。
    
     据「吴志和」张贴的相关文件证据,这项徵税的项目名称为「三峡工程建设基金」,文件为「国发办(1993)34号」、「财企(2002)651号」,以及「财企(2003)155号」。
    
     文件註明资金的管理方式为「缴入中央国库」,徵收期限为「待三峡工程完工取消」。
    
     这则留言在腾讯微博引起颇大热议,部分网友要求政府相关部门予以澄清或证实。
    
     网友「张刚胜」留言说:「我们的钱到哪里去了?去为他们建了三峡,替他们赚钱,回头让我们为三峡后遗症埋单。」
    
     网友「冯淘女」说:「三峡工程当年就有良知水利专家坚决反对,依然顶风而上,为此专家受责难。时至今日依然知错不改,恶性循环!」
    
     不少网友也趁机发难,批评三峡水坝不该兴建。
    
     网友「大好好」留言说:「三峡工程就是一个祸国殃民的工程,就好比一个人的腿上扎着一个很紧的橡皮筋,血液不流通就要出大问题,水是生态环境的血液,如果水不流通,生态环境势必会恶化,出现大旱大涝也不足为奇了!早晚会炸掉的!」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433012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三峡坝区宜昌遭遇今年最强暴雨 13万人受灾
·500余艘船舶积压三峡水域
·三峡最大隐忧浮现:齐岳山东北断裂 (图)
·库区周边险情危及十万人 三峡面子工程遗留祸患
·三峡库区滑坡塌岸风险大增 约10万人面临搬迁
·三峡地下电站全部机组预计今年汛前投入运行
·三峡集团入主葡萄牙电力 成功中标21.35%股权
·宜昌三峡库区“学生渡”连续41个月零伤亡事故
·三峡库区连遇恶劣天气 江面雾障影响行船安全
·重庆三峡库区发现11座战国至六朝时期墓葬
· 国内首次承认三峡工程设计有失误
·三峡水域遭遇大雾天气 170余艘船舶滞航
·长江上游干流洪水减退 三峡水库水位涨至约167米
·国投甘肃小三峡发电公司发生中毒事故 两人死亡
·三峡175米蓄水首日水位上涨0.68米 同比减少8米
·湖北1600余名学生搬离三峡库区最大易滑坡体
·三峡工程9月10日启动175米试验性蓄水
·世界内河最大豪华游轮“长江贰号”在三峡首航
·重庆三峡广场一吊车发生仰翻 伤亡状况不明 (图)
·苍天落泪-------三峡实验水库移民的跪地哭诉
·八百高阳三峡移民给总理的求救信
·红线错误? 三峡移民的新居要被再淹一次
·从格伦峡谷大坝的故事 看三峡大坝
·金刀:为了三峡“六万一千个阶级弟兄”
·吴希:三峡工程的「国家机密」
·农民揭发三峡工程腐败被扣泄露机密罪
·非法:三峡工程的真正要害所在!/屈陆民
·温家宝真是个好总理:要用三峡为赵紫阳祭魂/东晓霓裳
·解龙将军:三峡工程是长江命运的“六四大屠杀”
·中共造三峡大坝罪在当代祸在千秋/ 陈维健
·跟“三峡利益集团”算账/陆不平
·黄奇帆:三峡水位不宜大起大落 应收窄落差
·快把三峡大坝炸了吧!/作者.柳白
·三峡大坝:一群疯子战胜了一个科学家 申纪兰误国/石三生
·三峡总公司:三峡致重庆气候异常说法没根据(图)
·三峡工程让重庆更脆弱?
·解决三峡工程遗留问题还任重道远/鲁家果
·司马平邦:德国人敢在三峡头顶建巨型化工厂?
·三峡工程会否是多米诺骨牌坍塌的第一张/何必
·刘晓竹:从三峡大坝到共产大厦
·三峡大坝成旅游热点,各方蜂拥抢食,反垄断纷争(图)
·陈破空:三峡大坝,再起争端
·长江发生百年不遇的枯水 是三峡大坝“拦”出来?
·三峡告别之旅引出的思考与忧虑
·告诉你一个真实的三峡/赵世龙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