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张召忠:中国一直都是盛产汉奸的国家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9月05日 转载)
    
    来源:新浪    
    
      张召忠:对越自卫反击作战是我军近年来遂行的规模较大的作战行动。事实证明,一场战争就能够维系几十年的和平。对越自卫反击战以后,中越两国之间的关系逐渐恢复,越南也进行了改革开放,经济建设有了很大的发展。
      由于中越关系的好转,所以关于中越自卫反击作战的事情公开场合就不再提了,我感觉对于历史问题要实事求是,那是一场真正发生过的历史,有不少先烈为此付出了自己的宝贵生命,我们应该让后代记住他们。
      列宁说过,忘记过去就意味着背叛,可是我们经常忘记过去。前不久我到珍宝岛去,当我站在珍宝岛上勘察1969年中苏珍宝岛之战的现场时,我马上想到了南沙群岛,我感觉我们似乎缺少了什么。当时的边防部队只有步枪手榴弹,武器装备非常差,苏军则是飞机、直升机、坦克和装甲车,最终我们取得了自卫反击作战的胜利。
    
张召忠:中国一直都是盛产汉奸的国家

      我带着对南沙的忧患前往珍宝岛,想在那个地方求得一个如何解决南沙问题的办法。在进行了大量调研之后,我突然感觉到,我们丢失的东西太多了,今天我们拥有了非常先进的武器装备,可丢失了最宝贵的战斗精神!珍宝岛精神丧失了,那是一种“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精神;那是一种“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的精神;那是一种“坚决扞卫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的精神!
      我在珍宝岛的时候,发信息给一些80后,问他们对珍宝岛知道多少,非常可惜,没有一个人知道珍宝岛。1999年中国驻南使馆被炸的时候,我就写了一本书叫做《下一个目标是谁》,书中说道,中国人记性不好,5月8日炸馆事件很快就会被忘掉,以后人们该吃吃该玩儿玩,不会再记起这个耻辱的日子。
      我们有那么多节日,可唯独没有一个耻辱日,1993年银河号事件、1999年炸馆事件都应该作为耻辱日来纪念,提醒人们要增强忧患意识,不要总是以为天下太平,歌舞升平。
      今年是炸馆事件十周年,凤凰卫视做了一个专题节目,可我们举行了些什么纪念性的活动?没有!这非常可惜。公共媒体太多的娱乐化,太多的浮躁,为什么不利用这些机会对公民进行一些国防教育和爱国主义教育?生于忧患,死于安乐,我们太缺乏忧患了。
      去年我去黑河,那里有一个中俄瑷珲条约割让中国领土以及江东64屯被俄罗斯军队侵占的血腥历史展览馆,我看后非常震撼,深受教育。这个展览馆的领导告诉我,有关部门下过很多次通知了,让他们关闭展览馆,理由是这样的展览不利于中俄两国友好关系的开展。我当即告诉他,这简直是胡说八道!这个展览馆坚决不能撤!
      中国是一个盛产汉奸的国度,抗日战争时期就出了100多万汉奸,当今的汉奸更多,有的是外交间谍,有的是经济间谍,有的是军事间谍,这些人丧尽天良,为了一己之利连国家都不要了!
      我们不是捏造历史,我们是在回顾历史,那一段残忍的历史不仅仅让中国人记住,也应该让俄罗斯人记住,只有这样才能维系中俄两国人民之间的友谊,中俄之间才能接受教训,永不再战。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16891521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为日本开拓团竖碑 黑龙江竟然出了个汉奸县
·见证大汉奸大卖国贼罪恶的地方
·中国各地民间反日受阻 公安被骂汉奸(图)
·李毅中评进口铁矿石价格飙升:整治内乱严惩“汉奸”(图)
·谁是当代真正的汉奸
·把杨恒均、李悔之当“汉奸”围剿的悲哀与根源
·网上汉奸严正质疑“一个上海记者在巴勒斯坦的难忘经历”
·略探溥仪的“汉奸问题”及其他/淳于雁
·投降吧,当汉奸可能“曲线救国”/阿源
·毛泽东与汉奸儿皇帝高欢、石敬瑭的比较研究/解龙
·清华北大培养汉奸:浙大愤青郑强教授语录
·赵静芝:我为什么要当“汉奸”
·陈天福:马赚大陆钱向美交保护费是中华汉奸(图)
·张召忠:现在的汉奸比以前更多
·汉奸还会产生么?
·史上最大的汉奸政权(图)
·中国汉奸是怎样成了澳大利亚民族英雄的?
·力拓“汉奸”被捕案的启示:你把忠诚献给谁?
·经济汉奸犯滥,国门何曾设防?
·中国的13亿汉奸们/盐巴
·中国的13亿汉奸们
·《南京,南京》是文化汉奸典型之作
·比起当过汉奸的总理陈永贵温家宝风度多了(图)
·汉奸季卫东窃据上海交大法学院院长/交大之友(图)
·默默:中国当代三大汉奸文人批判
·稻乡老农:“三鹿现象”、“猫鼠理论”和“汉奸首相”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