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山西朔州:拆迁户刀杀强拆者
请看博讯热点:强行拆迁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7月03日 转载)
    事件完整报道点击这里

     吴学文手持一把砍刀,站立在自家的屋顶上;他的母亲和儿子也握着砖块,和吴学文站在一起。10多分钟后,结局已定:上屋“强攻”的朔城区城建局局长刘志秀被一刀刺入胸膛,上房助战的城建局监察大队大队长钟卫被连刺多刀当场毙命;接着,老母亲挥舞混战中被打落的砍刀,砍伤了另外两名拆迁者…… (博讯 boxun.com)

    
     这时正是6月23日中午1点多。组织部退休老干部老钱刚吃过饭,准备午休;73岁的退休矿工高向平听到外面一片喧嚣,心慌慌地跑出门观望;南关卖旧砖的张某正蹲在隔了一个院子的另一段残墙上歇息……和周围数百名居民一起,他们都或多或少地看到了这骇人一幕。
    
     紧接着,铲车的大翻斗高高扬起,更多的——约有20名政府人员被“送”上屋顶,监察队长钟卫被抬下来送走时有人看到他的腹部掉出一些什么红色的物块。而后是屋上公职人员对吴学文、吴母和吴的残疾儿子的“疯了一样”的暴打,用胶皮棍、用拳头、用脚。吴的爱人,44岁的乔香莲也上到屋顶上来想保护丈夫,她也被打得在屋顶翻滚,差点掉下去。这时有政府人员倒扯住了她的双腿,使她内衣几乎全部暴露——有人说拆房的人剥得她只剩内衣,但更多的目击者说不是这样。是怕再出人命,房上的人意欲防止她掉下去或跳下去,——但究竟怎么悬了空已经无从知道。
    
     吴的残疾的小儿子,不到二十岁,一条假腿掉落在街上,原因不明。
    
     这场凶残的暴打使周围的人——推开窗户的高楼层住户、蹲在墙头上的拆钢筋的农民工都感到愤怒和心悸,据说还有楼里居民拍了录像。老矿工高向平恰好在这时走到巷子口,他不自觉了喊出声来:“别再打了!再打要死人的!”话音没落,马上有一名警察扑过来扯住他的领口,挝了一掌。老高在复述这个事情时,三次“安顿”本报记者:“不要难为他,娃娃们小不懂事。我也没受啥伤。”
    
     “他只是轻轻地拍了一下我的脸”,记者离开时,老高追出来说。
    
     有多人证实,有个人想用手机拍照,马上被警察夺过来掼在地上,手机屏幕裂了。不过记者没有找见这个人,小卖部的人说:“也许是没见过强拆,不懂强拆规矩的过路人。”
    

     中午1点半,一切结束了。吴学文的残疾儿子被用铲车铲下来,带走了。一家人不知去向。接着,收砖的张某看到,来了两辆大白卡车,一群穿军黄色衣服的人闯进吴学文的小卖部和家中,将一切东西全装到车上,拉走。后面挖机开过来,几十秒钟,吴家三间屋就成为一片平地。
    
     废墟上有一条小狗在呜呜喑喑地叫,傍晚,胆大点的邻居走过来,认出这是吴学文家养的那条狗。好几个人可怜狗,从家里端出东西喂它,但它一口不吃。24日,吴学文有个常联系的浑源老乡赶过来,用摩托车把小狗驮走了。
    
     吴学文是山西大同市浑源县王家堡人,在朔州算个外地人,邻居们并不十分清楚他的亲戚和老乡关系,以致连那个骑摩托的人是谁,叫什么,都无法向记者提供。
    
     旁过卖蔬菜的女人说,吴学文也没啥其他做的,就是一家开着个小商店。“天天来我这买菜,人好。但好像认死理。”
    
     上百人强拆队伍——目击者的估计是200人左右,是从吴学文家屋后(东面)蹿过来的,比较隐蔽。进入一片足球场大小的较低凹的平地后,正在墙头的卖砖人张某看见他们开了一个短会,一个领导模样的人高声告诉大家:“关键时刻,谁也不能后退!”而后眨眼之后,血案发生。
    

     24日下午,乔香莲死了。
    
     新闻通稿说:“在公安传唤期间,突呈发病症状”。
    

     事件发生在距朔城区政府数百米的府东街。这个街区,除了吴学文家所在的一片数排老式平房院子,周围已都是高楼。但这片老房子当年也是政府统建并卖给个人的,产权齐全,而且不止一户表示,补偿没谈好,过渡安置也没有,不愿搬,也没签过字。吴学文家东北侧的一户就证实,尽管前一段一直有人来吹风,说马上就要拆了,但他家迄今没在任何协议上签过字。
    
     吴学文的三间房是十来年前花6万元从一具叫尚富仁(音)的人手中买下的,小卖部生意不错,他一个外地人,视此为毕生产业。他的邻居告诉记者,公告上他家的补偿好像只有20万,“确实有点少”,吴学文曾表示死也不认可。
    
     但房主的不认可好像并不起作用。在24日晚的朔城区新闻中心所发“通稿”中,宣布对吴学文学的强拆已经“各项手续都履行到位”。强拆系由朔城区法院牵头,城建、公安等只是“配合”。
    
     吴学文留给街坊的印象只有两个字:好人。但也有人议论说其人并不“好”,因为“难缠”。一个老妇举出证据:一,当年他买下尚富仁的房子后,因为房屋裂缝,将老尚诉到法院,硬硬地和尚富仁打了两年官司,尚富仁被迫退还吴1万元。二,后来他的二儿子出车祸被压断腿,吴学文“不依不饶”,“落后(方言,最后)听说那开车的都依了他。”
    
     吴学文最让府东街邻居们担心的是他“能不能活过这几天”。杀死钟卫后,他遭遇了令人发指的暴打,一个较近见到吴学文的人说,吴的一只眼珠都被打出来。另外,吴的母亲年纪大了,经毒打和重大变故后会不会也很快死掉……
    
     吴学文曾在24日被转入朔州市第三人民医院。记者来到这家医院的普外科病房,桌子上一页病人姓名单子上,“吴学文”三字已被油笔涂掉;而在值班医生的房间,单子显示,“吴学文”还欠下医院2295元押金——是所有病人名单中最多的。当值的罗(音)医生说,他已又被转走,去向不明。
    
     23日事件之后,从次日起,逐渐从恐惧中舒缓过人的街上居民在条二百米长的小街上日夜聚集,一般时候都有四五处人群。有不少人同情吴学文家“家破人亡”,还有人担心接下来的强拆如果轮到自己头上,他怎么办。
    
     看上去有80多岁的组织部退休干部老钱气得发抖,他说“和谐拆迁的三条一条也没做到!”但听的人都不知道他听的是哪“三条”。他又说,他自己是搬得太早了,要搁现在,他也不搬,并且“谁也不敢把我怎么样,他们不敢!”周围人马上哄笑起来:“你小看了政府的人。有什么不敢!”
    

     朔城区城建局局长刘志秀被刺后情况危重,当天送省城太原救治。他是被一把杀羊刀捅穿肺部的。目击者描述,当时吴学文一家三口人在房顶上持刀抗拒,刘志秀第一个上到房顶,抱持吴学文欲夺刀,吴手中的大砍刀被拧落,吴弯腰从小腿部又拔出另一柄屠羊刀,反身刺向刘志秀。
    
     进入混战阶段后,人们清楚看到吴的母亲还在挥刀中斫伤另外两名强拆者,但在记者向朔城区新闻中心主任徐某求证时,徐说,就是像通稿中说的,监察队长钟卫死了,城建局长刘志秀重伤。——据目击者描述,另两人伤势确实不重,但为什么不提及,不得而知。
    
     事发后,朔州市在本地极豪华的东易大酒店设立接待处,接待各地记者。但出面接受采访的徐主任告诉记者,通稿就是他的发言。关于拆迁前期程序是怎样的,人们所说的区委书记郭连厚曾在现场是否属实,当天出动的单位名称和准确人数是什么,定性为纯粹的刑事案件是否有因此遮盖强拆是否合法、公务人员参与打斗是否应追责的可能,现在有成立什么级别的调查组、由哪里牵头等提问,徐说,他“一样也不知道”,但他知道,“拆迁肯定是合法的。”(作者:胡富过)
    
    本文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46f561700100w4f0.html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192216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山西朔州通报“拆迁户捅死住建局职工”事件 (图)
·山西朔州棚户区改造引血案 住建局职工被刺死
·山西朔州钉子户与拆迁队发生冲突,拆迁队一死二伤
·山西朔州:居住在危楼中的360户居民(图)
·山西省朔州市平鲁区:权力“变戏法”,群众只能被蒙蔽
·山西朔州教案出现重要转机
·山西朔州突击提拔干部 惊现多名官员档案造假(图)
·张萍:丈夫天安门自杀未遂,朔州应县接回后失踪(视频)(图)
·李柏光和刘培福律师代理山西朔州教案
·山西朔州家庭教会发布信仰告白驳斥“邪教”诬陷
·李柏光和张凯被聘为山西朔州教案辩护律师
·山西朔州五百警察逮捕基督徒强拆聚会点
·朔州市喜庆20岁生日 高建民宣读省委省政府贺信(图)
·朔州建市20周年大庆不和谐
·山西又出事故!朔州煤矿窒息事故11死2伤(图)
·山西朔州煤矿毒气中毒事故11死2伤(图)
·山西朔州针对山阴一煤矿瞒报重大事故嫌疑启动核查
· 给山西朔州市朔城区政府要求公开6.23血案的政务信息公开函
·朔州市金城镇西关村委长期违法,违规,征用,占用私买农民耕地的事实
博客最新文章:
  • 江中学子(视频)江西宜黄官员棚改拆迁暗箱操作导致邹引娇家破人亡
  • 李芳敏14400017我必使你的名被萬代記念;因此萬民都必稱讚你,直到永永
  • 王星星中共毒害澳洲
  • 李芳敏14400014她身穿刺繡的衣服,被引到王的面前;她後面伴隨的童女,也
  • 王巨烛光之夜
  • 金光鸿金光鸿律师YOUTUBE视频“革命改变中国”,欢迎访问
  • 李芳敏1440009你的貴妃中有眾君王的女兒;王后佩戴著俄斐的金飾,站在你
  • 蔡楚蔡楚:谈谈四川的赶场和摆地摊(多图)
  • 李芳敏1440006神啊!你的寶座是永永遠遠的,你國的權杖是公平的權杖。
  • 人民最大美方觊觎香港金融地位,中央撑腰坚定一国两制
  • 李芳敏14400025我們俯伏在塵土之上;我們的身體緊貼地面。
  • 谢选骏博讯20年博客遭到锁喉断气——损失过亿!
  • 李芳敏14400024你為甚麼掩面,忘記了我們的苦難和壓迫呢?
    谢选骏美国加速了香港的灭亡
    李芳敏14400022為你的緣故,我們終日被置於死地;人看我們如同將宰的羊
    张千帆张千帆:吴淦(“超级低俗屠夫”)案中的法律问题
  • 胡志伟「生為明人,死為明鬼」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