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铁流:我为北京刘晓原律师说几句公道话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3月28日 转载)
     来源:参与 作者:铁流
    
     (参与2012年3月27日讯)美国律师是一个受人尊重的职业,也是一个最能挣钱的职业。律师业活不活跃,可以折射这个国家司法的公平与公正。在民主国家,不少总统都是律师出身,所以这个国家讲法律、讲民主、讲人权。专制国家的一把手,不是“翻手为云,覄手为雨”的政客,要么就是“老子打天下,老子坐天下”的地痞流氓。 (博讯 boxun.com)

    
    毛泽东最痛恨律师。1957年“反右”,没有律师不是“右派分子”的。所以“反右斗争”后,中国再没有律师这个职业,后来连司法部、司法局都取消了。自此中国成了个“和尚打傘—无法(发)无天的国家”。所造成的诸多历史灾难,只有我们这些老人还记得。
    
    自1976年毛泽东驾鹤归西,接着他的“文革”班子“四人帮”倒台,中国开始妀革开放,发展经济。出于需要,律师这个职业也就复活了。这是国家的进步,民主的曙光。不少正义执言的律师,为受害人澄清了寃情,洗去了莫虚有的罪名,保护了当事人的何法权益。律师这个职业成了蒙寃受屈人的光点,也是人民共和国走向进步的象征。
    
    近年来随着极左思潮的泛滥,一些地方权贵利益集团的当权者,越来越反感、越来越蔑视,恨不得像当年毛泽东一样取缔这个行业。可是大势所趋,民心所向,这个行业和妀革开放的命运联在一起,除非同归于尽。于是设置各种障碍,打压威胁一些正直敢言的律师,北京市旗鉴律师事务所主任、执业律师刘晓原就是最典型的一例。
    
    刘晓原律师是为贵州遵义何胜凯死刑一案进行辯护,我们才有缘相识。何胜凯因杀法警执行队长一审、二审被判死刑,他姐姐跑来北京求救,说他弟弟患有精神病。她们一、二审都向法院提出:要求做精神病鉴定,贵州法院不同意。热心的遵义市驻北京办事处副主任张抗美,找上刘晓原和我求救。于是我向胡锦涛主席写了“刀下留人”的呼吁交章,接着通过渠道又向全国政法委周永康同志写了报告:要求给临死前的何胜凯做司法鉴定。刘晓原则充当终审的辯护律师。何家是农民没有钱,他尽然慷慨解囊为其奔走。
    
    他不像有些律师无钱不出门,有难便后退。为此,对他做事为人肃然起敬。后来又听说在艾未未被失踪后,写了法律文章分析他的案件,同时又接受了很多家外媒釆访,因而也被失踪了五天。在这件事情上我也失踪了8个小时,当局曾怀疑我与“茉莉花事件”有什么牵连。我哈哈一笑,我一不会微博,二不会敲字,写文章用的汉王笔。我还说“茉莉花事件”是几个年轻网络高手搞的笑,你们却认真了,一天累得贼死。我还和一位国保负责人打赌,他说艾末未要判刑,我说判不了,后来他输了,赌的一桌酒席却未兑现。
    
    总之他喜欢代理别个律师不愿代理的案件,用时下行语说,是“敏感案件”。一些律师没说去代理,只要听说就跑得远远地躲起来。只有他挺身而出充当代理人。所以,他是当前中国律师行业有名的“维权律师”,为官方所忌恨。
    
    官方有的是权力:办年检不予通过。请看他是这样写道的:“按照北京市司法局和北京市律师协会规定,2011年度北京市律师年审考核工作,从2011年5月25日起至2011年6月30日结束。
    
    2011年6月初,本所按照正常的程序,通过网络办公平台申请了律师和律师事务所年审考核。
    
    北京市律师协会经过审查,认定本所和执业律师达到了考核标准,在“北京市旗鉴律师事务所—2011年度检查考核结果”上盖有“北京市律师协会律师执业年度考核专用章”,同时出具“北京市律师协会律师事务所和律师履行会员义务证明”,并盖年度考核专用章。
    
    本所书面年审材料通过的当天,向北京市律师协会缴纳了律所和律师全部年审等费用。律师事务所费用一万元,律师费用每人二千元。北京市律师协会出具收据并盖有财务专用章。
    
    按照北京市司法局办事程序规定,书面年审考核材料通过后,还要将律师执业证交给朝阳区律师协会盖章。
    
    2011年6月21日,本所在要求盖年审考核章时,工作人员拒收本所的材料,称这是朝阳区司法局公律科规定。公律科牛旭科长表示,已通过的年审材料作废,要重新进行审查。
    
    后经过无数次的交涉,本所律师个人的年审考核,在2012年2月才全部通过,但律师事务所年审考核仍卡住不让过。
    
    不让本所通过年审考核,按朝阳区司法局公律科牛旭科长答复,是办公场地不符合要求。
    
    在2011年6月年审考核结束后,朝阳区司法局公律科牛旭科长要求本所另租新的办公场地。2011年7月初,本所按照公律科要求,与中国皮革和制鞋工业研究院签订了《房屋租赁合同书》,承租该院“皮革大厦”1028室(面积六十多平方米)作为新的办公场所。
    
    随后,本所向朝阳区司法局公律科递交办公场所变更材料,即变更场地合伙人会议决议、律所办公场所变更备案申请表、房屋租赁合同书、税票、安全保卫防火卫生绿化协议书、房屋产权证、律师事务所执业许可证副本,办理办公场所变更备案手续。
    
    材料报给朝阳区司法局公律科后,一直拖到2011年8月30日,牛旭科长才带着工作人员到本所新租办公场所进行实地检查。检查完后,牛旭科长表示让本所等待通知。
    
    没想到的是,后来牛旭科长又以本所新租办公场所不符要求,仍然处在整改状态中为由,拒绝办理办公住所地迁移和2011年度年审考核手续。
    
     本所只是一家小律师事务所,仅剩下了五个执业律师,办公场地有六十多平方米,已经足够办公使用了。而哪些在法院附近租门店房办公的律师事务所,办公面积有些只是十几平方米。而按照北京市司法局文件规定,法院附近二百米范围内是禁止律师事务所租店面办公。但是这方面的问题,司法局根本不去查处,且每年都给办理年审考核手续。
    
    本所年度考核和办公场所变更,完全是按照朝阳区司法局公律科、北京市司法局律管处要求进行。
    
    但据朝阳区司法局公律科牛旭科长对本所合伙人讲,不让旗鉴律师事务所通过2011年度年审考核,是因为刘晓原律师办理了“敏感案件”。但是,投诉人查遍了《律师法》和司法部的规章以及北京市司法局文件,也没有发现律师办理了“敏感”案件,律师事务所就不能通过年审考核的规定。
    
    本所就年审考核问题,曾多次向北京市司法局和北京市律师协会反映,得到的口头答复是他们管不了。
    
    本所2011年度年审考核,已拖了快一年时间。如今2012年度的年审考核又将开始。鉴于朝阳区司法局不给办理年审考核严重侵犯了本所合法执业权利,鉴于北京市司法局对本所反映的问题无法协调解决,因此,特向司法部进行投诉,恳请予以解决。”
    
    事情明明白白,清清楚楚,谁叫你不听话,不效忠党国呢?就是不给你年检过关。让你当不上律师吃不上白米饭,你能怎样?
    
    公理天存,正义长青!朝阳司法局这样做何法吗?扪扪良心,对得起国人吗?如此蛮横不讲理,以权压人坑人是会激化矛盾的,是在为党和国家添乱的。国家清明,在于法律;法律有序,应靠律师。律师的天职就是仗义执言,帮人打好官司。律师的责任就是为当事人按照法进行辯护,保护当事人的权益,打赢官司击败对方。不然人们何必出钱聘请律师?
    
    中国是个一切讲政治、讲立场的国家,稍不注意就会得罪权贵,得罪官府。特别是一些涉及与官方有争议刑事案件和经济案件,自然与控方检察机关不同调。控方吃的是“党饭”,花的是公家的钱。在他们眼里,被告嫌疑人就是罪犯,判得越重、罚没得越多越好。律师却不同,他受顾于当事人,当事人就是他的“上帝”,自然要运用法律手段为当事人辯护。大罪辯成小罪,小罪辯成无罪,甚至死刑变成活刑,自然是检察机关的对立面,不然当事人何要出钱找律师?
    
    再说,什么是“敏感案件”,什么不是“敏感案件”,做为律师的他怎么知道?为了沟通信息,我建议司法部门拿出一个法律规定:什么案件律师能代理,什么案件律师不能代理?什么人的案件能代理,什么人的案件不能代理?这样免得相互为敌,不利于我国法治建设。
    
    法官与检察官的天职,在一切讲政治的国家应是“忠于党的领导,服从党的领导”!可是全世界的律师只能是:服务于当事人、忠于当事人!否则只能去当妓女。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 (博讯 boxun.com)
256080132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铁流:就“吴英案真相民间调查团”受阻事致温总理
·铁流:从薄熙来倒台,看中国“政改”走势
·铁流:捍卫宪法三十五条,保护公民合法权益
·铁流发起组成“吴英案真相民间调查团”的倡议
·铁流:从我的博客三次被封杀,看中国言论现状 (图)
·铁流:迟到的声音-全国1428名各界人士再次要求加快新闻立法
·铁流致信国家政法委周永康书记 状告北京市通州区文化委员会执法大队
·铁流:就薄熙来政治前途答香港壹周刊记者
·铁流:“王薄事件”的变数与其它
·铁流:薄熙来的问题不是贪腐,是要篡党夺权当第二个毛泽东
·铁流:吴英案更深层次的政治原因
·铁流:是巧合,还是胡锦涛向“改革开放”亮剑?
·铁流:吴英案呼唤政冶家的良心
·铁流:向中央政法委书记建言:重审吴英案
·铁流:杀吴英,就是杀中国民营企业家
·铁流:我终于当上外公了!--龙年新春寄语兼致国家主席胡锦涛
·铁流:就“活埋”说说我的心里话
·铁流:中国大陆还会再有余杰吗? (图)
·铁流谈余杰之出走他国 (图)
·铁流:现代中国版的“冉阿让”—至今仍在贫困中挣扎的小右派严家伟老头
·GERTZ的新文章及周薄联手倒习的证据(附铁流文章)
·铁流:薄熙来皇帝梦“黄粱再现”
·铁流:广东烏坎事件和平落幕是中国民主的进步
·铁流:吊武斗战场(五首)
·铁流:被斗归来(两首)
·铁流:血雨山河(三首)
·铁流:痛悼《零八宪章》签署人李普
·铁流:谁在歪曲温总理的讲话?谁在和13亿中国老百姓作对?
·铁流:正视历史,追索真相《往事微痕》62期专集“圣女王佩英”读后放笔
·铁流:《我所经历的新中国》第三部片断--药死妻子的袁德贵
·铁流:也说五中全会
·遵义杀法警案:请求国家主席胡锦涛刀下留人/铁流
·“暴力革命”血腥恐怖的一幕/铁流
·衍德兄,你走得真不是时候啊/铁流(图)
·铁流:“打非办”根本不把“胡温新政”放在眼里
·铁流:从六十年忘不了的一首歌再想到林希翎
·铁流:毛泽东又灭了一枝政治香火
·铁流:二十年,逝不去的记忆
·铁流:残害在校大学生是毛泽东欠下的最大一笔血债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