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温州动车事故伤者称未拿到补偿金 期待公布真相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10月07日 转载)
    
    来源:中国日报网
    
    动车事故最后一名获救女童项炜伊。
    温州动车事故伤者称未拿到补偿金 期待公布真相


    
    距离“7·23”温州高铁动车追尾事故发生已经两月有余,完整的事故报告却似乎遭遇了“难产”。
    
    国务院“7·23”动车事故调查组日前向公众通报了事故调查进展情况,称仍有许多技术、管理等方面的问题需进一步深入分析和验证,事故调查报告的形成仍需要一段时间。国家安全监管总局副局长王德学在7月28日温州召开的第一次全体会议上称,调查组要在9月15日之前形成书面调查报告,调查结果争取在9月中旬向社会公布。
    
    从9月20日左右开始,网民们纷纷开始对调查报告迟迟未出台表达自己的失望与不满,一些网友认为如果动车事故的原因复杂,一份迟迟不能出台的报告也就没有意义。
    
    而对此次动车事故的伤者和家属来说,对赔偿、伤愈和一份官方解释的漫长等待则更加难熬。
    
    根据温州市卫生局的数据显示,大概有200多位在事故中受伤的乘客在事故发生当晚就被送往温州的九所医院,而其中有100多位伤者在八月末转院治疗离开了温州,目前还有10多名伤患仍在温州的医院接受治疗。
    
    宋华是事故后唯一没有苏醒的伤者。这位40岁的母亲,在事故发生的刹那,两只手紧紧护住了两个孩子,几次碰撞反弹后,自己受了重伤。
    
    9月中旬苏醒后宋华仍处于意识朦胧状态,她的丈夫高振华数月来一直奔波于妻子所住的118医院与一双儿女所在的第二人民医院,两个孩子正在康复,但医生仍表示,宋华能否完全康复现在还很难定论。
    
    38岁的伤者陈丽华说自己并不想乘坐铁路部门提供的免费火车转院回福州:“我不会再坐火车了,车厢掉落、我的兄弟当场死亡的画面一直会在我的脑中浮现。”陈丽华说噩梦和事故发生时的记忆一直困扰着他,“我一直没有告诉家人兄弟去世和父母受伤的真相,因为我觉得他们承受不了。”
    
    困扰他的并不仅仅是精神痛创,陈丽华经营的驾校在其住院期间无法正常运营,每个月的损失高达五万元。而陈丽华那只放着现金、银行卡和驾校营运执照的行李箱却遗失在了事故现场。“我告诉铁道部相关官员我被救时还看到那个箱子,可能是被谁拿走了,但他们告诉我只能因此得到2000元的赔偿,因为我无法证明箱子的存在和价值。”

陈告诉记者自己还在等待政府部门公布事故调查结果,“我每天都看报纸,知道伤者会得到赔偿,不过我到现在还没有拿到,但最期待的还是真相的公布,看到那些对事故负责的人受到应有的惩罚。”
    
    “小伊伊”最近在上海新华医院接受植皮手术后正在慢慢康复。在7月23日的动车事故中这位两岁的小女孩失去双亲。她的“奇迹”生还在媒体报道后收到了社会的广泛关注,有45万多人在新浪微博上关注了“小依依”叔叔不时发布她康复情况的账号。
    
    作为事故的后续连锁反应,京沪高铁持续遇冷。许多人在温州动车事故后宁愿选择更昂贵的飞机也不会去乘坐便宜的高铁。但是对此次事故的亲历者、伤者、死者家属来说,两个多月的等待还远没有结束。
    
    本文来源:中国日报网 (博讯 boxun.com)
39198252340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调查指温州动车意外涉人为因素
·温州动车事故幸存女孩小伊伊摆脱截肢危险 (图)
·温州动车事故调查进展公布 认定存在安全管理问题
·温州动车信号技术被没问题
·温州动车事故专家组:动车信号技术无问题 (图)
·温州动车事故调查报告完成 管理责任难逃
·温州动车报告未如期公开 民众抗议吁勇于承担责任
·安监总局否认温州动车事故书面调查报告形成
·温州动车事故管理问题确认 雷击破坏设备获证实
·媒体称温州动车事故报告已提交国务院审批
·武夷山大桥坍塌事故赔偿标准将比照温州动车事故 (图)
·温州动车事故调查组将于9月向国务院提交报告 (图)
·温州动车事故中受伤小伊伊抵沪治疗 (图)
·安监局:温州动车事故是可避免和防范的责任事故
·温州动车事故106伤员出院 小伊伊将赴上海治疗
·温州动车调查:换汤不换药?
·温州动车事故汤先生:只接受境外记者采访
·官方否认温州动车事故存在失踪者
·温州动车事故赔偿救助方案 仅适用住院旅客
·《公民》月刊社论:温州动车灾难启示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