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县委书记之女吃5年空饷 刚入大学就领工资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1月08日 转载)
    (南方网)  在山西省疾控中心人事科,有一名叫王烨的科员,2011年7月从山西省中医学院本科毕业、当年10月第一次到省疾控中心上班,却从5年前入读大学时,就每月领取由财政全额拨付的基础薪、生活补贴及住房公积金等,5年的学费亦由省疾控中心承担。
       7日,山西省纪委新闻发言人向新华社记者表示,对群众反映静乐县委书记之女“吃空饷”一事,山西省纪委已与山西省委组织部、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组成调查组,正在进行调查。

  履历多有疑点
      王烨的父亲是山西省忻州市静乐县现任县委书记杨存虎,在王烨入读大学并入职陕西省疾控中心时,杨存虎时任忻州代县县长。杨存虎老家的邻居告诉记者,王烨还有一个哥哥,任职于山西省人事厅。
      2011年12月14日,山西省疾控中心主任张杰敏接受记者采访时称,王烨调入该单位,并在该单位领取工资完全合乎要求。
      但记者调查发现,张杰敏的说法多处与事实不符。从5年前入职山西省疾控中心到入读山西省中医学院,再到王烨的履历,都存在若干疑点。
      山西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是省卫生厅所属的全额财政供养事业单位,人员工资由财政拨付。
      一份山西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内部的《基本医疗保险参保人员登记表》显示:王烨,女,1986年8月出生,参加工作时间2006年12月。

  工资、医保,什么都不少她的
      该疾控中心内部员工提供的两份工资表显示,2010年上半年,王烨每月在该单位领取的工资包括:基础薪113元,保留津贴98元,煤气补贴4.5元,住房公积金153元,其他239元,生活津贴550元,地方补贴170元,生活补贴300元,职务补贴80元,应发项总计1707.5元;扣住房公积金245元,扣医疗保险31.87元,扣发项总计276.87元;实发工资为1430.63元。
      如果按此标准,五年间,王烨的实发工资累计为85837.56元,并享受基本医疗保险和住房公积金待遇。
      此外,根据山西省人社厅文件,包括山西省疾控中心在内的省属公共卫生事业单位,补发了从2009年10月至2011年12月的绩效工资,王烨同样享受了这一待遇:2009年10月至2010年6月,每月增资706.5元;2010年7月至2011年12月,每月增资446.5元——总共补发14395.5元。
      2011年12月14日,山西省疾控中心现任主任张杰敏接受记者采访,承认了王烨参保登记表、工资表的真实性,并确认,从2006年"参加工作时间"入职开始,王烨就是省疾控中心有事业编制的正式员工,每月通过银行卡领取单位工资,由单位支付大学期间学费。
      王烨大学期间每学年学费约为3800元,大学5年期间学费共计近2万元。

  当事人拒绝接受采访
      今年7月毕业后,王烨曾找到张杰敏,表示要正式到省疾控中心上班。今年10月9日左右,王烨第一次到省疾控中心上班。
      虽然张杰敏等人都否认知道王烨的家庭背景,但王烨的父亲是山西省忻州市静乐县县委书记杨存虎这一事实,还是得到了杨存虎老家——忻州市宁武县阳方口镇阳方口村村民的确认。
      在王烨入职山西省疾控中心时,杨存虎任职忻州市代县县长。
      记者曾试图当面采访王烨本人,但打到办公室的电话多次被拒接,两次找到办公室都未见到其人。
      在山西省疾控中心人事科,有一名叫王烨的科员,2011年7月从山西省中医学院本科毕业、当年10月第一次到省疾控中心上班,却从5年前入读大学时,就每月领取由财政全额拨付的基础薪、生活补贴及住房公积金等,5年的学费亦由省疾控中心承担。王烨被指连续五年“吃空饷”累计10余万元。王烨的父亲是山西省忻州市静乐县现任县委书记杨存虎,在王烨入读大学并入职陕西省疾控中心时,杨存虎时任忻州代县县长.。(1月7日中国网)
      王烨在入山西省中医学院的同时参加工作,这实在让人匪夷所思,对此疾控中心主任张杰敏为其辩解称是“脱产学习”,但是通过王烨从卫校到医学院的履历和档案上,这些所谓合法的谎言自然不攻自破了。不可否认的是,王烨在大学期间的确在疾控中心吃了五年的“空饷”。从其父杨存虎一手为女精心铺设的“爱心之路”上,我们除了看到一路印着公权私用的脚印之外,更看到了一扇扇虚掩的制度之门在为权力一路开绿灯。而在此背景下衍生的公权为私“偷吃空晌”就自然见怪不怪了。
      在这个权益相融的社会里,更多的利益之源是借着权力的“护荫”应运而生的,而权力者手中持有的无非就是权力这把利刃,借此削戳着公众的利益以满足自己的私欲,并还呈现出一副有恃无恐的嘴脸。为己辩解之时,还不乏众多的“帮衬者”为其说好话、打圆场,求其原因,他们不过就是在利益的捆绑下同穿一条裤子的同谋者而已。挂名吃空饷的现象发生的根本原因就在于监管制度的疲软,面对权力的威慑和利益的诱惑,只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甚至干脆送个顺水人情,为权力者敞开了那扇虚掩之门,随其任意而为。
      如果监管制度的建立不能保证公众的合法权益,那么势必会引起民意的质疑与困惑,公众的声讨声中,更多的是希望制度不再阙如,能够极大地发挥它的作用,在捍卫其该有的公正和威严的同时,更能保证每一个纳税人最基本的利益。而法律制度不仅是用来维护每一个公民的权益的保障,更是权力执行的一种手段,除了面对公众的监督,还应该竭力做到自律自净。回到报道中来看,从王烨“吃空饷”一路走来的疑问可谓多之又多,中专毕业信息的出入到中医学院的别有意味的“补录”,再到疑点重重的就业,每一步无不印证了权力作祟的必然,当然也是每一道审核制度的“极力配合”的结果,于是才有了权力助女儿“偷吃空饷”的现象的不断爆发。
      要杜绝这样以权谋私事例的发生,不只要对相关的责任人给予一定的惩罚,更重要的是完善监管机制,建立民意监督的平台,赋予民众监督的权力,打破权力私自运行的利益链条。在这种制度之下,每个人享有平等的权力,也唯有这样,才能让我们看到所谓的公平与正义。
      山西省疾控中心人事科科员王烨,2011年7月本科毕业后第一次到疾控中心上班。记者调查发现,王烨2006年入职疾控中心并入读山西省中医学院,每月领取工资,学费由疾控中心承担,累计10余万。疾控中心称,王烨领取工资完全合乎要求。王烨父亲为山西静乐县委书记。(1月7日东方网)
      张爱玲说:“出名要趁早。”很多官员们也知道,给自己的儿女们安排工作,无论是仕途还是事业编,也要趁早。山西临县安家庄乡党委书记曹莉,15岁时就由时任临县副县长的父亲办理了招工手续,彼时,曹莉尚在上高一,三年后才去上班。不过,如今近二十年过去了,曹莉也不过是做到了一个乡的党委书记,根基不深,所以,上个月她的造假行为被曝光后,在舆论压力之下当地迅速对其作出了免职的决定。
      但是,身在山西省疾控中心的王烨,其根基显然要比曹莉深得多。曹莉15岁入职时是在1993年,而王烨办理入职手续则是在2006年,人事制度和监督的严格程度,都是不可同日而语的。但王烨不仅顺利由忻州市卫生局调入省疾控中心,而且顺利地办理了“脱产学习”的手续,进入山西省中医学院进行了5年的本科学习,然后再回到省疾控中心上班。从市里到省里,时间长达5年之久,没有一定的背景,没有若干人员的“帮助”,怎么可能做到一路绿灯呢?
      但诡异的是,作为调出单位的忻州市卫生局却查不到调出记录,而作为调入单位的省疾控中心,当年的所有经手人却否认对此事知情,而且现任的人事科长也称其2006年就入职该单位是“胡说”。如果真的如山西省疾控中心主任张杰敏所说,王烨调入该单位并在该单位领取工资“完全合乎要求”,那么,一件“完全合乎要求”的调动,为什么要么查不到相关手续,要么当事人绝口否认与此有关呢?
      看来,问题绝不像张主任所说的那样简单。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中专毕业生,想要进入一个省卫生厅所属的全额财政供养事业单位,其可能性几乎为零。种种迹象表明,无论是王烨调动之前的中专学历,还是在忻州市的调动手续,或是在山西省疾控中心的入职手续,以及她的所谓“脱产学习”的手续,都存在造假的可能。而其父亲的官员身份以及人脉资源,一定在其中发挥了“不可为外人道”的作用。
      比起曹莉来,王烨入职省疾控中心时已经20岁,不会在年龄上被人看出破绽,而且,其一切手续也办得似乎天衣无缝,并且有单位领导为其辩护。一旦说出一个谎言,就要用一千个谎言来遮掩,但是,违规的东西永远是见不得阳光的,不是所有的经手人都愿意或敢于继续帮说谎者圆谎,所以我们才会看到诸多当事人对王烨之事唯恐避之不及。毕竟,在监督力量尤其是媒体、网络监督日益强大的今天,说谎的风险已经越来越大。即使当年犯错的人,也不愿意为了帮人圆谎而一错再错。
      希望在媒体曝光之后,有关部门能够及时介入,变被动为主动,给公众一个交待,更重要的是,要堵住用人制度上的漏洞,避免类似的官员子女吃空饷的事件再次发生。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141219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山西县委书记女儿被曝吃5年空饷 工资医保齐全
·山西一县委书记女儿吃五年空饷
·预防“吃空饷”要敢于“晒”财政
·湖南新宁停发116名“吃空饷”人员工资
·中石化河南油田疑吃空饷 官方解释系数据计算错误
·江西修水:举报行政事业单位"吃空饷"可奖3000元
·济宁金乡“吃空饷“:冒领独生子女补贴
·刘志军的铁杆、沈铁局长王占柱的老婆在铁路检察院吃空饷十几年
·吃空饷 陕西周至县副科长姚周琪12岁上班
·重庆万州驻京办称原区长女儿吃空饷是误会
·原重庆万州区长女儿被曝在驻京办吃空饷2年
·重庆万州区原区长女儿被指在驻京办吃空饷2年
·湖南永州承认数百教师吃空饷
·湖南永州上百教师吃空饷 官员回应称关记者何事
·翻下旧账看看拿空饷公务员的情形笔笔皆是
·贵州德江县51名占空编被开 曾六百人吃空饷
·淮南一社保人员偷吃50多名死人“空饷”终审改判10年
·贵州一贫困县263名干部"吃空饷"1年耗费400万
·贵州思南开除106名在编离岗“吃空饷”干部
·看对“吃空饷”的温情处罚
·应对吃“空饷”者以贪污治罪处理
·台湾是民主了吗?这民主值钱吗?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