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王克平談老朋友:活的烈士艾未未/洛繽紛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6月20日 转载)
    
    王克平談三十多年的老朋友
    
    
王克平談老朋友:活的烈士艾未未/洛繽紛

    
    五月底,香港國際藝術展揭幕當天,三十多年前北京星星美術展的其中兩位創辦人黃銳和王克平,一起以行為藝術來對六四慘案,及艾未未被失蹤的事件表態。
    
    黃銳先透過互聯網及即場招募了六十四名參加者,每人獲發一把雨傘,傘面分別印上《易經》的一至六十四卦的卦象;參與者輪著把雨傘交給黃銳打開,雙方站在一個太極圖案上對望六十四秒,《易經》的第六十四卦為「未濟」,含凶險、未完成之意,引人無限聯想。而王克平與黃銳對望時,雙手伸出並合攏,如鎖上手扣的模樣。
    
    與艾未未交往三十多年的雕塑家王克平表示,藉此表達對艾未未的支持。艾未未跟中共當局正玩一場行為藝術,而佔平宜的是艾未未,吃虧的是中共,艾未未被扣押的時間越長,就越能表達這場行為藝術的意義,造成的影響越大!「今回連中國領導層都被他玩了!艾未未被動地調動中共的國家機器及全世界的媒體為他做宣傳!中共拘捕艾未未是一件大蠢事,令艾未未成了一個活的烈士!」
    
    王克平跟艾未未在七九年秋的首屆星星美展認識,那年王克平三十歲,以獨特的木刻雕塑作品《偶像》、《呼吸》、《萬萬歲》等參展,前者是拉成長方形的毛澤東頭像,展示個人崇拜的荒謬可笑,備受注目。而艾未未那年廿二歲,是北京電影學院美術系的學生,屬星星畫會內較年青的成員。王克平記得,首屆星星美展最初於九月底在中國美術館東側的公園露天開展,以及隨後因禁展而觸發的十一遊行示威,艾未未都沒有參加,反而是艾青夫婦在開展不久就來參觀,公開表示支持,給年輕的藝術家們很大的鼓舞。到了十一月星星畫展在北海公園畫航齋復展,艾未未才帶同畫作來參加。那時的艾未未較為羞涩,或許他正準備出國,不怎麼愛發表意見,對藝術家們顯得恭恭敬敬。
     
    其實二人的淵源始自上一代,王克平的父親王林和艾未未的父親艾青同是早年投身革命的文藝青年,中共建國初期二人先後遭到批判,經歷有點相似。而艾青跟第二任太太韋熒離婚後,韋熒帶著三名子女到了天津生活,就住在王克平家的對面,所以王克平少時已跟艾青幾名較年長的子女──端午、圭圭(即畫家艾軒)、梅梅相熟。
    
    艾未未參加了八○年秋舉行的第二屆星星美展後,翌年便到了美國留學。不久,鄧小平全面掌控政局,華國鋒退出權力核心,鄧小平無需再寬容異議聲音作為鬥爭工具,大搞反自由化和清除精神污染,政治氣氛一片肅殺。星星美展無法辦下去,王克平、黃銳與馬德升八三年中想在一家學校辦小型聯展也被封殺,畫會成員只好各奔前程,自謀出路,王克平翌年便與法國籍太太移居巴黎。
     
    一九八五年,王克平首次到美國,與艾未未異地重逢。王克平說:「那時艾未未在紐約似乎如魚得水,對來往的朋友很熱情。那次在美國停留了一個月,主要是為了參觀博物館,未未就當上我的嚮導和繙譯,為了省錢,我們坐大巴前往波士頓、費城和華盛頓等地遊覽,經常像流浪漢般弄得灰頭土面。他還帶我到紅燈區閒逛,津津樂道美國的民主制度,但也尖刻地嘲諷美國政治的一些陰暗面。」
    
    令王克平印象深刻的一件事,是八六年他到美國參加展覽期間,帶了一本介紹自己木雕作品的畫冊,想向紐約的畫廊推薦。艾未未便領著他到多個畫廊叩門,卻遭到連番冷待,最後一家連職員都拒絕翻看一下,氣得艾未未闖進畫廊老闆的辦公室,揪著白人老闆的衣領出來,要他親自看一看那畫冊才罷休,當時在畫廊裡的人都嚇儍了眼!
    
    自此,他們一直保持聯繫,尤其八九年北京學潮爆發後,艾未未經常從紐約致電給王克平討論局勢。直到九七年,二人才在北京再次碰頭。當年是王克平移民法國後首次回到北京,艾未未則已回國定居多年。王克平說:「那時他看來雄心勃勃,希望在藝術界大展拳腳。見面時,未未還勸我回中國發展。我說自己不大適應大陸的政治環境,他卻建議:搞藝術就少管政治!」
    
    在王克平眼中,艾未未是一個聰明正直,又膽大心細的人,他不喜歡專制政權,但並非想投身政治運動,而是專制政權把他迫上梁山!王克平認為艾未未近年積極參與維權,是因為這個政權的倒行逆施,實在令他看不過眼;也因互聯網發達,使艾未未有機會接觸到廣泛層面的群眾,跟他們有互動,對社會問題也有深入了解。
    
    二○○九年八月,艾未未到成都為譚作人案當證人,竟遭闖入其賓館住房的公安毆打。一個月後他在德國體檢時,發現腦部受創,要接受手術清除腦中積壓的瘀血。王克平其後與艾未未見面時,問他腦袋怎麼樣?未未說:「比以前更聰明了!」 他提醒未未日後要加倍小心,艾未未則詼諧地回應:「沒事的,我接你的班了!該做什麼就做什麼,沒什麼可怕的,如果是暴斃而死,就是最大的幸福!」
    
    王克平相信,艾未未早就料到中共終有一天把他關押起來,所以會有所準備,找他的罪證會十分困難。但欲加之罪,何患無辭?中國的稅制向來混亂,當局長期不加修正,就是有意讓法例變得粗疏,使得貪官污吏易於斂財,也方便當局隨意執法,對付他們要整肅的人。何況現時中共財大氣粗,西方國家經濟衰退,也要中國出手幫忙,中共對外界的批評不再像以往那麼重視。王克平想,如何處理艾未未這隻燙手山芋?中共高層肯定有不同態度。艾未未可能已成了中共權力鬥爭的一張牌,不同勢力都會利用艾未未事件來打擊政敵。
    
    對於有人批評艾未未過份招搖,咎由自取,王克平則反駁,是中共當局把小事化大,面對批評就應對失措。中國國勢冒升,政府理應有風度進一步包容異見。艾未未做了一個真正知識分子該做的事,展現了藝術家無懼權勢,敢於批判的風骨,迫使中共政權學習聆聽社會不同聲音。
    
    王克平慨嘆,艾未未是目前中國唯一一個有世界影響力的藝術家,他的作品在世界各都大受歡迎,好評如潮,是中國幾十年難得一見的人才,中國政府不予支持鼓勵,反而用拙劣的手法對付他,把他關進監獄,激起全世界的同情與非議,這就是當今令人哭笑不得的中國國情!
    
    動向雜誌2011年6月號首發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190146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艾未未逃税2000万? 姊姊痛斥诬蔑
·艾未未案即将揭开盖子? 案情公正性成疑家人反驳 (图)
·六四临近气氛紧张 艾未未此前获释机会渺茫
·岳路平“回声”呼唤艾未未
·律师谈艾未未案:无程序正义何来实体公正
·中国当局再谈艾未未经济犯罪 全球建筑师制作百艾图抗议
·“我才是法人代表” 艾未未妻子舍身救夫 (图)
·艾未未家人驳斥逃税指控
·艾未未被指巨额逃税 维权人士怒斥政治强奸 (图)
·北京警方指艾未未经营的公司逃税
·香港舆论指艾未未案未获公义处理
·艾未未案让中国陷诚信危机 路青询当局丈夫换药原因
·家人否认艾未未“经济犯罪”指责当局违法
·中国官媒:艾未未涉嫌经济犯罪初步查明
·艾未未事件给德中关系带来“负担”
·公安表示初步查明艾未未涉逃巨额税
·官方消息称:艾未未涉经济犯罪查明
·无心插柳柳成荫 艾未未被抓后在美国成名 (图)
·英媒:艺术家开展请愿促释放艾未未
·声援艾未未的网络呼吁第一批签名名单
·甘肃陇南事件现场照片流出/艾未未
·艾未未——从肉体消灭到灵魂污蔑
·就释放艾未未致胡锦涛温家宝的公开信/刘天剑
·视频:林保华在台北圆山高喊“释放艾未未”被打
·从艾未未与石原慎太郎现象对比中日政治文化与现代文明的沉淀/李原风
·艾未未案是枉法矫情,还是幕后权斗?/李平
·香港艾未未成为重案/林保华
·艾未未的四部纪录片/王丹
·谈谈艾未未事件/余英时
·艾未未一案,越描越黑/孔杰荣
·曹长青:怎样看艾未未“偷税重婚拍裸照”
·无自由不纳税 无人权不纳税 不释放艾未未 就开展拒绝纳税运动/网而论道
·论艾未未被捕的“歪打正着”/淳于雁
·许北方致艾未未及其家属亲朋好友的公开信
·艾未未为什么令当局恐惧抓狂?维权理念体现《零八宪章》精神/李平
·艾未未:玩命般的艺术,艺术般的玩命/叶政淳
·《环球时报》批艾未未急先锋王文的悔意/李平
·读艾未未作品有感赋打油诗五首/武振荣
·艾未未抄袭?国民党抄美国,中共抄苏联/陶杰
·艾未未与温家宝,政治以及屁股/天行者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