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亿万富翁张宏伟在美国打官司惊爆黑幕/茂茂 虹虹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11月19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1、瑞士苏黎世保险公司付出1690万美金“黑钱”2、香港上市公司联合能源集团有黑钱730万美金

    
     张宏伟为灭口而三箭齐发起诉赵竑的悬案,历经二年来美国联邦刑事法庭、马里兰州和弗吉尼亚州民事法庭审理,已全部结案。除马里兰州民事诉讼案尚未进入取证便被原告撤诉外,美国联邦刑事法庭法官和弗吉尼亚州民事法庭陪审团均判决:原告的所有指控全部不能成立,被告赵竑没有偷窃原告一分钱财产,没有给原告造成一分钱损失,对原告没有一分钱赔偿的责任。原告张宏伟在三案审理过程中,不得不承认或证实他十五年期间涉嫌触犯美国、中国及香港法律以及上世纪90年代涉及金额超过2000万美元的黑钱交易。 (博讯 boxun.com)

    
    张宏伟在大陆能操控、染指东方集团、东方家园、东方集团财务公司、锦州港、新华人寿、苏黎世、联合能源、民生银行、海通证券、美国亚联银行、中国能源公司以及世界银行和国际金融公司,甚至可以带着香水味特重的付某随温家宝出访印度,但美国法庭及评审团不能接受任何人以谎言和伪证来掩盖事实。
    
    11月10日大陆《21世纪经济报道》披露,他们对话张宏伟时,张说:“如果是黑钱我不会傻到去起诉”。但10月6日在美国取证时,张宏伟惊爆的黑幕证实他来美国起诉“做了傻事”。从取证的实况显示,瑞士苏黎世保险公司为入股新华人寿保险公司付出1690万“黑钱”,张宏伟承认他将其中的730万美金洗钱到香港,该笔黑钱在香港上市的联合能源公司中。
    
    在三案审理过程中发掘出大量证据证明,原告张宏伟欺骗了中国外汇管理部门、证券监管部门,欺骗美国移民局、国税局、联邦调查局、联邦司法部、欺骗香港证券监管部门、多家媒体、贿赂中国政府官员等等。为此;我们继续公布取证、庭审时的实况(四):
    
    被告律师莫虎先生把案卷中关于乌兰木伦的部分首先拿了出来,放在桌面上,以提示原告接下来将要求张宏伟就其同乌兰木伦的关系往来提供证词。时间是2011年10月6日,地点在美国弗吉尼亚州泰森角一座写字楼18层会议室,法庭记录员、摄像师一应俱全。
    
    莫虎(被告律师):“张先生,当年和福国际公司收购特时泰国际公司多数股份时总共付了多少钱?”(莫律师显然认为有必要把乌兰木伦的事稍微放一放,需继续追问苏黎世黑金如何变成张宏伟对香港上市公司的绝对控股。)
    
    张宏伟:“应该是五、六千万。记不清楚了。”
    
    莫:“是港币?”
    
    张“港币。”
    
    莫:“港币对美元的汇率是多少?给我们一个大概的数字。”
    
    张:“七、八百万美金吧。”
    
    莫:“你的钱从哪里来的?”
    
    张:“有七百多万美元从美国这边转过来的。”
    
    莫:“这笔钱是从和福国际公司拨出来的吗?”
    
    张:“和福?是从美国的离岸公司转到和福,然后收购特时泰。”
    
    莫:“所以,从这个离岸公司的七百多万美元转到了和福国际,和福国际又用来购买特时泰,你成为特时泰国际的控股股东,对不对?”
    
    张:“不仅仅那七百万美元。还有别的钱。”
    
    莫:“其它钱从哪里来的?”
    
    张:“香港公司自己也有的。”
    
    莫:“其中包括香港的东方港务控股公司的30万美元吗?”
    
    张:“东方港务,东方集团香港,都有。”
    
    莫:“其中是否包括宏丰投资有限公司的700多万美元?”
    
    张:“没有。”
    
    莫:“你知道宏丰投资公司在1997年汇款700多万美元到和福国际吗?”
    
    张:“宏丰?我不知道有个宏丰。宏丰跟东方集团在香港设立的公司没有关系。”
    
    莫:“如果我告诉你,宏丰投资公司收到来自美国那边离岸岛账户700多万美元,而这700多万美元还转到了和福国际,这能帮助你回忆起来吗?”
    
    张:“这些事我不关心它。不光是我当时不关心,我现在也不关心它。我只关心让关国亮什么时候把钱打到和福账户。关于他从哪来钱,通过哪个账户转,我不关心这些东西。”
    
    莫:“但你知道钱从离岸岛账户来,至少700多万美元是这样来的,不是吗?”
    
    张:“我知道是从美国这边来的。后来知道是从美国的离岸公司来的。”
    
    莫:“当时你有没有问关国亮先生他从哪里的离岸岛账户弄来的钱,然后又转了个圈子打到和福国际的?”
    
    约翰·陈(原告律师):“反对提问的形式。但你可以回答。”
    
    张:“我没有必要问他这些问题。我关于钱到账,不影响我收购公司就行。钱从哪来的,对我来说不重要。”
    
    莫:“张先生,你不在乎钱的来源,只要你收到钱就行了,这样说可以吗?这是你在告诉我们的吗?”
    
    约翰·陈:“反对提问的形式。但你可以回答。”
    
    张:“我关心的是合法的收入。只要是合法的收入,哪来的都没关系。”
    
    莫:“如果你不问从哪里来,你怎么知道是合法的呢?”
    
    张:“我相信关国亮先生是遵纪守法的诚实的人,当时是遵纪守法的人。关国亮负责整个集团的资金调配。我不可能每笔钱都问他来龙去脉。我不管这些事情。这些小事我不管。我不管这些细节。”
    
    莫:“张先生,这可是1997年或1998年,700多万美元对你来说是小钱?”
    
    张:“是一小笔钱,是的。”
    
    莫:“如果关先生告诉你钱来自一个离岸岛账户,你就不问钱怎么来的?”
    
    张:“我没有必要问这么细节。他是整个东方集团的副总裁,又是主管资金和财务的董事。我没有必要问那些东西。”
    
    莫:“这是1997年,1998年。你有没有问过关先生他汇到香港700多万美元后还剩下多少余款?”
    
    张:“还剩下多少余款?”
    
    莫:“是的。”
    
    张:“我问了。”
    
    莫:“在汇出30万美元和700万美元之后,你有没有问他还剩多少钱?”
    
    张:“他说还剩1000万美元左右吧。”
    
    莫:“你有没有问他这1000万美元在哪里?”
    
    张:“没有问。”
    
    莫:“那么是谁在管理这些瑞士的钱,瑞士付过来的这1500多万美元呢?”
    
    张:“应该是关国亮在管理。”
    
    莫:“东方集团里面有人在监管这笔钱吗?”
    
    张:“就是关国亮作集团的监管。然后这边由赵竑负责,具体负责。”
    
    莫:“东方集团没有进行监管?”
    
    张:“我已经说过了,是关国亮在监管。”
    
    莫:“关国亮有没有提供给您关于瑞士这笔钱及他用这钱都做了什么的任何文件?”
    
    张:“没有。不需要文件。”
    
    莫:“都是口头的?”
    
    张:“口头的。”
    
    莫:“这家特时泰后来变成东润拓展了,是吗?”
    
    张:“对。”
    
    莫:“后来又更名为联合能源,是吗?”
    
    张:“对。对。”
    
    莫:“联合能源是香港的一家上市公司,你是董事并担任董事长,是吗?”
    
    张:“对。”
    
    莫:“你的女儿,张美英,也是联合能源公司董事,并且是公司中一位官员,是吗?”
    
    张:“对。”
    
    莫:“你在联合能源中的股份比例是多少?”
    
    张:“68%。”
    
    莫:“你女儿持有的股份比例呢?”
    
    张:“她没有···。”
    
    莫:“你确定她没有吗?”
    
    约翰·陈:“他还没有回答。”
    
    张:“她没有股份。”
    
    莫:“你持有香港的联合能源公司所发行的普通股的68%,是吗?”
    
    张:“是的。”
    
    莫:“收购特时泰51.58%控股股权的700多万美元钱来自于和福国际,而和福国际的钱来自于离岸岛账户,对吗?”
    
    张:“对。”
    
    莫:“你在联合能源所持有的68%股权是在你个人名下,对吗?”
    
    张:“对。”
    
    莫:“你知道离岸的钱有多少进到美国东方集团公司吗?”
    
    张:“我听赵竑谈过。100多万美金。”
    
    莫:“你确定是100多万美元吗?”
    
    张:“是进到哪个账户?”
    
    莫:“从离岸账户进到美国东方集团公司账户的。进到美国东方集团公司账户的钱是多少?”
    
    张:“那就是买七角公寓的时候,汇了200多万美元。”
    
    莫:“200万美元或者说279万美元用于收购七角公寓?”
    
    张:“应该那数,差不多。”
    
    莫:“你知道离岸账户的钱有多少汇给关先生的?”
    
    张:“不知道。”
    
    莫:“关于进到离岸账户的1500多万美元,在中国的东方集团的公司账目中有所记载吗?”
    
    张:“嗯,董事会有记载,账上没有。因为记账的话,必须钱到账之后才能记。董事会记载有这个钱。”
    
    莫:“所以苏黎世保险公司支付的1690万美元在东方集团中没有任何会计记载或财务记载,对吗?”
    
    张:“东方集团没收到这个钱,它不需要记账。只是董事会记账了,这笔钱从哪里来,又到哪里去了。知道就行了”
    
    莫:“我说这是帐外资产,对吗?”
    
    张:“不是。这几个,嗯,中国的东方集团,美国东方集团公司,香港东方集团,是相对独立的。除了股权交易以外,统管的,其它账务都是独立的。”
    
    莫:“那么哪一家公司对苏黎世保险公司来的这1500多万美元入帐了呢?”
    
    张:“哪一家公司的帐户里?”
    
    莫:“是的。哪家公司,不论是在中国,在香港,还是在美国的,将所收到的这笔苏黎世保险公司来的1500多万美元入账了呢?”
    
    张:“这个是在关国亮的帐户里面记载的。”
    
    莫:“入了他的私人帐?”
    
    张:“不是他个人账户。财务公司,他分管财务公司,和集团的财务。关于他记到哪了,我就不清楚了。”
    
    莫:“你问过关先生哪家公司将这笔1500多万美元的钱入账了吗?”
    
    张:“我不需要问这个。他主管财务。我不管财务。没有必要问这个。”
    
    莫:“张先生,你从这个离岸岛账户收到了730万美元,是吗?”
    
    约翰·陈:“反对提问的形式。”
    
    张:“对。”
    
    莫:“从离岸岛账户到东方港务控股,以及你记不得的,可能叫宏丰的,然后通过和福国际,投资于或收购了特时泰的股份,然后特时泰演变为东润拓展和联合能源,对吗?”
    
    张:“对。”
    
    莫:“离岸账户中的部分资金还用于收购七角公寓,大约279万美元,对吗?”
    
    张:“应该是。”
    
    莫:“你不知道苏黎世保险公司到离岸岛账户中有多少钱到了关先生那里,对吗?”
    
    张:“对,对。”
    
    莫:“而且你在1997年时根本没有问关先生,是吗?”
    
    张:“没有。”
    
    莫:“你在1997年时问过赵先生1500多万美元发生了什么,除了你收到的和进入美国东方集团公司的以外,余款去了哪里?”
    
    张:“我问了。他说在那里存着呢。”
    
    莫:“存哪里了?”
    
    张:“在账户里存着。”
    
    莫:“哪个账户?”
    
    张:“他---离岸公司账户嘛。关于哪个离岸公司,在哪里离岸的,我不清楚那个。”
    
    莫:“你是说赵先生仅仅告诉你存在离岸岛账户中了?”
    
    张:“对。”
    
    莫:“是什么时候,哪一年?”
    
    张:“应该是1997年,香港公司用完一部分钱收购公司之后,不长时间,我来问这个钱还有多少?他回答就是,说余款都在离岸公司账户上。”
    
    莫:“他告诉你多少钱了吗?”
    
    张:“没有。”
    
    ······
    
    莫:“张先生,请告诉我,你说你在联合能源的约68%属于东方集团的,只是用了你个人的名义持有,对此你有任何文件来陈述吗?”
    
    约翰·陈:“这是个复合问题。”
    
    莫:“不是。只是为了帮助翻译···”
    
    约翰·陈:“是个复合问题。”
    
    莫:“不是。是个连续性问题。”
    
    莫:“股份由你个人持有,是吗?”
    
    张:“你要是关心这个,我可以讲给你听。”
    
    莫:“我的问题非常简单,张先生。我不是想请你把整个故事都讲出来。关于香港上市公司联合能源中68%以上股份由你个人持有,而你是为中国的东方集团代持,有文件吗?”
    
    张:“所以我要给你讲。你又不想听。我给你怎么解释呢?”
    
    约翰·陈:“反对。”
    
    莫:“不讲故事,能解释吗?”
    
    张:“我给你二个时间段。在2005年之前,香港这家公司,2007年之前,香港这家公司是为东方集团而持有的。2007年无论是中国大陆的东方集团,还是香港的联合能源,都进行了股份制的改制。首先,那么,香港东方集团,我已经把其它的股份,已经全部收购了。也就是说,香港东方集团其它的股权都收给我自己了。东方集团的股权,我从70%多已经到95%了,95%左右。”
    
    莫:“这样说来,离岸岛账户来的700多万美元进到特时泰,然后变更为东润拓展和联合能源,变来变去成为你个人的投资了,是吗?”
    
    张:“从2007年以后,完成了法律手续之后,都变成是我个人拥有了。”
    
    莫:“张先生,我看到联合能源集团有限公司的年报和公开的信息披露中说,你在联合能源的普通股中持有68.1%股份,对吗?“
    
    张:“对。”
    
    至此,已经把张宏伟黑金收购香港上市公司的事情问清楚了。莫虎律师还未及发问关于乌兰木伦的资料,约翰·陈说,摄像师请我们停一停,又该换录像带了。(未完待续)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2600725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亿万富翁张宏伟美国说谎伪证实录(三)/茂茂 虹虹
·亿万富翁张宏伟在美国庭审时的实况(二) /茂茂 虹虹
·全国政协委员张宏伟在美国彻底败诉 引爆瑞士公司黑幕/茂茂
·政协委员亿万富豪张宏伟在美国法庭败诉
·张宏伟状告赵竑涉案中国高官和亲属及企业界人事一览表
·张宏伟当庭抵赖社保基金理事会长项怀诚收受数十万美金 (图)
·张宏伟美国出庭 法院质证全国人大副委员长黄孟复在访美期间拿过5000美金
·张宏伟越洋追债 东方集团漏报限期整改
·全国政协委员张宏伟在美打官司实况(二)/茂茂
·张宏伟伪造东方集团董事会的铁证在美国法院被质询 (图)
·中共政协委员张宏伟在美打官司实录记(一)/茂茂
·冲击18大人事布局 张宏伟诉讼案明在维吉尼亚登场/茂茂
·全国政协委员张宏伟来美国法院打官司 保镖伺候
·政法委批示北京市检察院法院对东方集团董事长张宏伟调查
·中央政法委批示北京市检察院法院展开对东方集团董事长张宏伟调查
·全国政协常委、东方集团董事长张宏伟美国绿卡快过期了 (图)
·哈尔滨市中级法院王克伦院长维护大款张宏伟的利益不要命了 (图)
·张宏伟为何在两会期间发动东方家园职工状告薄熙来和黄奇帆
·东方集团维权股东到北京递交举报张宏伟的公开信
·黑龙江省政府门前聚数百东方股东抗议张宏伟安英抢劫股权/力神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