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重庆市民向市长投诉:我们这城管懦弱太温柔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6月14日 转载)
    
    重庆时报报导
    
    城管将摆摊的摊贩劝离后坐下来休息
    重庆市民向市长投诉:我们这城管懦弱太温柔


    
    邮件字号:市长信箱[2011]2684
    
    发布单位:市长公开信箱
    
    市民给市长信箱写信:
    
    松树桥一带周末至少有300个摊贩
    
    松树桥花卉园一带,周末至少300个小贩。还有开着轿车来后备箱卖皮鞋的。执法车靠近,城管队员不下车,小贩稍微躲一下,然后城管假吧意思离开,小贩又回来。
    
    写信投诉的市民自称是渝北区龙溪镇的居民,公开信是2011年6月8号12:20:29发布的,邮件字号是市长信箱[2011]2684。下面就是几乎整封信的内容:
    
    你好,尊敬的重庆市领导,我是重庆市渝北区龙溪镇居民,反映一个事情。
    
    重庆渝北松树桥、花卉园一带,最近1年来小摊小贩特别多,周1到周5至少150个,星期六、星期天至少300个,城管不管。城管温柔执法,等于不管。小贩越来越多,占道摆摊,卖什么的都有,这么多人过路,行人过路难,严重影响市容,星期六、星期天城管休息,问题更严重。
    
    渝北龙溪的城管懦弱,温柔执法,不管。最多有时候把城管执法车靠近,城管队员不下车,小贩稍微躲一下,然后城管队员假吧意思(佯装)离开,小贩又回来。
    
    星期六、星期天你来看,那不是吹的,松树桥车站两边小贩人山人海,300个小贩以上,城管只会说“我们不上班的时候,也管不了,管理有难度”那是借口。
    
    试问2009年哪来这么多小贩?松树桥、花卉园小贩越来越多就是从2010年开始的,龙溪城管工作不到位,只会说“我们管理有难度”,管理有难度?那2009年没那么多游摊游贩,怎么又管好了?自从去年以来,游摊游贩太多了,卖什么的都有,卖菜的、卖鱼的、卖水果的、开着轿车来后备箱卖皮鞋的、卖衣服的、卖凉面、卖煎饼的、卖手机贴膜的、卖袜子的、卖塑料制品的……
    
    城管说:主要是低收入群体,想做生意,赚点钱,我们不好管,温柔执法 ;做生意可以到一些背街小巷去,也不能拿城市的街道、行人过路的地方做生意,如果每个人都可以占道摆摊做生意,城市要乱套,拿城管来有什么用?城管应该有自己的职责,采取强制措施,还管不了这两三百个小贩? 抓到1次罚300元,你看小贩还敢不敢来?
    
    我说话语气是重了点,请重视呀。
    
    昨日,渝北区花卉园,城管刚走,小摊贩又出来摆摊和城管打游击
    重庆市民向市长投诉:我们这城管懦弱太温柔


    
    办理单位:渝北区政府
    
    办理结果是:
    
    接到您反映的问题后,我们高度重视,立即责成渝北区市政局对此进行调查处理,现将情况回复如下:
    
    渝北区市政局执法队员到花卉园沿线进行察看,有零星的几个游摊在此经营。渝北区市政局执法人员立即对占道经营的游商进行了规劝和整治,对经营者进行了教育。今后渝北区市政局将加强对该片区的管理工作。
    
    “有一个单位那是恐怖的,听说是为管理城市而生的,这工作听来就是怕怕的……” 这首RAP说唱的《城管之歌》恐怕得改改内容了,因为最近,市长公开信箱收到了一封来信,是一个渝北区的居民写来的,内容是投诉城管执法,但投诉的理由却是:城管太懦弱、太温柔了。
    
    这封信一公开,有网友立即站出来打抱不平了:“城管粗暴执法你要说,温柔执法你也要说,干脆你去当城管算了,看你怎么办?”
    
    昨天,我们把这件事告诉了市市政委执法处的谭作平处长和渝北区市政局党政办的周老师,他俩也犯难了,到底怎么办才好?大家能不能帮忙出些点子啊?
    
    这封来信反映的是否属实,真实情况又是怎么样的,我们做了一些注脚。
    
    我们去现场看了看:
    
    花卉园门口的确很多摊贩
    
    昨天下午4点左右,我们来到松树桥,在花卉园门口就看到了几个摆摊的小商贩,有卖包包皮带的,也有卖油炸饼的,刚到这里几分钟,就看到3位身着制服的城管队员走过来了,这几个小商贩麻利地收起铺在地上的垫布,站到角落处。
    
    几个城管队员看到他们收拾了,也没有上前再说什么,后来就坐到一个卖零食的小亭子旁休息。没过多久,那些原本躲在角落的小贩又把摊摆起了,马上就有人过去挑选包包。
    
    渝北区市政局:
    
    “劝导摊贩他们总是不听,没收又说我们像土匪”
    
    “这个问题,我们真的很难办啊。”昨天,我们联系到了渝北区市政局负责接待投诉的周老师,她听说这件事后,叹了一口气,很客气地告诉我们:“我们现在都是以劝导为主的,小摊贩们摆摊是为了挣钱养家,怎么可能一律强硬执法嘛?”
    
    周老师说,城管队员们也分片区,“他们在碰到游摊小贩的时候,都会进行劝导的,管的时间长了,队员们自然和小摊贩们熟悉了起来,聊天也是常事。”
    
    对于这次被投诉“太温柔”的事情,她哭笑不得:“有时候我们在劝导多次不改的情况下进行没收,周围的市民不知道前因后果,还说我们像土匪,你说这怎么办?”
    
    市市政委执法处:
    
    “现在允许摊贩们摆摊的地点的确不够”
    
    “以前,我们在执法的时候的确发生了一些纠纷,我们的确有一些方法不对。”昨天下午,在听说了这件事情之后,市市政委执法处的处长谭作平第一个反应,就是承认了以前执法时犯过错误。
    
    “现在,我们都是以劝导为主,在一些背街小巷,并不是完全禁止摆摊的。”谭处长告诉我们,自己也接到过很多投诉,有的投诉还真不好处理,比如一条街上,有的市民投诉摊贩太多,把人行道占了,当把摊贩们取缔之后,又有其他的市民反映,生活变得很不方便了。
    
    谭处长也有些无奈,希望市民们理解一下,现在允许摊贩们摆摊的地点的确不够,城管队员也在逐步规范和管理中,希望大家多多理解。
    
    有的网友和这个“龙溪市民”的看法不一样:
    
    “有温柔的城管应该感到庆幸”
    
    “城管粗暴执法你这些也要说,温柔执法你也要说,干脆你去当城管算了,看你怎么办?”
    
    “现在城管暴力执法的新闻太多,在重庆能有温柔执法的城管,我们首先应该感到庆幸,应该对堿管的工作表示支持和理解。”
    
    “做人还是理解哈别个小贩,别个在三十几摄氏度的户外摆摊,还不是养家糊口,还不是凭劳动力吃饭,没偷没抢。所以,同志麻烦你多理解。”本报记者 伍文棠
    
    成都“妈妈城管”
    
    2009年,成都的街头出现了一群“妈妈城管”,她们年龄都在50岁左右,会把违规者“念”得脸红,改正错误为止。
    
    山西“温柔执法”
    
    今年4月份,山西首支高学历女子城管执法大队“温柔”上岗。女子执法大队共有30人,平均年龄28岁,有6名硕士研究生。
    
    不知道住在松树桥的梁先生的心情,是否能代表一种“中和”的观点:我们昨天问到这个事的时候,他也是抱怨不停:“那里在施工,本来路就窄,摆那么多摊,怎么过路嘛。”但说到城管以劝导为主时,梁先生没有说话了,只是嘟囔了一句:“那就搬远点嘛。”
    
    本文来源:重庆时报 (博讯 boxun.com)
19822006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城管小贩陷入猫鼠游戏 “城管深喉”自曝家丑 (图)
·城管与小贩上演猫鼠游戏 负面形象走进国际视野 (图)
·南通城管队长感冒输液死亡 城管队员游行示威
·山东泗水城管被曝打死老人 官方称系"激动死"
·网曝山东泗水城管执法殴打六旬老人致其身亡 
·陕西“城管”因打伤高考学生被停职 (图)
·城管粗暴执法致备战高考兄妹受伤 已被停职
·江苏南通一菜贩刺死城管 被判死缓限制减刑
·江苏小贩刺死城管被判死缓并赔偿50万元
·江苏南通一小贩刺死城管被判死缓并赔偿50万元 (图)
·城管做公益广告称“人民城管爱人民” (图)
·男子称如厕误入拆迁现场遭城管殴打 执法者否认 (图)
·柳州购“豪华”水上执法船引热议 城管回帖答疑 (图)
·视频曝江苏镇江城管局长驾车猛追瓜贩 官方致歉 (图)
·河北隆化城管开无牌黑车执法 称"经费困难" (图)
·安徽交警查扣违章城管车 被批“损害政府形象” (图)
·市民为阻拆迁推城管局长致其坠亡获死缓
·砸店打人天天堵门 徐州城管如此执法 (图)
·武汉100个市场将允许占道摆摊 城管人性化执法
·死缓限制减刑,何必拿杀死城管的小贩祭旗!
·湖南株洲城管肆无忌惮扣押侮辱外国游客
·谁助长了“伪城管”的嚣张气焰?
·真会忽悠,城管欠14万吃喝债竟声称分5到10年还清 (图)
·吉林延边城管部队暴力拆迁/夏忠城 狄家学(图)
·从咪表收费到密码门锁 低级笑话毁了城管
·被城管殴打的“湛江女小贩”(图)
·果农手推车被城管暴力踢翻 100斤草莓成果酱(图)
·荒唐!湘乡城管下乡执法执到承包田,摧毁大棚花卉基地拒赔偿
·城管打死小贩 庭上竟称“正当防卫”(图)
·天门城管打人致死案再审:四名被告人再次翻供
·廊坊城管查抄卖粥的老太太 暴打一中学生!
·魏珍写给被天门城管无故打死的父亲魏文华的一封信
·揭露广州越秀城管二中队血腥暴力行为
·如此城管!国法何在?花农人身受侵害
·武汉市黄陂区城管局如此执法
·王桂英:无法无天的无锡城管打死了我丈夫
·山东莒南城管有辱党和政府形象
·银川城管暴力执法 无人解决
·夏俊峰杀城管案:什么能比阳光还更灿烂?/巩胜利
·“城管”的规范再议
·夏俊峰自卫杀两名城管:这是怎样的中国“公正”?/巩胜利
·谁给脱缰城管套上笼头/中国青年报
·妖魔化城管形象的恐怕就是城管自己
·上海官员真行 城管臭了衍生出保安/上海市民钱征鲁
·城管街上有无打人对案情绝非无关紧要/肖雪慧
·城管街上有无打人对案情绝非无关紧要
·小贩生存权神圣不可侵犯 夏俊峰正当自卫城管天杀/陈维健
·城管扫荡鸡蛋仔小贩引发风波/林保华
·毕舸:笑看城管“不打人保证书”
·信力建:学习工农兵,立志当城管
·鬼节烧纸遭袭击,城管缺道德
·刘逸明:城管队长夜约女下属意欲何为?
·城管四天两次将发传单男子抓进救助站
·民主小贩杨恒均被“城管”张朝阳没收了家什很有“趣”/李悔之
·广电总局叫停 “凤姐”文化属于城管行为
·李辉:“城管喷辣椒水”:权力欺负权利
·法律并非复仇之剑--为夏俊峰自卫杀城管一案所写/威廉退尔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