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中国提出婚前自愿艾滋病检测/万延海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8月31日 来稿)
     随着艾滋病流行逐步蔓延,特别是通过性途径成为中国艾滋病传播主要途径后,中国政府开始关注艾滋病病毒在婚姻家庭内的传播。
    2010年12月31日,中国国务院发布《国务院关于进一步加强艾滋病防治工作的通知》,提出“组织各级各类医疗卫生机构主动开展艾滋病病毒、梅毒检测咨询,疫情严重地区要将检测咨询纳入婚前自愿医学检查内容。”
     国务院文件出台后,一些省市自治区政府也相继出台政策,比如山东省人民政府办公厅日期发布《关于进一步加强艾滋病防治工作的意见》,提出山东省“各地要将艾滋病、梅毒检测咨询纳入婚前自愿医学检查内容。” (博讯 boxun.com)

    虽然国务院文件和山东省文件都提出艾滋病检测和梅毒检测是婚前自愿医学检查内容,但结婚登记的男女双方究竟可以获得哪些资讯,来帮助他们做出自愿艾滋病检测和梅毒检测的决定呢?婚姻登记部门和医疗卫生机构会提供充分的资讯和依照知情同意程序吗?
    其实,婚姻登记部门恐怕也会出现难题。被查出有艾滋病病毒感染或梅毒感染的人们,可以继续缔结良缘吗?还是需要推迟或暂缓登记结婚?如果需要暂缓,暂缓到啥时候?就艾滋病而言,中国的法律对艾滋病病人和艾滋病病毒感染者结婚权利的规定是充满矛盾的。
    虽然2006年3月1日生效的国务院《艾滋病防治条例》明确保护艾滋病病人、艾滋病病毒感染及其家人的婚姻权利,规定“艾滋病病毒感染者、艾滋病病人及其家属享有的婚姻……受法律保护。”但是,《艾滋病防治条例》上述规定却与中国《母婴保健法》等法规相冲突。
    1995年6月1日生效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母婴保健法》第九条规定:经婚前医学检查,对患指定传染病在传染期内的,准备结婚的男女双方应当暂缓结婚。同时,母婴保健法第三十八条解释说,本法所称“指定传染病”,包含艾滋病、淋病、梅毒、麻风病以及医学上认为影响结婚和生育的其他传染病。
    1999年4月20日,卫生部颁发《关于对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和艾滋病病人的管理意见》,提出“艾滋病病人应暂缓结婚,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如申请结婚,双方应接受医学咨询。”
    2001年修改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七条规定:“患有医学上认为不应当结婚的疾病”的, 禁止结婚。第十条规定:“婚前患有医学上认为不应当结婚的疾病,婚后尚未治愈的”,婚姻无效。但是,“医学上认为不应当结婚的疾病”究竟应该依据《母婴保健法》还是卫生部的一个专门文件?而卫生部似乎并无明文规定哪些疾病属于“医学上认为不应该结婚的疾病”。
    婚前艾滋病检测,尽管是自愿性质的,也有很多问题需要处理。一旦发现结婚登记的一方感染艾滋病,谁来通知感染者当事人?谁来通知其准备结婚的另一方?告知后,结婚登记男女双方依然准备继续登记结婚吗?如果双方中止登记结婚,如何和双方各自家人解释呢?
    如果发现感染者,卫生部门需要对感染者进行流行病学调查吗?需要向卫生部门提供感染者过往性伴侣的信息吗?情况显然是尴尬的。
    政府颁布一份文件很容易,但却对充满矛盾的法规政策视而不见,也对人们的心理准备和社会关系不敏感,虽然是自愿性质的艾滋病检测,带来的个人心理问题和社会问题就不会很少。让我们继续关注中国婚前自愿艾滋病检测和咨询的情况。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191057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中国需要落实“标准防护原则”,而不是强制“术前四项检查”/万延海
·中国“稳控”艾滋病病人田喜/万延海
·记者无国界:中国共产党庆生 万延海指责其粉饰太平
·万延海:18年前的今天,我受到卫生党组的处分 (图)
·万延海:一年前的今天,我们离开中国(二)
·邀请参与“中国维权工作研究”专题讨论小组/万延海
·万延海:关于罢免王光亚国务院港澳事务办公室主任职务的公民建议书
·身在海外的爱知行研究所创办人万延海(图)
·万延海给北京市卫生局和北京市公安局的举报信
·卫生部“非强制”“免费”麻疹疫苗的法律基础在哪里?/万延海
·中国维权人士万延海出走美国心路历程
·万延海不堪忍受当局折磨偕妻女赴美国
·万延海:公盟的教训(图)
·关于被限制人身自由的说明/万延海
·万延海:卫生部长陈竺的废话和缺乏科学素养
·万延海:我也是一个“老上访专业户”!
·万延海:让我们为公民户籍权利行动!
·万延海:李喜阁被带走之后(图)
·万延海:关于一些谣传和相关部门调查的声明
·真正民办、独立的慈善事业才能杜绝腐败/万延海
·万延海评论:退休的卫生官员陈秉中先生
·维吾尔人需要有出国的权利/万延海
·万延海给于建嵘先生的一封公开信
·人权观察同性恋项目主任斯考特.隆案/万延海
·万延海评论:中国人为民主做好准备了吗?
·万延海:政治挂帅,浙江省出台伤害人权、法规和精神卫生的新政策
·万延海:公安机关重点人员动态管控工作伤害中国公共卫生事业
·北京爱知行研究所所长万延海就刘晓波获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的声明
·万延海在欧洲议会外交委员会人权分会听证会上的发言
·关于吸毒者之死:给昆明市公安局和检察院的公开信/万延海
·万延海:蓦然间,发现我们都是砧板上的肉!
·妙觉慈智:给万延海大德菩萨的一封公开信
·妙觉慈智:给万延海大德菩萨的一封公开信
· 万延海:关于《国家人权发展计划》,爱知行研究所的更多意见
·关于公众人权教育、公民社会参与和设立国家人权委员会的意见/万延海
·支持北京部分律师要求律师协会民主选举/万延海
·一个让人权和健康受损的奥运会即将在北京召开/万延海
·我眼中的万延海/梁艳艳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