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重庆籍民工致信铁道部 信中直言网购车票太折磨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1月05日 转载)
    中直更多文章请看中直专栏
    来源:重庆晨报
     (博讯 boxun.com)

     昨日,《温州都市报》刊登了一个名叫黄庆红的重庆籍农民工写给铁道部的一封信,信中讲述了他4次到火车站排队买票,依然未能如愿。工作人员告诉他用网络和电话购票,可能比排队更快。但网络和电话购票,对于生活艰苦的农民工来说,比通宵排队购票更不现实。
      黄庆红讲述了他来温州打工十几年的艰辛,以及每年春运回家买火车票的困难。他在信中说,回重庆火车票190元一张,汽车票560元一张。“我不想坐汽车,贵了好几百块钱呢,我平时都舍不得给女儿花钱,要是省下来的这钱给女儿花多好啊!”
    
      去年是铁路部门服务改革年,从电话订票、网络购票,到火车票实名制,不仅让市民足不出户在家里就可以购买到火车票,还为广大市民购票提供了一个公开、公平、公正的售票环境,对于打击黄牛党的作用是不言而喻的。
    
      然而,电话订票、网络购票属于新鲜事物,对于熟悉流程的购票人来说,十分轻松、方便。但黄庆红在信中坦言,由于文化水平的差异,这些新事物,对于许多农民工而言,反而增加了难度。正如他所说:“网络购票,对我们来说太复杂,太不切合实际了。我们连买票的资格都没了。”“每年春运,排队买票,对我们农民工是折磨。今年我们想要这样的折磨,也没有了。”
    
      重庆农民工黄庆红的困惑,相信也是大多数在春运期间,望票兴叹的广大农民工们的心声。在春运期间,返乡农民工应该是春运潮的主力,但他们却大多不太了解网络,更不了解网络购票。
    
      在此,希望铁路部门多宣传电话订票、网络购票等相关知识,让更多的农民工了解、掌握电话订票、网络订票等铁路相关知识的流程。
    
      同时,多照顾一下文化差异的农民工,多留一部分火车票到售票窗口。
    
      铁道部领导:
    
      我叫黄庆红,今年37岁,是重庆市彭水人,来温州打工十几年了。我只在电视上看过你,我想这辈子也没资格和你见面,可我有很多话想说。所以我写了一封信,但我不知道该寄到哪里,后来我想到了新闻,就托报社的记者捎上这封信,
    
      我今天是第四次来火车站买票了,想碰一下运气,但票还是没有。窗口的工作人员每次都跟我说,网络和电话的票要早几天,票一放出来,就在网络上被抢光了,没有票剩下来给窗口。
    
      我们厂里40多个工友都不会弄电脑。老板同情我们,帮我们上网买票,结果他弄了半天,也弄不起来,不是进不去,就是没票了。老板说,就算有票了,还得开通啥子网银。我们是打工的,又不是白领,哪会开通这个,这不是用脚指头想出来的吗?
    
      一个工友买到了一张去江西的票,开心得要命。买车票真像摸彩票啊!
    
      我女儿今年6岁了,好久没见到,不知道有没有长高了,学会了几个字。回家的火车票190元一张,汽车票560元一张。我不想坐汽车,贵了好几百块钱呢,我平时都舍不得给女儿花钱,要是省下来的这钱给女儿花多好啊!
    
      每年春运,排队买票,对我们农民工是折魔(磨)。今年我们想要这个样的折魔(磨),也没有了。(节选)
    
      2012年1月2日 (博讯 boxun.com)
26168880808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北京两火车站启用自动取票机 限二代身份证网购
·“个人信息遭泄密”有真有假 市民网购仍需谨慎
·记者体验网购火车票:2小时订票10多次全失败 (图)
·多名旅客称网购火车票被扣钱未出票
·网购280787.79元 称“再上淘宝就剁手” (图)
·跨国网购“伤不起” 代购市场缺乏监管维权困难
·身份证号遭抢注 火车票难网购
·民众网购火车票身份证频遭抢注 铁道部建议报警
·调查显示中国人比欧洲人更爱网购
·“光棍节”网购致快递“爆仓” 恢复还需一周
·“光棍节”网购遭遇强制退款 淘宝被指涉嫌欺诈 (图)
·三季度我国网购交易规模近2000亿 同比涨超七成
·新婚夫妻网购婚床被朋友闹洞房时弄塌 (图)
·央视曝光假冒网购官网以假乱真 建站成本仅千元 (图)
·成都网购达人中"木马计" 低价背后小心木马 (图)
·北京网购旅游产品投诉升温 一个月投诉接到76件
·上网购票防被骗
·金山毒霸推敢赔模式:用户网购中木马获赔500元
·当当网再摆乌龙 抢购订单被取消 律师:网购存"潜规则"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