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看望谢长发/谢长祯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8月02日 来稿)
     有几个月没去看望谢长发了,本来在5月底或6月初去的,那时候天气不好,时常是大雨暴雨的,由于担心安全问题就只好拖到了昨天。昨天也是酷热,我赶清早7:20的早班车,到达南咀监狱已是9点多快10点了,再等了几十分钟加上几番催促,谢长发终于出来了。会见家属并不多,就那么两三个 。
    我问:天气很热,你们在监房睡多少人呀?回答:10个人。问:监房有多大?答:10个平方左右 吧,又换了房。接着就是告诉他消息了,我说:“刘贤斌再次被四川遂宁法院判处10年刑期。袁隆平搞的那个转基因产品被农业部用到了三大粮食中,那是害人的产品,将来中国人真的要成为东亚病夫了,那个在美国都不允许搞的在中国被捧成了宝。西藏达赖喇嘛已经辞职实行了政教分离,洛桑桑盖成了西藏流亡政府的总理。张子霖上次住医院了,肺出血,是与他坐牢劳动灰尘有关,如果你在这里劳动灰尘太多影响身体,你可以拒绝劳动,具体情况你自己把握。”他说:“那个转基因产品不会搞多久。西藏流亡政府政教分离,这是达赖喇嘛早就提出了的。柏小毛没见到过,不知道他在那个监房。”他仍然要我告诉他省人大和全国人大的地址。我虽告诉了他,不过我对他有批评的意思说:“你还在相信他们呀?你的失策就是以前没被抓进来前不写,现在来写迟了,以前写了既有名还有利,你知道刘晓波吗?他的稿费都是1.3万/月,还得了诺贝尔奖,而你什么都没有。警方说你有通信自由,我要你写的申诉书给我都不行,这是有通信自由吗?你真的被骗得太深了。你写申诉书是没有用的,现在外面的情况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你在牢里是坐不了多久的。”讲到这里的时候,他告诉了我一个惊人的消息,当局要他认罪服法给他减刑,他说:“这绝对做不到,这就是底线,即使刑期坐满也不会认罪。”我说:"你本来就没罪。在外面的朋友们向你问好,特意送给你一句名言:牢房可以囚禁人的身躯,却无法锁住灵魂的高贵。"他要我代他向外面的朋友们问好!
     我再次同他谈了一个人生价值观的问题,这几句话重复了两遍,也是有意说给警察和军人们听的。“我们中国人民哪里有荣耀的?哪里有幸福的?中国人民都是被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了的,都是死刑犯的待遇,死刑犯最后一条就是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无论是军人还是警察也是一样的,就连刘少奇、彭德怀都是如此,只不过我们中国人民绝大多数没有了羞耻感,也没有了耻辱感,就觉得比别人荣耀幸福,这跟路边上捡垃圾吃的精神病人有什么区别?” (博讯 boxun.com)

    
    本来还要谈谈温州动车事故的,由于他的生活卡被盗,上次寄的生活费还没到他的帐上,这次已经将生活费打到他本人帐号上了,但他会来不及收到,为了能让他及时有生活费用,就只好再到监狱财务室,改上到同监房“劳改犯”帐号上去(这是他要我这么做的),又当心监狱财会人员下班,所以就匆忙的离开了谢长发,要再见到他只能再到下一次了。——谢长祯2011.8.1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190208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泛蓝成员张子霖咳血病危 谢长发狱中健康堪忧 (图)
·谢长祯:谢长发届满59岁生日我未见到他
·谢长祯:探望我哥谢长发被掐断通话
·湖南民主党成员谢长发狱中被关“禁闭”
·湖南异议人士谢长发狱中做“鞋帮”
·马纲权律师会见谢福林、谢长发
·律师会见谢福林、谢长发 谢福林健康状况恶化
·谢长祯发起呼吁释放谢长发遭传唤
·谢长发与谢福林最新情况
·中共重判谢长发,引发全球舆论
·李国涛获美签证遭当局禁足 谢长发因颠覆罪获刑13年
·湖南民主党成员谢长发一审被重判十三年
·关于谢长发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犯罪一案一审辩护词
·李一平:闻谢长发先生入狱
·民主党人谢长发案开庭 破例允湖南异见人士旁听/RFA
·湖南民主党成员谢长发“颠覆国家政权罪”案一审开庭
·民主党湖南成员谢长发将于四月28开庭
·民主党人士谢长发案件退回补充侦查 袁显臣被超期羁押
·谢长发“涉嫌颠覆国家政权”案 公安局正式移送检察院审查起诉
·贺谢长发先生获得贵州人权研讨会首届“人权捍卫者”奖 (图)
·记谢长发君/余志坚.
·刘晓波、谢长发是今天中国活着的耶稣和屈原!/周志荣
·从谢长发判刑13年说起/武文建
·王有才:中国民主党人谢长发先生被一审重判十三年的思考和立场
·胡石根:谢长发,我们记住这一天
·查建国、高洪明:对中国政府重判谢长发的声明
·就中共重判湖南民主党人谢长发的声明(图)
·中国人权论坛: 中共政府的虚弱 谢长发的强大
·谢长发颠覆国家政权案庭审记
·想念谢长发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