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吴英数万字控告信揭发公安局 黑势力陷害吴英?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2月15日 转载)
    
    
    来源:世界经理人 作者:ninja
    
    吴英数万字控告信揭发公安局 黑势力陷害吴英?


    ●摘要:在看守所里,吴英写了厚厚三叠数万字的《上诉材料》、《检举材料》和《控告信》。她在《控告信》中写道:“东阳公安局……多次用花言巧语蒙骗我,恐吓我同意签字拍卖财产...
    
    在北京法官之家酒店房间里,吴英的父亲吴永正一支烟接着一支烟地抽,他将许多盒香烟全部拆散了放在一个塑料袋里,方便拿取。他的眼睛干涩、布满血丝,是长时间缺乏睡眠的缘故,以至于他的情绪波动相当大,说话声嘶力竭。
    
    没过完年,吴永正就赶来北京了。他仍然将吴英案死刑复核阶段的代理权委托给了京都律师事务所律师杨照东和张雁峰——他们也是吴英在一审、二审时的辩护律师。
    
    这个年吴永正一家根本就没法过。就在过年前几天,1月18日,浙江省高院在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三楼的一个法庭里开庭,作出了对吴英的终审判决:裁定驳回上诉,维持集资诈骗罪的死刑判决,依法报请最高人民法院复核。
    
    1月19日,二审宣判后的第二天,吴永正和他的二女儿及吴英的辩护律师杨照东、张雁峰到金华市看守所要求会见吴英,想去安慰安慰她,但看守所未同意。
    
    根据张雁峰的转述,“看守所里说,省里有文件规定必须要请示省法院,省法院说,案子已经判了,他们没有权利决定让会见或不会见,得请示最高法院。”
    
    事实上,在二审宣判之前已经不允许会见了。张雁峰与吴英的最后一次会见是在2011年11月29日。“这次会见还很顺利,2012年1月11日又去会见,因为吴英写出明信片要求会见,但看守所不允许了,称必须要经过省高院批准,我们给省高院的主审法官打电话,他说,得请示领导,他决定不了,终以领导不在等种种原因没有批准。”
    
    吴永正他们很担心吴英的状况,“她能否承受得住?”
    
    吴永正认为,女儿有跟他一样的倔性子。那位参与该案的警察感叹:“吴英这个人,坐牢都不知道悔改的,她坐牢也不肯配合这个事情的处理。老说自己是无罪的,她不能总这样去想啊。”
    
    在看守所里,吴英写了厚厚三叠数万字的《上诉材料》、《检举材料》和《控告信》。
    
    她在《控告信》中写道:“东阳公安局……多次用花言巧语蒙骗我,恐吓我同意签字拍卖财产,并让管教来做思想工作,最终我没有同意拍卖财产。”
    
    不仅为自己,吴英还为她的狱友控告看守所里遭遇的不公平与不人道。她曾喝下工业胶水以自杀来抗议管教私自翻看她的检举材料。
    
    为立功保命,她在《检举材料》中检举揭发了多名官员以求自保。在二审中,一直坚持自己无罪的吴英也认可了构成非法吸收存款罪。
    
    “我宁愿她和我一样站着死,也决不希望她跪着而求生,没有骨气。”吴永正倔强得近乎极端。他甚至表态:“吴英的生死已经不是最重要,我只要一个理。”

    
    在看守所里,吴英回顾了自己短暂而富有戏剧性的创业史。
    
    她人生的突然转变发生在2006年。在此之前,她是一个还算本分的小生意人。
    
    2006年4月到10月,吴英一口气注册成立了12家企业,其中的8家以子公司名义组成本色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这些公司大部分坐落在东阳同一条冷清的街道上。吴英的野心是,在这条街上,成立一个以酒店连锁结合商贸的企业,以酒店旅游业带动服务业。她亲自设计的本色概念酒店里,100个房间有100种设计风格,酒店里所需的建材、配饰、家具、家纺都能在她的建材城里买到。在酒店的周围,是规模宏大的网吧、停车场、快餐店、婚庆公司……业务范围互为补充,例如,网吧周围的酒店和快餐店主要是为上网的网民服务的。
    
    在短短半年时间内,吴英将东阳的一条“冷街”装扮成了繁华的商业街。她预期着这条街道的繁华能带动她在这条街上的物业的升值。
    
    与此同时,关于26岁女富豪的神话在东阳乃至全国迅速传开了。她甚至在当年以高达38亿元的总资产位居胡润“女富豪榜”第6位。有说她好像是走私、卖军火的,还有人说她是南洋军阀的遗孀,继承了一大笔遗产。
    
    然而,事实的真相是,背后支撑这个迅速崛起的商业体的是暗涌在浙江民间的高额利贷。
    
    在后来法院的判决中,还以此认为吴英是为了给社会公众造成具有雄厚经济实力的假象。
    
    那时候,吴英希望以高利贷盘活这些看得见的实体,再向银行抵押,借得贷款后偿还高利贷。但她始终没有得到来自银行的贷款。
    
    很快地,吴英吃不消了,资金链接近崩溃的边缘。吴英锒铛入狱,关于女富豪的神话也因此幻灭。
    
    2012年刚过完年,走在吴英当年一手打造的“本色一条街”上,她初创的那些酒店已经易主,但沿袭原来的经营模式,生意依然红火。一个房间一种风格,即使是在过年期间,每晚平均房价都超过400元,而附近地区相同规格的酒店房价已打折至300元左右。
    
    在“本色一条街”最火的时候,东阳的建筑业老板杜伟曾住过吴英的本色概念酒店,“确实火爆,提前预订都不一定能预订上。”
    
    在杜伟看来,吴英的经营思路确实超前,“原来的一条‘冷街’,门店一两千元月租都租不出去,现在的月租已经翻了好几番。”
    
    然而,一位要求匿名的债权人却认为,在后期,商人吴英的心理其实已经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她试图想树立自己在当地的势力,例如,她高薪聘请的人中,不乏社会上的闲散人员。”据他的描述,某一天晚上,吴英在酒吧与人发生激烈冲突。他劝她息事宁人算了,但吴英不干,立即给她的下属打电话,召人来将整个酒吧包围了。那一刻,他觉得,他借给她的钱很悬了。
    
    黑势力害了吴英?
    
    但吴永正认为,吴英恰恰是被当地的黑势力所陷害的。
    
    尽管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证据,吴永正却始终断言吴英案幕后的始作俑者是楼忠福家族。“楼氏家族中有人是东阳最大的黑势力,一直在收保护费,吴英不同意,仇恨就此结下了。”吴永正说,“现在走到这一步,他们已经是骑虎难下了。因为他们当初的目的并没有想搞到这个地步,仅是想霸占吴英的资产,让她乖乖听话。但吴英太年轻太硬了,不知道这个社会的复杂性。”
    
    “那也扯得太远了,跟楼家那是八竿子都打不着的。”上述那位警察觉得吴永正的说法很荒唐。
    
    广厦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广厦集团”)曾于2011年7月14日发表过声明指责吴永正炮制谣言:楼忠福家族与吴英案无任何牵扯。
    
    记者就此事多次联系广厦集团采访,均被拒绝。
    
    吴永正为吴英的失败作了这样的总结:“第一,她错在太高调,行事和处事都太高调;第二,年纪太轻,不懂这个社会的规律;第三,用人不当,谁都相信,那些当年吴英的下属纷纷当上老板了,都在用她的经营模式;第四,她最大的错是不应该在东阳创业,东阳的政商环境太复杂了。”
    
    杜伟认同这一总结,“这么年轻的一个女孩子在东阳创业确实是一个错误。她虽是东阳人,但她没根基,东阳是一个藏龙卧虎的地方,人才多了去了,企业比她做得大的人大有人在。她一下子那么高调把企业搞那么大,也没有什么社会阅历,不服的人多了,难免要得罪一些人。”
    
    吴英真的会死吗?
    
    一定程度上,这为吴英赢得了舆论的同情。
    
    当二审维持死刑的判决出来,舆论的反对亦前所未有。全国引发了持续的、大规模的讨论,“罪不至死”、“刀下留人”声音不绝于耳。社会精英们主导了这场宽容,包括著名的学者、律师、企业家以及许多的社会名流,以各种方式为吴英求情。
    
    1月25日,大年初三,中国律师界的泰斗张思之致函最高人民法院一级大法官张军,呼吁“吴案留人刀下”。
    
    元宵节前后,在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上,著名经济学家张维迎斥责,吴英的死刑是中国改革的倒退。
    
    在浙江的采访中,企业家们几乎无一例外地为她鸣不平。
    
    “一个二十几岁的年轻人,凭她自己的实力创办企业,钱不够怎么办?先是向银行贷款,但你知道,那是不可能贷到的。只能四处借钱,钱赚了,或者支付利息,或者买个东西送给人家表示感谢。”在他们看来,这样的事情在民营经济发达的浙江相当普遍。企业要发展,银行的钱又借不到,资金紧张的时候就要向别人高息借来周转一下。“接近90%做企业的人都曾这么干过。”
    
    目前在中国,大批的民营企业无法从正规渠道获得融资。因此,循环于体制外的民间借贷成为一种普遍存在,并且成就了浙江一大批企业家以及充满活力的民营经济。它不被法律所明确认可,大多数时候被默许存在,然而一旦出现意外,法律便会突然出现。
    
    这是社会宽容的基础。某种程度上,保护吴英便是保护他们自己。
    
    但司法机关在这个问题上的态度明显不同。根据被媒体广泛引用的来自浙江大学的《浙江省民间融资研究报告》显示,在吴英案的案发地浙江省金华市,2008年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的案件数为7件、集资诈骗罪的案件数为1件,此后在2009年达到巅峰,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的案件数为34件、集资诈骗罪的案件数为5件。
    
    一位金华市公安系统的警察告诉记者:在目前的金融体制现状下,非法集资肯定是重点打击的对象。
    
    在吴英之前,被判处死刑的不乏其人。例如,2009年浙江丽水的杜益敏案。
    
    浙江省一位高级别官员这样评价了吴英案以及社会对吴英案的讨论:“我从网上看到了大家对吴英案是非生死的讨论。但这么早就给吴英的生死下定论显得多余了,这个案子没有一年半载还结不了。”从目前的情形看来,他认为,最高法院的死刑复核程序很大可能会改变浙江省高院的终审判决。我们国家要判一个人死刑已经没那么容易了。”
    
    事实上,自2007年始,最高人民法院收回死刑核准权,中国的死刑判决开始大幅度减少。2011年2月25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修正案(八)》取消了13项经济性非暴力犯罪死刑罪名,但不包括集资诈骗罪。在这次修正案讨论的过程中,集资诈骗罪要不要取消死刑也是焦点问题之一,但最终立法部门没有下决心取消。
    
    “不出意外,下一次要取消死刑的罪名首先就是这个罪。”著名法学家陈光中断言。
    
    限制和减少死刑,这是中国死刑政策的大方向。在此宏观环境下,法学界大多认为,判吴英死刑并不十分妥当。
    
    那位参与办理该案的警察也心有不忍:判死刑有点可怜了。
    
    本文来源:世界经理人 (博讯 boxun.com)
22198130055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中国最高法表态将依法审慎处理好吴英案
·吴英看守所写数万字控告信 以死抗议不公待遇 (图)
·吴英案何以成为一起举国关注的法治事件
·陈九霖:吴英罪不至死 法院葫芦僧乱判葫芦案 (图)
·吴英父亲喊话浙江高院:请公开回答我四个问题 (图)
·吴英案:官员大分赃,更多富翁们等着被瓜分
·浙江披露吴英资产处置:百处房产被查封
·浙江警方通报吴英资产处置情况 (图)
·浙江省高院就吴英案争议答问 称判其死刑合法
·专家称吴英案结果仍存变数 最高法面临量刑压力 (图)
·“吴英案”启示:民间融资犯罪界限需厘清
·浙江省高院:“枉法违心判吴英死刑”系造谣
·官媒开腔 学术界营救 吴英案再起高潮
·浙江省高院就吴英案争议答问:判死合法 (图)
·浙江高院:判处吴英死刑合法
·张维迎:吴英案与特权经济 (图)
·新华社关注吴英死刑案 呼吁为制度改良留条生路 (图)
·铁流:吴英案更深层次的政治原因
·张维迎:吴英案说明中国距离市场经济还有200年
·吴英的死刑、王立军的休假与杨恒均的博客
·吴英死刑案是一个基本伦理问题/张千帆
·吴英案在讲一个中国故事/刘锋
·牟传珩:权贵虎狼围猎吴英之谜——中国法槌敲响制度性绝唱
·权贵虎狼围猎吴英之谜——中国法槌敲响制度性绝唱/牟传珩
·只有習近平能夠救吴英/林保华
·吴英案起废除死刑与世界接轨!完善生存权这一基本人权!/韩荣利
·用生命再次呼吁:刀下留人!吴英不能死!/伦敦客
·只有习近平能够救吴英/林保华
·处死吴英为何难以服众?/亦忱
·反对杀吴英的三大理由/张善光
·吴英生死/徐瑾
·是谁要吴英死?/吴晓波
·滕彪:吴英获死何等悲哀
·官民犯法两重天,法袍之下鬼魅多!叹吴英!
·彼岸风儿:吴英不是天使,但也不应当死
·滕彪:吴英的生命和你我有关 (图)
·吴英事件将惊醒民间企业家们/宣昶玮
·民间金融不可遏抑 严惩吴英不合时宜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