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温州动车追尾事件:失去五位亲人,杨峰只有一个要求,可以不要赔偿,但要求将事实全部还原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7月26日 转载)
    
    新闻晚报讯
    
    本文导读:昨天中午,找到最后一个失踪的亲人——怀孕7个月的妻子时,杨峰终于体力不支哭倒在地。作为此次事故中失去亲人最多的家属,他要求铁道部先给出真相再谈赔偿。上午记者和杨峰电话连线得知,铁道部相关人员答应今天会有领导和他见面。
    
    听到提早赶到的亲属说,无人认领的女子体貌特征极像妻子陈碧,杨峰瘫坐在椅子上喃喃默念,“希望不是她,希望她被好心人救走”。(CFP供图 请勿转载)
    温州动车追尾事件:失去五位亲人,杨峰只有一个要求,可以不要赔偿,但要求将事实全部还原


    
    众亲友赶到殡仪馆,准备陪杨峰去认尸。此前,杨峰发动200余亲友帮助寻妻。(CFP供图 请勿转载)
    温州动车追尾事件:失去五位亲人,杨峰只有一个要求,可以不要赔偿,但要求将事实全部还原


    
    确认妻子死讯后,杨峰情绪激动,站在凳子上向媒体讲述寻亲遭遇。(CFP供图 请勿转载)
    温州动车追尾事件:失去五位亲人,杨峰只有一个要求,可以不要赔偿,但要求将事实全部还原


    
    事故中,杨峰的岳母、妻姐、外甥女、妻子,还有他尚未出生的孩子丧生。(CFP供图 请勿转载)
    温州动车追尾事件:失去五位亲人,杨峰只有一个要求,可以不要赔偿,但要求将事实全部还原


    
    昨天下午,杨峰出现在温州市23中安置点,浑身披麻戴孝。 “7·23事故”中,他的妻子和腹中的孩子、岳母、妻子的姐姐及妻子姐姐的儿子同时罹难,在事故中幸存的岳父因为受伤仍在医院接受救治。昨天中午,找到最后一个失踪的亲人——怀孕7个月的妻子时,杨峰终于体力不支哭倒在地。作为此次事故中失去亲人最多的家属,他要求铁道部先给出真相再谈赔偿。上午记者和杨峰电话连线得知,铁道部相关人员答应今天会有领导和他见面。
    
    7月23日
    
    亲自买票把妻子送上车
    
    杨峰妻子一家人是7月22日从温州到绍兴,7月23日17点15分在绍兴火车站坐上D3115列车回温州的。车票是杨峰亲自买的,为了让怀孕的妻子能够在旅途中更加舒适,他特意买了5张第16号车厢一等座的位子,并把家人送上了列车。
    
    晚上8点11分,妻子在D3115上给杨峰发了一条手机短信,告知火车因为天气原因在永嘉停了,当时杨峰正在忙,没有回信息,他没想到这竟会是妻子和自己最后的告别。
    
    7月23日晚8点40分左右,身在绍兴的杨峰接到在事故中受伤的岳父的电话,知道出事了,非常震惊。没来得及换衣服,就立即驱车从绍兴出发,从高速公路前往温州。当时杨峰因为受刺激太深,腿软开不了车,车是由杨峰的堂弟开的,4个小时之后,24日凌晨1时许,杨峰到达事故现场。
    
    杨峰赶到出事现场时,现场已经被封锁,消防官兵正在救援。
    
    7月24日
    
    让我进去找,我知道老婆在哪
    
    杨峰从一旁农田齐腰深的水里过去走到现场附近,在几具被抬出来的遗体中,杨峰认出了妻子的姐姐陈熙和她4岁的儿子小辰辰。杨峰来不及悲伤,因为更多的亲人还没有下落,他又翻了两个小时的山,在凌晨3点多和志愿者村民一起爬到高架桥上的事故现场。
    
    D3115最后的两节车厢已脱轨,妻子所在的第16号车厢受损严重,杨峰径直跑到车厢前,有武警询问,他大声地咆哮着,“让我进去,我知道我老婆在哪个位置”。现场惨不忍睹,人、行李和座椅挤成一团,杨峰找到妻子可能处在的位置,但现场都是断手断脚,找不到妻子在哪里。
    
    杨峰心如死灰一般离开了现场,24日上午,杨家的亲戚赶到温州,和杨峰妻子家的人展开了地毯式的大搜索。他们在救助点登了寻人信息,沿轨道一路查找,在各个医院里反复搜寻,但还是没有妻子的下落。
    
    7月25日
    
    保险名单中找到妻子
    
    7月25日上午,通过照片辨认,杨峰在温州殡仪馆里找到了杨峰岳母温爱平的遗体。就剩下妻子没有找到了,杨峰一度幻想妻子是否还活着,但在温州附二医院,一个保险公认人员手里拿着一份伤亡者名单,杨峰在上面看到了妻子陈碧的名字,得知刚刚有一具孕妇尸体被送到殡仪馆。当时时间是11点50分,杨峰飞一般地返回到殡仪馆。路上,杨峰接到了电话,确认找到的遗体是陈碧的,但因为16号车厢受到严重撞击,妻子已经面目全非。
    
    杨峰奔向殡仪馆的太平间,在等待确认尸体时,杨峰口里一直自言自语地说着,“希望不是她,希望她被好心人救走”。3分钟后,杨峰从太平间里出来,鞋底几乎拖着地面,眼眶通红,他最后的希望破灭了。
    
    不要钱要真相
    
    杨峰和妻子认识十多年了,“我们感情非常好,我太太有7个月的身孕,我现在都没有看到她肚子里的孩子,家里只剩下我和我岳父两个男人了,我下半辈子怎么过?哪怕留一个给我,哪怕一个弱小的生命,我们还有生活的憧憬。 ”
    
    杨峰不理解为什么自己会在事情过去30多个小时才知道妻子的死讯,为什么会在24日凌晨就宣布现场没有生命迹象,“他们凌晨就宣布没有生命迹象,停止救援,但我妻子和岳母的遗体是24日下午才找到的,当时我太太就在下面,为什么没有营救?她现在的毁容,到底是被撞的还是被挖的? ”
    
    现在杨峰只有一个要求,可以不要赔偿,但要求将事实全部还原,给他们一个说法。
    
    记者亲历“7·23事故”行李认领第一天
    
    户口本、儿童车、拉杆箱……还在等待认领
    
    □晚报特派记者 程绩 温州报道
    
    昨天,“7·23事故”遇难者和伤者的行李正式开始认领。记者来到温州南站的行李认领现场,通过现场工作人员得知,一天内只有20多件行李被领走,大部分行李仍在等待主人。在堆放行李的小房间里,除了拉杆箱和背包之外,记者还发现了几件较特殊的行李,大件是一辆儿童自行车,小件则是两本户口本。
    
    为什么昨天才开始认领行李?温州铁路方面的工作人员说,昨天中午12时,救援人员在事故现场对因追尾脱轨变形的6节车厢进行了最后一次搜索,又找到了一些行李后,救援人员陆续撤离现场,宣告现场救援工作基本结束。新找到的行李被运往温州南站与前两天找到的行李汇集,相关部门才迅速通知遇难者家属可以认领行李。
    
    行李认领被安排在温州南站靠近站台的一间没有窗的小屋子里,面积大约50平方米。经工作人员检查清点后,每件行李都被贴上编号。事发动车上的旅客如有行李遗失,可拨打专线0577-56657882咨询登记。旅客本人或家属也可以带有效证件、车票等,直接到车站,在车站贵宾室对遗失物品进行登记后,再核对找回。
    
    昨天前来认领行李的遇难者伤者家属并不多,只有二十多人。推开堆放行李室的门,就有一股怪异的味道,等待认领的行李大多为手提包、拉杆箱和背包。记者在不少背包和拉杆箱上都看到挂有毛绒玩具,而一辆橙色的少儿山地自行车在现场格外显眼。事发的D301和D3115列车里,有很多暑假跟随大人乘动车旅游的学生和儿童。而对于手机之类的零散小件行李,工作人员则统一存放在一个蛇皮袋里,在其中记者看到了两本户口本。
    
    记者在现场遇到了前来认领行李的小陈,当时他就坐在D301的第4节车厢里,就是最后呈90度倚靠在高架上的那节车。最终,小陈在3名工作人员的认真检查和核对后,取回了自己的蓝色拉杆箱。
    
    本文来源:新闻晚报 (博讯 boxun.com)
19822035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温州公布首批动车追尾事故遇难人员名单
·温州动车追尾:掩埋车头命令来自中央 “把影响降到最低”/博讯独家
·网友温州动车追尾事故原因详细分析,精确到分钟 (图)
·温州动车追尾事故首个赔偿结果达成 赔偿金额50万
·温州动车追尾:甬温铁路信号系统供应商大揭秘
·温州动车追尾:铁道部必须回到的12个问题/马少方
·追寻温州动车追尾铁路夺命软件:招投标公告缺失
·温州动车追尾:网民黑掉上海铁路局网站 发布信息呼吁各大城市举行烛光悼念 (图)
·动车追尾:残骸连夜被分解转移 最高赔偿17万元 (图)
·温州动车追尾:志愿者称动车事故逾179人死 很多遗体随便火化 (图)
·我能预见的真相——温州动车追尾事故现场归来 (图)
·检讨动车追尾事故,亟须矫正的是权力惯性
·温州动车追尾:当局漠视生命的证据 (图)
·安监局今日举行甬温线动车追尾事故分析会
·温州动车追尾:铁道部长盛光祖从旁门溜走 被群殴
·甬温线铁路交通动车追尾事故遇难人数增至40人
·和利时:自动化称追尾动车车载列控系统运作正常
·“7·23”甬温线动车追尾事故中的微博力量 (图)
·网友发起温州动车追尾事故死亡名单民间调查 (图)
·评温州高铁追尾事故:这是一个奇迹
·追尾:车毁人亡的“和谐号”列车 / 陈维健
·八大追问:动车追尾惊天悲剧祸首是谁?/民工李蜀皖
·曹长青:对中国高铁追尾事故的五个问号
·中共造假总成风 官员学历被追尾/王攀
·火车追尾,铁道部长刘志军乱改革搞的祸!
·评论:火车追尾医院爆炸属偶然吗?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