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我能预见的真相——温州动车追尾事故现场归来
请看博讯热点:草菅人命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7月26日 转载)
     因一些原因,昨天未赶到现场。听到掩埋车体传闻后,感慨震惊之余更想一探究竟。我想,我们真正需要知道的就是事件的真相、存在的问题以及解决的方案。被蒙蔽和奴隶者是愚昧的,但被煽动和左右者更显愚蠢。所以,此行中我也在尽量使自己保持客观公正的记录。若有偏差,还望指正。
    
     我是在今天早上10点40分左右到达双屿客运中心,后找到事故现场,围观群众仍然很多。据说,昨天人头攒动,场面很壮观。外围全部拉着警戒线,一直到村庄和马路,记者可以凭证入内。周围村民提醒,不要到里面拍照会被没收,只能悄悄进行,但一路过来管制并不严厉。和武警交谈得知,武警部队是在23号晚9点多达到现场,然后实行封锁的。询问是否有填埋动车,回避。只说车箱已全部拖走。
    
     偶遇当时乘坐D301第11节车厢的一位乘客,询问事故发生时的情形,他说,当天听到一声巨响后,全车停住,当时时间为8点29分,然后他和乘客从车窗逃出。按他的说法,这列动车早前停运一年多,今年7月1号才重新载客。具体是政策规划原因还是,此列车本身就存在问题,尚不知。以我之见,应该是高铁开始运营,所以北京至福州的这条动车暂时停止了。另外,出事的这条动车线通车就两年不到。
    
     因没有记者证无法入内,徘徊许久后尾随两个第一财经的记者,从山后绕了小道上山坡俯视。昨天不少记者的照片也应是从那里取的景。实际上,离动车高架桥近20、30米处就是民宅,大多为厂房,生产配件皮革为主,属于温州鹿城区黄龙街道双岙村。事发地离厂房仅200米不到的距离,连路上的武警都连声感慨,所幸撞到了那里,如果差几百米,死伤将更惨重。
    
     走进当地一家名为“耀奇针车”的厂房,询问了几个工厂工人。恰巧他们就是当晚奋力救人的几位好心人。接受采访的工人态度都很友善,细细地说事故发生的一些情形。除了谈及死亡人数时,各个都一脸的嘲讽和气愤。帅某说,23号晚上雷电很猛,这边村里早就已经停电了。然后,在8点27到29分时听到一声巨响,明显分辨出是火车脱轨的声音,他的朋友当时正好在楼上亲眼目睹了事故的发生。然后,他们全部出动开始去现场,是他打的第一个120,在8点32分消息记录仍在,打的第一个119是在8点40分,共打了两个。然后,他们救出好几个人之后,大约过了20几分钟,第一辆消防车才到达现场。在场的多名工人都非常肯定,第一辆消防车是在事发30分钟左右达到。
    
     帅某在接受采访时说道,当天晚上把人救出来的基本上都是附近的工人。双岙村基本以厂房为主,很多是来自江西、安徽等地的务工人员,但他们一般都居住了数十年,也算得上时半个本地人了。帅某在谈话间,时不时还在刷新着新浪微博,聊着聊着就把微博读给我们听。
    
     “死亡人数是铁定了远不止35(现在已经是38)这个数的”,他们说,“昨天一天抬出去的尸体还有11具,单单晚上7点多以后,就有8具尸体抬出来。”晚上发现的三具男尸体,是在车体切割时,看到行李箱下有半条腿,然后翻出一看,三具躺在一起。按照央视的新闻直播,24号凌晨3:40分,铁道部部长达到,当时现场已进行了6次搜救行动,人员生命体征已经没有。4点,开始清理现场。5点开始对D301次的第一二节车厢进行第一轮切割,中铁的急救列车到达,整个清理运输工作开始进行。“你明明早上说,没有了没有活的了,后来怎么又抬出个小孩啊!”,几个工人在说到这里时都很激动,“你看,抬出来的时候抱小孩的那个是谁啊,好像是局长啊还是处长的,出来一个活的了,脸上贴光。其实是,自己打自己的嘴巴!”他们说,小孩儿是在下午两点多的时候,对悬着的那节车厢进行空吊时发现的,救出已经是五点多了。
    
     我从工厂出来,进入离事故最近的警戒线处已经是12点50分了,车体附近的警员都在午餐。而照片远拍到的画面显示,在12点10分车厢现场还有大约十几人的橙色搜救人员在。现场的车厢残骸共六节,事故发生后应是完整的4节(包括一节悬着)在地,显然昨天已经进行了切割。
    
     问附近的村民,是否有填埋的事。都说,都表示这应该不会,“毕竟还没全部查好,填的说是车头,那边路很差,旁边就是池塘,所以把车头填上好对别的施救。”
    
     但是据我在现场的观察,D301原本坠落的三节车厢本应是离高架桥很近的,而看到的现场是,最近的一节车厢离高架桥起码有一百多米的距离,这节显然是经过拆解的不完整版,都是挖土机的齿痕。本文第二张照片显示的右起第二节应该是被填埋过的,有清晰的泥土痕迹,应该是今天才捞起来,因为昨天大雨,如果早就出来了,雨水必会冲刷了泥痕。而车头是否被埋过,不能证实。能确定的是,有两节车厢必是被填埋过的,现在仍有部分在泥坑里。
    
     而铁道部所说的,为了施救而填埋。也是于情于理都说不通的,动车的着陆点在临近高架桥,照片显示第一节车厢和水泥柱仅几米距离。而填的坑距离最外的也就是悬着被拉下的那节,怎么都有十米的距离。为何施救要对大老远的泥坑进行填埋,用仅有的这几节车厢填了坑,真不知道他们这是要去救哪里!
    
     实际上,搜救工作在24号凌晨就已经基本完结,新闻直播是在4点时,就说开始清理现场,已无生命体征。当地的三轮车夫也说,当晚搜救就已经结束。当然,也许这就是“中国速度”。现场问了几个村民,我说,怎么都没有进行搜救。他们答道,“现在不会动的,差不多晚上了,就会开始捞了。他们不敢啊,怕死的太多。”
    
     在警戒线附近逗留了一会儿,凑着听站岗的几个警察谈话,其中一个开玩笑说,“以后啊,都是要聋子去当新闻官,哑巴去当主持人。”心领神会,知道他们在说昨晚的发布会。
    
     村里一直处于半封锁状态,出入需要身份证和暂住证(因外地务工人员多)。因我是温州人,便从警卫那儿通融着出来了。现场武警和警员的态度都算不错的,没有严声厉喝,问及情况时也多少说一些能说的。但还是谨慎为好,出了警戒线,到媒体报道区时,被东方卫视的记者拉住采访。他们进不了现场,只能在警戒线以外,大约离现场目测500米距离。现场有志愿者的专车,送凉茶及快餐之类。
    
     原打算再去温州血站和二院看看,但说实在的,对于温州民众,我是放心的很。心想着,这等的大事温州从来都是不含糊的,会把伤员好好安置的。23号晚,现场的救援人员就是潮涌般,当晚的浙江交通之声播报说温州通往双屿的道路已经全是车了。凌晨,血站也是排满了长队了。第二日一早志愿者就站满了各大医院。我还在担心医院是否承受地起时,他们早就将伤员进行了分流,到各院差不多只有几十个了。早上八点多,国家的航拍还未启动,中国人保温州分公司的陈斌就自发地用动力伞进行了航拍。
    
     在最紧急的时候,我没有帮到忙,但希望后续的关注,能为给死难者一个更好的交代尽一份绵薄之力。这从来都不是一个人或几个人的事。
    我能预见的真相——温州动车追尾事故现场归来


    我能预见的真相——温州动车追尾事故现场归来


    我能预见的真相——温州动车追尾事故现场归来


    我能预见的真相——温州动车追尾事故现场归来


    我能预见的真相——温州动车追尾事故现场归来


    我能预见的真相——温州动车追尾事故现场归来


    我能预见的真相——温州动车追尾事故现场归来


    
    出处:http://blog.sina.com.cn/s/blog_6092402c0100rz02.html (博讯 boxun.com)
191028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检讨动车追尾事故,亟须矫正的是权力惯性
·温州动车追尾:当局漠视生命的证据 (图)
·安监局今日举行甬温线动车追尾事故分析会
·温州动车追尾:铁道部长盛光祖从旁门溜走 被群殴
·甬温线铁路交通动车追尾事故遇难人数增至40人
·和利时:自动化称追尾动车车载列控系统运作正常
·“7·23”甬温线动车追尾事故中的微博力量 (图)
·网友发起温州动车追尾事故死亡名单民间调查 (图)
·动车追尾事故:死伤者家属情绪激动 温州57个工作组24小时接待 (图)
·“7·23”甬温线特别重大铁路交通追尾事故原因追问 (图)
·动车追尾事故搜救结束后一女童意外获救 (图)
·动车追尾事故获救女童项玮伊父母双双遇难 (图)
·温州追尾事故死亡人数上升至38人
·追尾事故:专家称信号系统被雷击几率极低 不解其何以失灵 (图)
·追尾事故幸存者:司机禁止拍现场照 称“你想砸我饭碗吗” (图)
·严防追尾 北京要求地铁车厢不得超载
·动车追尾事故路段已恢复通车
·动车为何会追尾脱轨 司机处理是否得当?
·温州动车追尾35人遇难 上海铁路局局长被免职 (图)
·追尾:车毁人亡的“和谐号”列车 / 陈维健
·八大追问:动车追尾惊天悲剧祸首是谁?/民工李蜀皖
·曹长青:对中国高铁追尾事故的五个问号
·中共造假总成风 官员学历被追尾/王攀
·火车追尾,铁道部长刘志军乱改革搞的祸!
·评论:火车追尾医院爆炸属偶然吗?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