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王德邦:冷血——半个多世纪来的必然景观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11月03日 转载)
    王德邦:冷血——半个多世纪来的必然景观
    
     (博讯 boxun.com)

    (《零八宪章》月刊首发,欢迎转载)
    
    
    半个多世纪来,这片土地上不断将那些良知尚存,对社会有责任的人,一批批关入大牢,从舆论上将他们极度丑化,从生存条件上将他们置入水火。这样不仅剪灭着社会良知薪火相传的路径,而且给普通大众制造起追求文明不得善终的例证,使一代代人望文明而却步,闻良知而丧胆。因为文明与良知的追求在这个社会已经等同于监狱的挂号。
    
    
    一、惊讶源自民族的健忘
    2011年10月13日下午5点30分,广东佛山南海黄岐的广佛五金城里,2岁女童小悦悦在过马路时不慎被一辆面包车撞倒并两度碾压,随后肇事车辆逃逸,之后开来的另一辆车又直接从已经被碾压过的女童身上再次碾了过去,七分钟内在女童身边经过的十八个路人,都对此冷眼漠视,只有最后一名拾荒阿姨陈贤妹上前施以援手。2011年10月21日,小悦悦抢救无效于0时32分离世。
    对于小悦悦的悲惨死亡,网络上居然还出现对陈贤妹施救动机的质疑,说她救人是“想出名”。这从一个侧面印证着那18个冷漠的路人并非是偶然之下的巧合,而是具有普遍性存在的社会现实。
    与此相反,2004年10月23日,早晨9点多。 “红歌之乡”重庆44岁农民金有树,路见满载乘客的中巴掉进池塘,于是他跳入塘中,打烂车窗,将被淹的19名乘客抢救上岸,自己却因浸泡冷水时间过长,呛水引发肺病,向政府求助无人理,借债就医数月,后因无钱医治不幸去世。他下葬时,19名被救者无一人到场!
    对于今天中国社会发生因无人及时救治的小悦悦惨死及因救人致病无钱医治而死的金有树这种事,有人惊诧,有人表示过不能接受,甚至有人表示难以理解。然而只要有历史记忆的人,可能都会发现这种事原本不是今天这片土地上的意外,而恰是现今这片土地上的常态。
    只要我们稍微回望一下历史,就会发现2010年中国大地接连发生过针对幼儿园与小学儿童的屠杀事件,那比小悦悦惨死显然更为残忍,比金有树凄亡更让人心寒。然而,当人们悲伤于这种惨无人道对儿童的屠杀时,只要再向这个民族来路的稍远处张望,就会发现一九八九年天安门那殷红的血迹依然刺眼地在那铺张,满街冤屈的灵魂依然在不能找到一方安息的墓碑的情况下日夜游荡。一个能够向赤手空拳的学生与市民开起枪炮与坦克的国家,发生个体报复性屠杀,似乎也就不那么足够让人惊讶。不只如此,如果我们再往后看看,就会发现这个民族还有过波及上千万生命的文革,有过在三分天灾与七分人祸下导致四千多万人饿死的悲剧,有过反右、土改一个个群体性灭绝的事件。面对这短短几十年历史上的如山冤魂,我们可能都无力为今日小悦悦惨死而发出哀叹了。
    面对这样血淋淋的历史与现实,我们不得不追问,究竟是什么导致今天这种状况?是我们这个民族天生的痼疾,还是新近病魔的缠身?
    
    
    二、博大源远的悲天悯人情怀
    
    
    在中国这片具有五千年文明传承的土地上,今日出现小悦悦如此匪夷所思的事件,我们如果仅用冷漠两字,显然不足以表达这种情境,而用冷血也显得过份的平朴与温情。面对这种血淋淋的现实,古人在造汉字时肯定对今天现实缺乏应有的预见与表达。然而,中华文化自古的确没有过如此让人难以想见的悲情。
    中国文化中自古蕴含着深厚的人文关怀情结,从学理上的墨家“兼爱”、“非攻”,到儒家的“仁者爱人”,以及道家的“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都深刻阐释、教化着人类休戚与共的悲悯。这种文化的源远与根深,滋养着这个地球上繁衍生息最盛的民族,也演化出历史上诸多华章丽篇。
    我们这个民族不仅在文化上有过深远的悲悯情怀,在现实中也有着传说女娲补天的卓绝,有过再作冯妇的勇毅,有过大禹治水的豪迈,有过舍身饲虎的悲壮。这一切都是舍己为人的典范。当然更有着千年不衰的文人义士的忧患,有着“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吟唱。
    可以说我们的历史上闪耀着太多太多这种为民舍命、为义赴死的壮烈篇章,我们民族产生过太多太多让我们温馨、骄傲的热血肝胆。可见,我们这个民族并非与生俱来就是冷血,在我们民族的血液中流淌的已然是浩然正气,是热血沸腾,是悲天悯人。
    由此可见,我们民族的文化传承与历史见证,都昭示出这个民族绝不是见死不救,绝不是冷漠绝情,绝不是滥杀无辜。那么今天中国为什么会出现如此让人不堪承受的悲剧?
    
    
    三、人性从哪里湮灭?
    
    
    我们一个拥有博大而渊远的人文关怀传承的民族,怎么会堕落到今日这般冷血无情而见死不救的境地?
    当我们翻阅这半个多世纪以来的历史,就会发现这片土地奴颜婢膝地供奉着西洋所谓革命斗争学说,沉迷在对未来天国的梦想,通过阶级的斗争来扼杀基本的人性,以所谓阶级性与党性来摧毁人性,使中华几千年积淀的价值被颠覆,是非被错置,同时这片土地还拒斥人类千百年共同认识总结出的普世价值,以自己的西化来反对西化,以自诩的特色来反对与人类的融合,以自己的所谓现代来反对民族传统。在这种反传统、反西化、反人类普世文明下,那套被供上神坛的西洋斗争哲学,将一切的人文关怀斥之为资产阶级的温情面纱,而无情与冷酷被祭奠成革命勇士的“英武高大”。
    在这套理论的驭使下,半个多世纪来,这片土地上鼓励父子相残、兄弟反目、夫妻成仇、朋友揭发、师生“告密”。因此制造出了反右的冷酷,大跃进的饿殍,文革的吃人,八九的屠城,进而再有这片土地上此起彼伏的自焚。
    这个国家用宏大的叙事来掩盖着个体的呻吟,使个体生命成为集体与国家的祭品。对生命丧失起码的敬畏,人的关系不是一种类的休戚与共,而是一种相互敌对、斗争不息。在这种意识的灌输下,造就出一批批人性湮灭、天良丧尽的“异人类”。
    半个多世纪来,这片土地上不断将那些良知尚存,对社会有责任的人,一批批关入大牢,从舆论上将他们极度丑化,从生存条件上将他们置入水火。这样不仅剪灭着社会良知薪火相传的路径,而且给普通大众制造起追求文明不得善终的例证,使一代代人望文明而却步,闻良知而丧胆。因为文明与良知的追求在这个社会已经等同于监狱的挂号。
    经过如此半个多世纪的残酷锻造与洗礼,这片土地上的人最终只能是走向丧失责任,湮灭人性,枯干良知,冻结热血。冷漠乃至冷血就必然成为普遍生态。
    
    
    四、早已退出了动物的底线
    
    
    面对这片土地上的冷血,有些人还以动物来斥责,其实今日中国早已退出了动物的底线。如果还能保持一份动物的本性,我想小悦悦不会死,屠童事件不会出,当然四千多万人也不会饿死。
    在此我想起两个故事:
    其一,一群鹿被群狼追赶,至一断崖深沟前,崖对面的山头以鹿单跳之力无法达到。在前有断崖深沟,后有饿狼追咬情况下,忽然看到鹿群一分为二,前一排皆是老鹿,而后一排皆为年青的鹿。只见鹿群仰天悲鸣后,前排老鹿奋起跃向绝崖,后面年青的鹿也随即跳起。就在老鹿力尽下坠之时,后跃起的年青的鹿正好到达老鹿的上部即深沟的中部,只见年青的鹿用力在老鹿身上一蹬,借着老鹿身体的力再度跃起,越过深沟,终于到达对岸。回头再看那老鹿,却在年青鹿一蹬之下,加速坠入深沟----
    这是一曲老鹿以死来换取年青鹿新生的悲壮剧。这种在牺牲与新生中作出抉择的伟大,彰显出了鹿群那种无私而深远的爱。这是多么感天动地的诗篇!
    
    
    其二,在一片森林失火后,忽然有个火球从林火中滚出,沿着山坡一路翻滚,最后滚落到了山谷下的溪水中。只见火球砸落在水中后忽然散开,却发现那原来是一团紧紧裹在一起的蚂蚁。包裹在外面的蚂蚁自然在大火下烧成了炭并结成了一层保护壳,而里面的蚂蚁却得以存活。当蚂蚁到了水中脱离危险后,里面活着的蚂蚁就踩着外面被烧成炭的蚂蚁壳漂浮到岸边,从而使整个蚁群得以延续再生。
    这两个故事应该是动物界很寻常的事,然而对照今天中国现实,我们发现这片土地上的人们与动物有多大的差距。
    重温中华民族历史上博大的人文关怀,看看半个多世纪来民族遭受的深重灾难,我们不难认识到这片土地必须重塑价值,续接民族传统美德与人类普世文明,这样才能从根本上扭转这种人性的倾颓,改变这种人性的冷漠与冷血。
    
    
    (《零八宪章》月刊首发,欢迎转载) (博讯 boxun.com)
3177061203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王德邦:“普世价值”与“中国特色”的征战
·维权人士王德邦要求北京市局归还被非法扣留的私人财物(图)
·“维权网”信息员王德邦就广西“王兵荣选举案”采访选举专家姚立法
·北京维权人士王德邦感谢各界关注
·维权网记者、维权人士王德邦被传讯
·王德邦先生已经回家!
·维权人士王德邦被北京市国保带往周口店派出所
·维权人士王德邦被带往派出所,电脑被查抄
·北京维权人士王德邦被警方强行带到外地
·王德邦:就邮箱变更启事
·维权人士王德邦被警方押送回广西老家
·抗议中共强行带走维权人士王德邦先生外出“旅游”!
·王德邦:人类处理矛盾方式的历史演进——胡子时代、刀子时代、桌子时代
·王德邦:“六四”二十一年后谈是非
·王德邦:厚德载物 泽被后世——朱老厚泽先生千古!
·王德邦:中国法治意欲何往?——就唐吉田、刘巍两律师面临吊销执业证的言说
·王德邦:绝地反击的通钢工人
·王德邦:上帝给了这遍土地以明示-又见台湾大选的感言
·王德邦:话说"讲道理"与"抄家伙"-就陈永苗先生发言的发言
·王德邦:地权归农的天然正当性
·王德邦:致力于从宪政建设上来“让上访者回家”
·王德邦:谎言对真相的恐惧--就胡佳先生被拘的言说
·王德邦:对"让上访者回家"活动的原则重申
·王德邦:警惕“土地经营权入股”名义下的又一轮集权
·王德邦:与邓林小姐在黑砖窑前谈“六四”
·王德邦:从中共十七大前的主义之争看中国社会转型的目标与路径
·王德邦:中国是个黑砖窑 我们都是黑奴工
·王德邦:罪恶的体制滋生罪恶的经济——从山西黑砖窑役使童工与残障人事件中看
·王德邦:上访路上的追杀——刘杰在齐齐哈尔市的遭遇
·王德邦:极权之下无良政
·王德邦:十八年的证明——在八九“六四”民主运动纪念日的感言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