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药家鑫案余波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6月10日 转载)
    来源: 财经国家周刊 
    
     一次爱心的接力,或许正转变为一场尴尬的争议。 (博讯 boxun.com)

    
    6月7日上午,经最高人民法院核准,药家鑫被执行死刑,“激情杀人”案至此尘埃落定。
    
    但越来越多的人正开始关注此案引发的另一个事件后续: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执行院长傅蔚冈(微博)曾通过微博承诺,向药家鑫案受害者张妙家属捐助,但这笔捐助在什么时间,以怎样的形式到位,正在成为争议焦点。
    
    此前,由于多次的改口与拖延,傅蔚冈被方舟子及很多网民质疑为“诈捐”或“炒作”,而直到现在,这场捐助仍未最终完成。
    
    “我正在准备,近期内将完成捐助。”6月8日,傅蔚冈向《财经国家周刊》记者表示。
    
    无论此事如何落幕,围绕此事的激烈争议,“网络承诺”都让无人监督的诚信体制与法律体制缺失进一步凸显,成为新媒体传播变革中的新问题。
    
    一条微博引发的争议
    
    争议始于一个半月之前。
    
    4月22日,傅蔚冈发布微博称:“从今日起到4月30日00:00分,凡转一次本微博,我将为张妙女士的女儿捐助1元人民币,有愿意转?!”
    
    “我当时是一时冲动。”傅蔚冈说,当时是在去饭店吃午饭的路上,甚至连张妙留下的是儿子还是女儿都还没搞明白,就出于帮助受害者家属的冲动发布了微博,“我当时只有600多粉丝,想着转再多也就只是几千条,承受得起。”
    
    为了保险起见,10分钟后他又加了一条规则:“每人只许转一次。”
    
    但他依然没有料想到微博传播的力量。在全社会同情张妙的情绪带动下,这条微博的转发迅速破万,并有不断加速之势。
    
    傅蔚冈与朋友商量一番后,当天下午再次增加了限制称:“考虑到实力有限,且没有想到有这么多的朋友关注,为个人生活计,我只能设一个上限,以一审刑事附带民事诉讼中被害人家属申请的民事赔偿额为限,计54万。”
    
    与此同时,傅蔚冈的一些朋友也开始对外呼吁,为了给他减轻负担,大家可以在转发微博引发他人注意后,再把微博删掉。
    
    但此时,事情显然已逐渐超出控制。当天,该条微博的转发超过20万条,到4月25日,该条微博的转发已经超过36万次,傅蔚冈的粉丝也增长了40倍,超过了2万。但在4月25日,他却对外表示,自己大概能承受5万元的捐助额。
    
    这一改口立时引来质疑一片。次日,知名人士方舟子就发布微博质疑认为,傅蔚冈已经补设上限却又改口只捐5万,这是“打着捐款的名义为自己打广告”。
    
    傅蔚冈随后回应表示,虽然自己只捐5万,但54万的捐款额不变,因为在此前他就已经和朋友约定共同承担捐款。
    
    同时,大量的网友也在微博回复中表示愿意与傅蔚冈“共同承担”,捐助金额则从10万到100元不等。根据傅蔚冈微博公布,到5月9日,至少已经有深圳东方港湾投资董事长但斌的11万,飘安集团王继勇的10万,上海一位匿名人士的5万,以及新传媒联盟的5000元转到傅蔚冈的账户中。
    
    但事情并未到此为止。
    
    到6月1日,约定的转发截止时间已经过去整整一个月,傅蔚冈的捐款承诺依然没有到位。面对网民的催促,傅蔚冈5月31日在微博中透露,稍后捐款会以保险、信托和现金组成,目前正在对不同保险产品进行甑别。
    
    这一说法再次受到怀疑。网友@谢强Gavin 等质疑人士则认为,这有可能只是为了降低成本,减少实际捐助金额的借口,“如果他最终还提供信托和保险产品,那么这些产品的成本价格也应该对外公开。”
    
    “以捐款承诺提升自身影响力,却不兑现或由商业机构助捐兑现承诺,再以己之影响力协助商业机构宣传,此种慈善实在让人无法接受。”@谢强Gavin 如是说,“最终我会帮助傅蔚冈核算出其个人的实际捐资额,给包括自己在内的所有受要约人一个'真实'的交代。”
    
    对此,傅蔚冈向《财经国家周刊》记者表示:“我不全捐助现金,这是张妙家属与我沟通时的提议,这样可以给孩子更好的保障。我最终捐助的一定是花承诺捐助的钱,而不是以购买的组合产品金额比如保险标的来论价。”
    
    6月7日,同样为张妙家属联系基金捐款的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周斌也认为,傅蔚冈的捐款绝对是发自善意,并相信他会完成承诺。
    
    网络“承诺”的约束仍是空白
    
    傅蔚冈事件如何了局尚未有定论,但围绕此事的争议,使互联网传播环节中的诚信监督体制缺失已然凸显。
    
    @谢强Gavin 认为,无论傅蔚冈是否完成承诺,他的影响力已经得到扩张。傅蔚冈的粉丝已迅速增长到近5万人,该条微博则被转发了364961次,其中有多少次是同一个人转发,有多少次是已经被删除,则难以统计具体数据。
    
    此外,根据微博营销公司北京微赢互动负责人@微传播-李佳宇估测,根据此事带来的粉丝数和影响力,傅蔚冈的微博已经具有一定的经济价值,如通过其微博发布、转发广告内容,价值将远超过普通5万粉丝的新浪微博网友的平均值20元/条。
    
    但与此同时,除了自身意愿及外界舆论,现有的法律或规定无法约束傅蔚冈兑现承诺。“从法律意义上来讲,他做出了承诺,并对广大微博网友发出了要约,而张妙家属的代理律师张显(微博)也表达了张妙家属接受其捐助意向,而我们作为受要约人也按照他的要约进行了转发,这已经构成了完整的要约。但问题在于,这个要约里并没有规定,如果其没有兑现承诺该如何惩罚。”@谢强Gavin 告诉《财经国家周刊》记者,“由于传统的诚信和法律体系在新兴的传播方式上还是一片空白,即使傅蔚冈最后决定不捐,其它人也拿他没办法。”
    
    此事尚未结束。但可能确定的是,类似的质疑和争议正变得越来越多。
    
    “比如当前较为泛滥的微博有奖营销方式:微博主承诺在某个时间段结束后,在该时间段关注并转发其微博的用户中进行抽奖。在过去的几个月中,这样的方式从各种公司的官方微博、知名人士到普通微博用户,奖品从巨额奖金、iPad到一顿饭局无所不包。但除了极少数的案例,无论微博平台、公证或是其它部门机构,都没有对这些活动进行任何的监督。”@微传播-李佳宇介绍说,“其中不乏真正的投入奖品提升自身影响力的用户,也有的只是以虚假的局来骗取粉丝的转发,但对普通用户来说,基本上很难分辩。”
    
    很多微博用户表示,许多网络承诺都坚守诚信。比如在药家鑫案中,张妙家属同时还接受了另外两笔捐助,其中一笔来自周斌联系的基金,另一笔则来自多益网络董事长徐宥箴。徐宥箴也曾宣布,以4月30日0点的粉丝数作为捐助标准,每增加一个粉丝捐款2元,上限200万元。按照其标准,最终其粉丝增长为28048人,应捐款56096元,但他却表示将捐款10万元,并于5月11日在其微博中贴出了网银捐款截图。
    
    但显然,如果一切只能靠自觉,对于微博等正在迅速崛起,并拥有巨大影响传播力的新媒体,诚信和安全的体系风险将急剧增大。
    
    傅蔚冈本人也表示,目前网下的机构如工商、公安确实难以对类似的“网络承诺”进行约束,他认为未来可以将微博等新媒体等看作广告媒体,工商、公安等机构可以在参考传统体系中的监管办法的基础上制定法规,并进行监管。
    
    这应该成为有关各方必须考虑的新问题,无论傅蔚冈捐款事件最终如何走向都是如此。
    
    据接近新浪微博的人士透露,新浪也在考虑如何以更有效的办法,对微博传播过程中的真实性和有效性进行互动评估。但就目前而言,因为涉及个人隐私,如果用户的行为没有极端的违法行为,微博官方本身还不会进行处理,最多只能对确认虚假的抽奖等行为予以曝光。 (博讯 boxun.com)
19831318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药家鑫案,让善的力量战胜对恶的猜疑
·药家鑫案二审宣判:维持一审死刑判决
·药家鑫案二审维持一审死刑判决
·药家鑫案二审受害人家属未被允许参与诉讼遭质疑
·药家鑫案二审将于5月20日上午开庭
·药家鑫案二审已立案 四点上诉理由公开
·药家鑫案二审已立案 上诉理由公开
·药家鑫案受害人家属基本决定接受上海学者捐赠
·药家鑫案捐款网友凑齐54万 张妙家属或拒收
·药家鑫案受害人丈夫及代理人访谈(实录)
·农村人不难缠!药家鑫案被害家属放弃赔偿 (图)
·药家鑫案捐赠者称能力不足只捐5万 余额别人补足
·药家鑫案被害人家属放弃索赔 称农村人并不难缠
·药家鑫案一审宣判 被判处死刑
·药家鑫案确定将于4月22日一审宣判
·药家鑫案受害人15岁打工 失业当晚遇害 (图)
·西安中院回应药家鑫案为何向旁听者征量刑意见
·陈永苗:药家鑫案是阶级矛盾不可调和的产物
·药家鑫案死者亲友反对“激情杀人”说 (图)
·点评中国:药家鑫案舆论风潮折射民意 (图)
·谈药家鑫案件/文方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