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济南当局对李红卫的政治迫害(续二)/雷唤觉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11月27日 来稿)
    
    一•〈二〉•〈政府〉的阴谋和百姓艰难的等待
     大明湖的百姓们带着喜忧掺半的心情,离开了省委信访局第二接待室……,代表们原原本本地把会谈的经过和张、杨两位副市长代表中共济南市委和市政府总结性的讲话,转达给了大明湖的全体老百姓,人们流露出本能的感激之情并报以热烈的掌声……;同时,百姓们也有许许多多的疑虑:两位副市长的“美好”承诺能兑现吗?!……。 (博讯 boxun.com)

    一•〈二〉•1秋后算账的预谋……:
    天下起了大雨,火热的大地渐渐凉爽下来,难忘的七月十五号21点30分大雨停了下来,天空还在下着蒙蒙的细雨……,〈政府〉派出了多路人马,每路人马有四、五人组成,由办事处、居委会和辖区公安派出所负责引路,突然闯入大明湖群众代表的家,实施所谓的个别“谈话”、“走访”,涉及的问题:“大明湖的上访团是谁组织的?发起人是谁?;上访的行动纲领是什么?在市信访局递交的六点意见是谁起草的?;两封给政府的公开信(一封给市里的,一封给省里的)是谁起草的?;在省委信访局门口唱歌是谁的主意?领唱、打拍子的人叫什么名字?你不说也不要紧,我们有录像是可以查清的。街面上的标语谁起草、谁执笔写的?横幅谁做的?是否有高人在背后指点,光凭你们大明湖绝对没有这样的能人?!这次来主要是了解了解、摸摸底,绝对不会抓人……。听说你们还集了资,这可是非法的……,要是查出一定处理!拆迁的事你们为什么要去找政府上访?谁教给你们这样做的?是谁的主意……?!”〈政府〉突然袭击的造访〈群众代表〉们没有惊慌失措,而是坦然、巧妙地一一回答了〈政府〉的提问:“当时去市政府上访是群众自发的个人行为,代表的形成是在市信访局门口,由市信访局的宋主任嫌人多、嘴杂、乱糟糟的没秩序,在宋主任主持下让大明湖的群众现场选出的群众代表,事前谁也不知道。”“六点意见”是大家伙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宋主任说:“找个会写字的人来代代笔。”)代笔人就按大伙说的比着葫芦画了个瓢出来,这就是所谓“六点意见”的形成。至于那两封公开信之见张贴唻,但不知道是谁写的。唱歌也是群众自发的,好几摊人在那里唱,显得太乱,还有唱跑了调的,这才有人说:‘找个会唱的起个头一块唱。’就是这样,没有什么有组织、领导的,在大明湖这些老百姓哪有什么高人一等的高人,无非就是你一言他一语的凑起来的,大伙谁有什么想法就说什么,也没有什么章法……。至于说“集资”一事更是无稽之谈,……根本没有此事!谁给你们反映的可让他来三头照面,对一下质不就清楚了吗?!你们说:“为什么要去找政府?”这是很自然的,人民政府嘛,百姓们有了困难、有了解不开的疙瘩不去找自己的政府,难道你们要他们去台湾找国民党的政府吗?找政府解决问题是天经地义的事,用不着谁指路……。
    〈政府〉派来摸底、排查的人员,经过了近两个小时的盘问(时间已进入子夜),丝毫没有得到他们想要得到的答案,只好悻悻地离去……临走时留下了一句耐人寻味的话:“以后有什么情况再来找你。”
     〈群众代表〉们清醒地知道:〈政府〉的突袭是因为他们错误的认为:“白天的接访、答复和承诺足以使老百姓心满意足,百姓们会认为:‘大明湖的拆迁问题得以〈政府〉的圆满解决正处在一片喜庆之中,思想全部放松下来了,甚至可以“刀枪入库、马放南山了,”不需要再存有什么戒备心态……’;〈政府〉想这是最容易得到:‘大明湖百姓上访全过程的内幕;这是掌控关键性问题和关键性人物的最佳时机……。’这是其一。其二,〈群众代表〉们清楚的知道:〈政府〉半夜三更的突然造访〈群众代表〉,就是想把上访中的重要事件、重点人物排查出来、梳成辫子,等待时机到来时,搞秋后算账、打击报复之用,这是何等阴险的谋略!
    一•〈二〉•2出尔反尔的政府令:
    大明湖的百姓们像盼星星、盼月亮盼望着大明湖畔出太阳!……等待着市政府“新的政策”、“新的文件”赶快到来,盼望着张、扬二位副市长的“承诺”能够尽快的变为现实……。难道两位副市长代表市委、市政府所作的“答复”、“承诺”又要变成空中的“烟雾”?!〈政府〉真的又要拿“假、大、空”来欺骗我们百姓吗?!
    春去秋来老将至……,两年多的时光过去了,大明湖的百姓们到底盼来了什么?!等来了什么?!
    等来了张建国、调走了鲍志强。二零零七年三月张建国主持济南市政府工作,上任后的张代市长于二零零七年四月迫不及待的抛出了〈223〉号张建国令,对济南市的拆迁问题、补偿问题等等重新搞定……另行“朝政”、“朝纲”,〈大明湖工程〉的项目负责人、〈大明湖工程〉的总指挥也就相当然的由张建国接任。
    但是,张建国代市长千不该万不该,不该把二零零四年七月十五日被代表中共济南市委、代表济南市政府的张泽、杨禄玉两位副市长已宣布废弃了的由原济南市市长签发的〈208〉号鲍志强令,重新拉入历史的舞台——,张建国明确表示:“〈大明湖工程〉仍然执行〈208〉号文……”;“大明湖的拆迁、补偿不执行〈223〉号……张建国令。”“一时激起千重浪”,平静了两年多的大明湖被张建国重新掀起了怒潮!安居乐业祥和渡日的大明湖百姓,被重新推向了动荡不安的年华……。
    二,违法强迁、强拆是济南市动乱的根源!
    随着张建国的怖政,济南市各区、县、市都掀起了政府与百姓抢地盘、霸院落、占民宅、争利益强拆强迁的暴风,以政府名誉施展他们手中掌控的权利,他们就敢超越法律、有法不依、违法乱纪!他们就敢以强欺弱、欺压百姓、破坏民主、制造社会动乱!他们就敢贪污腐败、欺男霸女、假公营私!他们就敢横行朝野、上欺下瞒、制造流血事件,制造冤假错案,实施打击报复!制造城楼失火殃及池鱼、株连九族事……。总之,当社会上失去了民主或者所谓的民主已经名存实亡了,那么,属于社会的权利——即公权也就会失去了应有的控制和监督,而那些手握公权的掌权者就可以无所不为、就可以无所不能!简而言之:说你行你就行,不行也行;说你不行、你就不行,行也不行;不服还不行!实为:法权中首权之作为!
    二•〈一〉•权力下的大明湖拆迁:
    镜头画面一:在张建国的默许下,经济南市园林局韩局长的特批,大明湖风景管理处以保卫科赵广涛科长、张斌副科长为首组建了“棒子队”(以保卫科全体人员为主体)从旅游学校抽调了部分身强力壮的教职员工和在校学生,抽调了园林局管辖内的部分保安人员,又从社会上招募了部分闲散人员和社会渣子组成了近一个连队的棒子队;头戴安全帽臂戴红袖章手持棍棒(新购买的两端粗细分明的镐把),采取突然袭击的战术,在人们还在梦中之时,“棒子队”首先封锁街面路口、不准老百姓出门、不准在街面上走动,按照他们早已编排好的名单和门牌号码,手持钢钎大锤直奔序号中的百姓住宅……曾记得:在2008年5月底前后的一天早上天色刚刚启明,赵广涛、张斌又带领“棒子队”冲进了大明湖百姓×××家(简称房主),不由分说就要砸门、破锁,(房主)据理力争:“咱们之间没有签合同,又没选房,你们凭什么拆我的房?!……。“棒子队”的头头赵广涛一声令下:“凭什么,告诉他!……”棒子队员们举起镐把闷头盖脸的砸了下来……顿时,(房主)倒在了血泊中,但“棒子队”仍不住手……,不一会,(房主)便昏死过去,就在这时,大明湖的百姓们赶来了,有的上前夺“棒子队”手上的棍子、有的上前去搀扶昏倒在地上的(房主)、有的给“110”打电话报警:“大明湖要打死人啦,你们赶快来管管!……。”有的给“120”急救中心打电话:“大明湖有人被打昏了,满头、满脸都是血……,你们快来救救他吧!……。”一遍又一遍的报警半小时后市局刑警队赶来了……,但是,打红了眼的“棒子队”守住路口,举着镐把,高喊:戒严啦,外面的谁也不能进,里头的谁也不能出!……俨然一副黑社会的作派!市刑警大队的副大队长,亮出了工作证:“我们是市公安局刑警队的”就往里冲……,“棒子队”:“哪里的也不行!”说着举起手里的家伙,就给了这个副队长一下,……副队长下令:“亮家伙,冲!”全体刑警不顾一切的往里冲……一时间,“棒子队”和刑警混战在了一起……。百姓们把从“棒子队”手里缴获来的部分凶器送到了历下区公安分局住辖区派出所……,在市长张建国的保护伞下,在权力的屁护下,这种公然配置凶器聚众行凶殴打大明湖的百姓;挑起武斗,入室抢劫(以下简称武装侵权)致他人伤残……,是铁证如山的侵权、犯法……。〈政府〉却装聋做哑,至今未作处理!!在这里我们呼吁政府:(1).坚决法办打人凶手!(2).坚决依法惩治类似这种行为的组织者和幕后操纵者!维护法律尊严。(3).〈政府〉要还人以本,还人以民主!对此事件,公开、公正地依法作出处理,并公开向全市人民赔礼道歉!
    经过半月之久的政府协调,大明湖的“棒子队”与公安局和解了,他们不再相互指责、埋怨……,为了权力的利益、为了所谓的大局——〈政府〉之需,黑白结合了,同流合污了……。
    愤怒的大明湖百姓,重新开始了寻求“公平、公正”和维护人权、维护民主的艰难征程。百姓们首先想到:这一流血事件应有(大明湖工程)指挥部、济南市园林局、大名湖风景管理处负责!百姓们:“我们要人权、我们要民主、我们要法制!不要以权压法、不要以权抗法、不要以权违法”的呼声震撼着大明湖畔!百姓们汇集起来去找(大明湖工程)指挥部讨教:“为什么要组建“棒子队”?”“是谁批准组建“棒子队”?”要求承办打人凶手,要求被(武装侵权)致伤人员的抚恤……。在(大明湖工程)指挥部授意下,大名湖风景管理处保为科及他们原组建好的“棒子队”横加阻挠,他们在大明湖西南门及沿途布岗设卡阻挠大明湖百姓前往(大明湖工程)指挥部交涉由其一手制造的(“武装”侵权)事件……。
    2007年6月12日,济南市上空乌云密布,天下着大雨……子时已过,在漆黑的夜里有两辆依维柯中型面包车、三辆轿车悄悄地在明湖路汇泉寺街路口两侧停了下来,十五、六个幽灵快速的窜进了汇泉寺街34号,李红卫家的庭院……他们说:“是公安局的,”(却没有出示任何证件即没出示工作证,也没出示传唤证);就以莫须有的罪名:“有人举报你们诈骗……。”扭着胳膊强行带走……,押上了他们开来的警车上,车上的照明灯关闭着,车内一片漆黑,车前大灯未开,就慌慌忙忙地把车开走了……。
    原来坐阵指挥搞这套夜半邪性之事的人又是历下公安分局的肖全安!遵照其主子的意图导演了一场:先以“诈骗”之罪强行把李红卫解走,然后采用颠倒黑白、混淆视听的手段,为(大明湖工程)指挥部里的主子开拓〈武装侵权〉的罪责,却要硬生生的说成是:“李红卫因对拆迁不满”所引就的;明明是〈大明湖工程〉指挥部派出“棒子队”尾追堵截横加阻挠大明湖的百姓们,却编造谎言说是“围堵”大名湖西南门口;明明是〈大明湖工程〉指挥部的主子在违法组建“棒子队”〈武装侵权〉殴打百姓侵犯法律,却要把李红卫和大明湖百姓的正义之举说成是:“扰乱了公园的秩序。”……纯粹一派胡言!借题发挥、在谎言的掩盖下炮制了《历下公(治)决字〔2007〕第461号》对李红卫拘留十天的处罚决定(以下简称:处罚决定)。
    〈处罚决定〉的出笼,其目的有三:其一,执政人利用自己掌控的权利变本加厉的压制民主、限制和剥夺民生、民权以示权威!正如某些人常说的:“有权的横行,无权的痛苦,维权的玩命”;其二,打压上访维权的群众代表是为了更有效的摧毁维权人士的意志,振摄大名湖片区的老百姓:“在我统辖的地皮上,你只可以当个言听计从的顺民,不得乱说乱动,否则,李红卫就是样子!……”;其三,不择手段的威势政府的形象工程,为掌权人的所谓政绩铺平道路;为〈政府〉的打、砸、抢〈武装侵权〉开脱罪责;为权利的膨胀架设云梯……。
    
     ( 待续)
    
     执笔人:雷唤觉
    
     2011年8月12日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4450122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济南当局对李红卫的政治迫害(续一)/雷唤觉
·“上访经历展览会”吸引两百警察 探李红卫遭拒孙文广吁废除劳教
·济南李红卫提起行政复议,劳教委作出答复 (图)
·济南当局对李红卫的政治迫害(一)/雷唤觉
·山东李红卫被劳教前接受孙文广专访视频
·山东维权人士李红卫被判劳教一年零九个月/王宁 (图)
·济南维权人士李红卫因煽动颠覆国家政权被劳教 (图)
·济南李红卫、张序珍、张强等到中级法院要求立案遭拒 (图)
·孙文广:强烈抗议抄家迫害李红卫 (图)
·李红卫新年到济南大明湖控诉政府强拆民房 (图)
·济南法院受理李红卫诉公安拘留案 (图)
·孙文广到济南英雄山讲演,李红卫控诉暴力拆迁 (图)
·天桥法院将“非法拘禁”认定为“法制教育”,济南李红卫提起上诉(图)
·济南天桥法院恶意中止李红卫诉黑监狱(图)
·济南李红卫诉黑监狱一案第三次开庭(图)
·济南李红卫案:全国首例被关黑监狱案件明日开庭(图)
·济南李红卫状告公安机关(图)
·济南李红卫诉黑监狱一案起波澜(图)
·李红卫和陈清泉庆贺刘晓波获诺奖被传唤(图)
·济南著名维权女杰李红卫“煽动颠覆”获复议/王宁 (图)
·张金凤:获知李红卫劳教回忆起我劳教的日子 (图)
·济南强拆受害人李红卫拦车喊冤后给市长的信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