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吴英案首席掮客现身:我至今不认为她诈骗了我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4月25日 转载)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作者:李伊琳
     (博讯 boxun.com)

    4月20日,吴英案由最高院发回重审。一场历时5年、牵动世人神经的非法集资案再度峰回路转。
    
    新华社援引最高院裁决书清晰的罪名陈述,吴英集资诈骗数额特别巨大,给受害人造成重大损失,同时严重破坏了国家金融管理秩序,危害特别严重,应依法惩处。吴英归案后,如实供述所犯罪行,并供述了其贿赂多名公务人员的事实,综合全案考虑,对吴英判处死刑,可不立即执行。案件发回浙江高院重审。
    
    吴英案此一转折,对当时处于次层级的11名非法集资人有何影响?本报记者根据近日曾当面与吴英案中的首席资金掮客林卫平晤谈的人士提供的材料,试图再次还原吴英案发前的借贷细节。
    
    调查显示,在吴英的借贷金字塔体系中,处于塔腰的是这11名“直接受害人”,而塔基则是向这11人提供资金的上百名“下线”。而塔腰上最大的一块“巨石”,则是一个被吴英亲热地呼作“表哥”的神秘人物——林卫平。

“直接受害人”们
    
    “我是20日下午知道这个消息的,很快就接到(金华市看守所)樊金勇所长打来的电话,接听后,(吴英案二审主审法官)金子明在电话里告诉我,发回重审了,命是保住了。”吴永正推测,当天下午,法官应该是到金华看守所向吴英送达最高院的复核结果。
    
    吴英的辩护律师之一张雁峰4月24日向本报记者称,至今家属和律师均未收到相关法律文书。“法律没有规定一定要给,或者不给。”
    
    “我们还是坚持认为吴英是无罪的。”4月24日,吴英的父亲吴永正对本报记者说此话时,他在原地踱来踱去,并特意拉高了声调。吴英的律师至今也仍然坚持“无罪辩护”的方向。吴永正甚至认为此案“应该异地重审”。
    
    但最高院的裁定书称,吴英在集资过程中使用了诈骗手段,她隐瞒其资金均来源于高息集资并负有巨额债务的真相,并通过短时间内注册成立多家公司和签订大量购房合同等进行虚假宣传,还向被害人谎称欲投资 “高回报项目”,骗取被害人信任。
    
    浙江省高院的终审刑事裁定书称,这些直接受害人有11人,分别为林卫平、杨卫陵、杨志昂、杨卫江、蒋辛幸、周忠红、叶义生,龚益峰、任义勇、毛夏娣、龚苏平。
    
    新华社在报道最高院的裁定时称,除蒋辛幸、周忠红二人在被骗之前认识吴英外,其余都是经中间人介绍而为其集资,并非其亲友。
    
    此话被一些法学界人士解读为,蒋、周二人被作为吴英的亲友剔除出来,将带来直接受害人人数或涉案金额的变化,从而影响对吴英的最终量刑。
    
    对此,浙江的一位法官认为,此两名“亲友”是否最终被剥离在刑事赔偿之外,还要看浙江高院的后续处理。而且,具体最高院的裁定书目前也没全文公布,所以这些后续的细节处理并不清晰。

吴英身后的神秘“表哥”
    
    外界很少知道,吴英的神话其实是一个叫林卫平的义乌人打造的。此人即11名“直接受害人”之一,被称为11人中的首席“掮客”。
    
    当年,吴英被捕后没几天,第二个被捕的就是林卫平。2009年1月,他因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被东阳市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6年,并处罚金30万元,前年假释,他个人的汽车、别墅和现金资产至今仍被冻结。
    
    他和她本无瓜葛,但自从他被她的“踏实能干”折服后,他便接连不断地把成捆的资金砸向这位年轻姑娘,直到最后不能自拔。
    
    吴英和林卫平相识的路径转了两个弯:2005年,吴英先通过义乌人杨军认识了骆华梅,骆又将自己的表哥林卫平介绍给吴英。刚一认识,吴英就熟络地跟着骆华梅管林卫平叫“表哥”。
    
    后来的事实表明,“表哥”在义乌资金市场的江湖地位非同一般。在吴英案发之前,林卫平在义乌当地专做“资金生意”,一直信誉良好,义乌的老板们都愿意将手头的闲钱放到他那里去放贷。“谁需要借给谁,赚取中间的利差,相当于一个不合法的银行。”林卫平曾对人说。
    
    2009年时法庭认定林卫平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的涉案金额是8.6亿。而在吴英案中,林卫平是吴英的第一大债主,他先后借给吴英的资金4.7亿元。
    
    据一位近期接触过林卫平的知情人士描述,“表哥”40多岁,不胖不瘦,留着板寸头,戴着眼镜,身着一件休闲西装,显得斯文而腼腆,看不出一点落魄的样子,也不像是个很强势的人,更没有一点江湖气。“你无法把他的形象和一个手里经常流转着数亿元资金的生意人联系在一起。”
    
    金华市人民检察院的起诉书称,2006年3月至2007年1月,吴英以集资为名从林卫平处非法集资人民币47441万元,已归还本金9855万元,支付利息5001万元,实际集资诈骗32585万元。
    
    林卫平没能追讨回来的这3.2亿元,占吴英3.8亿元总债务的绝大部分。而二审判决中估算的吴英剩余财产仅为1.7亿元。
    
    吴英如何判决,对于林卫平意义不是很大。“但他说,希望吴英能够好好活下去。他最关心的是案子早点判,早点把钱拿回来,这也是对他自己的债权人的一个交代。”前述知情人士转述林卫平的话说。
    
    据法院认定,吴英非法集资的对象,除11名直接受害人外,还包括向林卫平等人提供资金的100多名“下线”,以及俞亚素等数十名直接向吴英提供资金,但因先后归还或有房产等抵押,未按诈骗对象认定的人。
    
    林卫平也不认为吴英诈骗了他。“比如我是个卖杯子的,一个人没给钱先把杯子拿走,回家途中打碎了,后来也没给我钱,我总不能说人家就是骗我的吧。”在最高院审核吴英案期间,林卫平曾对前述知情人士作此表示。

还原借贷之路
    
    据知情人士介绍,吴英2005年与林卫平相识,2006年初她登门拜访林卫平,想借1000万元,承诺10天后归还。林卫平当时做了一个判断:“一个女孩不会去赌博,不会去洗钱,如果真正办企业的话,亏也亏不到哪里去。”
    
    林卫平把钱借给她。10天后,吴英如约还款。根据前述知情人士的判断,林卫平当时非常欣赏吴英的经营眼光。
    
    2006年4月,吴英又来找林卫平,说自己在湖北荆门投了一个旅游项目,需要5亿元,自己有2亿元,向林卫平借3亿元。
    
    林卫平提出要跟她一起去湖北实地考察一下那个项目。吴英答应了。起初是吴英催着林卫平去,但林卫平没时间,等林卫平有时间了,又轮到吴英整天在外面忙。两人最终没去成湖北。
    
    2006年七八月间,林卫平手上正好有一笔闲钱,这是一些债权人交给他放贷的,结果借贷的企业用了两个月归还了。“我原想让这些债权人把钱拿回去,结果他们说,怎么才用这么几天就拿回来了?然后跟我说,拿去接着放吧。“林卫平向前述知情人士回忆说。
    
    这笔钱最后打给了吴英。后来吴英说钱不够,又让林卫平追加了1亿元。
    
    后来法庭的调查显示,在2006年这一年里,林卫平给吴英打款近10次。而这正是吴英神话急剧膨胀的时点。
    
    结果没过多久,“东阳出了个亿万富姐”的新闻不胫而走,神秘年轻女富豪开始在全国蹿红。各种报道说吴英用2亿现金买下东阳世纪贸易城700多间铺面;一次性购入高档汽车20多辆;部门经理年薪50万元到100万元、保安月薪2100元;她开出的洗车店和洗衣店都是免费的……
    
    林卫平打开报纸一看,傻眼了:怎么搞成这样?
    
    他马上给吴英打电话:“这个报纸怎么说你在东阳投资?你不是在湖北荆门搞项目吗?”吴英回答说,先把东阳的架势搭起来,壮大本色集团的实力再继续推进湖北项目。
    
    事实上,直到最后事发,吴英到底有没有在湖北荆门投资,林卫平说他也不清楚。
    
    一天,一位东阳的朋友对林卫平说:东阳有个女富豪吴英,买了辆法拉利,开得很拉风呢。听到消息,林卫平电话拨过去,“听说你买了辆法拉利?她说,没有啊,根本没有”。
    
    另一天,林卫平又看到新闻说,吴英的本色集团给光彩事业促进会当场捐赠500万元。他又找
    
    吴英查问,“我说你要捐款?她说没有啊,没有啊。她从来都说没有,很怕我知道。后来钱也就真的没有捐成,拿回来了。”林卫平后来回忆说。
    
    在这期间,隐隐感觉不安的林卫平开始追问吴英,“钱究竟花到哪里去了,她始终没有说出一二三来。我跟她说,你把项目一个一个做好了,早点把本钱拿回来就可以,利息高一点低一点没关系。”林卫平回忆。
    
    但那时,吴英的摊子已经铺得很大,覆水难收。
    
    “当时总以为(钱)能还回来的,如果她是真的拿去做项目的话。”林卫平说,她在东阳搞的这一切,他根本一点也不知道。
    
    “如果我知道她这样搞法,一分钱都不会借给她。”林卫平承认,当时自己确实比较盲目,“做资金生意久了,对钱的概念也比较麻木了。而且之前借出去的钱,都能按时返回的,没出现过这一类的问题。”
    
    到了2006年12月,吴英被她的其他两个债权人“绑架”的消息传出。那些知道林卫平借钱给吴英的义乌老板们纷纷赶到他家来讨债。但那时,他已经联系不上吴英了。

未了的掮客生意
    
    “那时候他多苦啊,那个苦是没办法说的,家里不敢回去,老婆也走掉了。”一名接近林卫平的人感慨。
    
    林卫平的命运就如此被吴英改变。或许,2008年在东阳法院庭审上的一段自述,更接近这场巨变后林卫平的真实想法:“经过了长达25个月的亲人分离和失去自由的日子,我只怪自己。我对不起那些爱我的人,对不起那些借钱给我的人。”
    
    2006年末,摆脱了“绑架”的吴英已是四面楚歌。义乌的老板们听说吴英在丽水,于是七八个人一起赶到丽水,林卫平也去了。在丽水,吴英仍然跟大家说,钱没问题的,并说她已经找到香港一个投资公司给她5亿元做投资。这次,林卫平他们没有相信。
    
    吴英又进一步安抚这些人说,你们放心好了,实在不行,我把我的珠宝卖掉。她打开车子的后备厢,那里面装了满满的玉器。
    
    “那时候,我们更担心了,怕她带着珠宝出逃,也足够她在外边生活了。”林卫平后来回忆说。幸好这个最坏的结果没有发生。
    
    在吴英的债务链上,其实除了这11名直接受害人之外,另有一批债权人没有在吴英这份终审判决书上出现,其中包括骆华梅、杨军、徐玉兰等人。
    
    徐玉兰同样被卷入吴英事件,并因参与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被另案判刑。刑满后,她仍然继续做她的资金买卖。她在东阳市区吴宁路上开了一家宝马寄售行。这种寄售行在当地是民间借贷的一种平台。
    
    4月23日晚,当本报记者在这家寄售行里见到徐玉兰时,她不停地抱怨“日子难过”。
    
    徐玉兰与吴英平常以姐妹相称。当初,她出于“帮助姐妹创业”,向20多位亲朋好友集资2700万元交给吴英。据徐玉兰说,吴英至今还欠她1800万元。
    
    而在这1800万中,有700万元是在吴英被“绑架”期间,因银行向吴英的公司催贷,徐玉兰拿出来帮吴英还贷的。
    
    这个卷入吴英事件的家庭,曾经一度面临灭顶之灾。当时,大女儿刚刚大学毕业,小女儿还在念小学。吴岩龙为此停止手头的商务活动为妻子四处奔波。
    
    “你恨吴英吗?”本报记者问。
    
    徐玉兰停顿片刻说:“怎么会恨她呢?她也不想这样的。这借贷是双方愿意的事情,出事也是难免。”
    
    此时,边上徐玉兰的丈夫吴岩龙接腔说:“怪不得她,怪不得她。我就是认为我不是被骗的,承认了自己被骗不等于自己是个傻瓜嘛!”
    
    本文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博讯 boxun.com)
4319349213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何兵:未核准吴英死刑体现法律进步
·民间调查团宣布吴英案真相
·最高法未核准吴英死刑 发回重审
·吴英案真相民间调查团成员铁流、宝松致最高院院长王胜俊的信
·吴英辩护律师:重审阶段还进行无罪辩护
·最高法:对吴英判处死刑,可不立即执行
·深圳民营企业家张子仁先生致吴英案真相民间调查团的信
·吴英案真相民间调查团”第三批材料前言
·铁流:为吴英事我收到一封来自南京夫子庙的恐吓信
·英媒:中国死囚吴英罪不至死
·寃情似海深,人间何处有公平?--吴英狱中寄出的第三份上诉书
·吴英父亲向党中央和全国人民鸣寃!--吴英父亲吴永正谈吴英案真相
·保育钧:对吴英判死很有意见
·吊诡的吴英案
·铁流:东阳市公安局是制造吴英寃案的首恶
·吴英在狱中一字一血的上诉书
·“吴英案真相民间调查团”公布吴英案真相的第一批材料
·吴英非法集资案民间调查团受压
·铁流:就“吴英案真相民间调查团”受阻事致温总理
·吴英的死刑、王立军的休假与杨恒均的博客
·人人或可成吴英
·彭韧 :吴英之“死”与金融活路
·东阳罪女吴英墓志铭
·再谈吴英案 废除死刑是时候了!/韩荣利
·法官的逻辑常识错误导致吴英案判决的错误/赖建平
·吴英若死将危害执政党/盛洪
·吴英之罪不能成立/甘泉
·悲催的吴英
·关注吴英:正义的触底反弹/徐昕
·吴英案:或促民间金融行至阳光下 (图)
·吴英死刑案是一个基本伦理问题/张千帆
·吴英案在讲一个中国故事/刘锋
·牟传珩:权贵虎狼围猎吴英之谜——中国法槌敲响制度性绝唱
·权贵虎狼围猎吴英之谜——中国法槌敲响制度性绝唱/牟传珩
·只有習近平能夠救吴英/林保华
·吴英案起废除死刑与世界接轨!完善生存权这一基本人权!/韩荣利
·用生命再次呼吁:刀下留人!吴英不能死!/伦敦客
·只有习近平能够救吴英/林保华
·处死吴英为何难以服众?/亦忱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