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湖南凤凰县全体个体出租车司机罢工争生存
请看博讯热点:抗议示威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6月17日 转载)
    
    (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访谈节目主持人张敏采访报道2011,06,16)
     *6月16日晨起湖南凤凰县全体个体出租车司机罢工* (博讯 boxun.com)

    湖南省吉首市凤凰县出租汽车司机因不能承受八年合同期满后新经营规定将带来的重大经济损失,自北京时间6月16日早五点开始,该县仅有的华南、惠邦两家出租车公司共三百多位司机罢工。这是2008年以来他们的第二次罢工。
    他们在致各位政府领导的公开信中问道:“当初为了生存,东凑西借的二、三十万,获得出租车经营权,现在要无偿收回,对于全县139辆车主来说,无疑是灭顶之灾,这不是要了我们的命吗!。。。今天收出租车手续,明天收你们家房子,难道又要“土改”了吗?”
    
    *司机甲:最低要求——只求依照原来合同模式不变*
    北京时间16日晚九点半,我通过越洋电话采访了其中一位出租车司机。
    
    主持人:“请问您那里现在情况怎样?”
    司机甲:“现在还在公司,与公司交谈。”
    
    主持人:“罢工还在持续吗?”
    司机甲:“全体出租车已经停了,从今天6月16日,早晨五点钟。”
    
    主持人:“到现在已经十六个半小时了?”
    司机甲:“是的。
    
    主持人:“一共是运营多少辆出租车的多少位司机罢工?”
    司机甲:“139辆出租车(另有大约五、六辆直属公司所有),政府要收回我们的经营权,大约300多家庭(两、三家合买一辆车)的司机,全部停下来了,只有公司的那大约五、六辆没停运。”
    
    主持人:“你们提出的条件是什么?”
    司机甲:“我们只要求依照原来的合同模式不变,不要损害我们的经济效益就行了。”
    
    主持人:“你们想要保持的主要条款是什么?”
    司机甲:“保持原来的经营权不变。每月向公司交464元管理费,每年再向公司交6,000元经营权费,期限八年。”
    
    主持人:“中间是否涉及汽车产权、经营权转让问题?”
    司机甲:“我们提出中间如果身体不好或不能开车营业,希望公司允许我们转让。”
    
    主持人:“你们与公司的关系是雇员还是合同关系?”
    司机甲:“合同关系。不是雇员。”
    
    主持人:“现在你们开的车是公司的还是自己买下的?”
    司机甲:“车属于我们个人,我们挂靠还是出租公司。”
    
    主持人:“你们是先买了私家车然后经营出租,还是先开出租车,后来买下车的?”
    司机甲:“以前公司把车租给我们,生意不景气,公司就以一辆十五万元的价格卖给我们。”
    
    主持人:“买了以后每月还要交465元?是什麽钱?公司负责什么?”
    司机甲:“管理费,就是挂靠,管理什么不清楚。”
    
    主持人:“每年还要交6,000元是什么钱?在这之外吗?”
    司机甲:“之外。6,000是每年的经营权费。”
    
    主持人:“以上这些都是你们认可的?”
    司机甲:“认可。”
    
    主持人:“你们现在不认可的是什么新规定?新条款?”
    司机甲:“公司现在要把我们的出租车收回。意思是现在期满八年,合同终止。以前曾说,期满八年后继续周延,现在又说不算了,要重签。”
    
    *司机甲:自己买的车报废无偿交公司处理,新一轮要花钱再买车,切管理费提高近十倍*
    主持人:“现在这三百多人都是自己花钱买下车子了吗?”
    司机甲:“对。”
    
    主持人:“自己买下车子,为什么现在公司让交给公司?”
    司机甲:“公司说,原来的合同期满,(有规定公交用车八年报废,确实不安全)我们再经营,再按一辆车十万二十万买新车。”
    
    主持人:“就是说你们当初花的十五万元白花了,连旧车处理权都没有?”
    司机甲:“是的。所以我们不服。再花钱买新车,每月还要给公司交4,500元,等于以前数目的将近十倍,一年也要另外再交6,000元,所以我们接受不了。
    因为凤凰县城小,要增加出租车到200多台。县城从东到西,从南到北不足2.5公里,以表计费,都没有达到5元的路程,还有公交车。就好像本来3个人吃都不够,现在5个人来吃更加不够。我们一天只能跑到两百到三百元,一个月交公司4,500,我们赚不到钱。一家人要生活,我们还要再买车,不够付银行利息的。”
    
    主持人:“你们花十几万元买的车子,每八年报废一次,车子怎么办?过去的旧车还要交公司?再买新车?”
    司机甲:“是的,(旧车)还是(交)公司的。我们再买车,自己要交百分之七十的钱,剩下的百分之三十分期付款。”
    
    主持人:“你们现在罢工,您能接受条件底线是什么,您觉得就可以复工?”
    司机甲:“要求按照我们第一轮的原始合同经营模式不变。公司不同意,我们还在协商。”
    
    主持人:“旧车呢?”
    司机甲:“我们自己也认为旧车用了这么多年,行驶是有危险,国家规定客运车辆八年报废,我们也申请自己买车换车(旧车归自己,花八、九万元左右自己可以买例如国产或“现代”牌新车),其它不变。到6月30日,我们用的车基本达到报废了,公司想收回,拿去拍卖,从中再赚一次钱。车是我们自己买的,应该由我们自己处理,公司却要无偿由他统一处理。”
    
    *凤凰县华南出租公司杨经理:我没和司机谈判,在马路边确定今天运营的车辆*
    我拨通了凤凰县华南出租公司杨经理的电话——
    主持人:“杨经理,您好!我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张敏。我知道凤凰县的出租汽车司机在罢工,也在和公司方面谈判。能不能请问一下,现在出租司机们与公司就的合同到期终止,而新规定大大提高了每月的管理费,数目大约相当于过去的十倍,公司方面是怎么考虑的?”
    杨经理:“好像没有书面和口头的通知,没有任何通知吧。”
    
    主持人:“您是说这只是出租车司机们自己说的吗?”
    杨经理:“那我就不清楚了。”
    
    主持人:“您今天有没有参加谈判?”
    杨经理:“我没有参加,也没有司机找到我。我今天很早,五六点钟收到消息,大概意思说出租司机们发生罢工。我今天一直没收到司机们提出的书面意见。”
    
    主持人:“公司方面是哪一位出面与司机方面交涉或面谈?”
    杨经理:“我今天好像。。。一直没有与司机方面具体提出一点要求的。。。这个我从来一直没有遭遇到。因为我一直在马路边,有一部分司机还是在营运,我今天一直在路边确定今天营运的车辆。还有在与司机联系问‘今天为什么停车?是车坏了还是怎么了?在哪个修理厂?’我一直在统计这个东西。”
    
    主持人:“您的意思是司机没有罢工吗?”
    杨经理:“我没有那么说嘛,我是说有一部分还是。。。今天我的工作就是确定现在还在路上营运的一部分车,确实还有很大一部分车在街上已经看不到了。”
    
    主持人:“您看到的在营运的车以您粗粗估计占百分比多少?”
    杨经理:“我们这边统计是17台路上还在跑的车。”
    
    *向杨经理询问今天运营车号,欲核对事实,杨经理希望换个时间谈*
    主持人:“您都有车号吗?”
    杨经理:“我有。”
    
    主持人:“能麻烦您给我几个号吗?我好核准一下?”
    杨经理:“能不能换个时间?因为现在我也在公司里(晚十一点四十),根据今天交通局有个人事管理办公室说核发一个通知,现在我正在跟司机们说,有这么个通知,现在发到我们公司来了,有时间可以过来取一份看看,我正在一台一台车通知司机。因为今天我的工作不是接待司机。”
    
    
    *杨经理:“月收管理费300元从未变”。问及年收费6,000元,挂断电话*
    主持人:“您能给我一个与司机谈判的公司方面人的电话号码吗?”
    杨经理:“我给你问问吧。。。(过了一会儿)麻烦问一下您是哪个电台?”
    
    主持人:“我是自由亚洲电台。请问您司机们说,有个新的规定,以后他们每月要交的钱,从四百多提高到四千多,公司是不是有这样的意向呢?”
    杨经理:“我们公司从2003年成立,好像就没有收份子钱的说法,不存在说一下子提升到四千多,也没有听公司哪个有这个提议。”
    
    主持人:“请问公司每月向出租车司机收费情况是怎样呢?”
    杨经理:“我们这个公司每台车每月收取300块出租车管理费用,从2003年公司成立出租车营运开始,一直到现在2011年6月,一直没有提高过。”
    
    主持人:“那每年另外收取6,000元经营权费有没有?”
    杨经理:“我给你问问啊。。。(过了一会,电话挂断)”
    
    *再打电话与司机甲核对事实*
    我又打电话给司机甲:“杨经理说,从2003年到现在一直是每台车月收300元,没有多收过。我问他每年另收6,000元是怎么回事的时候,他把电话挂掉了。”
    司机甲:“464元每月。做贼心虚吧。”
    
    主持人:“你们什么时候交300元,什么时候开始交464元?”
    司机甲:“我们没有交过300元的,都是464元。”
    
    主持人:“他说的300元是曾经在合同纸面上有,还是什么时候曾经有?”
    司机甲:“没有。”
    
    主持人:“您作了几年司机?”
    司机甲:“两年。”
    
    *司机乙:经历了八年全过程,从没有每月只收300元管理费这回事*
    我又采访了一位在这里工作八年的出租车司机——
    
    主持人:“请问你们现在是在罢工吗?”
    司机乙:“现在我们‘的士’车全部已经罢工了。”
    
    主持人:“还有没有还在开动的?”
    司机乙:“有公司的在开动,个体‘的士’车没有开动,还在罢。”
    
    主持人:“个体总数是多少?”
    司机乙:“139辆或140辆左右。”
    
    主持人:“公司的车有多少?”
    司机乙:“只有六辆。”
    
    主持人:“您在这个公司做了多少年?”
    司机乙:“八年。”
    
    主持人:“您每月要向公司缴纳什么费用?”
    司机乙:“每个月464交公司。还有6,000到8,000元另外交的。”
    
    主持人:“刚才我采访了你们的杨经理,他说每月只交300元,从来没有提高过。”
    司机乙:“他是乱说话的。464元管理费每月都要交,从2003年。”
    
    主持人:“您以前有没有交过300元。”
    司机乙:“以前还交过600元呢。2007年,要交600多元。当时我们就罢工,提出意见,就减了。2008年我们罢了七天。一百多辆车,全部都罢了。”
    
    
    *司机丙:向外界述说现况*
    摘录来鸿——
    
    我们是凤凰开出租的,向你问好。说下现政府下来的几个要文。
    1.车辆购置以及所有费用,司机付70%。剩余30%按8年96个月付清公司,公司向司机按银行存
    款利息收取利息款。
    2.政府下文到期的车辆必须交牌和行驶证,新签第二轮合同8年终止合同。
    3.政府还要向司机收取每年经营权费6000元收取8年。
    4.六月份到期第一批车辆要10月份中旬才上线。
    5.要么公司垄断经营,司机向公司租车,每月向司机收取份子钱。
    
    我们全体出租车车主的意见如下。
     1.政府和出租车公司不管有什么样的变更,都不能改变我们的合同签约。
     2.在国家没有出台出租车相关政策,保持原模式(挂靠公司)不变。
     3.政府不能控制出租车自由转让。
     4.在新车没有上路前3个月(六至十月)司机的生活来源如何安排。(生活费用和银行的贷款利息)
     5.合同到期要求。(继续重签或债权利不变)
    
    
    *湖南省凤凰县全体个体出租车司机致政府的公开信*
    罢工的出租车司机们推举一位普通话讲得好的女士在接受采访时,代读他们的公开信(因根据录音整理,如有谐音误会或标点分段与原文不符,以其后网上发表的原文为准)——
    
    
     湖南省凤凰县全体个体出租车司机致政府的公开信
    
    
    尊敬的各位政府领导:
     我们是凤凰县全体个体出租车司机(其中百分之九十是腊尔山区、山江区苗族农民,以及百分之十的库区移民、下岗职工),繁忙之中打扰你们,请原谅!
    关于此次凤城区出租车市场全面整顿规范工作,我们表示支持。但既然政府说要征求各方面的意见,我们也向领导们转达一下我们的观点。
    凤凰出租车行业2003年由常德人向政府提出开发市场,政府研究后同意由原来的三轮黄包车改为出租汽车。以每辆15万元的全车价拍卖(全车价包括产权、经营权给常德人经营)。
    在这运营期间,生意萧条,加上社会治安的影响,经营惨淡,于是常德出租车主停运七天,向政府提议退回出租车。政府当即拒绝,又申明此出租车已拍卖出去,应该承担相应的经营风险,不应因市场的波动向公司退车,并有合同依据。
     常德出租车主在此没有办法的情况下,将出租车转让给我们本地人经营。但运营期间市场仍然没有起色,温饱问题都难以解决。于是车主们就持续转让,转让方式全部都经过所属挂靠公司同意签订转让协议,三方签字盖章并缴纳2,500元转让金后,才转换车主的,公司有备案,应该有年审。管理部门对这些车子的多次转让一清二楚。
    这么多年来,一直没有哪个部门进行过行政干预。由此可见我们凤凰的出租车经营权转让并无违法之嫌。
    随着凤凰旅游业的逐步发展,凤凰出租车行业市场才稍有好转,基本上能解决温饱问题。很多出去打工的腊尔山、山江贫困地区的苗族农民都相继返乡,为了养家糊口并且得到国家贷款优惠政策,东凑西借,二、三十万购得的出租车经营权,伴着凤凰旅游业经济持续发展,出租车行业市场得到了稳定,政府开始把眼光投向出租车。
    于2008年11月刚刚出台新的补充合同,无偿收回出租车经营权,实行公车公营。政府对现有出租车的处理方式,令广大车主十分不满,于是停业八天抗议,而后政府就一直延至2011年,5月25日又接到政府收回经营权的通知。
    当初为了生存,东凑西借的二、三十万,获得出租车经营权,现在要无偿收回,对于全县139辆车主来说,无疑是灭顶之灾,这不是要了我们的命吗!
    这139辆出租车的产权和经营权都属于我们私人所有,公司既没有投资,有不承担风险,有什么理由侵占我们的个人财产?由此也是关系到出租车主合法获取投资利润权利的掠夺。按每台车成本价10万元计算的话,139辆车合计为1,390万元,将这1,390万元据为公司己有。
    公司渔翁得利,坐享其成,再承包给私人,有何道理呢?
    如果按照目前每台车平均市场价40万元计算,139台车就相当于5,560万元个人资产挪到了企业的腰包。为什么出租车经营权市场只有几万元时,政府没说搞公司。经营权市场价几十万时,就说要搞公司化管理,个人无权竞标呢?
    这恐怕只是某些贪官为了钱能进自己腰包,不顾百姓死活。难道就只有收回经营权,才能提高出租车行业的服务质量吗?这是个借口吧?
    是政府的某些高官看到出租车经营权是在身价飙升,红眼了吧?凤凰股权、房价都炒那么高了,政府咋不收呢?网吧手续六、七十万元,咋不收呢?为什么要收我们出租车手续?
    今天收出租车手续,明天收你们家房子,难道又要“土改”了吗?
    政府是百姓的衣食父母,俗话说“虎毒不食子”,现在父母要吃掉自己的孩子,太可怕了!老天呀!我们百姓该相信谁呀?
    
     凤凰全体出租车司机敬上
     2011年6月3日
    
    
    *司机丁:我问买车时间最短的:“公司要收回去你怎么办?”他说“只能跳河了”*
    司机丁:“我们事实求是讲话,因为我们的出租车根本是卖给我们已经是个体私人营运了,现在他要收回去,我们也没办法。因为政府还要镇压我们,我们想把这封信发出去,让全国知道,就是这样的意思。”
    
    主持人:“什么样的条件您觉得是可以接受的最低限度?”
    司机丁:“我们所有司机都是一条心的,我们要自己出钱换车,‘现代’牌车,九万块,我们就自己出钱买,不少国家的税收就行了,管理费我们也不少公司的一分钱。旧车是我们的,是我们以前买来的,或转来转去买来的。如果自己买车,再帮公司打工,我们就划不来了。达到我们满意,我们就没什么想法了。
    我们为什么这样做?因为我们借钱,从银行贷款过来,贷了十多万,还向兄弟姐妹借钱,还不算利息,我们就是为了一个买到经营权维持生活,我们凤凰司机百分之九十是苗族,下岗职工也有,你这样收回去,我们就倾家荡产了。
    我们去年还有人借20多万,现在车要收回去,他只能跳河了,只能自杀了。”
    
    主持人:“我能访到他吗?”
    司机丁:“他睡觉了。(已经是深夜十二点多了)我们都知道,最短时间是过年(买转手车)的,才几个月,他拿出二十多万,主要是买个经营权。”
    
    主持人:“现在车要交出去,还要再花至少十几万买新车和第二轮经营权,是这个意思吗?”
    司机丁:“对,对。我问他了‘公司要收回去你怎么办?’他说‘只能跳河了’。”
    
    以上自由亚洲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访谈节目由张敏在美国首都华盛顿采访、编辑主持制作。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191217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广州出租车调价听证会增设的哥代表
·广州警方受理的哥举报出租车行业“茶水费”事件
·广州出租车拟取消燃油附加费 起步价或调至10元
·杭州7月再增18辆电动出租车 曾发生汽车自燃事件
·北京出租车统一设防火墙 出车遇劫远程遥控熄火
·上海举行出租车调价听证 起步价或上涨1元
·两青年闲来无聊 持刀夜抢出租车
·杭州出租车自燃事故原因查明 今起逐步恢复营运
·多城市出租车运价上涨 专家建议允许行业个体化
·男子因不满出租车司机多收20元费用将其劫杀
·陕西兴平罢驶出租车司机遭传唤并遭逮捕威胁
·山东烟台一出租车司机醉酒发飙 遭终生禁运
·上海公布出租车调价听证方案
·上海将就上调出租车运价进行听证 拟定2种方案 (图)
·海口出租车女司机深夜遭抢劫遇害 嫌疑人落网
·小伙被出租车撞倒后再遭过路客车碾轧致死
·黑龙江出租车司机罢工多名代表被拘留
·西安将向每辆出租车发放平均5000元油价补贴
·海南海口失踪女出租车司机尸体在路边草丛被找到
·湖北省咸宁市城区全体出租车罢工群体事件
·铁路公安黄长明无故将我摔骨折/岳阳出租车司机:廖祥
·宝马不满被超逼停出租车 众的哥将其掀翻(图)
·昆明出租车司机被警察打死,司机堵路6小时
·坚决反对使用韩国现代车做为北京唯一出租车型
·乌鲁木齐逞凶的奥迪车司机确系警察:出租车司机似乎先动手?
·黑车、小贩、出租车与中共老爷/赵牧
·温州出扭曲产业链:出租车牌照炒到140万
·胡星斗:在北大“出租车司机罢运及群体性事件”研讨会上的发言
·罢工风潮迫使取消出租车份钱?/胡连生
·出租车罢运的多米诺骨牌现象的警示意义/邵道生
·重庆市副市长终于找到了出租车罢运的原因/蔡慎坤
·地铁塌陷出租车罢运:农民利益无保障
·罢运事件调查:出租车公司为何异化为"食利阶层"(图)
·管出租车的方式如同管妓女
·民间讨论稿:出租车业工人维权工会章程
·重庆出租车司机罢工:1949年以来第一次公开胜利/冯钢
·三亚出租车罢运不能过早定性黑恶势力
·砍掉出租车公司这个肿瘤如何?/王子恢
·三招搞定出租车罢运潮/杨光志
·重庆出租车罢运的“示范效应”/望少辉
·重庆出租车停运 薄熙来出马灭“火”/姚克明
·重庆出租车罢工问题根源出在哪里/王松涛
·鄢烈山:重庆出租车罢运算不算可以容忍的方式
·重庆出租车罢运:经营体制该变了/童大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