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陈树庆:中国公民国籍权利受侵害的个案摘选
请看博讯热点:缺德、没人性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2月17日 转载)
     来源:参与 作者:陈树庆
    
     (博讯 boxun.com)

    (参与2012年2月16日讯)《世界人权宣言》宣称“人人有权享有国籍”,“任何人的国籍不得任意剥夺”,第十三条明示:“人人有权离开任何国家,包括其本国在内,并有权返回他的国家”。中国政府于1998年10月5日在联合国总部签署的《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十二条规定“人人有自由离开任何国家,包括其本国在内;任何人进入其本国的权利,不得任意加以剥夺”。中国是联合国安全理事会常任理事国,应该倡导和模范遵守这些人权宣言。
    
      人必自侮而后人侮之!要确保中国公民在全世界受到普遍的尊重与权利保障,必须从国内、从本国政府及各驻外机构善待本国公民做起。但是很遗憾,无论中国大陆目前实际运行的政策、还是许多官老爷们的作风,在许多领域还在歧视、刁难甚至是迫害我们自己的同胞,造成了恶劣的国际影响。本文就中国公民在涉及国籍方面被本国政府机关及官僚侵权的众多案例中例举几个,希望或多或少有“见一叶而知深秋”的效果,具体反映问题严重性的同时,进一步说明国籍制度改革的迫切性与重要性。
    
      案例一 海外华人要我维权,我能吗?
    
      2010年我遭受四年的政治迫害出狱后不久,收到一些要求我用自己的法律知识帮助维权的请求,其中有一海外华侨丁华,打电话要求我帮她讨回被剥夺的中国国籍权利,我经过几天的慎重考虑答应试一试,我要求她提供自己的具体案例和一些情节,不久收到她的email回信,择其一封摘录如下:
    
      2010年12月25日 上午9:36,Amy Ding写道:
    
      小陈:我知道你很忙,没空给我回邮.但出乎意料地收到了你的回邮,所以我把它称为你给我们外籍华人珍贵的圣诞节的礼物。
    
      1、受到你的鼓励我想把我加入美国国籍的心路历程和为什么会走上维权的路的经历告诉你,让你能多知道“具体的细节和问题”以备需要研究与解决问题时用。
    
      我在1996年时读到一篇文章说:美国有很多移民不肯加入美国国籍,原由是加入美国国籍没有实质性的好处。但是一个国家移民多公民少对国家不是好事。为了改变面貌决定把老人补助费改为只有公民可享受。文章又说:美国是民主自由的国家,你爱它难道不应为她做些什么吗?所以在2001年,我的美国绿卡满5年后我立即申请加入美国国籍。我想我老了,只能以此来报答在美国享受的民主自由。
    
      加入美国国籍后,我的中国护照到期,想到中领馆签证才知他们不给我们的中国护照延期,以此来废除我们的中国公民身份。至此,我才知道有国籍法---不承认双重国籍.(这里有很多中领馆的违法活动,以后分析)。
    
      当我知道被开除中国国籍心里很难过,很无奈。我们是升斗小民能和它计较吗?2005年我为家的动拆迁及退休金回国遭拒绝,理由是我没有上海户口,我去公安局申请户口,又说我不是中国人。上海市公安局把我转到中国公安部,公安部说我要退出外国籍才可恢复中国国籍。我说他们违反国籍法13条。应先恢复我的中国国籍,才退出外国籍(他们连宪法规定都违反,何在于国籍法?)。
    
      我在语言学校学英文时,同学都亲热地叫我--chinese,但美国是一个讲honest的国家,我只能老老实实的告诉他们,我不是中国人,我是"纯种"美国人,因为我的中国护照给中领馆剪了,上面每页盖满了"作废"的图章.同学来自世界各国,他们加入美国国籍后,都有本国籍,所以都不理解我说的话.一个泰国女孩说,她们的泰国官员对她说,要像爱护自己的眼睛一样爱护护照。美国有三亿人,其中一亿是移民,二亿是公民.公民中有来自200个国家的移民归化而成.都是双重国籍(中国人除外),为什么不存在利少弊多的问题?美国的强大就是因为双重国籍的人在为她作贡献!中国人60多年互相斗争,两败俱伤.--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据笔者了解,丁华女士是上海某中学的数学教师,从教了20多年,十几年前来到纽约,美国自由的空气、平等的人际关系,健全的法治社会、近乎完美的关注弱势全体的医保体系,深深的吸引着丁老师,不久丁老师加入了美国籍。可是,丁老师加入了美国籍后,虽然,她没有从事任何反对大陆中国和中共政权的事,但是,几年过后她再想换中国的护照时,她被告知你必须用美国的绿卡才能领取新的中国护照。丁老师怎么也想不明白,我是中国人,我出生在中国,为什么我不可以向其他国家的公民那样,可以拥有两国或两国以上的护照,丁老师一查世界的上的所谓大国和发达国家,都可以拥有两国国籍。在极左思潮统治的前苏联,身为公民你可以申请加入外国国籍,但是,你不能放弃本国国籍。可是,中国大陆的规定是你加入了外国籍,就等于自动放弃中国籍。在多次寻找中国有关部门交涉无果的情况下找到了笔者,要求协助其和所有海外华人的国籍维权。
    
      丁老师还曾说过“大陆中国的关于国籍相关规定,不是与时代同进步的法规。大陆中国政权制定的法律就是有问题的法律。现在海外的人数越来愈多,这些人在加入其他的国籍后,会对中国有威胁吗。令外,大陆中国政权,自称是人民的公仆,有公仆开除主人的吗?倒退一万步讲,我们在海外流浪的主人们,想落叶归根的时候,我的祖国母亲,会拒绝一位漂流在海外游子叶落归根吗?我们要回家见妈妈,还要我的仆人批准,这不是本末倒置了吗?”。
    
      案例二 《领馆小姐咔嚓一刀 剪断海外华人哪根筋》
    
      摘自世界之门论坛2009-11-04, 15:47
    
      朋友老张半年前入了籍,这个月老母亲要过80大寿,上周第一次去办理中国签证,领馆工作人员告知他取件时要带原中国护照。当老张兴致勃勃去拿签证,不曾想领馆小姐咔嚓一剪刀,他的中国护照从此作废,中国国籍不再。老张为入籍犹豫多年,期间换过几次护照,旧护照同样被剪个角以示作废,可是这一次绝对不同,用老张的话说,这一剪刀下去,如同剪断了自己的一根筋,这根筋,连着中国的血脉,真不知道回去跟老母亲怎么交待。
    
      就我个人的观感,海外华人加入外国籍,同时希望保留中国籍,主要是从工作和生活便利出发的,当然,这里面也包含一定的情感,尤其是对中国出生的第一代移民而言,他们内心有很深的中国根的情结;加之西方许多国家依据出生地法则,移民入籍并非永久的保障;此外,美国加拿大等西方国家的护照到许多国家可免签证,工作生活旅游好处多多,是很大的诱惑;还有,入了籍不用考虑绿卡居住时间的限定等等,有些人入籍也是无奈的选择。
    
      有人指责入外国籍又想保留中国籍,批评这些海外华人试图脚踩两只船,两头便宜都想占,并拿入籍宣誓来说事儿,甚至质疑这些海外华人的忠诚度和个人品德,我看是上纲上线了。宣誓加入美国籍,美国法律并没有要求你放弃中国籍,入籍华人自己的愿望也未必都想放弃中国籍,要和中国恩断情绝。许多的美国人都是双重国籍,又怎么样?难道这些美国人都有忠诚度的问题和个人道德品质问题?怎么中国人希望保留中国籍就有问题了?
    
      什么事情都有利有弊,不知中国担心什么?加拿大,3000多万人口,而常年居住在外国的加拿大公民达到280万,被戏称为加拿大的“海外省”,据说这里面香港人就占去了5万。现在有几千万华人居住在世界各地,如果中国大陆政府承认双重国籍或者对国人依据出生地法则承认双重国籍,中国不就多了一个实力强大的“外务省”了吗,哈,比较起来“大家拿(加拿大)”,也不算是负担太重。
    
      案例三 《奔丧遭拒子女中领馆前悼诗人罗深原》
    
      【澳洲中文网10月5日讯】(记者骆亚悉尼报道)中国著名古体诗词对联创作诗人罗深原,于约9月22号晨8时许,在粤老家去世,享年93岁。其旅居澳洲的儿子罗民强申请签证回国奔丧,遭到使馆工作人员多番刁难、胁迫,终未获签证前往参加其父葬礼,留下终生遗憾。罗深原在澳的亲友于10月4日在悉尼中领馆前为其举行公开悼念仪式暨新闻会,并根据罗深原生前愿望,其儿子罗民强宣布已代其父郑重声明退出他曾奋斗65年的中共。
    
      案例四 《中国驻美领事馆,你们能不能别那么官僚?》
    
     http://www.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worldlook/1/371449.shtml
      作者:Bigdan2011 ,发表日期:2011-7-30 2:52:00
    
      公公去年去世了,留下了一点遗产,需要我老公和他在国内的二个兄弟共同继承(婆婆早就去世了的),老公的兄弟去有关部门问了继承手续,回答是需要国内的公证处出具一份继承公证书,凭这个公证书就可以办理房屋过户了。公证处需要的资料很详细,其中一项是公公原单位的人事部门出具的亲属关系证明(即证明三兄弟系合法的继承人),老公的兄弟很快就拿到这个证明了,因为公公一直在这个单位工作,单位对其家庭状况十分了解。另外还有一份文件是老公的委托书,因他不能亲自回国办理遗产继承手续,所以委托国内的兄弟办理相关手续。按照国内的规定,老公出具的委托书需要中国驻美国领事馆的认证。
    
      刚好我们五月份要去洛杉矶,于是就心想亲自去那里办吧。结果等材料交上去,办事小姐只瞥了一眼就扔了回来,一句解释都没有。后来我们才知中国驻美领事馆是分了片区的,洛杉矶领事馆只受理西部几个州的文件,我们住在中部,只能去芝加哥领事馆。这事只能怪我们自己无知了,虽然办事小姐的态度相当令人不爽。我们吸取了教训,上网仔细查看了芝加哥领事馆办理认证的要求并一一照办,先是将委托书拿给本地公证员公证(收费2美元),然后拿去州务卿办公室办理认证(2份文件收费20美元),下载申请表并逐项填写,复印护照,然后去邮局买了45美元的Money
    Order(2份认证40美元,另外5美元是邮寄手续费),填写了回邮信封并贴好了邮票(往返邮寄费花了18美元多一点),并小心翼翼地在信封上面按要求注明了“认证申请”几个字,领事馆的网站上说不写这四个字的话,就后果自负。掐指一算,不算洛杉矶的那趟损失,仅这一回,小小的委托书已经花掉100多美元,但好歹算是寄出去了,心想这次总不会有差错了,费用总比回国一趟要省得多。
    
      大约三、四天之后,老公接到了领事馆打来的电话,说是缺资料,老公忙问缺什么?回答说你得去国内的公安局开个证明,证明你和你父亲之间的关系;老公一听急了,说我来美国都20年了,早入籍了,国内的户口也注销了,公安局怎么开证明呢?回答说,不知道,反正我们需要这个证明;老公又问父亲单位出具证明可以吗?回答不行;老公生气了,问你们要这份证明做什么呢?我是否有继承权国内的公证机关会查清楚,对不对?回答是,公证处需要这个证明,我们也一样需要,我们办理遗产继承的委托书认证都需要这个证明,老公气得没法,只好说,算了,你们把资料寄回给我,我不办了。
    
      这事想想就气愤,我得补充问一问领事馆的官爷们:1.按照打电话的人所说,既然你们办理遗产继承的委托书都需要这份资料,为什么你们的官方网站却不写清楚?2.我们需要的仅仅是一份委托书的认证,按照你们官网的解释,认证就是对州务卿的印章的真实性予以确认而已,为什么你们却非要提供父子关系证明?要求这个无关的资料,你们觉得合乎情理吗?3.你们明知一个入籍美国的中国人的户籍早已被注销,为什么还非要公安局为他出具证明?他本人不在国内,公安局怎么会给他出证明?难道还要他回国一趟,拿回这个文件再送去给你们作认证?如果他能亲自回国,就直接去公证处办理继承手续了,还要这份委托书作甚?4.出具委托书的真正意义是为了简化手续,不想回国,可你们却非把事情搞得比回国一趟还要复杂。委托书还有意义吗?中国驻美领事馆的官老爷们,你们能不能少点官僚?多点人性?
    
      案例五 法轮功学员护照无理被扣、被拒延期和注销
    
      本文作者一直认为,1999年开始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不仅严重侵犯人权的违法事件,也是中共当局为自己制造了最有影响力的反对力量,是严重丧失民心的愚蠢行为。这种迫害,在涉及公民国籍权利上也有同样行径。
    
      当一个国家的公民迈出国门的时候,护照就成了他们唯一可以证明自己国籍的合法证件。剥夺了护照,就等于剥夺了一个人的国籍与公民权利。如果国籍是一个公民神圣不可剥夺的权利,那么护照同样也是神圣不可剥夺的。为本国公民提供合法护照,是一个政府的基本职责与义务。据【大纪元2011年03月31日讯】(大纪元记者程静综合报道)近些年来,有逾百名海外华人,包括法轮功学员被中共驻外使馆吊销护照、注销护照、或拒绝护照延期。中使馆官员既不表明理由,也不说明法律依据,给在海外学习、工作的中国公民带来很大麻烦,陷入困境,并制造了大量无国籍人士和国际难民,无人性地剥夺了他们与国内亲属团聚的权利。法轮功学员认为,中使馆官员多以“你自己心里明白”、“我想你比我清楚”等语搪塞应付,似乎自知这种做法无理及无人性,并违反了中国宪法和国际公约。
    
      作者王华在一篇题为《谁不让我们当中国人?》中写到:早在2000年7月,朋友的女儿慧慧在英国出生了。按照英国法律,她应该跟随留学的父母享有中国国籍。可由于孩子的父母修炼法轮功,慧慧一直是个没有国籍的孩子。尽管慧慧的案子被人权组织上报到联合国,中国驻英大使馆也一直不顾国际舆论的谴责,拒绝给一个中国孩子发放中国护照。
    
      2002年澳洲悉尼的法轮功学员芮骏女士准备赴上海探望患肺癌晚期、命在旦夕的母亲,但中共悉尼领事馆却取消了原来发给她的入境签证,理由是芮骏还在修炼法轮功。
    
      日本法轮功学员张淑华2003年9月遗失护照,向大阪领事馆申请,领事馆以各种理由推拖,一直等了7个多月。“因为我炼法轮功,中国使馆连门都不让我进。”而后领事馆则以登报作废的报纸是《大纪元时报》而予以拒绝。“我们不因为你炼法轮功不给你办,但《大纪元时报》登了法轮功在国内被迫害的事实,所以我们不能给你办。”
    
      美国华盛顿DC法轮功学员石伟回忆,2003年12月底,她到使馆签证处为即将到期的护照延期,并缴纳了费用。她和先生2004年1月6号到签证处取护照,一名姓林的使馆官员反问他们夫妇俩,知不知道护照被扣的原因。石伟觉得奇怪,她说:“林问有没有去大使馆前炼功?温家宝总理来的时候有没有去?我说去了。我说我是中国公民,总理来了我当然可以去。……”。
    
      2004年2月,澳大利亚法轮功学员赵秀莲到中国驻悉尼领事馆申请办理护照延期手续,被领事馆官员拒绝,理由是修炼法轮功。悉尼领事馆的陈副领事说:“修炼法轮功,到领馆请愿就是反党,反政府行为,你就别想回中国,你去申请难民吧。”赵秀莲表示:“我为中国辛辛苦苦工作了三十三年,就这样毫无道理地被拒国门之外,还要我沦落为难民。”
    
      2004年12月,芝加哥法轮功学员杨森到芝加哥领馆延护照。一个星期后,在取护照时,一个姓周的领事称不能延期。什么理由?周领事说:“没有理由。”杨森说,“还是我挑明了吧,是因为我炼法轮功。”周领事面露为难之色,暗示这是上边的决定。他们只是在执行。
    
      2005年,旅居美国的华人王文怡女士,在得知国内的父亲突然去世的消息之后,于5月3日与19日两度前往驻纽约领馆申请护照回国奔丧,并送上一份讲述护照被中领馆注销经过的陈述,但是中领馆工作人员拒绝接收。王文怡表示在中国这片古老的土地上,上下几千年文化,在孔子为代表的儒家中庸思想等影响下,社会崇尚仁、义、礼、智、信等理念,尊师、尊长辈,父慈、子孝和“忠孝节义”成为人生在世做人的标准。“在护照问题上对我的刁难,并阻止我回国赴丧,既严重违背国际人权准则,又充份彰显了他们反民族传统,反人性的本性。”。
    
      案例六 海外异议人士要求回国权利
    
      《新闻自由导报》创办人曹长青20年前来到美国,护照要到期的时候,一般按常规到中国领事馆办理延期。但是在纽约领馆办延期的时候,他们不但没给延,反而盖上一个戳,上面是“注销”两字。我问他们,为什么把护照给注销了?他们连个理由都不给,说“你心里明白”。我说,你注销护照总得给个理由,如果你认为触犯了法律,那是哪一条?他们根本就不回答。曹长青评论说:中华人民共和国是联合国五个常任理事国之一,这么大一个国家,取消一个公民的资格,吊销护照,总得给个理由吧。但他们连个理由都不给,最后竟然耍无赖,竟然对我说,这个事情是北京高层决定的,你要去北京找领导解决。那你把护照给吊销了,人没法回去中国了,你还说去找北京领导,这不完全是荒唐、耍无赖吗?最后我说找你们领馆负责的,那个办护照的人说领导出差了,什么时候回来不知道。还是耍无赖。
    
      中国问题专家、著名时事评论员盛雪1996年9月份的中秋节,她申请签证回国探望母亲被批准,但在机场被扣押和审问,被逼写悔过书遭盛雪拒绝,24小时后被原机遣返回加拿大。
    
      王若望、刘宾雁等知名文人客死他乡,留下未能在有生之年“用自己的脚踏一踏那片土地”的遗憾,也激起一波波的争取回国权行动。2007年,旨在帮助流亡海外民运人士回国的“我要回家运动”成立。2008年3月,王丹及其他十五名流亡海外的的中国异议人士发表公开信,呼吁北京依法恢复、延续或更换他们持有的中国护照,同时惩办那些由于渎职或进行迫害而侵害他们公民权利的官员。这封公开信署名的中国异议人士除了王丹之外,还有杨建利、胡平、郭罗基、陈一咨、吾尔开希、张伟国、刘刚、陈小平、吴仁华、刘念春、傅申奇、易改、蔡桂华、魏泉宝、王军涛。
    
      2009年,上海维权人士冯正虎先后八次回国被拒,愤而留宿日本成田机场92日,直至获准回国。2010年,民运人士郑存柱在其中国护照到期之际,搭飞机回广州,在机场被扣查三天后又被驱逐回美国。最近旅英作家马建回国被拒,原因在于它不愿意做:“签定协议,保证回去不涉政治活动”的保证。2011年初,香港著名民运领袖司徒华去世,王丹、吾尔开希
    申请到香港参加追悼会也被拒绝。
    
      2011年8月8日香港《苹果日报》署名李平的评论表示,近年,虽然间中有流亡海外的异见人士获准回国,如:著名诗人北岛被特别批准回国,当天出席在青海举行的青海湖国际诗歌节现年62岁的北岛,六四后流亡海外,北岛1994年曾返国,但在北京入境时被遣送美国,除2001年因父亲病故获当局特准回国奔丧,20多年来一直被内地当局拒绝回国,四年前他应聘在香港中文大学任教后,很少议论大陆政治。他今次获准回国,据悉是中共中央候补委员、中国作协主席铁凝作担保,才得以成行。显然,北京当局扭曲、绑架了回国权,以此作为招安、分化异见人士的筹码,是将囚禁、释放知名异见人士作为外交筹码的延续。作家李承鹏感言说:“诗人回来了。可这里已没有诗。这里的诗是:卑鄙是高尚者的通行证,高尚是卑鄙者的墓志铭”。流亡台湾的异见诗人贝岭希曾数度回国,但每次都在海关被拒入境,并原机遣返。望北京当局一视同仁,让他回家“探访已经九年未见、双腿不良于行的母亲,已六年未见的父亲”。
    
      【大纪元2012年01月13日讯】2012年中国新年将至,中国同胞也纷纷想回大陆探亲、访友、过春节。不少人来电询问,去中领使馆签证或办护照延期时,中领馆要求签写悔过书,坦白来美国申请庇护是假,为拿绿卡是真,在中国也未受任何迫害,将来也决不与大陆政府作对。这样的悔过书该不该签?
    
      在网上,类似的案例的不可胜数,限于篇幅,不再下载举例,也不妨同样以一段网上下载的英文结束本篇:When the earthquake
    happened in Shichuan, they ask the oversea Chinese to donate money.
    When the Olympic torch running is been attacked, they ask Oversea
    Chinese to protect, when it comes to the citizenship. they say no to
    oversea Chinese, what they
    do?(译:当四川发生地震时,他们向海外华人募捐,当奥运圣火运行被攻击,他们请求华侨保护。而当涉及到公民身份(国籍权利)时,他们却对海外华人说:不!,他们在干什么?)。中国自古就总结出了社会发展“天顺民意”的规律,但无论民意还是民怨,都是一点一点积累起来的,“莫以善小而不为,莫以恶小而为之”,在国籍法及侨务政策上,到底是利用华侨为主导,还是服务华侨为主导,中共当局有自己利害的掂量,海外华人心中也有自己的一杆称呀。
    
      陈树庆
      2012年2月16日完稿于中国杭州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 (博讯 boxun.com)
4656091146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陈树庆:对于朱虞夫案,我还能说什么?(附判决书) (图)
·浙江异议人士陈树庆和吕耿松星期五分别遭杭州警方传唤
·陈树庆:吴义龙先生,我们与你同行!
·陈树庆:吕耿松遭国保约谈警告
·陈树庆:抓陈西再一次戳破中共当局人权方面“巨大成就”的谎言
·陈树庆:辛亥革命精神指引我中国民主党人继续前进
·陈树庆:聂敏之先生去世十周年祭
·陈树庆:人民权利必须明确纳入国家的核心利益
·陈树庆:中共当局必须慎重对待朱虞夫、魏水山、薛明凯案 (图)
·陈树庆:中国民主党的中流砥柱何德普
·陈树庆:我所了解的力虹和夫人董敏近况
·杭州警方通知陈树庆不得游行
·王莉英告公安,又败了!/陈树庆
·陈树庆:从王莉英诉公安一案看权利与权力的博弈
·陈树庆:杭州王莉英“扰乱单位秩序”案今天二审
·访吴义龙、陈树庆:为了民主和自由不认罪(图)
·祝贺中国民主党人吴义龙、陈树庆先生出狱
·组图:吴义龙、陈树庆出狱,浙江民主人士欢迎(图)
·陈树庆、吴义龙出狱 四川朋友电话祝贺
·陈树庆:杭州中院不许我担任诉讼代理人 王莉英急需法律援助
·陈树庆:论双重国籍公民的权利义务冲突及解决
·陈树庆:论国家的护侨责任
·和平解决乌坎村事件不是共产党的失败或挫折/陈树庆
·从印尼华人的遭遇中,我们能反省什么?/陈树庆
·陈树庆:华侨乃辛亥革命之母
·陈树庆:中国实行“对等承认双重国籍”的可行性分析
·陈树庆:恩将仇报者必自食其果
·有感于埃及一名警察枪杀多名示威者被判死刑:恩将仇报者必自食其果/陈树庆
·陈树庆:律师的独立是保障人权、实现民主法治的应有之义
·甘为民主铺路石:记毛庆祥、胡晓玲夫妇/陈树庆
·陈树庆:感谢寒龙先生,但请不要错怪自己
·怕“茉莉花开(民变)”,中共警方严防民主党人/陈树庆
·陈树庆:心向民主,情系中华,司徒华先生千古!
·陈树庆:监狱还是匪寨?警察还是强盗?
·陈树庆:刘路(李建强)先生为我辩护
·中国民主党人支持刘晓波先生/陈树庆
·陈树庆:中国民主党人支持授予刘晓波先生诺贝尔和平奖
·李志友:民主党优秀之子,吴义龙、陈树庆先生!
·陪朱成虎死?/陈树庆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