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鄂尔多斯前法院院长从商被逼自杀 月付息800万
请看博讯热点:官员自杀、被杀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4月01日 转载)
    
    来源:东南网 作者:宋馥李
     (博讯 boxun.com)

    3月27日,安玉凤翻着丈夫的遗书,声泪俱下。“他一生的事业很成功,没想到在这里跌倒了。”
    
    2.6亿民间借贷,372位债权人,中富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中富公司)的法人代表王福金,最终不堪重负,以死解脱。在其身后,巨额债务形成的漩涡,仍在不断发力。中富公司,起于疯狂,败于调控,经历了过山车般的震荡。在进入房地产前,王福金曾担任鄂尔多斯中院经济庭庭长和东胜区法院院长。
    
    一切并未结束,鄂尔多斯楼市盛宴结束后,穿梭其间、曾发挥支柱作用的民间借贷体系,正在加速崩溃。

王院长之死
    
    时间闪回到6个月前,位于繁华市中心的东胜区鑫通大厦,与鄂尔多斯市公安局隔街相望。
    
    2011年9月25日零时28分,王福金发出了一条200多字的短信:“乙政委,跟你通了话,我心里得到了安慰。谢谢你!我决定走向天国。我从来没有害人之心,这次我害了好多人,这并非我本意。但客观如此。我的好多同学朋友都跟我栽了。不知郝总能否收拾好残局?我走的事你先别通知郝总,你就电话告诉他说我得了脑溢血,让他快回来主持工作。尽量别让外人知道,以免发生恐慌。等他回来再处理,我已给他留信,在我办公桌抽屉里。
    
    ……
    
    拜托了,我在天堂谢谢你!”
    
    或许是担心短信没发送成功,一分钟后,王福金重新发送了这条短信。
    
    约一个小时后,王福金的手机上收到了“乙政委”的回复:老王兄,无论如何不能轻生!请与我通话,大家都在想办法。舒平。“乙政委”本名乙舒平,是中富公司大股东郝小军身边的下属(退役军人,曾任政委)。遗憾的是,根据后来警方的法医鉴定,此时的王福金,已经在办公室旁的厕所自杀身亡。
    
    2011年下半年,随着房地产市场调控政策陆续出台,银行紧缩银根。中富需要偿还的利息每月将近800万,此时,随着温州民间借贷危机的爆发,鄂尔多斯的小额信贷等金融机构,也纷纷从房地产领域撤出。几乎所有的融资渠道,均对鄂尔多斯的房地产商说“不”。
    
    此前,中富公司开发的国电富兴园的住宅,已经卖出了大半,中富为此支付工程款以及相关的费用,几乎全部来自民间借贷。按照开发进度,尽快获得银行70%的住房按揭贷款,才能接续巨大的资金缺口。
    
    王福金的生活很有规律,下了班准时回家。晚饭后,他会出去散步半个小时,闲暇时,爱好文学并乐于写诗。不过,从2011年6月开始,王福金再没有闲暇做饭写诗,一回到家,总是不停地接电话。出去散步,有时独自要走两三个小时。
    
    安玉凤回忆说,出事前的王福金,做的唯一的事情就是找钱。
    
    9月24日,这一天是星期六,本来约好全家度周末,但王福金没有回家,一直待在办公室。后来发现,从下午5点半开始,王福金连续给显示为“郝总”的号码,拨了14次电话,直到25日凌晨。不过,这些电话大部分没有接通。

致命的资金链
    
    成立于2007年的中富公司,出事前只有两名股东——郝小军和王福金。王福金为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持有公司30%的股权,大股东郝小军持有70%的股权。
    
    王福金2009年9月进入中富公司任法人代表。除了年薪,王福金持有了中富公司30%的股份。此时,中富公司已经投资开发的国电富兴园项目,总建筑面积10万平方米。
    
    在安玉凤看来,郝小军看中的就是王福金在鄂尔多斯政商界的人脉关系,王福金曾担任鄂尔多斯中院经济庭庭长和东胜区法院院长,在企业、银行,积累了广泛的人脉资源。
    
    王福金成为了房地产开发商,不过,他面临的是一个正在失去理性的市场。2010年,鄂尔多斯的房地产开工面积是1009.4万平方米,而同期北京市是1639.5万平方米,开工面积已经接近北京市的2/3。与此相伴的是鄂尔多斯人对房地产的热情,那一年,鄂尔多斯人均购房面积达到15平方米,而北京的相应数据是0.78平方米。
    
    中富公司的国电富兴园,每平方米均价在5000元以上。项目的总建筑面积10万多平方米,其中住宅面积8万平方米。2010年,国电富兴园的住宅一度热销,人们彻夜排队,一房难求。
    
    国电富兴园从一开始就是个畸形项目。
    
    半年过后,当鄂尔多斯市、区两级政府派工作组进驻中富公司,进行资产清查时发现,在项目开发中,国电内蒙古东胜热电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电公司)深涉其中,在开发之初,中富公司与国电公司曾签署过一个内部协议。
    
    在国电富兴园项目内,国电公司帮助中富公司拿到土地,而中富公司则要为国电公司建设8套别墅和职工公寓,销售均价分别是2600元/平方米和2000元/平方米。这个远低于市场价格,甚至低于开发成本的价格,导致中富公司从一开始就面临资金压力。
    
    此外,证照不全,始终困扰着项目开发进度。
    
    但交房日期是固定的,王福金只有不断地融资,确保工程继续施工。他的主要社会关系,便是鄂尔多斯司法系统的朋友和同事。
    
    王福金还从家里拿了100万放到了中富公司,不过,落款签的是王福金本人的名字。为此,安玉凤还和王福金吵过一次架。因为,这样的借据,看起来是自己把钱借给自己。王福金便在借据上加盖了中富公司的印章,交给安玉凤保管。
    
    中富借债的利息一般为月息3分(折合年利率36%),100万的资金,月利息便是3万元,资金源源不断汇集而来。
    
    中富公司所裹挟的资金还不止于此,按照房地产业的行规,建筑施工企业一般垫资施工,材料也是赊账。中富公司众多住宅楼和商业项目。一位刘姓建筑公司负责人告诉记者,他承包的一栋住宅楼和商业楼项目,前期的200万元垫资,也是从民间融资,中富公司的施工,材料款至今未付,尚欠35%。
    
    众多放款人,在享受着丰厚的利息回报的同时,也在助推着这样的风险走向崩溃边缘。2011年春节的时候,中富公司的一位员工来家里拜年,聊天时无意中谈起,说王福金已经为公司融回来1亿的资金,安玉凤听后吃了一惊。只是当时谁也不曾料到,巨大的风险正在渐渐累积。

融资平台
    
    眼下,刘大虎正经历着像王福金一样的煎熬。
    
    鄂尔多斯泰兴房地产公司总经理刘大虎,长达好几个月的时间,口袋里一直装着一瓶安眠药,他不敢见人,频繁地换手机号。很长一段时间,刘大虎的妻子都跟着他,怕他万一出现意外。刘大虎的背后,是一大群债权人和项目的施工方、材料供应商。
    
    鄂尔多斯泰兴房地产公司也是郝小平的公司。成立于2008年,公司的股东只有郝小平和李维平,各占公司50%的股份,李维平任法人代表。2009年,泰兴公司投资开发了华旌名第和新泰园两个项目。
    
    实际上,刘大虎曾是中富公司开发的国电富兴园的项目经理,2009年,他进入泰兴公司任总经理,其主要工作,便是开发上述两个项目。
    
    鄂尔多斯的房地产开发,延续着这样的路径,只要交够了土地出让金,获得开发资质,便从民间融资用于开发。与中富公司的融资模式如出一辙,借助手下的两个项目,泰兴房地产公司,也融来了大笔的资金。
    
    实际上,民间资金的疯狂入市,也得益于房价的暴涨。2005年时,鄂尔多斯房地产的均价在每平方米1000元左右,2006年时涨至1500元,2007年暴涨到5000多元,2009年时,房价再次大幅度上涨,达到7000-8000元左右,2010年,一些高档住宅或商业地产,售价已达到2万-3万每平米,房价直逼一线城市北上广。
    
    房地产开发的巨大的利润由此产生,这时,开发资金即使全部来自于民间借贷,在支付了高额的利息后,仍然有利可图。中富公司实质上是一个项目公司,也是一个融资平台。而现在受到冲击,危机最重的,也是这样一些公司。
    
    事实的确如此,2009年时的鄂尔多斯,一个个房地产项目,犹如吸金平台,裹挟着社会资金源源积聚。事实上,华旌名第和新泰园的开发,前期很顺利,总投资5.6亿中,收回房屋预售款2.3亿元。
    
    2011年下半年,随着政策调控的重拳,泰兴公司同中富公司一样,资金链开始吃紧。
    
    华旌名第和新泰园的主体工程完工,但配套的建筑安装工程尚未开工。李维平说,目前来看,原定的6月底交房,已不可能完成。泰兴公司资金链断裂后,两个项目的工程就全面停工,如今,一些施工队仍然在工地上等待结算工程款和材料款。
    
    不过,相同的是,不论是中富公司,还是泰兴公司,虽然并不担任公司的法人代表,郝小军却始终是这两个公司的大股东或“操盘手”。
    
    郝小军,也就是王福金短信中屡次提到的“郝总”。在鄂尔多斯的政商界背景深厚,他是鄂尔多斯东兴煤炭运销公司、鼎崟煤炭运销公司、正鹏机电有限公司的股东和实际控制人。2008年,在鄂尔多斯房地产开发如火如荼的热潮中,郝小军进入房地产领域,先后成立中富公司和泰兴公司。
    
    正是借助泰兴公司所搭建的融资平台,民间资本源源不断地汇集。泰兴公司提供的资料显示,这些资金总额,大约有1.8亿元,被郝小军支走和消费。据了解,郝小军在上海、重庆、云南、黄山、山东等地购置别墅、收藏豪车。在安徽黄山,还投资了酒店和旅游度假村项目。
    
    3月7日,进驻中富公司的工作组与中富公司的众多债权人召开会议。工作组组长、内蒙古乡镇企业协会会长段继林估计,中富公司372个债权人背后,由于层层的借贷关系,裹挟了上千个家庭的利益。
    
    会上推举出名债权人代表,成立债权人委员会,参与管理中富公司账户。现在,国电富兴园还有未售出的住宅、底商、会所等,面积18796.31平方米,地下车位204个。所有能掌握的资产,估算后约合2.7亿,基本可以偿还巨额民间借贷引发的债务。至于何时到位,发放到各位债权人手中,仍需要相当长的时间。中富公司法人代表的变更,银行按揭贷款办理等,还有诸多障碍需要排除。
    
    现在泰兴公司的债权人,华旌名第、新泰园施工队的项目经理王金龙、于鑫,已被工人“软禁”,让他想办法尽快还钱。而他的唯一办法,就是盯住刘大虎,一来逼着他想办法,二来,也防止刘大虎自杀,成为第二个王福金。
    
    本文来源:东南网 (博讯 boxun.com)
2819345012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吴英案二审法院院长:司法不应践踏舆论 (图)
·中国最高法院院长呼吁加强司法改革
·当强拆案遇上苹果侵权案 上海浦东法院院长亲自“接待”访民(附视频) (图)
·最高人民法院院长王胜俊传患胰脏癌
·深圳市法院院长李华楠说你一反腐败我的官就升的越快(多图) (图)
·广东一名区法院院长因涉黑广州受审
·法院院长开房错在哪
·法院院长与有夫之妇开房,所谈何事?
·网友举报法院院长与其妻有染 院长称开房没过夜
·梅河口市公安局綴局长与法院院长田有德勾结准备将6月-7月释放的女犯全部抓回
·湖北襄阳官方介入调查法院院长“开房门”
·襄阳一法院院长身陷“开房门”
·梅河口市法院院长田有德乱作为 陈大姐向市政法委投诉
·上海卫玉华给浦东新区人民法院院长的函
·上海访民关于清除上海司法不作为恶习及罢免法院院长的建议书
·关于清除上海司法不作为恶习及罢免法院院长的建议书
·刘杰:最高人民法院院长王胜俊枉法裁判触目惊心
·最高法院院长王胜俊:要与媒体互信互动互助
·申诉人公开致信黑龙江人大常委会主任吉炳轩控告尚志市法院院长不作为
·致连云港市中级人民法院院长的公开信
·质问:天津市高级法院院长李少平公开听证有那么难吗?/宁津霞
·质问:天津市高级法院院长李少平之六/宁津霞
·质问:天津市高级法院院长李少平之五/宁津霞
·质问:天津市高级法院院长李少平之四/宁津霞
·质问:天津市高级法院院长李少平之三/宁津霞
·质问:天津市高级法院院长李少平之二/宁津霞
·质问:天津市高级法院院长李少平之一——我们的第16封公开听证申请书/宁津霞
·举报全国人大代表北京高级人民法院院长池强/吴业夫
·天津的反腐展览能让腐败法官害怕吗?——致天津市高级法院院长李少平一封信/宁津霞
·至天津市高级法院院长李少平一封信/宁津霞
·台湾商人向最高法院院长王胜俊说愿望/宁津霞
·高级法院院长为情人,抢夺公民财产,十五年申诉何日是尽头
·致天津市高级法院院长李少平第一封上访信/刘淑英 陈文秀
·哈尔滨南岗法院院长孙继先说胡锦涛我都不怕还怕省市领导
·池强: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院长:请帮帮一个母亲, 再审申请书/美籍伊丽莎白•丁
·质问: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之13——我的第40封上访信/吴田丽
·质问: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之12——我的第39封上访信/吴田丽
·质问: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之11——我的第37封上访信/吴田丽
·中国特色下的法院院长都是什么人/刘明江
·写在无锡市中级人民法院院长时永才接待日之际/王振华
·质问:天津市高级法院院长李少平/宁津霞
·致天津高级法院院长李少平第九封公开信/宁津霞
·合肥市中级法院院长许健“懂政治”/司马当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三封上访信/吴田丽
·致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一封上访信/吴田丽
·致最高法院院长王胜俊的一封信——信访办的法警难道是打手不成/吴田丽
·敦促湖北枣阳法院院长辞职
·河南省驻马店市人民法院院长袁永新:坏!
·湖南郴州矿老板发给法院院长的生死决斗书/彭北京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