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乌坎选举虽放行 大陆报道仍阻扰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2月08日 转载)
    
    自由亚洲电台2012-02-07报导
     (博讯 boxun.com)

    乌坎本月1号举行村选委会选举,虽然得到官方允许但大陆媒体的报道一直受到控制。据称,南方报系前往采访的记者全部被召回。少量在当地的记者也被上级告知报道不能发表,更有记者遭到当局监控。评论认为,各级政府旨在避免乌坎民主自由化影响扩散,特别在18大前控制舆论以维持稳定。
    
    乌坎本月1号以海选方式选出十一人的村选举委员会,其后会在此委员会的监督下选出村代表会议,因此被普遍认为是民主选举的最初体验。选举虽然得到官方允许,但只有外国媒体能自由采访报道,国内媒体的报道一直受到控制,大量省市记者不能到场采访。当日只有中新社和新华网等中央级传媒发表指导性报道,而国内主流报章2日亦没有报道乌坎村的选举,包括广东省被认为敢言的南方报系。
    
    曾在当地采访的香港记者称,南方报系有记者前往采访,但随即全部被召回。本台记者就此打电话到南方报业集团新闻部询问情况,但接听工作人员说:“这边我们也不是很清楚,或者帮您咨询一下了。”
    
    网络作家昝爱宗和上海媒体人曹先生接受本台记者采访时谈到各自对此事的看法。昝爱宗认为,广东省委书记汪洋虽然在乌坎事件上表现得比较开明,但作为中共的官员,他必须控制媒体以维护“党”领导一切的权威:“汪洋,广东的省委书记可能想进18大的常委。怕出乱子,一旦事态失控,他当不上常委,他不是前功尽弃了吗?”
    
    曹先生也认为,这与中共18大权力交接有关:“说是限制的话,大背景是18大权力交接。涉及到权力的问题大家都很在乎,都用真力气。如果假设有记者去做重庆的负面,重庆会大力打压,如果有媒体来做广东的负面,广东也会大力打压,乌坎也是广东的负面或敏感之处吧。这大的背景是18大。”
    
    温家宝2月3、4号视察广东时,虽然谈到加强农村基层民主选举程序,但至少在公开报道中他并未提及乌坎选举。曹先生认为,广东省此时严控舆论是要避免被指犯自由化错误:“乌坎有一个特殊的地方,它被认为是一个值得宣扬的或所谓改革派正面的典型,但因为是正面的典型所以就更不能宣传,或更不能刺激全国的仿效,我觉得这是当下很奇怪的一种局面,我们认为应该放开或对农民要求给予更多回应,在法治的范围内解决问题,这也是汪洋鼓吹的,但事实上只要不是中央的政策,地区化的政策越放松、越自由化越危险,管得越紧越安全。汪洋为什么担心,或者是广东为什么控制这么严,就是因为这种自由化的措施如果报道出来,就会被解读成一种广东对体制的背叛,所以我觉得很矛盾。”
    
    网名“谭伟山”的记者在微博中说,只有少数国内媒体派记者采访乌坎选举,这些记者随即也被上级告知报道不能发表,更有记者遭到当局监视、监听。某记者曾换了8张电话卡,仍不能摆脱监听。
    
    网名为“王恺同学”的记者在微博表示,怀疑当地有人向当局提供秘密前往采访的记者消息。北京《经济观察报》记者在乌坎的行程一直保密,但仍被当局得知,并通知报社勒令其离开。
    
    昝爱宗认为,这是中宣部迫使媒体的“异地监督”功能失效的一贯手法,为了18大召开提前真空新闻:“中宣部为维稳出台一些限令。主要禁止媒体的异地监督,因为本地媒体一般都说谎,外地的比如广东的负面报道他很难禁止,就用围追堵截的办法,骚扰记者让记者放弃采访,主要还是出于维稳需要。”
    
    本文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博讯 boxun.com)
18198190155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浙江泮河村成为第二个“乌坎” 打跑政府人员比“乌坎”还早 (图)
·温州人学习乌坎 发起大规模游行示威 (图)
·中国青年报谈乌坎选举:中国人配得起搞民主
·乌坎村民谈选举(一):心有所忧
·浙江苍南泮河村村民学乌坎 三千村民上街游行 (图)
·效法乌坎维权望岗村民遭打压 抵抗官员暴行洛阳农民被恐吓
·乌坎选委结果出炉 外界盼中国有更多乌坎
·广东乌坎村民投票选出11人选委会 (图)
·广东乌坎村民选举委员会选举结果出炉 (图)
·拟效法乌坎维权 广州望岗村民遭镇压
·乌坎推举选委成员 或成真正维稳起点
·乌坎老百姓 今儿个真高兴 (图)
·陆丰乌坎今天举行选举 林祖銮主持 (图)
·弟兄们,我在乌坎 (图)
·河南固始县再现广东“乌坎村”维权活动
·图片新闻:广州望岗村三千村民学乌坎 市府静坐要求罢免腐败村官 (图)
·维权村代表任乌坎总支书记 民众继续追究薛锦波死因 (图)
·乌坎抗争领袖做村书记由当局任命 村民庆贺
·乌坎抗议领导者被任命为村党委书记 (图)
·乌坎模式
·迈向民主选举的第一步——中国广东乌坎村/朱荣
·乌坎的选举朱虞夫的诗----中国是时候了/陈维健
·乌坎事件的展望/项守信
·乌坎林祖銮坐上了火药桶/上海闸北维权冤民杜阳明
·肖利军:乌坎村民维权活动的重大社会历史意义
·乌坎事件的意义/刘青
·严家伟:中国民主进程中的一个里程碑事件——对乌坎村民维权抗争之我见
·瓮安”“陇南”到“乌坎”:官民水火何时了? 
·胡耀邦之子大赞乌坎转机
·一平:乌坎农民革命的警示
·乌坎人必须握紧手中的权利/项守信
·乌坎、柳州土地纠纷、韩寒三论及太子党上位的联想/中国社民党革命委员会新年文告
·乌坎村事件留给人们思考/王学勤 (图)
·乌坎土地抗争颠覆了“中国模式”/姚监复 (图)
·官退民进话乌坎/王在安
·乌坎村抗争局部胜利的启迪/上海市闸北区维权冤民杜阳明
·秦永敏:中国社会转型有多种路径,乌坎事件昭示“拖延就意味着全民起义”
·乌坎事件,中共中央葫芦里买的什么药?/刨根问底
·乌坎暴力革命礼赞/张三一言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