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山西一县委书记女儿吃五年空饷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1月07日 转载)
    来源:中国网
    
       在山西省疾控中心人事科,有一名叫王烨的科员,2011年7月从山西省中医学院本科毕业、当年10月第一次到省疾控中心上班,却从5年前入读大学时,就每月领取由财政全额拨付的基础薪、生活补贴及住房公积金等,5年的学费亦由省疾控中心承担。 (博讯 boxun.com)

    
      王烨被指连续五年“吃空饷”累计10余万元。
    
      王烨的父亲是山西省忻州市静乐县现任县委书记杨存虎,在王烨入读大学并入职陕西省疾控中心时,杨存虎时任忻州代县县长。杨存虎老家的邻居告诉本报记者,王烨还有一个哥哥,任职于山西省人事厅。
    
      2011年12月14日,山西省疾控中心主任张杰敏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称,王烨调入该单位,并在该单位领取工资完全合乎要求。
    
      但本报记者调查发现,张杰敏的说法多处与事实不符。从5年前入职山西省疾控中心到入读山西省中医学院,再到王烨的履历,都存在若干疑点。
    
      五年空饷吃了10万
    
      山西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是省卫生厅所属的全额财政供养事业单位,人员工资由财政拨付。
    
      一份山西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内部的《基本医疗保险参保人员登记表》显示:王烨,女,1986年8月出生,参加工作时间2006年12月。
    
      该疾控中心内部员工提供的两份工资表显示,2010年上半年,王烨每月在该单位领取的工资包括:基础薪113元,保留津贴98元,煤气补贴4.5元,住房公积金153元,其他239元,生活津贴550元,地方补贴170元,生活补贴300元,职务补贴80元,应发项总计1707.5元;扣住房公积金245元,扣医疗保险31.87元,扣发项总计276.87元;实发工资为1430.63元。
    
      如果按此标准,五年间,王烨的实发工资累计为85837.56元,并享受基本医疗保险和住房公积金待遇。
    
      此外,根据山西省人社厅文件,包括山西省疾控中心在内的省属公共卫生事业单位,补发了从2009年10月至2011年12月的绩效工资,王烨同样享受了这一待遇:2009年10月至2010年6月,每月增资706.5元;2010年7月至2011年12月,每月增资446.5元总共补发14395.5元。
    
      2011年12月14日,山西省疾控中心现任主任张杰敏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承认了王烨参保登记表、工资表的真实性,并确认,从2006年“参加工作时间”入职开始,王烨就是省疾控中心有事业编制的正式员工,每月通过银行卡领取单位工资,由单位支付大学期间学费。
    
      王烨大学期间每学年学费约为3800元,大学5年期间学费共计近2万元。
    
      今年7月毕业后,王烨曾找到张杰敏,表示要正式到省疾控中心上班。今年10月9日左右,王烨第一次到省疾控中心上班。
    
      虽然张杰敏等人都否认知道王烨的家庭背景,但王烨的父亲是山西省忻州市静乐县县委书记杨存虎这一事实,还是得到了杨存虎老家忻州市宁武县阳方口镇阳方口村村民的确认。
    
      在王烨入职山西省疾控中心时,杨存虎任职忻州市代县县长。
    
      杨存虎本名“王存虎”,生父姓王,早亡,从继父改姓杨。
    
      除了王烨,杨存虎还有一个儿子,今年约30来岁,小名“柱柱”。早几年前,杨存虎回老家时,曾和邻居们提及,“柱柱”大专毕业后在人事厅上班。
    
      本报记者曾试图当面采访王烨本人,但打到办公室的电话多次被拒接,两次找到办公室都未见到其人。
    
      入职疾控中心四大疑点
    
      张杰敏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对王烨以上的经历有两个界定:第一,王烨的人事关系是2006年从忻州市卫生局调入山西省疾控中心;第二,王烨五年来从未到省疾控中心上班,是“脱产学习”,合乎组织、人事程序和要求。
    
      然而,根据本报记者调查,张杰敏以上说法还存在四大疑点。
    
      1.卫生局查无人事调出记录
    
      张杰敏称,王烨是从忻州市卫生局调入省疾控中心,王烨进入山西省疾控中心的程序是“调入”,手续完全符合要求。”
    
      2011年12月16日,本报记者来到忻州市卫生局查阅2006年人事调动档案存根时,却未见到王烨姓名及相关资料。
    
      该局人事科科长王某印象中,2006年前后只有一个姓陈的、30多岁的男子,曾经调往省疾控中心。
    
      忻州市疾控中心办公室主任程海风也说,该中心没有一个叫“王烨”的职工调出。
    
      忻州市卫生局副局长李忠解释说,一些人事调动可能名义上经过了卫生局,但实际卫生局只是负责在材料上盖章表示同意。
    
      忻州市卫生局人事科工作人员说,“人事调动”主要个人要有“途径”或“渠道”。
    
      2.毕业学校称并非“脱产学习”
    
      张杰敏说,在省疾控中心,在外脱产学习的人非常多,有人在国家疾控中心学习,有人在山西省医科大学学习,最主要的还有在山西省职工医学院学习,“把一批没学历的培养成有学历的,把一批低学历的培养成高学历的。”“这个小孩(王烨)当初为什么出去学习,我不知道,但手续一点问题都没有,因为我看过,我查过。”
    
      然而,王烨在山西省中医学院时的辅导员和同学告诉本报记者,王烨从2006年9月至2008年7月,就读于该校基础医学部,2008年9月至2011年7月,就读于中西医结合临床医学系,是对口班1班学生。
    
      也就是说,根据学校师生的说法,王烨2006年是通过对口升学,从中专考入山西中医学院本科对口班的。
    
      该校招生办工作人员解释,对口升学不同于成人考试,在对口班学习也不同于脱产学习。
    
      王烨入学当年,山西省中医学院对口升学考生来源于中职院校应届或往届学生,和高考入学学生一样,是全日制本科学习,而脱产学习,是成人的在职学历教育的一种。在医学院,前者学习时间为5年,后者学习时间通常是两三年。
    
      此外,张杰敏对本报记者说,王烨是中专毕业后,先成为山西省疾控中心技术员,才去山西中医学院上学。
    
      但上述参保登记表显示,王烨参加工作的时间是2006年12月,山西省中医学院开学时间是9月份,考试时间是此前的6月,报名时间则是三四月份,都先于王烨参加工作时间。
    
      也就是说,这份张杰敏本人确认了真实性的材料,显示王烨是先入学、后入职,异于正常的“脱产学习”。
    
      3.入职由谁操作
    
      王烨进入山西省疾控中心,具体由谁操作和决定呢?
    
      张杰敏对本报记者说,“一般来说,调人要上会(讨论)的。我没参加过(讨论会),但是我不敢说没上会。”
    
      尽管2006年时主事山西省疾控中心,山西省疾控中心的前主任栗文元、前书记高平友,都在电话对本报记者否认认识王烨,表示对王烨入职并不知情,原人事科科长贾某对此事亦闭口不提。
    
      2011年12月13日,山西省疾控中心人事科现任科长赵星光对记者说:王烨2006年就入职该单位是“胡说”,但并不愿多做解释。
    
      入读本科两大疑点
    
      山西省疾控中心主任张杰敏确认,王烨在入职疾控中心、入读大学本科前,是中专学历。
    
      本报记者调查发现,王烨是否中专毕业并具有“对口升学”资格,以及如何录取进入山西中医学院,都存疑点。
    
      1.中专班主任否认此学生
    
      根据山西中医学院老师分析,王烨应考自忻州市卫生学校(简称“忻州卫校”,2007年已并入忻州市职业技术学院)。
    
      2011年12月21日,在忻州市职业技术学院,本报记者查阅到了忻州卫校2006年毕业生花名册。
    
      在忻州卫校毕业生花名册最后一页的最底端,记者找到了王烨的名字及相关信息:毕业证号20060707,王烨,女,18岁,生源地代县,文化程度初中(指中专录取前文化程度),学制三年制,专业护理。
    
      然而,和整个花名册上其他毕业生信息登记不一样的是,王烨及另外三名毕业生的资料为手写,且在表格之外,环绕在负责人签名周围,字体各不一样。王烨及另外两位张姓女子没有毕业成绩。
    
      记者随后找到或电话联系了忻州卫校2006届中专护理专业毕业班班主任。
    
      当年护理专业总共四个毕业班,四个班的班主任都表示班上并没有一位叫“王烨”的学生。
    
      部分老师表示,就是挂名参加考试的人中,都没有叫“王烨”的人。在她们的印象中,那几年所带的中专班里,也没有对口升学进入山西省中医学院本科的学生。
    
      2.同学称王烨为扩招补录
    
      王烨在山西省中医学院中西医结合临床医学系对口班1班的同学陈迹(化名),在电话中告诉了本报记者一个情况王烨当年是扩招补录入学的。
    
      在同学眼里,王烨“她爸好像官挺大”。
    
      根据山西省招生考试网信息,2006年该省高招对口升学考生确实有一次补报志愿的机会,包括山西省中医学院在内的6所学校降分补录,中医学院的补招计划数为20人。
    
      陈迹说:“所谓补录,直白点说,就是有些人分数稍微不是很够,通过关系、通过钱,也能上这个学”。
    
      实际上,山西省某专科院校招生就业中心主任也对本报记者说,相比普通高考,对口升学招考更具有“灵活性”。
    
      第一,各高校“扩招”、“补录”的空间大,存在找关系入学的空间。几年前,山西省对口升学的录取比例被要求限制在15%以内,但实际操作过程中,这一比例被扩大到42%。近年,这一比例被要求限制在5%,但以他所在学校为例,原本被限定为200人的招生名额,但实际会扩到700人。
    
      第二,在2006年前后,对口升学考试时间在高考之后,虽然政策规定普通高中学生不能参加对口升学,但依然有人可以通过关系拿到对口升学考试的资格,参加完高考又参加对口升学考试。
    
      第三,对口升学由省里组织,政策变化多。有些家长愿意研究如何利用政策,且能找到入学“渠道”。 (博讯 boxun.com)
19168821655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预防“吃空饷”要敢于“晒”财政
·湖南新宁停发116名“吃空饷”人员工资
·中石化河南油田疑吃空饷 官方解释系数据计算错误
·江西修水:举报行政事业单位"吃空饷"可奖3000元
·济宁金乡“吃空饷“:冒领独生子女补贴
·刘志军的铁杆、沈铁局长王占柱的老婆在铁路检察院吃空饷十几年
·吃空饷 陕西周至县副科长姚周琪12岁上班
·重庆万州驻京办称原区长女儿吃空饷是误会
·原重庆万州区长女儿被曝在驻京办吃空饷2年
·重庆万州区原区长女儿被指在驻京办吃空饷2年
·湖南永州承认数百教师吃空饷
·湖南永州上百教师吃空饷 官员回应称关记者何事
·翻下旧账看看拿空饷公务员的情形笔笔皆是
·贵州德江县51名占空编被开 曾六百人吃空饷
·淮南一社保人员偷吃50多名死人“空饷”终审改判10年
·贵州一贫困县263名干部"吃空饷"1年耗费400万
·贵州思南开除106名在编离岗“吃空饷”干部
·网友曝派出所吃空饷被拘 一民警被认消息源遭辞 (图)
·中共军队吃空饷现象日益泛滥!!!真惊了!!
·看对“吃空饷”的温情处罚
·应对吃“空饷”者以贪污治罪处理
·台湾是民主了吗?这民主值钱吗?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