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焦国标书法精品拍卖告白(书法4幅)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7月06日 转载)
    焦国标书法精品拍卖告白(书法4幅)


    
    焦国标书法精品拍卖告白(书法4幅)


    
    焦国标书法精品拍卖告白(书法4幅)


    
    焦国标书法精品拍卖告白(书法4幅)


    
    来源:参与 作者:焦国标
    
     (参与2011年7月6日訊):我练书法,2007年才有感觉,当时我住在柏林,有一天忽然觉得有“家”的感觉了。此后这几年,断续写来,写了几百幅,自己真正满意的不超过20幅。艺术是遗憾的事业,精品率是非常非常非常低的。
    
    附件里的4幅作品,就是我自认为是精品的精品。
    
    第一幅,2007年写于柏林,是杭州西子湖苏小小墓畔慕才亭上的楹联:“湖山此地曾埋玉,风月其人可铸金。”我第一次去西湖是1986年秋,一下子就喜欢上了这幅对联,记了几十年,一直记到柏林。最近看李敖还是别的谁说,死了想埋西湖苏小小旁边。在我看来,若无这幅联,苏小墓的韵味和格调将大减成色。这幅字是我平生写的第一幅自认是精品的作品,正是它让我有了书家的兴味。
    
    第二幅,2009年写于北大燕北园,是我自己写的一首诗:“少无适雅韵,性本爱俗俚。诗有千千家,独爱薛蟠体。”此诗反陶渊明“少无适俗韵,性本爱丘山”的诗意而成。我平生有个大志向,无力与陶公比雅,就跟他拼,拼俗一定要拼过他。去年我写过一篇文章,介绍家乡各种动物发情的词汇,比如马发情叫“马下线”,驴发情叫“驴反群”,牛发情叫“牛打栏”,羊发情叫“跑羔子”,狗发情叫“走窝子”,猪发情叫“打圈子”,并解释为什么这么叫。这样的文字,陶渊明他写得来吗?我量他也写不来。
    
    第三幅,2010年10月写于北大燕北园,是联合国前秘书长安南的一句话:“任何一个国家和政府都无权躲在主权背后侵犯人权。”
    
    第四幅,2011年春写于北大燕北园,是茨威格《异端的权利》里的一句话:“生命比任何教条更神圣。”
    
    上世纪九十年代末,我曾经在上海《文汇报》、北京《中国文化报》等多家报刊发表过对书画不恭的文章,主要有三篇《书画的鸦片成分》、《再谈书画的鸦片成分》和《三谈书画的鸦片成分》。主要意思是,中国书画是麻醉品:你看中国画里的人物,没有一根骨头是直的,每个人都是跼着身子,跟柿饼似的,跟知了的幼虫似的,没有一个是磊落昂藏的;你再看那书法,不是“难得糊涂”,就是“宁静致远”,不是“岱宗夫如何”,就是“红军不怕远征难”,俗不可耐,愚不可及,了无新意。——中国的书画哺育和毒害了中国人的国民性。
    
    当时我在报纸上读到过吴冠中先生和黄永厚先生赞赏我这个观点的文章。
    
    很不幸,现在我也喜欢上了书法,但我下决心不卖鸦片,不写“难得糊涂”,要写民主人权,不写“红军不怕远征难”,要写耶稣教导爱仇敌,不写儒佛名言,要写耶教金句。一句话,我要让流淌了几千年的中国传统书法内容之河改改道,最起码也得给我分分流。这就是我的书法理念。
    
    凡艺术品都是个性化的,用一句英语谚语说:“杰克的美味可能是比尔的毒药。”说句真心话,大家不要说我骄傲、不知天高地厚,上面提到的我的四幅作品,我个人认为不比已大去的启功先生、赵朴初先生的差,而远在健在的欧阳中石、沈鹏、范曾先生之上。
    
    我不识数,就识一个数字:10000。不论你是欧元、美元、日元,还是英镑、卢布、卢比,每幅不论几个字,不论尺幅多大,底价全都是10000元。你要嫌英镑贵,你就去换日元,别的数我不识,只识10000。我是一个爱国主义者,持人民币者优先。
    
    以2011年8月1日为截止日,届时谁出的价高我卖给谁。
    
    启功、中石等先生的字现在每幅动辄几十万,这方面我的字比他们的强得就更多了:我的字,一便宜极了,二升值空间是他们的几十倍,甚至几百倍。
    
    一旦成交,我去交税,你们不用管了。
    
    有意购买上述4幅精品的朋友,请通过电子邮件或电话(133 6658 6793)与我联系。
    
    这些字我真舍不得卖,给多少钱我都舍不得。
    
    愿上帝赐福于大家!
    
    
    
     焦国标 2011-7-6北京大学燕北园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 (博讯 boxun.com)
5580434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六十年文学文献一片空白/焦国标
·焦国标编辑的半月刊《黑五类忆旧》第二期目录
·焦国标:大连王春艳控诉拆迁吏
·遵義驻京办副主任上访12年無果說明了什麼?/焦国标
·感念曹天弟弟/焦国标
·雷洁琼是不是百岁巨骗?/焦国标
·钉穿毛泽东头像/焦国标
·焦国标:抗议孔子和平奖
·焦国标:贫乏的苏联一党独裁
·焦国标:中国媒体的一厘米主权
·焦国标:看奥巴马怨王沪宁
·焦国标:司法局是专骟律师的吗?
·焦国标:中國人的非正常活着
·焦国标:中国何时能开办耶稣学院?
·给党内民主开十剂药/焦国标(图)
·焦国标给北大独裁者吴志攀的公开信
·焦国标:写着杂文进北大
·杨佳可能死不见尸、灰/焦国标
·焦国标:“在头脑中挖洞”
·焦国标:“在头脑中挖洞”
·焦国标:奥运开幕式汤里七根头发
·焦国标:建议将四川震区建成政治特区
·焦国标:计划生育有多少惨绝的事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