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北京通州豆腐黑作坊被指虐待智障工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12月05日 转载)
    来源: 新京报
    
    北京通州豆腐黑作坊被指虐待智障工


    黑作坊内,操作间混乱且肮脏。
    
    北京通州豆腐黑作坊被指虐待智障工


    一名疑似“智障”女工正在劳作。
    北京通州豆腐黑作坊被指虐待智障工


    12月3日,通州台湖镇徐庄村,执法人员查抄黑作坊时,记者在附近发现3名疑似“智障”劳工,称“不干活就挨打”。其中一男子手掌惨白,关节变形,明显长期被水浸泡,皮肤已被腐蚀。记者随即报警,警方赶到后找不到3名“智障”劳工。当地警方称将继续寻找,若存在殴打虐待行为,将立案调查。本报记者 尹亚飞 摄
    
    舒新红死了。他是一名智障人士,受雇于通州一家豆腐黑作坊,老板是湖北云梦同乡。
    
    尸体火化了。虽然同为智障劳工的妻子满身伤痕,称舒新红是被殴打虐待致死,但因无法尸检死因成谜。
    
    记者调查舒新红生前受雇的豆腐坊,发现附近仍有多家豆腐黑作坊经营,多名智障人在里面做工,他们身上也有伤痕。
    
    目前,警方、劳动监察部门已介入调查。
    
    “救救我”,电话中传来智障儿子呼喊声。
    
    11月18日,湖北省云梦县城垸村的舒文忠,接到北京打来的电话。
    
    39岁的智障人舒新红和妻子,在通州台湖镇徐庄村一家豆腐坊做工,老板是同乡的田建军夫妇。
    
    19日下午,舒文忠得知儿子舒新红已经死了,尸体正在运往老家的路上。
    
    面对儿子的尸体和满身伤痕的儿媳,舒文忠不相信田建军给出的死亡原因——舒新红突发心肌梗塞,吃饭时哽死了。
    
    老乡雇智障夫妇进京做豆腐
    
    11月20日,新房外墙的红砖垒到第六层时,舒新红回家了。
    
    一辆白色的面包车行驶一千多公里,从北京通州返回湖北云梦。车内花花绿绿的棉被下,舒文忠看到了儿子的尸体。“头发和胡子都老长了。”舒文忠说,比几个月前离开家时还邋遢。
    
    1972年出生的舒新红,是舒文忠的长子。舒文忠说,儿子出生后不久,发高烧烧坏了脑子成了智障,听不太懂别人说话,情绪不稳定。
    
    1999年前后,经村里人介绍,舒新红娶了杨小兰,也是一名智障人士,舒家人说情况比舒新红好一些。
    
    虽然脑子有些问题,舒新红还是能干体力活,曾去过亲戚的工地上打工、背水泥,每背一袋水泥上一层楼挣一块钱。妻子杨小兰在家务农,在两亩八分的耕地上种棉花。
    
    舒文忠回忆,今年年初,本村做过干部的程桂元找到自己,问他愿不愿意让儿子和儿媳去打工,程桂元的女儿和女婿在北京做豆腐,舒新红夫妻俩一年可得工钱1.8万元。
    
    “上北京,好。”舒文忠问儿子时,舒新红当即答应。
    
    2月7日,正月初五,舒新红夫妇随田建军夫妇奔赴北京。
    
    舒文忠记得那天天气很好,却想不到这是他与儿子的最后一面。
    
    智障儿子电话里喊“救救我”
    
    舒文忠原以为做豆腐的活怎么也比背水泥轻松,再说还是给老乡干活。
    
    儿子儿媳离家的9个多月里,舒文忠接到田建军四五次电话。“两个孩子都不会用电话,都是老板打来的。”舒文忠说,多是田建军抱怨儿子不好好干活。每一次舒文忠都是安抚儿子,劝他听老板的话。
    
    今年11月初,舒文忠将两间老房子推倒了,打算重新修建。“人家都盖楼了,我家没钱。”舒文忠说,他也打算盖两间新房,一间给儿子舒新红,一间是老两口自己住。
    
    为了盖房子,舒文忠从程桂元手里拿了1万元钱,他说,这是儿子出门打工时,田建军夫妇许下工钱中的一部分。
    
    新房还没盖好,11月19日,舒文忠就接到了儿子的噩耗,通知他的还是程桂元,“舒新红断气了”。
    
    而一天前,舒文忠在电话里听到儿子的声音,“喊了一声救救我”。
    
    对于这个电话,田建军称,由于舒新红不干活,他想把舒新红打发回家,“为了吓唬舒文忠,教给舒新红说‘救救我’”。
    
    舒新红尸体到家当天下午,田建军的妻子程爱平带着杨小兰乘火车返回老家。
    
    儿媳杨小兰的变化让舒文忠更加怀疑儿子的死因。
    
    儿媳称豆腐坊内遭殴打虐待
    
    按照舒家人的说法,杨小兰像是变了一个人。
    
    此前100多斤的体重,此时只有七八十斤。家人拿出杨小兰在2009年办理的第二代身份证,照片中是圆脸,双颊有肉,如今的杨小兰的脸型变得细长。
    
    更严重的是,杨小兰的手脚肿胀、皮肤开裂、生有皮疹,左右脸颊及右腿迎面骨处有淤青。
    
    11月21日,杨小兰被送入云梦县医院住院治疗。除了外伤,医生起初还怀疑化学性中毒症状,将杨小兰送入肾病科。经检测杨小兰的肝肾功能正常。
    
    “肝肾功能正常不代表没有中毒,中毒到一定程度才会影响肝肾功能。”杨小兰的主治医生称,县医院的设备和条件尚无法确诊中毒。
    
    11月30日,杨小兰仍然躺在病床上,低烧不退。
    
    她称,手脚肿胀是做豆腐泡的,其他的伤则是老板和老板娘打的。在田建军夫妇的作坊中,她和丈夫舒新红每天凌晨4点左右便被叫起床,做磨黄豆、清洗等活儿,直至晚上11点左右才睡觉,“有时一顿饭只是一两个馍”。
    
    杨小兰称,由于太累,她和丈夫有时不想干活,或者只是干活动作慢了一点,田建军夫妇便对他们施以拳脚。丈夫舒新红遭到田建军的殴打后卧床不起。死亡四五天前,舒新红不想干活,被田建军从床上拉到了地上,用脚踢。杨小兰试图护住丈夫,却遭老板娘扇耳光。
    
    对此,田建军否认殴打舒新红夫妇,杨小兰身上的伤是“自己跑到院外林子摔的。”
    
    田建军说,他家豆腐坊早上5点起床干活,一般下午4点左右活就干完了。但舒新红干活磨蹭,“正常人五分钟能刷好一个桶,他需要干六个小时。”
    
    鲍姓姐弟在通州与田建军夫妇同在一个院子做豆腐。对于舒新红夫妇的是否挨打,12月3日,鲍家弟弟先说“自家孩子犯错还会打几下,这没什么。”随后又改口称,是杨小兰自己从柴垛上摔下来弄伤的。
    
    豆腐坊老板赔15万未追刑责
    
    对田建军给出的“舒新红突发心肌梗塞,吃饭时哽死”的说法,杨小兰也不认同。
    
    她称,丈夫是因经常遭到殴打导致死亡。舒文忠说,儿子以前身体强壮,从事背水泥上楼的工作,没得过什么病,“突然人就没了,很奇怪”。舒新红的弟弟也称,哥哥尸体的背部、肋部有疑似瘀伤。
    
    但田建军坚持称,11月19日10点多,他家中午饭吃得早,舒新红发心肌梗塞,吃饭时哽死了。
    
    对此,鲍家弟弟称,舒新红不爱干活,死亡前几天,舒新红因感冒,看上去萎靡不振,“19日上午,他(舒新红)媳妇杨小兰给他喂饭,呛住了。死后田建军把车开进院子,把舒新红拉回了湖北老家。”
    
    
    《北京市殡葬管理条例》规定,火葬地区内死者的遗体应当在本市内火葬场火化,禁止运往外地。外地来京人员在本市死亡后因特殊原因确需运回原籍的,必须经遗体所在区、县的民政部门批准;未经批准,遗体存放单位不得放行。
    
    对此,田建军说,舒文忠要求见儿子一面,他才冒着风险将尸体偷运回来。而舒文忠称,田建军的岳父程桂元告诉他儿子尸体在北京没地方放,准备运回湖北。
    
    11月21日前后,舒家因对死因有异议,向北京通州警方报警。
    
    通州警方表示,接到报案时,尸体已经被运回湖北。通州警方与湖北警方联系,由云梦县警方予以配合调查。
    
    与此同时,舒家与田建军夫妇也开始谈判,当地镇政府、村委会参与协调。
    北京通州豆腐黑作坊被指虐待智障工


    徐庄村一豆腐黑作坊内,两名智障劳工正在劳作。
    北京通州豆腐黑作坊被指虐待智障工


    11月30日,死亡智障劳工舒新红的妻子在医院接受治疗,她身上满是伤痕。
    
    11月22日,双方签了一份《人民调解协议书》,田建军夫妇同意赔偿舒新红亲属15万元,并承担杨小兰在县医院住院治疗的费用。此后,舒家不得向田建军夫妇提出任何要求,包括赔偿要求在内。
    
    11月24日,按照当地风俗,舒家请了亲朋好友一顿酒席。三天后,舒新红的尸体火化。
    
    如今,舒文忠看着为儿子刚开始盖的新房,觉得儿子的死尚有冤屈。
    
    舒家人认为,在当地相关部门的压力下,他们才没有提出尸检要求,致舒新红死得不明不白。而云梦县警方则称,舒家人不同意警方进行尸检,警方亦无可奈何。
    
    最终,云梦县警方认定,家属对于死者的“死因无疑义”,即舒新红并非属于非正常死亡,没有进行刑事案件的立案,并依此回复了通州警方。田建军、程爱平夫妇自然也无需承担刑事责任。
    
    探访
    
    查抄黑作坊 三智障工身现伤痕
    
    通州徐庄村存在多家豆腐黑作坊,3名受雇的智障人士称“不干活就挨打”,警方介入调查
    
    赴湖北云梦调查智障劳工舒新红死因的同时,本报记者对舒新红生前受雇的豆腐坊进行探访,发现附近4家豆腐坊仍在生产,老板多是来自湖北云梦。工商等部门检查均为无照经营,查抄时发现3名智障人士受雇于黑作坊,3名智障人士也都来自湖北云梦,他们都称遭到殴打虐待。
    
    一位曾在北京做了四五年豆腐的云梦县人士坦言,做豆腐的确很辛苦,“很难雇到人干活。”
    
    村边神秘的豆腐坊
    
    11月29日,通州区台湖镇徐庄村东南角,一片红砖房隐藏在茂密果林间,几缕青烟袅袅上升。
    
    这里就是智障雇工舒新红死亡的地方,村民眼中“徐庄最不显眼的地方”。
    
    村民们说,此处原是一片果园,五六年前果树被拔,地被承包,后来地上盖成房,“说是看护果园的房子,其实都租给了外地人。”
    
    “这两年住的都是做豆腐的。”村民们说,豆腐从来不卖给村里人,做豆腐的人也从不跟村里人接触,“做的豆腐和做豆腐的人都很神秘。”
    
    舒新红的死,村民们也有耳闻,“听说是智障人,但不知怎么死的”。村民们称,事后有警察封了一家豆腐坊,“那几天都不冒烟了,这几天又开始冒。”
    
    密林里的这片红砖房分作两排,每排20余间房屋,灰色的大铁门加装在两排房之间,形成了一个独立的院落。
    
    记者多次敲门,院内无人应答,只有七八条大狗狂吠不止。
    
    徐庄村一家饭店老板透露,每天早晨四五点钟,他出外采办原料时,常见一辆厢式货车驶入红砖房附近。
    
    11月30日凌晨5点,红砖房院内灯已亮起,一辆白色厢式货车驶来,径直开到大铁门前。铁门打开,院内十多人动手往货车上搬十余个白筐。
    
    半个小时后,厢式货车驶离。
    
    黑作坊产“黑豆腐”
    
    “做好了豆腐,会有车来收。”12月3日,记者以收购豆腐名义进入这个封闭的院落,一名工人对记者说。
    
    每天早晨四五点,大洋路市场的货车都来拉豆腐。
    
    记者发现,这个院内共有4家豆腐作坊,其中3家作坊都在生产。最南头的一家作坊停产,正是舒新红生前所在的豆腐坊。
    
    每家作坊都有一台磨浆机,两口大锅,数个大桶和大筐。每家的操作间都可以用污水坑来形容,水泥地面上千疮百孔,大个的窟窿可以容得下成人的脚,其间溢出的豆浆和污水横流,工人们都穿着雨鞋工作。
    
    一家豆腐坊的操作间内,两名浑身溅满豆浆和豆渣的工人正在熬制豆浆。
    
    灰烟遍布的大锅,灶底灰烬不时腾起,锅内豆浆上漂有明显灰烬。烧火工人拿手直接伸进锅内试温,并随手将灰烬拿手舀出甩在地上。
    
    “我们都是从云梦老家出来做豆腐的,没有白作坊,只有黑作坊。”这家作坊的老板说,这个院内做豆腐的,都是湖北云梦县人。
    
    院中最大的一家作坊,女老板姓鲍,她自称是该院最早做豆腐的,已有两年了。记者询问智障雇工舒新红一事,“我家不用智障人,智障人能干活吗?”鲍老板回答很干脆。
    
    聊天间隙,记者看到鲍老板作坊内两男一女,始终埋头干活,他们目光呆滞,动作不便,几乎不说话。
    
    其中一名看上去50来岁的工人,戴着一副红色塑料手套,一个劲儿在刷煮豆浆的大锅,上半身几乎都探进锅里,几次差点栽进锅里。记者多次想靠近他们,均被鲍老板拒绝。
    
    12月3日中午,记者将徐庄村豆腐作坊情况举报。台湖镇经济发展科、镇工商所、城管等部门随即联合执法,将院内正在生产的3家及院外1家豆腐作坊的磨浆机、豆腐等查抄。
    
    执法人员表示,经查该院内的豆腐作坊均无任何证照,都是黑作坊,今年6月查抄一次,8月一次,现在是第三次查抄,“每次查他们都说回家不干了,转眼又开干。”
    
    黑作坊雇用智障人
    
    正当执法人员查抄黑作坊时,鲍老板带着自家作坊两男一女三名工人想匆匆离去。其中一名看上去不到20岁的男工走路明显趔趄,表情呆滞,对满院的执法人员未看一眼。紧随其后的一名看上去50来岁的女工不时傻笑。
    
    记者迅速追上,鲍老板见状迅速离开。
    
    走路趔趄的年轻男工不住摇晃脑袋,嘴里嘟嘟囔囔。记者询问姓名年龄等,男工说叫“小明(音)”,嘟囔了近两分钟,也无法说清年龄。
    
    “小明”身上的深色棉服没有纽扣,衣服对襟都用线绳拴起,站在雪地里不住发抖。
    
    “他是傻子。”“小明”身边一名50多岁的男工摇晃着头插话。
    
    这名插话的男工,自称1971年生,只知道自己是湖北云梦县人。记者询问具体住哪,该男工脸上不住抽搐,想了一会儿,突然将戴着的红色塑胶手套脱下去挠头。
    
    随着手套脱下,院门口围观的村民瞬间惊呼起来。
    
    这名男工的手肿胀如发酵的面包,手掌苍白,关节变形,皮肤已被完全腐蚀,整个手掌像是被石膏裹了厚厚一层,明显是长期被水浸泡所致。
    
    “他们三个都是智障。”豆腐坊鲍老板的弟弟说,“女工是我亲姐姐,年纪大的男工是我姐夫,小男工是他们的孩子。在家讨饭都讨不来,我可怜他们,把他们带来做豆腐。”
    
    就此,记者向三名智障工人求证,女工缄口不言,年长男工称,自己姓茅(音),“小明”姓师(音)。而“小明”对于“和老板是否为亲戚”,更是嘟嘟囔囔说不清。
    
    智障劳工称常遭殴打
    
    “不干活,要打,想回家。”年长的智障男工说,每天早上4点半开始干活,要一直干到晚上九点左右才能睡觉。
    
    记者向“小明”询问其是否挨过打,“小明”闻言猛地往后瑟缩了一下,一只手本能地去抱头。随即,他低下头指指头上,一条红色的伤疤赫然留在头顶。
    
    “小明”挽起袖子,双臂上都有明显旧伤。他又弯腰卷起裤脚,右腿上一条长约一寸的伤口尚未完全结痂,“天天打,这儿,前天老板打的,用大棍子。”
    
    “小明”指身上伤口时,旁边的女工突然一手掩面,无声哭了出来,看到其他豆腐坊的老板走来,又迅速拭干眼泪。
    
    对“小明”身上的伤,鲍老板的弟弟称,是替“小明”搓澡时弄伤的。
    
    年长的智障男工称,豆腐坊老板答应每月给1600元,当记者询问工资是否按时发时,他和“小明”同时摇头。
    
    对于智障工人的工资,鲍女士此前一直三缄其口。
    
    现场联合执法人员发现雇用智障劳工情况后,联系通州劳动监察部门,“劳动监察部门的人在忙其他事,周一会专门到徐庄村处理这事。”
    
    此时,鲍老板女儿再次要求将3名智障劳工带走,“带他们去吃饭。”
    
    随后,记者将该情况举报至通州警方。民警和劳动监察部门人员赶到现场,已经找不到3名智障劳工。
    
    截至昨晚,民警和劳动监察人员仍在寻找3名智障劳工和雇用者。通州次渠派出所表示,警方会坚持找到他们,若真存在殴打虐待智障工人行为,警方将立案调查。
    
    记者采访中,多个消息源称,在智障劳工舒新红死前,一名60岁左右的智障老人,也死于这个神秘院落中的黑作坊。舒新红的妻子和“小明”等智障劳工称,智障老人是黑作坊雇用的,也经常遭到殴打,死后“像舒新红一样运回老家,赔了几万块钱”。
    
    对此,鲍老板曾说,不清楚智障老人是哪家豆腐坊的,“听说是喝酒喝死的”。 (博讯 boxun.com)
32168850800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陕西黑砖窑智障工面临救助迷局 真实去向不得而知 (图)
·四川部分智障工被解救后再度流落街头
·四川渠县民政局长等人因贩卖智障工事件被免职
·四川渠县民政局长因新疆智障工案件被免职
·山东济南两家煤球厂发现8名智障工人(图)
·四川渠县救助站涉贩卖智障工续:村民遭封口威胁
·四川渠县救助站涉嫌贩卖智障工 站长被停职(图)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畫「天下第一馬」的旅德神醫沈其昭大師
  • 教授就是剽窃惯犯
  • 杜月笙曾要求中共放一馬
  • 顧竹軒深受周恩來讚揚
  • 金山是杜月笙關山門徒弟
  • 金山是杜月笙關山門徒弟
  • 黑社會奉行「狡兔三窟」
  • 汽车是最大的杀人凶器
  • 蔡楚:美国是什么党?
  • 英国和以色列政府比新冠病毒还毒
  • “灵机一动”的生物基础
  • 英国和以色列政府比新冠病毒还毒
  • 习近平发狠提前根除香港自由,是核大战的危险信号
  • 《北京之春》胡平没有根据乱说之二――薛明德
  • 中国孤岛正在酝酿整合世界的能量
  • 疫情期间献词哈佛女博士后之五毕汝谐(纽约作家)
  • 博客最新文章:
  • 潘一丁直面公道正義和強大中國美國政客們,你哋對香港感到束手無
  • 百家姓冤满嘴胡言乱语,满眼乌烟瘴气,蚂蚁帮狗随正主郭瘟龟,终得
  • 纪念堂港大學生會為恐怖主義招魂引發公憤高校紛紛割席劃線正道直
  • 中华正国接种“复必泰疫苗”利己利人“疫苗护照”助市民出行便利
  • 江中学子(视频)江西宜黄官员棚改拆迁暗箱操作导致邹引娇家破人亡
  • 李芳敏14400017我必使你的名被萬代記念;因此萬民都必稱讚你,直到永永
  • 王星星中共毒害澳洲
  • 李芳敏14400014她身穿刺繡的衣服,被引到王的面前;她後面伴隨的童女,也
  • 王巨烛光之夜
  • 金光鸿金光鸿律师YOUTUBE视频“革命改变中国”,欢迎访问
  • 李芳敏1440009你的貴妃中有眾君王的女兒;王后佩戴著俄斐的金飾,站在你
  • 蔡楚蔡楚:谈谈四川的赶场和摆地摊(多图)
  • 李芳敏1440006神啊!你的寶座是永永遠遠的,你國的權杖是公平的權杖。
  • 人民最大美方觊觎香港金融地位,中央撑腰坚定一国两制
  • 李芳敏14400025我們俯伏在塵土之上;我們的身體緊貼地面。
  • 谢选骏博讯20年博客遭到锁喉断气——损失过亿!
  • 李芳敏14400024你為甚麼掩面,忘記了我們的苦難和壓迫呢?
    论坛最新文章:
  • 红通三号人物乔建军被引渡到美国面临洗钱等指控
  • 非裔示威蔓延美140城 多个华埠遭暴徒打砸抢
  • 法国经济萎缩11% 创历史新低
  • 香港民调:66%受访市民指中国处理六四事件不当
  • 《北京中医药条例》草案:诋毁、污蔑中医药将依法追责
  • 离开中国西方是否可以依然故我?
  • 奥巴马评美国时局:和平示威参与投票才是改变正途
  • 解禁后东京感染者骤增 拉响“东京警报”
  • 尽管未获最后审批大陆已一窝蜂赶建武肺疫苗生产设施
  • 国际卫生组织总干事称日本新冠抗疫取得成功
  • 龙飞船升天 爱国者翻车
  • 李克强提中国6亿人月入仅1000元 专家受官媒访问强调是平均
  • 六四31周年将至 “天安门母亲”或无法集体祭拜
  • 郦英杰:台湾与世界交流不应由国际组织领导阶层任意决定
  • 日本政府拟对四国重开国门
  • 是否可以刺激法国人消费比想花的更多?
  • 新冠疫情在拉美继续延烧 确诊病例突破100万例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