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合肥一小区居民不愿拆迁被高铁强行跨越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8月16日 转载)
      央视近日报道,因合(肥)蚌(埠)客运高铁规划迟、赶工期,及部分小区业主不接受拆迁条件,高铁高架桥从安徽省合肥市长丰县双墩镇双凤里小区的84套居民楼顶上横跨。相关照片迅速流传,并很快诞生绰号——“史上最牛高架”。
      开发商称,这批房子2008年7月就已拿到规划许可证且早已售罄,但业主们直到2011年5月份才正式接到拆迁通知。双墩镇新闻发言人陶岗向央视透露,该段高铁2010年4月才确定最终的线形,因此出现规划冲突;目前84户涉事居民中仍有29户未签署拆迁协议。
       昨日,记者与小区居民进行了面对面长谈,他们曾在央视表达过对赔偿标准的不满。 (博讯 boxun.com)

      这座高铁高架的背后,究竟隐藏着怎样的故事?
      眼下的双凤里小区西侧“不设防”,因为围墙已被拆除。工地与居民楼难分边界,中铁四局打的标语插在泥泞的工地上。崭新的小区房子整齐排列着,几根粗壮的桥墩矗立在小区楼间的花园里,一座宏伟的高架从小区最西边的7栋单元楼顶上横跨,高架桥面与居民在顶楼安装的太阳能热水器近在咫尺。
      昨日上午,记者来到了这座被称为“史上最牛”的高架前,一阵垃圾的恶臭扑面而来——因划入拆迁范围,这个小区的西侧已无物业管理可言。
      曾是镇上最好的楼盘
      记者登门时,业主老张一个劲地摇头苦笑。在高架开建前,夏日饭后坐客厅沙发上吹吹凉风,是全家人最惬意的享受。可如今一坐在沙发上,阳台玻璃门外粗壮无比的高架桥墩就映入眼帘。
      老两口现在最怕到阳台上晒衣服,但跟老曹、老李相比,老张又算是幸运的了——老曹和老李住的楼层更高,桥墩和桥面占据了更大的视野面积,让他们时刻感觉心情压抑。
      居住在“史上最牛高架”下的他们,家境并不算富裕,虽然装修一新,但家具家电很低档。这里曾寄托了他们对城镇新生活的全部梦想。
      “小区是2008年开始卖楼的,2009年入住,当时是镇上最好的楼盘。业主既有镇政府的公务员,也有从下面村里来的农民。对大家来说,买这么一套房几乎押上了全部身家,八九成业主都从银行贷了款。”老李说。
      老张和老李来自农村,在公务员月工资仅2000元左右的当地,他们3年前用3000元/平方米的价格买下这里,需要足够的勇气。小区对面就是镇上最好的双墩小学,孩子的教育问题是个重要的考量因素。
      岂料,新生活在启航不到一年后便戛然而止。2010年3月16日,一纸毫无预兆的拆迁通知出现在楼下的铁门上——高铁来了。
      摩擦后桥墩拔地而起
      老曹回忆说,这份当地政府下发的通知上说,因高铁建设需要,小区西边的7栋楼房要拆迁。虽然业主们早知高铁要经过双墩镇,但怎么也没想到,新家竟要面临被拆的命运。
      更令他们不解的是,通知并未提及拆迁补偿的协商问题。业主们跑到政府一问,才知道拆迁可获4100元/平方米的补偿。
      虽然比两年前购房时的价格多出约1000元/平方米,但业主们不愿接受。“两年过去了,房价涨了多少?现在镇上同等地段、同等档次的小区都已卖到5000多元/平方米了。而且我们当初买的是毛坯房,装修不要钱吗?我们算了算,起码5000元/平方米才勉强够本。”老张解释。
      此后,镇政府始终坚持该补偿标准,业主们始终要求重新进行“科学、公正”的评估。双方未能达成一致意见,事情就一直拖着。
      老曹回忆说:“大概是去年9月份的某一天,中铁四局施工队的100多人就进场施工了,镇政府的人配合他们。”
      很快,小区西边的围墙和绿化带被拆了,业主们甚至不知道这些小区公共用地有没有办理使用权变更手续。他们找开发商讨说法,开发商却选择了沉默。
      业主们的百般阻止无济于事,他们眼睁睁看着粗壮的桥墩在小区的楼间花园里拔地而起。
      双墩镇新闻发言人陶岗近日向媒体透露,“未拆先建”的原因是高铁建设赶工期,业主们认同这种说法。另一个佐证则来自今年1月4日,时任铁道部部长刘志军在全国铁路工作会议上透露,合蚌客运专线将于2011年年底前开通。
     新家转眼变“高架下盖”
      业主们和镇政府的谈判毫无进展,施工进度一天天往前推进。
      有的业主搬家了,部分业主选择了接受4100元/平方米的赔偿标准。
      7月15日,《合肥晚报》报道称,官方透露当时双凤里小区尚有14个拆迁户“对政策不理解”,没按期签订协议。但陶岗在接受央视和新华社采访时,却又改口说仍有29户未签协议。
      一个月过去了,数目不减反增。而业主们发现,未签协议者不止29户,将近40户,但其中有人并未真正入住该小区。
      一位女业主,哥哥是镇政府的一名普通公务员,她起初非常坚定地拒绝接受补偿标准。但有关领导派她哥哥隔三岔五地给她做思想工作,兄妹俩的矛盾不断激化。最终她考虑到亲情因素,选择了“服从大局”。
      而《合肥晚报》报道的“14人”数据也确有出处——7月14日晚,在该段高铁高架桥架梁施工前,双墩镇政府组织了当时留守的14户家庭“大撤离”。
      老曹和老李们拖家带口地在镇上的皖北宾馆“白吃白住”了两天。根据镇政府公布的消息,这样做是为了“保障未搬离群众的安全和不影响合蚌客专工程建设进度”。
      老李说他起初想留在家里抗争,拒绝镇政府的安排到宾馆住,但镇政府找到老家农村的村支书做他父亲的思想工作,他怕父亲在村里受欺负,就勉强答应了。入住宾馆期间,有专人“看护”他们,他们没法回家。
      2天后,当他们回到家中时,一座宏伟的高架桥已经架在了桥墩上。
      两套解决方案进退两难
      高架桥架好后,未接受拆迁协议的业主们明显感受到地位变化的趋势。“现在高架已经架好了,他们的谈判兴趣一下子就没了。”老曹说。
      目前,当地政府给留守业主们开出了两种拆迁方案:一种是货币补偿,依然根据4100元/平方米的评估价;另一种是就地安置,用小区里其他位置还未卖出的楼房安置拆迁的业主。据介绍,货币补偿的资金,由铁路部门出。
      老李说:“根据县政府的《室内装修补偿指导价格》,一扇包门只补偿150元,我家这扇包门是600多元买的。铝合金门窗的指导价格是60元/平方米,哪里能买到这么便宜的?根据政府的定价,我花2400元买的厨房大理石整体台面只能补200多元,合理吗?现在人工费涨了这么多,这些成本难道得由我们承担吗?”
      据了解,今年初双凤里小区东侧的新房开售,虽然此时高铁已在小区西侧开建,但仍卖到4800元/平方米的均价。业主们认为,若无高铁建设的负面影响,价格将达到5500元/平方米左右。
      老张一度想接受就地安置的方案,但他发现该小区内只剩120平方米以上的大户型了:“我现在的房子只有80平方米,如果就地安置,要贴40多平方米的钱,我拿不出来。”
      目前,这些留守业主正面临进退两难的困境——虽然已经交了300元安装费,但他们的家里至今未接通有线电视,而且受高架影响,天线的信号极差。小区的物业管理已经瘫痪,杂草丛生,建筑垃圾、生活垃圾成堆,臭气熏天,居住环境每况愈下。 (博讯 boxun.com)
14871417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合肥暴力拆迁用麻醉针对付围观群 (图)
·合肥一铁路桥跨居民楼顶施工 两楼被桥墩夹住 (图)
·合肥市场售卖“无证”针孔摄像头 (图)
·高招乱象:合肥六旬老人农村妇女收到高校录取通知书
·合肥网友欲祭奠7·23遇难者,疑遭警方干预取消
·合肥高架坠落事故原因查明 主要是设备突发故障
·安徽合肥一高架匝道抬升时发生坠落事故 1人死亡 (图)
·合肥在建高架桥坍塌 已致一人死亡两人重伤
·合肥高架匝道坠落 一名工人死亡 (图)
·合肥被爆用洗衣粉水漂洗鲜桃 商贩称心照不宣
·合肥发生油罐车与大货车相撞事故 4人当场死亡
·2011亚太金融高峰论坛将在安徽合肥举行
·视频:合肥数名镇政府官员暴打女服务员遭曝光
·合肥高校宿舍楼前因暴雨积水 鱼游路面 (图)
·合肥爆发大规模警民冲突 (视频)
·合肥污水管道改造工程现场发生塌陷 1人死亡
·合肥数百名军转干部省委上访 周维林关注事件被扣押7小时
·合肥城管因近一年频频被打欲请公安联合执法
·合肥肥东黄岗暴力事件之后续报道 (图)
·合肥中级法院集体腐败长期非法霸占鲸吞农民土地的黑幕/凌德柱
·合肥访民凌德柱在美国向国台办主任王毅请愿
·合肥几户人家连遭“怪事” 猜测与拆迁僵局有关
·目击合肥警察“扫黄”(图)
·典雅气派合肥大剧院为什么人气不旺/黄书泉
·合肥市中级法院院长许健“懂政治”/司马当
·1991年江泽民考察合肥矿山机器厂/邓辉 (图)
·乱弹安庆、芜湖、蚌埠、合肥的城市宿命
·合肥市委书记“买房秀”愚蠢还是疯狂/李健白
·合肥遭遇拎包贼/程海燕
·合肥市十二月一日以后将禁止市民穿鞋上街
·19年前的6月8日,合肥市的最后一次游行/郑存柱
·合肥420家乐福门口集会亲历记
·合肥市委书孙金龙是不是共产党?/乐民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