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女儿被强奸伸冤无门 贵州副市长的上访罗生门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7月17日 转载)
    
    来源:南方人物周刊  
     (博讯 boxun.com)

    田万昌万万没有想到,在病床上躺了两年的他,突然之间,以一种让人意想不到的方式红遍中国。
    作为贵州六盘水市已隐退多年的副市长,多年来,他深受糖尿病困扰,至2009年62岁时,病情已经让他每周必须到医院透析。
    最终,他不得不通过换肾来寻求生机——2009年9月动了手术。之后,他的大多数时间在医院度过。
    7月初,“昔日维稳副市长举家上访”的消息传遍互联网:田万昌的女儿田小龙(化名)称,她于2009年1月8日在贵阳被强奸,对方是贵州省政协常委、青利集团董事长周世立。几个月后,田小龙报案,未得调查结果。于是,两年来,前副市长父亲和国安局警官母亲陪着女儿多次进京上访。
    7月10日中午,面对本刊记者,躺在桂林一八一医院病床上的肾移植患者田万昌,先是表达了对《副市长举家上访》的愤怒,继而称,对“继女田小龙被强奸”之事,“我不知道”,同时还称,“没有去北京(上访)。”
    “我只有两个女儿。”这位父亲说。显然,他并没有把田小龙这位继女,算在自己的女儿之列——田万昌和前妻育有两男两女,1998年,二人离婚。之后,田万昌和带着田小龙的单亲母亲龙某重组家庭。
    与女儿向媒体主动爆料截然相反,母亲龙某低调地婉拒了所有媒体的采访请求,而且一再表示,她“要维护家人隐私”,“个人隐私是受国家法律保护的”,“谁侵犯我告谁。”
    “谢谢你们,但请尊重我!”这位处于舆论涡流中的母亲说。
    7月7日,田小龙向本刊记者表示,她会配合见面采访。一个小时后又表示,她要先问问母亲,随后拒绝了见面。
    而周世立在北京高调现身,称他当时和田小龙是情人关系,不是强奸。还称正在找律师取证,要起诉田小龙及刊登文章的杂志和记者。“我得把我的清白收回来。一个电话,给一点钱,多少人都会来,用得着强奸吗?”
    局面陷入罗生门。
    副市长女儿称被强奸
    田小龙在自述中说,她和周世立相识于2008年圣诞夜,而周的说法则是当年11月的一个周末。那时,她正在中央戏剧学院读预科班,去工体的一家迪吧玩。晚上11点左右,她临走取包时,遇上陌生的周世立,递给她名片。
    2009年1月8日,田小龙在贵阳参加省联考。她称,那天在铭都酒店,周世立强奸了她,她极力反抗,跪在地上恳求,还是没用。她小心地保留下床单,还被周打骂,强行冲洗了床单。“他拍下了裸体录像,说如果我敢报警,就把录像放到网络上去,让所有人知道,让你们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对此,周世立称,他没有打骂和拍录像。“那天事后,我们怕她母亲来,又去喜来登酒店开房间。她说自己是第一次,要喝红酒,要送玫瑰花。一起喝了红酒后,我就睡觉了,醒来她不在,我看到了她从铭都带过来的床单。在铭都我问过她为什么留这个,她说《还珠格格》讲了,女孩子第一次要作纪念的。我觉得不好,就把它洗了。过一会儿她回来了,说刚才去洗了桑拿,看到床单被洗挺生气的,吵了几句,还埋怨我只买红酒没买玫瑰花。”
    2009年5月初,事隔4个月后,田小龙到北京交道口派出所报案,“因为他去我住的地方砸门,还一再恐吓和纠缠我。”6月13日,田小龙又到贵州省贵阳市中华北路派出所报案。田小龙将床单交给警方作DNA鉴定,鉴定结果与周世立的DNA对比完全吻合。
    田小龙说,这几个月她假意接近周世立,有录音为证,周世立数次承认强奸了她,还要求私了但被她拒绝,录音大概内容为:“你说我强奸你我就强奸你,那又怎么样呢?我现在只想见你……”“你又来了,我强奸你,强奸判不了几年,你也不能解气的……”“不管你怎么恨我,警察把我判多少年我都可以接受,我都愿意,怎么判都可以,反正我是真的喜欢你……”
    对此周世立的解释是,就算提到强奸,他也不是承认,只是想安抚田小龙,让她别再闹了,而DNA只能证明两人发生了性关系,不能证明强奸。“她提交证据的床单不是铭都那次的,那次的已经洗了。那次之后我还跟她好了一个多月,直到她打电话找我老婆,我就不怎么理她了。大概发生了八九次关系,那床单是最后一次的。”
    周世立还称:“她经常给我打骚扰辱骂电话,还给我们公司好多人打。我的宝马车被泼油漆。我去酒店睡个觉,居然被她举报嫖娼,弄到我和她都得去派出所录口供,我们公司好多人来派出所围观这女的到底什么样儿。”
    田小龙也称,她经常接到周世立的谩骂短信和来历不明的QQ威胁留言。发给记者的截图中,一位帮田小龙发帖求助的人说,他们“要我统统都删掉,并且站在他们那边答应给我多少多少钱。到后面就变成了如果再发,叫本地的警察抓”。发自周世立手机号的短信截图显示:“我会叫公安把你的短信调出来,告诉你的所有人。”图片被田命名为“让公安臭我”。另一条短信“我可以把我所有的话告诉给你的家人,同学和朋友。”被命名为“要去(找)我朋友臭我。”
    田小龙还表示,她录下了周世立打牌时巨款行贿省级干部的证据。“每次打牌都是十几万地输”,还骂一些官员打牌时从他那里捆走太多钱。对此周世立称,他的确爱打牌,也经常输赢十几万,但只是跟朋友打,不是跟领导打。“让她把录音公布出来。”
    省委书记曾批示查办此案
    2009年夏天,田小龙开始在北京上访。
    据知情人士透露,此案曾被贵阳市云岩区检察院认定为“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因为上访和当事双方身份特殊,贵州省委书记曾批示查办此案,之后省公安厅接手调查,至今没有做出结论。
    田小龙称,父母曾和她一起进京上访,戴着口罩,在街上行走时与她保持距离。她还说,母亲和她担心父亲健康,向父亲隐瞒了事件后续情况,称周世立已被绳之以法。
    而躺在桂林一八一医院病床上的肾移植患者田万昌,7月10日中午对本刊记者表示,对“继女田小龙被强奸”之事,“我不知道”,同时还称,“没有去北京(上访)。”甚至强调几次,“我只有两个女儿”,显然没有把田小龙这位继女,算在自己女儿之列。
    7月初,有媒体刊登“昔日维稳副市长举家上访”,消息传遍互联网,人们被愤怒点燃。“副市长女儿都这么惨,普通人会如何?”
    此后,田小龙关闭了手机,仅通过网络和手机短信偶尔接受采访。她称,这篇报道“造成我父亲病情危重,我母亲决定起诉”。她还称因为该报道,“我母亲可能要被开除了。”
    对于田小龙母亲即将被开除的说法,7月8日,六盘水市国安局王政委向本刊记者表示,他没有听到这种说法,“根本没有的事情,上午小龙(田小龙的母亲)还来上班了。”
    同时,周世立高调现身北京,称不会拒接任何电话,并表示正在找律师取证,要起诉田小龙及刊登文章的杂志和记者。他称已经提出申请,辞去贵州省政协常委等职务,“我们这本来是八卦的事情,给政治化了。”贵州青利集团的副总周成向本刊表示,几天来,客户、银行、合作伙伴,“产业链上的各方都纷纷向我们询问董事长被指控强奸的事,公司业务深受影响。”
    “我当初和她在一起时,一直以为她是田市长的亲女儿,她自己说流淌着田家血脉。其实她的经济条件没有通常想的那么好。我去她租的房子,地下室,头顶的管子露在外面,为了好看还裹一层金黄的纸。站在床上,头能碰到管子。”周世立说:“她要我离婚,我才不会离。要我给她买两套北京门面房。我答应会买一套,还想着不买城区的,那得一两千万,就花个一两百万在郊县买,也能对付,算门面房了。”
    “我爸妈被监控了”
    人物周刊:能否和我们见面聊聊?
    田小龙:好的,我会配合的。我什么都不怕,我已经被他(周世立)害得一无所有了。这些是立案文书。您接收了看看。
    你知道吗,因为记者的报道,我母亲可能要被开除了!
    刚刚(母亲)才训斥我一个小时,还有贵州的工作人员……您要万幸事出在我身上,说句难听的,如果受害人是您,可能还不如我呢。真是绝望。
    我内心这种痛苦和煎熬,你们无法想象。怎么可能我一个19岁的女孩子处心积虑去勾引和陷害他快50岁的周世立。这样的话居然有人相信。
    人物周刊:你爸妈不同意你把这事公开对吧?
    田小龙:不是不同意,而是不敢同意,其中很多事情,无法说啊……还说我再联系记者就有生命危险……上访村长不是一样被杀吗?!
    人物周刊:不会的,媒体已经报道了。
    田小龙:可是那些背后的贪官一样恨我啊……很多事情怎么操作是有方法的,我父母干这个,我听得太多了。
    人物周刊:你父母现在什么态度?
    田小龙:他们都被监控了。
    人物周刊:六盘水市监控他们?
    田小龙:是。我母亲告诉我的。有媒体要去,但是我母亲拒绝了。
    人物周刊:你现在还是东躲西藏吗?
    田小龙:基本就是这种状况。网友留言说这个年代不以命搏是活不出来了。
    人物周刊:关键你们家也不是普通人啊!
    田小龙:就是,我们都活到这个份上了……我爸爸换肾退的,所以欺负我们母女。
    人物周刊:现在你爸爸还蒙在鼓里吗?
    田小龙:他以为人已经抓了,其他都不知道。爸爸身体如果好,事情也许好办得多……他(周世立)自己说他行贿了,也不是我用刀子逼着他说的。
    人物周刊:你当时为何不立即报警呢,在铭都酒店他强奸你后?
    田小龙:因为周世立毒打我还说拍了录像,说我报案就给我把录像放上网去。我就想尽量保留证据再和妈妈商量。
    人物周刊:你爸妈后来知道后劝你报警,你为何没听呢?
    田小龙:他们劝我不要报警。
    人物周刊:想私了是吧?
    田小龙:不是,想从其他方面报复他,觉得对我的名誉影响太大。他那点钱我们看不上。
    人物周刊:周世立说,你很长时间去北京贵阳都是花他的钱,用他的信用卡,他的司机来接送你,还有发票什么的。
    田小龙:如果有,请你让他提供证据……我可能不接受你们采访了,因为他多次承认强奸的录音我都有提供,但是上次那个记者没有提起,我母亲说记者肯定被收买了,不许我联络你们。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16891500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云南高院决定再审男子李昌奎强奸杀人获死缓案 (图)
·被强奸的女教师为什么要去敬酒
·男子长期强奸妻妹 每次事前请妹夫吸毒嫖娼
·“戴避孕套不算强奸”合情合理
·男子钟点房内休息险遭老妇强奸
·贵州毕节一官员涉嫌强奸女教师被逮捕
·“戴避孕套不算强奸”让“递套教授”羞愧难当!?
·戴避孕套不算强奸,是拿起法律武器忽悠老百姓
·毕节市女教师遭官员强奸 警方:戴避孕套不算强奸 (图)
·贵州毕节“女教师遭官员强奸”事件调查 (图)
·女教师遭官员强奸案调查:受害人讲案发情形 (图)
·两毛贼抢劫强奸年轻女性 警方跨省将其抓获 (图)
·副市长女儿疑遭政协常委强奸 省信访局建议私了 (图)
·贵州政协常委被指强奸前副市长女儿续:申请辞职
·贵州政协常委:与副市长之女有过性关系 但非强奸
·装修工欲强奸女房主未遂拘留10日 (图)
·副市长女儿被省政协委员富商强奸多年成悬案谁之过?
·河南博爱访民史春菊告警察欲强奸,反被迫害/视频 (图)
·男子强奸杀害2人 终审因自首悔罪获免死 (图)
·国务院遭强奸!谁来管/张小玉
·女医生反抗强奸时咬掉青岛儿童医院中医科主任舌头,求公正处理!
·强奸与强拆
·悲哀,在党的生日,我又被天津开发区法院强奸了/张建中(图)
·上海访民愤怒谴责【上海访民周敏珠含冤而死】丑文冒名顶替、强奸访民意愿的恶行
·妻子遭强奸,报案确遭公安的恐吓
·《徐州风华园民主三宗罪》、《强奸民意,践踏法制----徐州市风华园居委会选举黑幕揭秘》
·被两领导实施锁门强奸的详细过程/周莉(图)
·“我不恨那个强奸我的人,我恨派出所!”
·当新闻被资本权贵野蛮强奸,谁来为她哭泣?
·贵州警察入室强奸枪杀无辜续:受害家人呼吁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关注
·一个十九岁小姑娘被拐卖、强奸的控诉状
·韶关刘泽雄强奸女孩:警察漠视、继续在酒店非法开赌
·权力强奸法律——贪赃枉法的警察竟逍遥法外
·关注安徽砀山强奸幼女案
·南京大学女研究生被省外办主任王华强奸后反被诬陷,受害人生命受威胁
·奇闻!强奸犯抓了受害者--江苏惊爆省外事办主任王华报复举报人事件
·被重大强奸的魏星艳又遭新华社强暴
·苹果日报:衙内强奸民女之后
·“戴避孕套不算强奸”的说法太有才
·江泽民为何说六四女生被狱警强奸是“罪有应得”?/解龙将军
·一党员干部17年强奸妇女116人(38人未遂)
·农村强奸案频发不仅是治安也是权利问题
·电影不能有凶杀强奸暴力,政协委员请不要用力过猛
·局长强奸少女后为何若无其事?
·强奸受害人要讨什么清白?/长平
·“疑似强奸犯”是不是法治社会的倒退?
·徐明轩:“男男强奸”的法律空白
·刘逸明:宋山木被判强奸罪为何不服气?
·质问政府:商业拆迁——先强奸再恋爱模式何以流行?/原烟台大学讲师张忠顺
·强奸卖淫女,民警为何色胆包天?
·教师强奸女学生,真是为了激发学习兴趣?
·何不公开审理宋山木涉嫌强奸案?
·涉嫌强奸女大学生,李一道长也敢犯色戒?
·刘逸明:十七岁少女被判强奸罪冤不冤?
·中国人坐视中国人被强奸/石述思
·从强奸门看国人的后宫文化/ 秦建中
·刘逸明:宋山木强奸门不亚于陈冠希艳照门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