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公民记者指增城是“官民冲突”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6月17日 转载)
    
    自由亚洲电台2011-06-16报导
     (博讯 boxun.com)

    《人民日报》评论指增城骚乱是“本地人与外来务工人员的摩擦”。但公民记者认为“官民冲突"比“地域冲突"要大,矛盾指向治安管理队及地方政府。(何山报道)
    
    公民记者老狼对本台讲,大敦村与增城的情况的确稳定下来,但仍有暗涌。他说: “到现场之后,基本上都已经平静下来,但我们后来,从到了中心以后,再到边陲,离风口远一点的地方,遇到的一些四川人,他们也有一种很冷静的观察,感觉到他们的力量悬殊。”
    
    老狼说,四川的民工有点敢怒不敢言,他也看到民工身上有武器。“他们也是硬忍著,那我们看到他们身上是带著家伙的。(是甚么家伙?)不能明确,他们也一肚子的(气),腰里面有点东西,以可能是火药枪之类的。反正当时是没有恶性发展下去。”
    
    记者询问另一个到过现场的公民记者小朱,她则说,对方有(武器)也会藏起来,看不到。“我看不到,我没有看到有人带著武器,他们带武器也不会拿出来。”她说,根据与市民与外来工的漫谈,民众愤怒的焦点,与媒体呈现的族群、地域冲突有落差。“访问的时候,他们愤怒的焦点在于当地的治安队。大敦村民以及外来工人、农民对治安队的矛盾,是这个事情的焦点。但是外面的人,包括微博上,大家都觉得是一个地域冲突,那我不知道在新塘其它地方的情况,我只知道在大敦村,矛盾的焦点不是地域冲突,而是官民冲突。"
    
    至于到目前都未有见到被补人士的家属现身,老狼则说,外来打工仔都是漂泊的,很少一家大小出来,他说:“被补、被捉相关连的,他们的家属与朋友,我们没有遇到一个,我们问他们,他们不跟我们说话,因为他们不放心我们。出来打工的,都是出来漂泊的,哪会拖儿带女出来,很少。"
    
    事发之后,当地人与外来工对媒体的不信任,小朱也有同感,她说:“当地存在很多谣言,如果不去澄清的话,这些说法有的是比较离谱。就说当地人都说有死了人,但官方说没有。那我们也没有确实看到有死人,也没有任何人的亲属出来说有死人。” 她说,外来工与本地人的相处,还是可以的。“我们就漫聊,随便聊,我问了本地人对外地人有没有意见,他们说没有。我也问了外地人对本地人有没有意见,他们也说没有。就这样,这说明他们之间是没有这么大的冲突。”
    
    老狼则是对本台说,冲突是仇官、仇共的情绪,“我就在他们镇政府看到的,他们连一个镇政府能够做到像皇帝一样,很多的群众要看,像要见皇帝一样。建筑物一间一间,要显示他的权威与威严。很明显,这个党是公开跟老百姓脱离了。"就连执法的公安,心中都有数。“那警察,他公开跟我讲,直接就跟我讲,对这一党专政的不满,他们一党专政。我跟他们讲,你看,你们在基层这么辛苦,人家在休息,你们在干活。”
    
    官方《人民日报》首度发发表文章,以《流动时代唱好融合大戏》为题,不点名评论近日广州先后发生的潮州及增城的骚乱,论调指冲突是外来民工从农村到城市后,因风俗、观点等造成矛盾,是社会管理的新课题。也是户籍制度、讨薪艰难、社会歧视等因素,给社会留下深深的裂痕。但如电视剧集《外来媳妇本地郎》,不同文化的人群可以在冲突与转化中实现交融。文章没有点名增城,也没有承认仇官、仇共在民间的滋生,“官民冲突"与“地域冲突"、“族群冲突"谁轻谁重?也没有点到。
    
    本文来源:美国之音 (博讯 boxun.com)
19820108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公民记者调查增城骚乱
·广州增城市政府通报新塘事件基本平息
·广东增城市政府:暴乱事件基本平息
·增城暂未再生骚乱 可能改以罢工抗争
·增城骚乱事件反映民工积怨爆发
·广东增城再现骚乱 消息遭严控 (图)
·官方通报:增城市新塘镇“6·11”事件无人死亡
·广州警方:增城部分民众昨夜继续聚众滋事 损毁多车 (图)
·广州组织专门工作组入村进厂说明增城事件真相
·中国广州增城警民冲突事态严重 但官方报道已经平息
·广东增城冲突事主夫妇“报平安”
·广州增城发生聚众滋事事件,无人员死亡
·广州增城市聚众滋事事件得有效处置 无人员死亡
·广州增城发生人员聚集滋事事件 25人被调查
·广州增城原副秘书长曾遭副书记含泪索贿
·增城副市长刘荣照被查 (图)
·第四波茉莉花再增城市集会点 美政府促中国释放维权人士
·穗限购令“温柔”出台 从化增城暂不限购
·广州增城一电子厂发生火灾 千人大逃亡
·也谈增城事件/刘荻
·广州增城新塘,呼应辛亥革命百年 /孙长江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