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中共功罪评说之六:毛泽东是如何让知识分子上钩的?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7月02日 转载)
    
    美国之音 记者 李肃 宁馨
    
    1957年中国展开“反右运动”
    中共功罪评说之六:毛泽东是如何让知识分子上钩的?


    
    中共的土改运动剥夺了地主的土地和人身自由;镇反运动镇压了一切可能通过武力反抗共产党的人;后来的资本主义工商业社会主义改造剥夺了企业主的财产控制权。那么下一步该干什么呢?中共把注意力转向了知识分子。这就是1957年在全国展开的“反右运动”。
    
    反右运动说穿了就是统一思想战线的一场运动。根据中共当局的统计,当时有五十五万人被打成右派。但许多学者认为,实际受害者的人数远不如此,因为当时除了右派分子,还有其他种类如中右份子、内控右派、漏网右派、坏分子、反动份子等,加起来至少有一百多万人受到了迫害。
    
    *党史:维持邓小平定论*
    
    1980年五月,中共结束了平反右派的工作。当年被划为右派的五十五万人几乎全部平反,总计不到一百人“只摘帽子,维持右派原案,不予改正”。
    
    按理说,一个不到百人的右派案,却扩大化到一百多万人,这场运动是应该被否定的。但是至今中共仍然维持八十年代初邓小平为反右定下的调子,也就是反右是必要和正确的,只是有扩大化的问题。难怪有人讽刺说,过去蒋介石宁可错杀一千不放过一个,共产党的反右却扩大化了将近六千倍,而且还坚持说是正确的,这真是对邓小平推崇的“实事求是”的莫大讽刺。
    
    “中共共产党历史”第二卷在阐述反右的必要性时指出:“在一些人的心目中,中国要不要共产党领导和要不要走社会主义道路的问题,实际上并没有完全解决。一小部分人仍存有崇尚西方资本主义政治和经济制度的倾向......以至发生极少数人向党、向社会主义的进攻。对反社会主义的倾向进行反击和斗争,事实上是不可避免的,也是完全必要的。”
    
    对于反右的严重扩大化,党史第二卷也作了辩护:“在党内,包括党的领袖,在短短的七年里完全改变战争年代阶级斗争的思维方式,是相当困难的。由于这种情况,党在反右斗争中发生严重扩大化的错误,也是难于避免的。”
    
    为什么邓小平愿意彻底否认文化大革命,却不愿意否认反右运动呢?一些专家认为,那是因为邓小平在文革中是受害者,而在反右中是中共中央反右领导小组组长、中共中央书记处总书记,是运动的具体主持者和推动者。在“中共共产党历史”第二卷中,就有好几处提到邓小平推动反右的讲话和指示。但是邓小平出于不愿否定自己这段政治经历的私念,拒绝承认这场运动的错误。 而邓小平钦点的接班人江泽民和胡锦涛,自然也就沿用邓小平的调子,不敢否认反右运动了。
    
    *毛泽东两手策略“引蛇出洞”*
    
    许多专家认为,反右是充分体现毛泽东人格和道德缺陷的一场运动,因为他在反右运动中,不顾中共和他本人的信誉,使出了“引蛇出洞”的伎俩,先让人们大胆“鸣放”,然后将他们一网打尽。
    
    中共的反右运动一开始就用了两手策略。一方面是提出党内整风,特别是希望党外人士帮助中共整风,而且态度非常诚恳。
    
    1957年3月12日,毛泽东在有党外人士参加的全国宣传工作会议上强调了“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方针。他说,要放手让大家讲意见,放手批评。
    
    接着,毛泽东开始南巡,到处鼓动“鸣放”、提意见。
    
    4月27日,中共中央发出《关于整风运动的指示》,开始以反对官僚主义、宗派主义和主观主义为内容的整风运动。
    
    4月30日,毛泽东等中共领导人邀请民主党派和无党派人士谈话,希望各界人士提出批评,使共产党的作风真正得到改进。
    
    在另一方面,毛泽东在党内布署了鼓励鸣放,引蛇出动的圈套。
    
    5月14日,中央发出指示,要求各地报纸充分报道党外人士的言论,“特别是对于右倾分子、反共分子的言论,必须原样地、不加粉饰地报道出来,使群众明了他们的面目。”
    
    5月15日,毛泽东写下了《事情正在起变化》一文,印发党内高级干部。他在文中指出: 社会上的右派,大约占全体党外知识分子的百分之一、百分之二、百分之五到百分之十,依情况而不同。他还说,“现在右派的进攻还没有达到顶点,......我们还要让他们猖狂一个时期,让他们走到顶点。他们越猖狂,对于我们越有利。”
    
    从5月中旬到6月初,中央接连发出指示,中央政治局和书记处多次开会,制定反击右派斗争的策略。中央当时强调,要让右派进一步暴露,越嚣张越好。中共中央反右领导小组组长、中共中央书记处总书记邓小平也督促下边抓紧时间搜集右派反党的证据。
    
    就在中共高层张开大网的同时,从5月8日到6月3日,中共统战部一共组织了13次民主党派和无党派民主人士座谈会。与此同时,统战部和国务院一共组织了25次工商界座谈会。民主党派和知识分子面对中国共产党的“诚意”,纷纷开口“鸣放”。结果,他们的言论马上成为中共大加讨伐的借口。
    
    当年的右派蒋鼎在回忆自己的经历时说:“你叫我提意见,你当初宽了我们的心,说‘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言者无罪,闻者足戒,有则改之,无则加勉’。这 是当时的宣传啊。没有发言的还不行。你对帮助党整风这个运动,你抱什么态度?党叫你提意见,你提错了也没有关系嘛。你为什么不提呢?逼得你非提不可。一定要提。结果呢,你就提了吧,畅所欲言了吧。”
    
    中国现代史专家丁抒说:“所谓的最严重的“反党、反社会主义”言论,就是章伯钧的所谓“政治设计院”,罗隆基的所谓成立平反委员会,龙云的所谓“反苏”言论,都是5月二十几号在鸣放座谈会上发表出来的。因为中共中央统战部反复邀请他们说话,他们最后就提了一些意见。”
    
    1957年6月8日,毛泽东起草了《关于组织力量准备反击右派分子进攻的指示》。同时,中国《人民日报》发表题为《这是为什么?》的社论,指责“少数的右派分子正在向共产党和工人阶级的领导权挑战,甚至公然叫嚣要共产党‘下台’。”这一社论和指示,标志着反右运动的正式开始。
    
    7月1日,《人民日报》发表由毛泽东起草的社论《文汇报的资产阶级方向应当批判》。毛泽东在社论中指出右派就是“反共反人民反社会主义的资产阶级反动派”,“其方针是整垮共产党,造成天下大乱,以便取而代之。”这篇社论将反右定为敌我矛盾,使反右斗争进一步升级。
    
    毛泽东“引蛇出洞”以后,得意洋洋地说:“让大家鸣放,有人说是阴谋,我们说,这是阳谋。因为事先告诉了敌人:牛鬼蛇神只有让它们出笼,才好歼灭他们,毒草只有让它们出土,才便于锄掉。”
    
    *右派都是些什么人?*
    
    当时的中国大约有500万所谓的“知识分子”。中共公开承认的右派人数为55万,占知识分子总数的百分之十一。但是实际上当时被打成右派的远不止55万人。在反右运动后期,中共决定在小学教师和乡镇干部中不划右派。已经划为右派的改划为地主或者坏分子。这些人的数量大约就有50万人。根据中国现代史专家丁抒统计,各类右派有110万人,再加上“反社会主义分子”等等,反右运动一共使180万人成了“人民的敌人”。
    
    中国独立记者高瑜说:“作为右派的主体,我认为主要是这样几部分人:一个是以‘章(伯钧)罗(隆基)联盟’为代表的民主党派和工商界人物和储安平为代表的自由知识分子;第二是以刘宾雁、戴煌为代表的一大批全国各地的新闻出版界的党内知识分子;第三类呢,是以林希翎和北大的‘五•一九运动’为代表的青年学生;第四呢,是以冯雪峰、丁玲、艾青、吴祖光、钟惦蜚、萧军为代表的文艺界的领导和著名文艺家;第五类是教育界、科技界的著名的教授、科学家。以上五部分人都是中国当时和未来的精英人物。摧毁他们,就是摧毁了中国。从此中国再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民主党派,中共内部和各行各业开始逆向选择。正所谓的,表扬了指鹿为马的,提拔了溜须拍马的。作为知识分子的群体,徒有学历的标签,但是他们丧失了最主要的批判社会的功能。所以呢,等于一直到文革,这一个历史时期,中国的知识分子是断代的。”
    
    还有一类右派没有被包括在高瑜总结的五类右派里。这些人就是中共的官员。这批右派多数是不同意中共极端和非理性的整人手段,甚至是由于工作意见分歧和个人恩怨而被打成右派,其中包括一些邓小平曾经亲自出马打倒的中共省部级官员,如青海省省长孙作宾。邓小平当时曾经说:“对党内右派,不管他的资格有多老,一律开除党籍。因为党内右派反党的政治资本就是他的党龄,我们要彻底剥夺他们的政治资本。”当时被打成右派的还有河南省委第一书记潘复生;广东省委书记古大存;新疆自治区书记塞甫拉也夫;安徽省委书记李世农;解放军总政治部文化部部长陈沂等。
    
    *对知识分子和民主党派的致命打击*
    
    反右运动是对中国知识分子和民主党派的致命一击,使得几十年后这两个群体基本上处于“集体失声”的状态。而这种状态,和中国后来发生的一系列灾难,如大跃进和文化大革命有着不可分割的联系。在下一集的“中共功罪评说”系列中,我们将介绍学者专家对反右历史意义的评价。
    
    本文来源:美国之音 (博讯 boxun.com)
19820200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胡锦涛担心中共丧失人民的信任和支持 (图)
·孙文广:中共党员该反思历史——写于中共90生日 (图)
·中国红剧季旋风狂飙 迎接中共党庆
·中共建党90周年 政府忙庆祝百姓却冷淡
·澳媒:中共面临六四以来最大挑战 (图)
·中共90大寿 胡温当局执政十年几乎一事无成
·洪深:网民抗议中共将“儿子党”党员数量限制为百分之一
·中共功罪评说之五:土改为什么一定要流血?
·清真寺遭强制宣传中共政绩
·中共九十周年“红歌”唱进中南海 / 陈维健
·外媒:中共的目光短浅得令人难以置信
·建党九十年:中共的困境与抉择
·中国学者赵士林批评中共庆祝建党宣传活动
·中共统战部称“没有必要新建党派”
·中共功罪评说之四:“镇反”运动杀了多少人? (图)
·艾、胡被释放,中共并没有停止打压异议人士 (图)
·洪深:社科院揭露中共高官年腐败率增加1.43倍驳斥中纪委谬论
·中共功罪评说之三:毛泽东的造神运动是如何形成的?
·中共党员逾8千万 有指重量不重质
·在中共党徽上拉屎撒尿!史无前例的犯罪!/吴健 (图)
·落入魔窟的女孩——中共残酷迫害幼儿女教师胡苗苗纪实/金一鸣 (图)
·清明节来临 中共上海当局如临大敌
·掀开中共“和谐盛世”之“维稳”的遮丑幕布/葛丽芳 (图)
·中共政权违法犯罪何时了4/上海市维权冤民杜阳明
·上海劳教人员孙利兴对中共上海当局的控诉
·中共政府包庇纵容操纵市场的刑事犯罪,亿万股民数天损失上万亿元
·给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书记何勇的一封信
·揭露中共政权利用两劳(劳教、劳改)特殊环境下药害人——细说数次受药后的感觉/上海冤民杜阳明
·中共极权统治 公安被控是“公害”/茱萸
·我被中共政治迫害,酷刑虐待的的事实/上海闸北冤民杜阳明
·盲人李志新致中共五中全会的公开信
·北京访民吴田丽:因为生活困难向中共北京市委书记刘淇申请贷款10万元
·北京访民吴田丽:向中共北京市委书记刘淇申请贷款10万元
·从人质事件看中共外交孤立/丁咚
·盲人李志新致中共中央总书记胡锦涛先生的求助信(图)
·致中共中央主席胡锦涛的一封信/沈金宝、沈佳君
·致中共中央主席胡锦涛的一封信/上海市浦东新区谢金华
·致中共军委主席胡锦涛的控诉书(之一) ——中国军队压制吴宣玖的冤假错案不平反
·曹长青:中共90年,应下18层地狱
·"政治骗子"成为创党人的悬疑 --兼议"中共90"献礼片《建党伟业》一二/淳于雁
·中医药能治病?中共欺骗人民60多年(三)/王澄
·问中共:有国法么?任黑白蛇鼠一家肆意荼毒祸害百姓吗/唐山曹连生
·北京为什么朋友越来越少——也为中共建党90周年献礼/牟传珩
·中医药能治病?中共欺骗人民60多年(二)/王澄
· 中共结党九十年致左右各派人士的公开信
·中共靠打压对付民众抗争将激化社会矛盾/傅申奇
·自由中国战歌——献给中共统治下的奴隶们
·中医药能治病?中共欺骗人民60多年(一)/王澄
·如果南海开战,中共必败无疑 /陈破空 (图)
·中共捉放艾未未成就了中国的良心品牌 / 陈维健
·中共独裁政权“退休”后,医疗怎么改?/王澄
·桑代尔依靠中共政权卖书,合乎正义吗?/解龙将军
·中共在90周年祭奠日前频繁宣传窃国行为的目的何在/上海市闸北区维权寃民杜阳明
·中共是人类史上的最大犯罪团伙/刘青
·见证中共步入耄耋之年/张兆林
·中共破产临界点--从北京坦克到上海集卡/草虾 (图)
·中共高层唱双簧/独立观察家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