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我们要求罢免韩正市长职务和俞正声人大代表资格的动议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11月12日 转载)
    来源:参与 作者:闵行区马桥镇居民





    
     闵行区马桥镇居民第二次 (博讯 boxun.com)
    
    要求罢免韩正的上海市人民政府市长职务的动议
    
    
    
    上海市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
    
    
    
    我们是上海市的广大选民。韩正是我们上海市人民政府现任市长。作为我们上海市广大选民通过各种层级的选举产生的上海市人民代表大会所选举产生的上海市人民政府市长,韩正应当模范地遵守和忠实地执行中国现行的宪法、法律、法规和国家的政策,办事公道,廉洁奉公,积极履行法定职责,热心为我们广大选民服务,竭力维护我们广大选民的合法权益;他应当坚持群众路线,充分发扬民主,认真听取民众的各种不同的呼声和愿望,坚持说服教育,不得强迫命令,不得打击报复。但是,我们经过认真调查和研究后发现,韩正在担任上海市人民政府市长期间,其行为严重违反了中国现行的宪法、法律、法规和国家政策的规定,与他作为上海市政府首长应当履行的法定职责背道而驰。事实已经证明:韩正已经完全不适合继续担任我们上海市人民政府市长这一职务。
    
    因此,我们上海市广大选民依法联名向上海市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提出罢免韩正的上海市人民政府市长职务的特别动议。
    
    
    
    我们提出罢免韩正的上海市人民政府市长职务的法律依据有:
    
    
    
    一、《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切权力属于人民。
    
    二、《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四十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对于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有提出批评和建议的权利;对于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的违法失职行为,有向有关国家机关提出申诉、控告或者检举的权利。对于公民的申诉、控告或者检举,有关国家机关必须查清事实,负责处理。任何人不得压制和打击报复。
    
    三、《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一百零一条: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分别选举并且有权罢免本级人民政府的市长和副省市长、市长和副市长、县长和副县长、区长和副区长、乡长和副乡长、镇长和副镇长。
    
    四、《中华人民共和国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政府组织法》第十条: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有权罢免本级人民政府的组成人员。
    
    五、《中华人民共和国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政府组织法》第二十六条第一款;县级以上的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举行会议的时候,主席团、常务委员会或者十分之一以上代表联名,可以提出对本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组成人员、人民政府组成人员、人民法院院长、人民检察院检察长的罢免案,由主席团提请大会审议。
    
    六、《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代表法》第十五条第二款:县级以上的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代表有权依照法律规定的程序提出对本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组成人员、人民政府组成人员、人民法院院长、人民检察院检察长的罢免案。
    
    
    
    我们提出罢免韩正的上海市人民政府市长职务的事实和理由如下:
    
    
    
    2003年10月开始,上海市闵行区政府和马桥镇政府陆续开始征收工农村、马桥村、联工村、联建村、联盟村、星星村、望海村、三裕村等村的基本农田和拆迁这些村农户的房屋。在这场征地和拆迁中,上海市闵行区政府、马桥镇政府以及被征地的各村村委会干部,出现了大量违法行为。
    
    第一,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24条的规定,涉及村民征地补偿费的使用、分配方案、从村集体经济所得收益的使用和宅基地的使用方案,都需经村民会议讨论决定方可办理。但是,这八个村的土地被征收前,没有一个村委会依法召开过村民会议来讨论征用村集体土地涉及的各种重大问题;征地前,村民也没有看到过任何征地补偿协议之类的文件。如此大规模征地未经村民会议讨论同意就强行实施了。
    
    第二,土地管理法第45条规定,征收基本农田或基本农田以外的耕地超过35公顷的或其他土地超过70公顷的,由国务院批准。但闵行区政府、马桥镇政府征用基本农田超过13000多亩(约867公顷),却根本没有经国务院批准,就把这些基本农田占用了。
    
    第三,土地管理法第48条的规定,征地补偿安置方案确定后,有关地方人民政府应当公告,并听取被征地的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和农民的意见。但是,当时政府根本没有履行这一法定职责。土地管理法第49条规定,被征地的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应当将征收土地的补偿费用的收支状况向本集体经济组织的成员公布,接受监督。禁止侵占、挪用被征用土地单位的征地补偿费用和其他有关费用。但马桥镇这些被征地的村委会根本没有向任何村民公布过这些信息,相反,镇干部和村干部大肆侵占、挪用村民的征地补偿费用和其他有关费用。按照镇干部和村干部对村民的告知,征收农民的基本农田,每亩补偿价格是12000元,其中镇政府得3600元,村民委员会得3600元,土地使用权人农民得4800元。
    
    第四,镇干部和村干部趁着征收村集体土地之机,未经任何合法手续就把各村村民多年来辛辛苦苦打拼起来的各种利润丰厚的集体企业,包括厂房、设备、机械、各种固定资产和流动资产,以及这些产房的土地使用权,一夜之间就侵吞、洗劫一空。他们趁着全村土地被征收之机,把村集体企业要么贱卖,要么转化成股份制企业。这些镇干部和村干部摇身一变都成了坐拥资产几千万或上亿的企业大股东。
    
    第五,土地管理法第37条规定,禁止任何单位和个人闲置、荒芜耕地。而闵行区和马桥镇从2003年开始征收这13000多亩基本农田,到2010年12月,时间已过去7年了,这被征收的13000亩土地一直没有动工建设,而是闲置、荒废至今,也禁止村民恢复耕种。如今,这13000多亩土地到处杂草丛生。
    
    第六,按照2002年初上海市政府出台的《关于上海市征用集体所有土地拆迁房屋补偿安置若干规定》、2000年出台的《上海市城市房屋拆迁管理实施细则》,以及闵行区政府出台的闵府发(2002)8号文《关于闵行区征用集体所有土地房屋拆迁补偿标准实施办法》、9号文《关于闵行区城市居住房屋拆迁市场价补偿安置中区域划分及价格补贴标准实施办法》,拆迁单位应依照国家法律和上海市政府和闵行区政府的上述政策规定,按照拆迁时农户房屋的实际价值进行合理赔偿。但是,拆迁单位对农户房屋的安置补偿标准却是按照1997年的房屋拆迁安置标准来补偿。这是不合情理的,时隔10年之久,房价上涨几倍,翻了几番,应该按照动迁当年的市场价补偿才符合市政府和区政府的上述政策规定。按少补偿50%计算,也还应当给农户补偿不足部分。当时给动迁农户的房屋拆迁安置补偿费只有每平米420元,还要扣除每年2%的折旧费。如果是20年前造的房子,那就扣除40%的折旧费,农户只拿到房屋补偿费每平米252元。这是公权的霸道!仅此一项,就侵吞了农民合法财产数亿元!所以动迁后造成很多农民家庭负债累累,苦不堪言。
    
    第七,闵行区政府和马桥镇政府在征收农民土地的同时也对农户房屋进行拆迁,给愿意要宅基地的农户安置了一处大约200平米左右的所谓“宅基地”,然后马桥镇政府从应当支付给农户的房屋拆迁补偿安置费中,强行扣除每户所谓的“购买宅基地费”20万元或30万元或40万元不等,仅此一项,马桥镇政府侵吞3000多农户几个亿的财产,至今不予归还农户。等农户在这些“宅基地”上建成房屋后,闵行区房地产管理局又发给农户那种在法律上有瑕疵的所谓“房产证”,使农户拥有的房屋因产权瑕疵而无法上市交易,搞得居民怨声载道。
    
    第八,闵行区政府和马桥镇政府除了征收这13000亩基本农田之外,还违法多占了2600多亩农村土地。这2600多亩土地由地农户的宅基地、农民自留地、河道、乡村公路、村办企业厂房用地、河坝等构成。闵行区政府和马桥镇政府没有履行任何法定手续就白白占用了这些土地。
    
    作为上海市闵行区马桥镇被征地农民代表的沈佩兰、沈军、王金球等五位选民于2011年8月17日,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二条、第十三条、第三十三条、第四十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政府组织法》第五十九条第(六)项、于2010年12月30日向上海市人民政府依法提出《要求履行法定职责申请书》,请求上海市政府依法履行法定的领导和监督职责,对上海市闵行区政府和马桥镇镇政府的违法征地行为展开调查,进行严肃查处,对闵行区政府和马桥镇镇政府有关部门及相关责任人的渎职侵权行为依法作出行政处罚;构成犯罪的,移交司法机关追究刑事责任。
    
    众所周知,政府是公民纳税建立起来、旨在履行保护公民生命权、财产权和其他合法权益之法定职责的公权力机构。一旦公民的合法权益遭受不法侵害或危在旦夕时,政府作为保护公民生命、财产安全的法定公权力机构,应当在法定时间内,依照宪法、法律和国务院行政法规的规定,严格、准确、及时地履行自己的法定职责,应当责无旁贷地迅速行动起来,采取一切必要措施和手段,有效地消除侵害公民合法权益的侵权行为或把公民合法权益遭受的损害减少到最低限度。
    
    从2010年12月30日至今,时间已经过去了4个多月了,上海市人民政府一直拒绝对沈佩兰、沈军、王金球等五位选民的请求作出任何书面答复,也拒绝履行当我们广大选民的合法权益遭受不法侵害或危在旦夕时应积极、主动保护公民的财产权和其他合法权益不受损害之法定职责。沈佩兰、沈军、王金球等广大选民一致认为,上海市人民政府的行为构成了违法的行政不作为。
    
    2011年2月27日,沈佩兰代表工农村、马桥村、联工村、联建村、联盟村、星星村、望海村、三裕村等村村民向上海市公安局申请游行示威,上海市公安局拒绝履行法定职责,对申请人沈佩兰的申请不作任何答复。申请人沈佩兰向上海市人民政府申请行政复议,上海市人民政府拒绝履行法定职责,对申请人沈佩兰的行政复议申请在法定期限内拒绝作出行政复议决定,使沈佩兰所代表的工农村、马桥村、联工村、联建村、联盟村、星星村、望海村、三裕村等村村民要求解决具体问题申请游行示威的法律救济途径被剥夺。作为上海市人民政府负责人的韩正对此负有不可推卸的法律责任。
    
    当沈佩兰代表的工农村、马桥村、联工村、联建村、联盟村、星星村、望海村、三裕村等村村民依法维权,向上海市公安局申请游行示威都遭到上海市公安局无理拒绝,既不接受申请材料,也不出示任何书面答复后,维权负责人沈佩兰在2011年的全国人大、政协“两会”期间,被上海市公权机关非法限制人身自由在家无法出门30多天;当中央巡视组今年4月到上海巡视期间,上海市公权力机关又把沈佩兰非法剥夺人身自由,限制在家一个多月,后在广大市民的援助下得以从家中逃离,摆脱非法监禁,至今上海公权力机关还在到处追捕沈佩兰,使沈佩兰四处躲藏,漂泊流离,有家不敢回,沈佩兰女士的身心健康遭到严重伤害,健康状况急剧恶化。作为上海市人民政府市长的韩正,无论是出于失察还是故意放任上海公权力机关如此滥用国家公权力来损害公民的权利和自由,韩正都负有不可推卸的法律责任。
    
    沈佩兰、沈军、王金球等广大选民认为,韩正领导下的上海市人民政府对我们广大选民的合法权益遭受非法侵害后向政府寻求权利救济的合法请求采取置若罔闻、熟视无睹、麻木不仁的冷漠态度,这是明显的知法犯法、执法违法、玩忽职守行政不作为,韩正领导下的上海市人民政府的上述行为违反了中国宪法宣布的“依法治国,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的基本法治原则,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二条、第十三条、第三十三条、第四十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政府组织法》第五十九条第(六)项等法律和行政法规的规定。
    
    综上所述,韩正领导下的上海市人民政府对我们广大选民遭受如此大规模侵权后向政府寻求权利救济的呼声采取置若罔闻、熟视无睹、麻木不仁这种知法犯法、执法违法、玩忽职守的冷漠态度和行政不作为证明:作为上海市人民政府市长的韩正对此负有不可推卸的领导责任和法律责任。
    
    按照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2009年6月30日印发的《关于实行党政领导干部问责的暂行规定》第五条第(二)项(“因工作失职,致使本地区、本部门、本系统或者本单位发生特别重大事故、事件、案件······造成重大损失或者恶劣影响的”)、第(三)项(“政府职能部门管理、监督不力,在其职责范围内发生特别重大事故、事件、案件······造成重大损失或者恶劣影响的”)第(五)项(“对群体性、突发性事件处置失当,导致事态恶化,造成恶劣影响的”)的规定,韩正应当立即辞去上海市人民政府市长这一职务。
    
    韩正市长对闵行区马桥镇工农村、马桥村、联工村、联建村、联盟村、星星村、望海村、三裕村等村民的合法请求所表现出来的行为,足以证明他已经完全丧失了继续担任我们上海市人民政府市长这一领导职务的资格。我们作为上海市的广大选民,依法强烈要求上海市人民代表大会罢免韩正的上海市人民政府市长的职务。
    
    上海市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是由上海市广大选民通过各种层级的选举办法选举产生的人大代表组成的权力机关,韩正是由上海市人民代表大会选举产生的上海市人民政府市长。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代表法》第四条的规定(“代表应当与原选区选民或者原选举单位和人民群众保持密切联系,听取和反映他们的意见和要求,努力为人民服务。”)因此,上海市人民代表大会的代表们和组成上海市人大常委会的代表们应当与我们上海市广大选民保持密切联系,听取和反映我们广大选民的呼声和要求,捍卫我们广大选民的合法权益。
    
    我们上海市的广大选民特向上海市人大常委会提出紧急罢免动议,请求上海市人大常委会认真听取我们广大选民的呼声和要求,严格履行法定职责,启动罢免程序,及时召开上海市人民代表大会,向上海市人民代表大会提出罢免韩正上海市人民政府市长的特别动议,投票表决我们广大选民提出的罢免要求。
    
    我们也将把这份罢免动议和公民联署的附件送交全国最高权力机关——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及其常务委员会,请全国最高权力机关派员到我们上海市,对我们上海市人民代表大会的罢免活动进行监督,以确保罢免过程的合法性和公正性。
    
    
    
    递交罢免动议的时间:2011年11月7日
    
    
    
    要求罢免俞正声的全国人大代表资格和上海市人大代表资格的动议
    
    
    
    上海市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
    
    
    
     我们是上海市闵行区马桥镇的广大选民。俞正声是我们上海市广大选民选出的代表选举产生的现任上海市的全国人大代表和上海市人大代表。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代表法》第三条和第四条的规定,作为人大代表,他应当模范地遵守中国现行的宪法、法律,办事公道,廉洁奉公,热心为我们广大选民服务;他应当坚持群众路线,与原选区选民或选举单位和人民群众保持密切联系,充分发扬民主,认真听取选民的不同意见和要求,在国家权力机关的立法过程和政府决策过程和执法过程中反映选民的呼声和愿望,在我们选民的权益遭受公权力机关侵犯时,他应该积极听取我们广大选民的呼声和愿望,竭力捍卫我们选民的合法权益。但是,我们经过认真调查和研究后发现,俞正声在担任我们上海市的全国人大代表和上海市人大代表期间,其行为严重违反了中国现行的宪法、法律、法规和国家政策的规定,与他作为一个全国人大代表和上海市人大代表应当履行的法定职责背道而驰。俞正声的行为已经证明:他完全不适合继续担任我们上海市的全国人大代表和上海市人大代表这一职务了。
    
    因此,我们上海市广大选民依法联名向上海市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提出罢免俞正声的上海市的全国人大代表资格和上海市人大代表资格的特别动议。
    
    
    
    我们要求罢免俞正声的上海市的全国人大代表资格和上海市人大代表资格的法律依据有:
    
    
    
    一、《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切权力属于人民。
    
    二、《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一百零二条第二款: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代表的选举单位和选民有权依照法律规定的程序罢免由他们选出的代表。
    
    三、《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选举法》第四十三条:全国和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的代表,受选民和原选举单位的监督。选民或者选举单位都有权罢免自己选出的代表。
    
    四、《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选举法》第四十四条:对于县级的人民代表大会代表,原选县选民五十人以上联名,……可以向县级的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书面提出罢免要求。
    
    五、《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代表法》第五条:代表受原选县选民或者选举单位的监督。选民或者选举单位有权依法罢免自己选出的代表。
    
    六、《中华人民共和国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政府组织法》第三十八条第二款: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代表的选举单位和选民有权随时罢免自己选出的代表。
    
    七、《中华人民共和国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政府组织法》第四十四条:县级以上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行使下列职权:(十三)在本级人民代表大会闭会期间,补选上一级人民代表大会出缺的代表和罢免个别代表。
    
    
    
    我们要求罢免俞正声的上海市的全国人大代表资格和上海市人大代表资格的事实和理由如下:
    
    
    
    我们是上海市闵行区马桥镇八村的村民,我们控告上海市闵行区马桥政府官商勾结非法倒卖我们祖祖辈辈、子子孙孙赖以生存的土地——13000亩基本农田,导致13000亩农田荒芜至今八年,强拆了三千多户民房,侵吞了农民的合法财产几十亿元。2011年9月份开始在3000多亩没有国务院批文的农田上建造商品房、保障房、别墅等,9月28日举行了开工典礼,上海市委书记俞正声和上海市市长韩正以及政府各级部门的领导也参加了开工典礼活动。八年来地方政府违法侵权,我们依法维权上访到镇、区、市,直至中央上告都无门,维权无路。八年来我们受到的打压,苦不堪言无法想象。八年来,我们投诉无门。
    
    2003年10月开始,上海市闵行区政府和马桥镇政府陆续开始征收工农村、马桥村、联工村、联建村、联盟村、星星村、望海村、三裕村等村的基本农田和拆迁这些村农户的房屋。在这场征地和拆迁中,上海市闵行区政府、马桥镇政府以及被征地的各村村委会干部,出现了大量违法行为。
    
    第一,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24条的规定,涉及村民征地补偿费的使用、分配方案、从村集体经济所得收益的使用和宅基地的使用方案,都需经村民会议讨论决定方可办理。但是,这八个村的土地被征收前,没有一个村委会依法召开过村民会议来讨论征用村集体土地涉及的各种重大问题;征地前,村民也没有看到过任何征地补偿协议之类的文件。如此大规模征地未经村民会议讨论同意就强行实施了。
    
    第二,土地管理法第45条规定,征收基本农田或基本农田以外的耕地超过35公顷的或其他土地超过70公顷的,由国务院批准。但闵行区政府、马桥镇政府征用基本农田超过13000多亩(约867公顷),却根本没有经国务院批准,就把这些基本农田占用了。
    
    第三,土地管理法第48条的规定,征地补偿安置方案确定后,有关地方人民政府应当公告,并听取被征地的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和农民的意见。但是,当时政府根本没有履行这一法定职责。土地管理法第49条规定,被征地的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应当将征收土地的补偿费用的收支状况向本集体经济组织的成员公布,接受监督。禁止侵占、挪用被征用土地单位的征地补偿费用和其他有关费用。但马桥镇这些被征地的村委会根本没有向任何村民公布过这些信息,相反,镇干部和村干部大肆侵占、挪用村民的征地补偿费用和其他有关费用。按照镇干部和村干部对村民的告知,征收农民的基本农田,每亩补偿价格是12000元,其中镇政府得3600元,村民委员会得3600元,土地使用权人农民得4800元。
    
    第四,镇干部和村干部趁着征收村集体土地之机,未经任何合法手续就把各村村民多年来辛辛苦苦打拼起来的各种利润丰厚的集体企业,包括厂房、设备、机械、各种固定资产和流动资产,以及这些产房的土地使用权,一夜之间就侵吞、洗劫一空。他们趁着全村土地被征收之机,把村集体企业要么贱卖,要么转化成股份制企业。这些镇干部和村干部摇身一变都成了坐拥资产几千万或上亿的企业大股东。
    
    第五,土地管理法第37条规定,禁止任何单位和个人闲置、荒芜耕地。而闵行区和马桥镇从2003年开始征收这13000多亩基本农田,到2011年10月,时间已过去8年了,这被征收的13000亩土地一直没有动工建设,而是闲置、荒废至今,也禁止村民恢复耕种。如今,这13000多亩土地到处杂草丛生。
    
    第六,按照2002年初上海市政府出台的《关于上海市征用集体所有土地拆迁房屋补偿安置若干规定》、2000年出台的《上海市城市房屋拆迁管理实施细则》,以及闵行区政府出台的闵府发(2002)8号文《关于闵行区征用集体所有土地房屋拆迁补偿标准实施办法》、9号文《关于闵行区城市居住房屋拆迁市场价补偿安置中区域划分及价格补贴标准实施办法》,拆迁单位应依照国家法律和上海市政府和闵行区政府的上述政策规定,按照拆迁时农户房屋的实际价值进行合理赔偿。但是,拆迁单位对农户房屋的安置补偿标准却是按照1997年的房屋拆迁安置标准来补偿。这是不合情理的,时隔10年之久,房价上涨几倍,翻了几番,应该按照动迁当年的市场价补偿才符合市政府和区政府的上述政策规定。按少补偿50%计算,也还应当给农户补偿不足部分。当时给动迁农户的房屋拆迁安置补偿费只有每平米420元,还要扣除每年2%的折旧费。如果是20年前造的房子,那就扣除40%的折旧费,农户只拿到房屋补偿费每平米252元。这是公权的霸道!仅此一项,就侵吞了农民合法财产数亿元!所以动迁后造成很多农民家庭负债累累,苦不堪言。
    
    第七,闵行区政府和马桥镇政府在征收农民土地的同时也对农户房屋进行拆迁,给愿意要宅基地的农户安置了一处大约200平米左右的所谓“宅基地”,然后马桥镇政府从应当支付给农户的房屋拆迁补偿安置费中,强行扣除每户所谓的“购买宅基地费”20万元或30万元或40万元不等,仅此一项,马桥镇政府侵吞3000多农户几个亿的财产,至今不予归还农户。等农户在这些“宅基地”上建成房屋后,闵行区房地产管理局又发给农户那种在法律上有瑕疵的所谓“房产证”,使农户拥有的房屋因产权瑕疵而无法上市交易,搞得居民怨声载道。
    
    第八,闵行区政府和马桥镇政府除了征收这13000亩基本农田之外,还违法多占了2600多亩农村土地。这2600多亩土地由地农户的宅基地、农民自留地、河道、乡村公路、村办企业厂房用地、河坝等构成。闵行区政府和马桥镇政府没有履行任何法定手续就白白占用了这些土地。
    
    综上所述,马桥镇政府非法倒卖农田是犯罪行为,是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法》。
    
    沈佩兰、沈军、王金球等五位选民从2010年12月开始,依法向全国人大、国务院、最高检察院、国土资源部、上海市人大常委会、上海市人民政府、上海市人民检察院、上海市国土和规划局、闵行区人大常委会、闵行区政府、闵行区人民检察院、马桥镇人民政府等国家机关递交了《要求履行法定职责申请书》,请求以上中央国家机关和上海市的国家机关依照中国宪法、组织法和有关法律的规定,迅速履行法定监督职责,依据上述事实理由和中国的法律、法规和政策,认真听取和反映广大选民的意见和要求,对发生在马桥镇这八个村庄因国家行政机关违法滥用公权力严重侵犯广大公民合法权益这一人民来信来访集中反映、受到社会普遍高度关注的严重问题立即履行法定的领导和监督职责,启动法定监督程序,对上海市闵行区政府和该区马桥镇政府的违法行为展开调查并进行质询,依法作出决议,追究上海市闵行区政府和该区马桥镇政府和八个村的村民委员会等有关部门及相关责任人的渎职侵权行为,构成犯罪的,移交司法机关追究其刑事责任。
    
    从2010年12月至今,快一年了,上述上海市的地方国家公权力机关一直拒绝对沈佩兰、沈军、王金球等广大选民的请求作出任何书面答复,也拒绝履行法定监督职责。沈佩兰、沈军、王金球等广大选民认为,上述上海市的国家公权力机关的渎职冷漠构成了违法的不履行法定的领导和监督职责的行为。
    
    从2011年1月至今,以沈佩兰为代表的闵行区马桥镇维权代表已近到上海市公安局递交《要求解决具体问题举行游行示威申请书》达23次了,但上海市公安局一直拒绝履行法定职责,连材料都不接收,也拒绝给任何书面答复。对公民正常合法的请求权完全采取冷漠自私的官僚主义渎职行为!完全剥夺公民合法的申述权和表达权。上海市公安局这种违法渎职侵权行为完全暴露了上海市一些国家公权力机关在俞正声的领导下,已经瘫痪到了对公民的呼声和愿望可以完全置若罔闻而又完全不受任何法律监督、不负任何法律责任的荒唐地步!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规定,中国共产党是我国的执政党,领导各级国家公权力机关。中国共产党各级委员会的书记,对其领导下的行政区域内发生的国家公权力机关侵犯公民合法权益的违法渎职侵权行为久拖不决,负有不可推卸的政治责任和法律责任。沈佩兰、沈军、王金球等广大选民认为,俞正声作为中国共产党上海市委员会的书记,又作为现任上海市的全国人大代表和上海市人大代表,在我们上海市选民遭受公权力机关侵权后向俞正声领导下的上海市各级国家公权力机关寻求权利救济的呼声置若罔闻、麻木不仁,这是明显的知法犯法、执法违法、玩忽职守的行为,俞正声领导下的上海市各级国家公权力机关出现这样的行为证明:俞正声对此负有不可推卸的这种责任和法律责任!更证明了俞正声根本不适合担任我们上海市选民的人大代表了了。俞正声领导下的上海市各级国家公权力机关的上述行为违反了中国宪法宣布的“依法治国,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的基本法治原则,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二条、第三十三条、第四十一条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代表法》第三条和第四条的规定。
    
    综上所述,俞正声主任领导下的上海市国家公权力机关对我们广大选民遭受公权力机关侵权后向其寻求权利救济的呼声置若罔闻、麻木不仁这种知法犯法、执法违法、玩忽职守的行为证明:作为上海市委书记和上海市的全国人大代表和上海市人大代表的俞正声对出现这种后果负有不可推卸的领导责任和法律责任,这一事实同时也证明:俞正声已经完全丧失了继续担任我们上海市的全国人大代表和上海市人大代表这一领导职务的资格。
    
    上海市人民代表大会是由上海市选民选出的代表选举产生的人大代表组成的地方国家权力机关,俞正声是由上海市人民代表大会选举产生的上海市的全国人大代表和上海市人大代表。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代表法》第四条的规定,人大代表应当与原选区选民或者原选举单位和人民群众保持密切联系,听取和反映他们的意见和要求,努力为人民服务。因此,作为监督国家公权力机关依法行政的上海市人大常委会应当与我们选民保持密切联系,听取和反映我们广大选民的呼声和要求,捍卫我们广大选民的合法权益。
    
    为此,我们上海市广大选民依法强烈要求罢免俞正声的上海市的全国人大代表资格和上海市人大代表资格。上海市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应当严格履行法定职责,尽快启动罢免程序,表决我们广大选民提出的罢免要求。
    
    我们也将把这份罢免动议和公民联署送交全国人大常委会,请上级国家权力机关派员到我们上海市,对我们上海市人大罢免市委书记俞正声的活动进行监督,以确保罢免过程的合法性和公正性,开创上海法治建设的一个里程碑。
    
    
    
    递交罢免动议和公民联署的时间:2011年11月7日
    
    
    
    上海市闵行区马桥镇居民第二次
    
    
    
    要求罢免莫负春的上海市闵行区区长职务的动议
    
    
    
    上海市闵行区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
    
    
    
    我们是上海市闵行区的广大选民。莫负春是我们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政府现任区长。作为我们上海市闵行区广大选民通过各种层级的选举产生的上海市闵行区人民代表大会所选举产生的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政府区长,莫负春应当模范地遵守和忠实地执行中国现行的宪法、法律、法规和国家的政策,办事公道,廉洁奉公,积极履行法定职责,热心为我们广大选民服务,竭力维护我们广大选民的合法权益;他应当坚持群众路线,充分发扬民主,认真听取民众的各种不同的呼声和愿望,坚持说服教育,不得强迫命令,不得打击报复。但是,我们经过认真调查和研究后发现,莫负春在担任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政府区长期间,其行为严重违反了中国现行的宪法、法律、法规和国家政策的规定,与他作为上海市闵行区政府首长应当履行的法定职责背道而驰。事实证明:莫负春已经完全不适合继续担任我们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政府区长这一职务。
    
    因此,我们上海市闵行区广大选民依法联名向上海市闵行区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提出罢免莫负春的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政府区长职务的特别动议。
    
    
    
    我们提出罢免莫负春的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政府区长职务的法律依据有:
    
    
    
    一、《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切权力属于人民。
    
    二、《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四十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对于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有提出批评和建议的权利;对于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的违法失职行为,有向有关国家机关提出申诉、控告或者检举的权利。对于公民的申诉、控告或者检举,有关国家机关必须查清事实,负责处理。任何人不得压制和打击报复。
    
    三、《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一百零一条: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分别选举并且有权罢免本级人民政府的区长和副省区长、区长和副区长、县长和副县长、区长和副区长、乡长和副乡长、镇长和副镇长。
    
    四、《中华人民共和国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政府组织法》第十条: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有权罢免本级人民政府的组成人员。
    
    五、《中华人民共和国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政府组织法》第二十六条第一款;县级以上的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举行会议的时候,主席团、常务委员会或者十分之一以上代表联名,可以提出对本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组成人员、人民政府组成人员、人民法院院长、人民检察院检察长的罢免案,由主席团提请大会审议。
    
    六、《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代表法》第十五条第二款:县级以上的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代表有权依照法律规定的程序提出对本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组成人员、人民政府组成人员、人民法院院长、人民检察院检察长的罢免案。
    
    
    
    我们提出罢免莫负春的上海市闵行区区长职务的事实和理由如下:
    
    
    
    2003年10月开始,上海市闵行区闵行区政府和马桥镇政府陆续开始征收工农村、马桥村、联工村、联建村、联盟村、星星村、望海村、三裕村等村的基本农田和拆迁这些村农户的房屋。在这场征地和拆迁中,上海市闵行区闵行区政府、马桥镇政府以及被征地的各村村委会干部,出现了大量违法行为。
    
    第一,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24条的规定,涉及村民征地补偿费的使用、分配方案、从村集体经济所得收益的使用和宅基地的使用方案,都需经村民会议讨论决定方可办理。但是,这八个村的土地被征收前,没有一个村委会依法召开过村民会议来讨论征用村集体土地涉及的各种重大问题;征地前,村民也没有看到过任何征地补偿协议之类的文件。如此大规模征地未经村民会议讨论同意就强行实施了。
    
    第二,土地管理法第45条规定,征收基本农田或基本农田以外的耕地超过35公顷的或其他土地超过70公顷的,由国务院批准。但闵行区政府、马桥镇政府征用基本农田超过13000多亩(约867公顷),却根本没有经国务院批准,就把这些基本农田占用了。
    
    第三,土地管理法第48条的规定,征地补偿安置方案确定后,有关地方人民政府应当公告,并听取被征地的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和农民的意见。但是,当时政府根本没有履行这一法定职责。土地管理法第49条规定,被征地的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应当将征收土地的补偿费用的收支状况向本集体经济组织的成员公布,接受监督。禁止侵占、挪用被征用土地单位的征地补偿费用和其他有关费用。但马桥镇这些被征地的村委会根本没有向任何村民公布过这些信息,相反,镇干部和村干部大肆侵占、挪用村民的征地补偿费用和其他有关费用。按照镇干部和村干部对村民的告知,征收农民的基本农田,每亩补偿价格是12000元,其中镇政府得3600元,村民委员会得3600元,土地使用权人农民得4800元。
    
    第四,镇干部和村干部趁着征收村集体土地之机,未经任何合法手续就把各村村民多年来辛辛苦苦打拼起来的各种利润丰厚的集体企业,包括厂房、设备、机械、各种固定资产和流动资产,以及这些产房的土地使用权,一夜之间就侵吞、洗劫一空。他们趁着全村土地被征收之机,把村集体企业要么贱卖,要么转化成股份制企业。这些镇干部和村干部摇身一变都成了坐拥资产几千万或上亿的企业大股东。
    
    第五,土地管理法第37条规定,禁止任何单位和个人闲置、荒芜耕地。而闵行区和马桥镇从2003年开始征收这13000多亩基本农田,到2010年12月,时间已过去7年了,这被征收的13000亩土地一直没有动工建设,而是闲置、荒废至今,也禁止村民恢复耕种。如今,这13000多亩土地到处杂草丛生。
    
    第六,按照2002年初上海市闵行区政府出台的《关于上海市闵行区征用集体所有土地拆迁房屋补偿安置若干规定》、2000年出台的《上海市闵行区城市房屋拆迁管理实施细则》,以及闵行区政府出台的闵府发(2002)8号文《关于闵行区征用集体所有土地房屋拆迁补偿标准实施办法》、9号文《关于闵行区城市居住房屋拆迁市场价补偿安置中区域划分及价格补贴标准实施办法》,拆迁单位应依照国家法律和上海市闵行区政府和闵行区政府的上述政策规定,按照拆迁时农户房屋的实际价值进行合理赔偿。但是,拆迁单位对农户房屋的安置补偿标准却是按照1997年的房屋拆迁安置标准来补偿。这是不合情理的,时隔10年之久,房价上涨几倍,翻了几番,应该按照动迁当年的市场价补偿才符合市政府和区政府的上述政策规定。按少补偿50%计算,也还应当给农户补偿不足部分。当时给动迁农户的房屋拆迁安置补偿费只有每平米420元,还要扣除每年2%的折旧费。如果是20年前造的房子,那就扣除40%的折旧费,农户只拿到房屋补偿费每平米252元。这是公权的霸道!仅此一项,就侵吞了农民合法财产数亿元!所以动迁后造成很多农民家庭负债累累,苦不堪言。
    
    第七,闵行区政府和马桥镇政府在征收农民土地的同时也对农户房屋进行拆迁,给愿意要宅基地的农户安置了一处大约200平米左右的所谓“宅基地”,然后马桥镇政府从应当支付给农户的房屋拆迁补偿安置费中,强行扣除每户所谓的“购买宅基地费”20万元或30万元或40万元不等,仅此一项,马桥镇政府侵吞3000多农户几个亿的财产,至今不予归还农户。等农户在这些“宅基地”上建成房屋后,闵行区房地产管理局又发给农户那种在法律上有瑕疵的所谓“房产证”,使农户拥有的房屋因产权瑕疵而无法上市交易,搞得居民怨声载道。
    
    第八,闵行区政府和马桥镇政府除了征收这13000亩基本农田之外,还违法多占了2600多亩农村土地。这2600多亩土地由地农户的宅基地、农民自留地、河道、乡村公路、村办企业厂房用地、河坝等构成。闵行区政府和马桥镇政府没有履行任何法定手续就白白占用了这些土地。
    
    作为上海市闵行区马桥镇被征地农民代表的沈佩兰、沈军、王金球等五位选民于2010年12月22日,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二条、第十三条、第三十三条、第四十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政府组织法》第五十九条第(六)项向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政府依法提出《要求履行法定职责申请书》,请求上海市闵行区政府依法履行法定的领导和监督职责,对上海市闵行区政府和马桥镇镇政府的违法征地行为展开调查,进行严肃查处,对闵行区政府和马桥镇镇政府有关部门及相关责任人的渎职侵权行为依法作出行政处罚;构成犯罪的,移交司法机关追究刑事责任。
    
    众所周知,政府是公民纳税建立起来、旨在履行保护公民生命权、财产权和其他合法权益之法定职责的公权力机构。一旦公民的合法权益遭受不法侵害或危在旦夕时,政府作为保护公民生命、财产安全的法定公权力机构,应当在法定时间内,依照宪法、法律和国务院行政法规的规定,严格、准确、及时地履行自己的法定职责,应当责无旁贷地迅速行动起来,采取一切必要措施和手段,有效地消除侵害公民合法权益的侵权行为或把公民合法权益遭受的损害减少到最低限度。
    
    从2011年8月17日至今,时间已经过去了4个多月了,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政府一直拒绝对沈佩兰、沈军、王金球等五位选民的请求作出任何书面答复,也拒绝履行当我们广大选民的合法权益遭受不法侵害或危在旦夕时应积极、主动保护公民的财产权和其他合法权益不受损害之法定职责。沈佩兰、沈军、王金球等广大选民一致认为,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政府的行为构成了违法的行政不作为。
    
    与此同时,沈佩兰、沈军、王金球等五位选民又于2011年1月5日和2011年2月28日两次向闵行区人民政府申请政府信息公开,要求闵行区政府依照《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的规定,书面公开一下信息:
    
    (一)书面公开答复并附土地所有权性质变更批文:沪府土【2004】299号文件批准闵行区政府2004年度第32批次农用地转用、征用土地中涉及马桥镇所属村、队被征用土地的面积数额、这些被征用土地到2011年2月28日时其土地所有权性质的状态。
    
    (二)书面公开答复并附土地所有权变更批文: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政府征用土地方案公告沪闵府征公(2005)第22号、第23号、第24号、第25号、第26号、第27号、第28号、第29号、第30号、第31号、第33号、第34号、第37号、第38号、第39号、第40号等十六批次征地涉及马桥镇所属申请人所属村、队被征用土地的面积数额、这些被征用土地到2011年2月28日时其土地所有权性质的状态。
    
    (三)书面公开答复:被申请人征用马桥镇联工村、联建村、联盟村、星星村、马桥村、工农村、望海村、三裕村等八村集体土地并进行房屋拆迁过程中,征用土地、房屋拆迁及其补偿、补助费用的发放、使用情况。
    
    (四)书面公开答复:被申请人征用马桥镇联工村、联建村、联盟村、星星
    
    村、马桥村、工农村、望海村、三裕村等八村集体土地并撤村队过程中,申请人所属八村集体资产的处置情况。
    
    依照《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的规定,闵行区人民政府应当分别于2011年2月20和2011年3月15日给申请人作出书面答复。但是,闵行区人民政府拒绝履行法定职责,直到2011年4月30日,都拒绝书面答复申请人的信息公开申请,使沈佩兰、沈军、王金球等所代表的工农村、马桥村、联工村、联建村、联盟村、星星村、望海村、三裕村等村村民寻求法律救济的途径被闵行区政府官僚主义的行政不作为剥夺了。作为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政府负责人的莫负春对此负有不可推卸的法律责任。
    
    当沈佩兰代表的工农村、马桥村、联工村、联建村、联盟村、星星村、望海村、三裕村等村村民依法维权,向上海市公安局申请游行示威都遭到上海市公安局非法拒绝,既不接受申请材料,也不出示任何书面答复后,维权负责人沈佩兰在2011年的全国人大、政协“两会”期间,被上海市闵行区政府公权机关非法限制人身自由在家无法出门30多天;当中央巡视组今年4月到上海巡视期间,上海市闵行区政府公权力机关又把沈佩兰非法剥夺人身自由,限制在家一个多月,后在广大市民的援助下得以从家中逃离,摆脱非法监禁,至今闵行区政府公权力机关还在到处追捕沈佩兰,使沈佩兰四处躲藏,漂泊流离,有家不能回,致使沈佩兰女士的身心健康遭到严重伤害,健康状况急剧恶化。作为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政府区长的莫负春,无论是出于失察还是故意放任闵行区政府公权力机关如此滥用国家公权力来损害公民的权利和自由,莫负春对闵行区政府执法机关的违法侵权行为都负有不可推卸的法律责任。
    
    沈佩兰、沈军、王金球等广大选民认为,莫负春领导下的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政府对我们广大选民的合法权益遭受非法侵害后向闵行区政府寻求权利救济的合法请求采取置若罔闻、熟视无睹、麻木不仁的冷漠态度,这是明显的知法犯法、执法违法、玩忽职守行政不作为,莫负春领导下的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政府的上述行为违反了中国宪法宣布的“依法治国,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的基本法治原则,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二条、第十三条、第三十三条、第四十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政府组织法》第五十九条第(六)项等法律和行政法规的规定。
    
    综上所述,莫负春领导下的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政府对我们闵行区广大选民遭受如此大规模侵权后向政府寻求权利救济的呼声采取置若罔闻、熟视无睹、麻木不仁这种知法犯法、执法违法、玩忽职守的冷漠态度和行政不作为证明:作为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政府区长的莫负春对此负有不可推卸的领导责任和法律责任。
    
    按照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2009年6月30日印发的《关于实行党政领导干部问责的暂行规定》第五条第(二)项(“因工作失职,致使本地区、本部门、本系统或者本单位发生特别重大事故、事件、案件······造成重大损失或者恶劣影响的”)、第(三)项(“政府职能部门管理、监督不力,在其职责范围内发生特别重大事故、事件、案件······造成重大损失或者恶劣影响的”)第(五)项(“对群体性、突发性事件处置失当,导致事态恶化,造成恶劣影响的”)的规定,莫负春应当立即辞去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政府区长这一职务。
    
    莫负春区长对闵行区马桥镇工农村、马桥村、联工村、联建村、联盟村、星星村、望海村、三裕村等村民的合法请求所表现出来的行为,足以证明他已经完全丧失了继续担任我们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政府区长这一领导职务的资格。我们作为上海市闵行区的广大选民,依法强烈要求上海市闵行区人民代表大会罢免莫负春的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政府区长的职务。
    
    上海市闵行区人民代表大会及其常务委员会是由上海市闵行区广大选民通过各种层级的选举办法选举产生的人大代表组成的权力机关,莫负春是由上海市闵行区人民代表大会选举产生的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政府区长。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代表法》第四条的规定(“代表应当与原选区选民或者原选举单位和人民群众保持密切联系,听取和反映他们的意见和要求,努力为人民服务。”)因此,上海市闵行区人民代表大会的代表们和组成上海市闵行区人大常委会的代表们应当与我们上海市闵行区广大选民保持密切联系,听取和反映我们广大选民的呼声和要求,捍卫我们广大选民的合法权益。
    
    我们上海市闵行区的广大选民特向上海市闵行区人大常委会提出紧急罢免动议,请求上海市闵行区人大常委会认真听取我们广大选民的呼声和要求,严格履行法定职责,启动罢免程序,及时召开上海市闵行区人民代表大会,向上海市闵行区人民代表大会提出罢免莫负春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政府区长的特别动议,投票表决我们广大选民提出的罢免要求。
    
    我们也将把这份罢免动议和公民联署的附件送交上海市的权力机关——上海市人民代表大会及其常务委员会,请上海市权力机关派员到我们闵行区,对我们闵行区人民代表大会的罢免活动进行监督,以确保罢免过程的合法性和公正性。
    
    
    
    递交罢免动议的时间:2011年11月7日
    
    
    
    上海市闵行区马桥镇居民第二次
    
    
    
    要求罢免张伟的上海市闵行区马桥镇镇长职务的动议
    
    
    
    上海市闵行区马桥镇人民代表大会:
    
    
    
    我们是上海市闵行区马桥镇的广大选民。张伟是我们上海市闵行区马桥镇政府现任镇长。作为我们上海市闵行区马桥镇广大选民通过各种层级的选举产生的闵行区马桥镇人民代表大会所选举产生的马桥镇政府镇长,张伟应当模范地遵守和忠实地执行中国现行的宪法、法律、法规和国家的政策,办事公道,廉洁奉公,积极履行法定职责,热心为我们广大选民服务,竭力维护我们广大选民的合法权益;他应当坚持群众路线,充分发扬民主,认真听取民众的各种不同的呼声和愿望,坚持说服教育,不得强迫命令,不得打击报复。但是,我们经过认真调查和研究后发现,张伟在担任闵行区马桥镇镇长期间,其行为严重违反了中国现行的宪法、法律、法规和国家政策的规定,与他作为上海市闵行区马桥镇政府首长应当履行的法定职责背道而驰。事实证明:张伟已经完全不适合继续担任我们上海市闵行区马桥镇镇长这一职务。
    
    因此,我们上海市闵行区马桥镇广大选民依法联名向上海市闵行区马桥镇人民代表大会主席团提出罢免张伟的闵行区马桥镇政府镇长职务的特别动议。
    
    
    
    我们提出罢免张伟的闵行区马桥镇政府镇长职务的法律依据有:
    
    
    
    一、《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切权力属于人民。
    
    二、《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四十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对于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有提出批评和建议的权利;对于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的违法失职行为,有向有关国家机关提出申诉、控告或者检举的权利。对于公民的申诉、控告或者检举,有关国家机关必须查清事实,负责处理。任何人不得压制和打击报复。
    
    三、《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一百零一条: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分别选举并且有权罢免本级人民政府的镇长和副省镇长、镇长和副镇长、县长和副县长、镇长和副镇长、乡长和副乡长、镇长和副镇长。
    
    四、《中华人民共和国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政府组织法》第十条: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有权罢免本级人民政府的组成人员。
    
    五、《中华人民共和国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政府组织法》第二十六条第一款;县级以上的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举行会议的时候,主席团、常务委员会或者十分之一以上代表联名,可以提出对本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组成人员、人民政府组成人员、人民法院院长、人民检察院检察长的罢免案,由主席团提请大会审议。
    
    六、《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代表法》第十五条第二款:县级以上的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代表有权依照法律规定的程序提出对本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组成人员、人民政府组成人员、人民法院院长、人民检察院检察长的罢免案。
    
    
    
    我们提出罢免张伟的上海市闵行区马桥镇镇长职务的事实和理由如下:
    
    
    
    2003年10月开始,上海市闵行区闵行区政府和马桥镇政府陆续开始征收工农村、马桥村、联工村、联建村、联盟村、星星村、望海村、三裕村等村的基本农田和拆迁这些村农户的房屋。在这场征地和拆迁中,上海市闵行区闵行区政府、马桥镇政府以及被征地的各村村委会干部,出现了大量违法行为。
    
    第一,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24条的规定,涉及村民征地补偿费的使用、分配方案、从村集体经济所得收益的使用和宅基地的使用方案,都需经村民会议讨论决定方可办理。但是,这八个村的土地被征收前,没有一个村委会依法召开过村民会议来讨论征用村集体土地涉及的各种重大问题;征地前,村民也没有看到过任何征地补偿协议之类的文件。如此大规模征地未经村民会议讨论同意就强行实施了。
    
    第二,土地管理法第45条规定,征收基本农田或基本农田以外的耕地超过35公顷的或其他土地超过70公顷的,由国务院批准。但闵行区政府、马桥镇政府征用基本农田超过13000多亩(约867公顷),却根本没有经国务院批准,就把这些基本农田占用了。
    
    第三,土地管理法第48条的规定,征地补偿安置方案确定后,有关地方人民政府应当公告,并听取被征地的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和农民的意见。但是,当时政府根本没有履行这一法定职责。土地管理法第49条规定,被征地的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应当将征收土地的补偿费用的收支状况向本集体经济组织的成员公布,接受监督。禁止侵占、挪用被征用土地单位的征地补偿费用和其他有关费用。但马桥镇这些被征地的村委会根本没有向任何村民公布过这些信息,相反,镇干部和村干部大肆侵占、挪用村民的征地补偿费用和其他有关费用。按照镇干部和村干部对村民的告知,征收农民的基本农田,每亩补偿价格是12000元,其中镇政府得3600元,村民委员会得3600元,土地使用权人农民得4800元。
    
    第四,镇干部和村干部趁着征收村集体土地之机,未经任何合法手续就把各村村民多年来辛辛苦苦打拼起来的各种利润丰厚的集体企业,包括厂房、设备、机械、各种固定资产和流动资产,以及这些产房的土地使用权,一夜之间就侵吞、洗劫一空。他们趁着全村土地被征收之机,把村集体企业要么贱卖,要么转化成股份制企业。这些镇干部和村干部摇身一变都成了坐拥资产几千万或上亿的企业大股东。
    
    第五,土地管理法第37条规定,禁止任何单位和个人闲置、荒芜耕地。而闵行区和马桥镇从2003年开始征收这13000多亩基本农田,到2010年12月,时间已过去7年了,这被征收的13000亩土地一直没有动工建设,而是闲置、荒废至今,也禁止村民恢复耕种。如今,这13000多亩土地到处杂草丛生。
    
    第六,按照2002年初上海市闵行区政府出台的《关于上海市闵行区征用集体所有土地拆迁房屋补偿安置若干规定》、2000年出台的《上海市闵行区城市房屋拆迁管理实施细则》,以及闵行区政府出台的闵府发(2002)8号文《关于闵行区征用集体所有土地房屋拆迁补偿标准实施办法》、9号文《关于闵行区城市居住房屋拆迁市场价补偿安置中区域划分及价格补贴标准实施办法》,拆迁单位应依照国家法律和上海市闵行区政府和闵行区政府的上述政策规定,按照拆迁时农户房屋的实际价值进行合理赔偿。但是,拆迁单位对农户房屋的安置补偿标准却是按照1997年的房屋拆迁安置标准来补偿。这是不合情理的,时隔10年之久,房价上涨几倍,翻了几番,应该按照动迁当年的市场价补偿才符合市政府和区政府的上述政策规定。按少补偿50%计算,也还应当给农户补偿不足部分。当时给动迁农户的房屋拆迁安置补偿费只有每平米420元,还要扣除每年2%的折旧费。如果是20年前造的房子,那就扣除40%的折旧费,农户只拿到房屋补偿费每平米252元。这是公权的霸道!仅此一项,就侵吞了农民合法财产数亿元!所以动迁后造成很多农民家庭负债累累,苦不堪言。
    
    第七,闵行区政府和马桥镇政府在征收农民土地的同时也对农户房屋进行拆迁,给愿意要宅基地的农户安置了一处大约200平米左右的所谓“宅基地”,然后马桥镇政府从应当支付给农户的房屋拆迁补偿安置费中,强行扣除每户所谓的“购买宅基地费”20万元或30万元或40万元不等,仅此一项,马桥镇政府侵吞3000多农户几个亿的财产,至今不予归还农户。等农户在这些“宅基地”上建成房屋后,闵行区房地产管理局又发给农户那种在法律上有瑕疵的所谓“房产证”,使农户拥有的房屋因产权瑕疵而无法上市交易,搞得居民怨声载道。
    
    第八,闵行区政府和马桥镇政府除了征收这13000亩基本农田之外,还违法多占了2600多亩农村土地。这2600多亩土地由地农户的宅基地、农民自留地、河道、乡村公路、村办企业厂房用地、河坝等构成。闵行区政府和马桥镇政府没有履行任何法定手续就白白占用了这些土地。
    
    作为上海市闵行区马桥镇被征地农民代表的沈佩兰、沈军、王金球等五位选民于2011年8月17日,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二条、第十三条、第三十三条、第四十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政府组织法》第五十九条第(六)项的规定,第二次向上海市闵行区马桥镇政府依法提出《要求履行法定职责申请书》,请求上海市闵行区马桥镇政府依法履行法定监督职责,依法责令上海市闵行区马桥镇下属的联盟村、星星村、工农村等7个村的村民委员会依法公开村委会的财务账目,维护广大村民的知情权。
    
    众所周知,政府是公民纳税建立起来、旨在履行保护公民生命权、财产权和其他合法权益之法定职责的公权力机构。一旦公民的合法权益遭受不法侵害或危在旦夕时,政府作为保护公民生命、财产安全的法定公权力机构,应当在法定时间内,依照宪法、法律和国务院行政法规的规定,严格、准确、及时地履行自己的法定职责,应当责无旁贷地迅速行动起来,采取一切必要措施和手段,有效地消除侵害公民合法权益的侵权行为或把公民合法权益遭受的损害减少到最低限度。
    
    从2011年8月17日至今,时间已经过去3个多月了,上海市闵行区马桥镇政府一直拒绝对沈佩兰、沈军、王金球等五位选民的请求作出任何书面答复,也拒绝履行当我们广大选民的合法权益遭受不法侵害或危在旦夕时应积极、主动保护公民的财产权和其他合法权益不受损害之法定职责。沈佩兰、沈军、王金球等广大选民一致认为,上海市闵行区马桥镇政府的行为构成了违法的行政不作为。
    
    与此同时,沈佩兰、沈军、王金球等五位选民又于2011年1月5日和2011年2月28日两次向马桥镇政府申请政府信息公开,要求闵行区政府依照《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的规定,书面公开一下信息:
    
    (一)书面公开答复并附土地所有权性质变更批文:沪府土【2004】299号文件批准闵行区政府2004年度第32批次农用地转用、征用土地中涉及马桥镇所属村、队被征用土地的面积数额、这些被征用土地到2011年2月28日时其土地所有权性质的状态。
    
    (二)书面公开答复并附土地所有权变更批文: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政府征用土地方案公告沪闵府征公(2005)第22号、第23号、第24号、第25号、第26号、第27号、第28号、第29号、第30号、第31号、第33号、第34号、第37号、第38号、第39号、第40号等十六批次征地涉及马桥镇所属申请人所属村、队被征用土地的面积数额、这些被征用土地到2011年2月28日时其土地所有权性质的状态。
    
    (三)书面公开答复:被申请人征用马桥镇联工村、联建村、联盟村、星星村、马桥村、工农村、望海村、三裕村等八村集体土地并进行房屋拆迁过程中,征用土地、房屋拆迁及其补偿、补助费用的发放、使用情况。
    
    (四)书面公开答复:被申请人征用马桥镇联工村、联建村、联盟村、星星
    
    村、马桥村、工农村、望海村、三裕村等八村集体土地并撤村队过程中,申请人所属八村集体资产的处置情况。
    
    依照《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的规定,马桥镇政府应当分别于2011年2月20和2011年3月15日给申请人作出书面答复。但是,马桥镇政府拒绝履行法定职责,直到2011年4月30日,都拒绝书面答复申请人的信息公开申请,使沈佩兰、沈军、王金球等所代表的工农村、马桥村、联工村、联建村、联盟村、星星村、望海村、三裕村等村村民寻求法律救济的途径被闵行区马桥镇政府官僚主义的行政不作为剥夺了。作为上海市闵行区马桥镇政府负责人的张伟对此负有不可推卸的法律责任。
    
    当沈佩兰代表的工农村、马桥村、联工村、联建村、联盟村、星星村、望海村、三裕村等村村民依法维权,向上海市公安局申请游行示威都遭到上海市公安局非法拒绝,既不接受申请材料,也不出示任何书面答复后,维权负责人沈佩兰在2011年的全国人大、政协“两会”期间,被上海市闵行区政府公权机关非法限制人身自由在家无法出门30多天;当中央巡视组今年4月到上海巡视期间,上海市闵行区马桥镇政府公权力机关又把沈佩兰非法剥夺人身自由,限制在家一个多月,后在广大市民的援助下得以从家中逃离,摆脱非法监禁,至今闵行区马桥镇政府公权力机关还在到处追捕沈佩兰,使沈佩兰四处躲藏,漂泊流离,有家不能回,致使沈佩兰女士的身心健康遭到严重伤害,健康状况急剧恶化。作为上海市闵行区马桥镇镇长的张伟,无论是出于失察还是故意放任马桥镇公权力机关如此滥用国家公权力来损害公民的权利和自由,张伟对马桥镇政府执法机关的违法侵权行为都负有不可推卸的法律责任。
    
    沈佩兰、沈军、王金球等广大选民认为,张伟领导下的上海市闵行区马桥镇政府对我们广大选民的合法权益遭受非法侵害后向马桥镇政府寻求权利救济的合法请求采取置若罔闻、熟视无睹、麻木不仁的冷漠态度,这是明显的知法犯法、执法违法、玩忽职守行政不作为,张伟领导下的上海市闵行区马桥镇政府的上述行为违反了中国宪法宣布的“依法治国,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的基本法治原则,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二条、第十三条、第三十三条、第四十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政府组织法》第五十九条第(六)项等法律和行政法规的规定。
    
    综上所述,张伟领导下的上海市闵行区马桥镇政府对我们闵行区马桥镇广大选民遭受如此大规模侵权后向政府寻求权利救济的呼声采取置若罔闻、熟视无睹、麻木不仁这种知法犯法、执法违法、玩忽职守的冷漠态度和行政不作为证明:作为上海市闵行区马桥镇政府镇长的张伟对此负有不可推卸的领导责任和法律责任。
    
    按照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2009年6月30日印发的《关于实行党政领导干部问责的暂行规定》第五条第(二)项(“因工作失职,致使本地区、本部门、本系统或者本单位发生特别重大事故、事件、案件······造成重大损失或者恶劣影响的”)、第(三)项(“政府职能部门管理、监督不力,在其职责范围内发生特别重大事故、事件、案件······造成重大损失或者恶劣影响的”)第(五)项(“对群体性、突发性事件处置失当,导致事态恶化,造成恶劣影响的”)的规定,张伟应当立即辞去上海市闵行区马桥镇政府镇长这一职务。
    
    张伟镇长对闵行区马桥镇工农村、马桥村、联工村、联建村、联盟村、星星村、望海村、三裕村等村民的合法请求所表现出来的行为,足以证明他已经完全丧失了继续担任我们上海市闵行区马桥镇政府镇长这一领导职务的资格。我们作为上海市闵行区马桥镇的广大选民,依法强烈要求上海市闵行区马桥镇人民代表大会罢免张伟的马桥镇政府镇长的职务。
    
    上海市闵行区马桥镇人民代表大会是由上海市闵行区马桥镇广大选民通过各种层级的选举办法选举产生的人大代表组成的权力机关,张伟是由上海市闵行区马桥镇人民代表大会选举产生的马桥镇政府镇长。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代表法》第四条的规定(“代表应当与原选区选民或者原选举单位和人民群众保持密切联系,听取和反映他们的意见和要求,努力为人民服务。”)因此,上海市闵行区马桥镇人民代表大会的代表们和组成上海市闵行区马桥镇的人大代表们应当与我们马桥镇广大选民保持密切联系,听取和反映我们广大选民的呼声和要求,捍卫我们广大选民的合法权益。
    
    我们上海市闵行区马桥镇的广大选民特向马桥镇人大主席团提出紧急罢免动议,请求马桥镇人大主席团认真听取我们广大选民的呼声和要求,严格履行法定职责,启动罢免程序,及时召开上海市闵行区马桥镇人民代表大会,向上海市闵行区马桥镇人民代表大会提出罢免张伟的马桥镇政府镇长的特别动议,投票表决我们广大选民提出的罢免要求。
    
    我们也将把这份罢免动议和公民联署的附件送交上海市的权力机关——上海市人民代表大会及其常务委员会,请上海市权力机关派员到我们闵行区马桥镇,对我们闵行区马桥镇人民代表大会的罢免活动进行监督,以确保罢免过程的合法性和公正性。
    
    
    
    递交罢免动议的时间:2011年11月7日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

(Modified on 2011/11/12) (博讯 boxun.com)
23114480119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上海闵行区马桥镇农民金月林被传唤
·上海闵行区马桥镇蔡龙珍起诉区和镇政府
·上海闵行区马桥镇王金球起诉区和镇政府
·上海闵行区马桥镇沈军起诉区和镇政府
·上海市闵行区马桥镇农民给中央巡视组的公开信
·上海闵行区马桥镇城管打死人事件之前后(多图)(图)
·上海闵行区马桥镇城管打死人 政府极力封锁消息(多图)
·上海闵行区马桥镇城管打死人 千人围堵政府 (图)
·上海闵行区马桥镇政府世博前“贼喊捉贼”
·上海闵行区马桥镇一万三千亩农田荒六年,无人过问(图)
·上海访民沈佩兰举报闵行区马桥镇设黑监狱关押访民
·紧急求救/上海市闵行区马桥镇农民沈佩兰
·举报闵行区马桥镇旗忠村支部书记勾结陈良宇搞圈地运动(续一)
·举报闵行区马桥镇旗忠村支部书记勾结陈良宇搞圈地运动(续一)
·上海市闵行区马桥镇农民致胡锦涛信;圈地强占土地一万余亩
论坛最新文章:
  • 红通三号人物乔建军被引渡到美国面临洗钱等指控
  • 非裔示威蔓延美140城 多个华埠遭暴徒打砸抢
  • 法国经济萎缩11% 创历史新低
  • 香港民调:66%受访市民指中国处理六四事件不当
  • 《北京中医药条例》草案:诋毁、污蔑中医药将依法追责
  • 离开中国西方是否可以依然故我?
  • 奥巴马评美国时局:和平示威参与投票才是改变正途
  • 解禁后东京感染者骤增 拉响“东京警报”
  • 尽管未获最后审批大陆已一窝蜂赶建武肺疫苗生产设施
  • 国际卫生组织总干事称日本新冠抗疫取得成功
  • 龙飞船升天 爱国者翻车
  • 李克强提中国6亿人月入仅1000元 专家受官媒访问强调是平均
  • 六四31周年将至 “天安门母亲”或无法集体祭拜
  • 郦英杰:台湾与世界交流不应由国际组织领导阶层任意决定
  • 日本政府拟对四国重开国门
  • 是否可以刺激法国人消费比想花的更多?
  • 新冠疫情在拉美继续延烧 确诊病例突破100万例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